天堂2017线线在看中文字

      月灵玉走进一看,双手身前一抱,道:“陈师弟还会来了呢,我都뺙不知道呢!”

      陈南生假装听絽不见,ﶅ他感觉这月灵玉应该是不会对他如何的,突然这月灵玉手中出现閵了一把剑,向陈南生刺去,有意的慢了了,陈南生一下翻身到一旁,道:

      “月师姐居然要杀掉她的双修道侣”。

      月灵玉剑要碰到床的錠时候一收,剑已经不见,道:“陈师弟是如何跑掉的?”

      陈南生赶紧拿出了那土簧旗子道:“这个就是我跑出去\的法宝艏”那ǔ就是金丹中期的遁地旗。

      月灵玉一看认了出来,道:“陈师弟前些时日無为何不跑?”

      陈南生道:“我不是灵力无法恢复嘛”。

      ੯ 突然外方出现了一人,正是那老妖,陈南生面色一变道:“숈月师姐何时通知‘师祖’的?됂”这就是刚才陈南生拿出了小簧旗的时候就通知了。

      老妖一下就到了房中,两人赫然是想对陈南生一个弱男子做出什么不轨之事。

      那老妖道:“跑了还敢回来,自己交代吧!不然有你好看。”显然是极度的有信心,让陈南生跑不掉的。

      陈南生道:“我就是出去玩了一下,这不一天后就回来了嘛!”其实他要绕一下弯子。

      只见老妖眉头一皱仿佛要吃人的样子,陈南㵫生马上跳下床拱手道:“其ᴳ实是明贤宗派我≍来当卧底的,还给了我这小旗,我之前是用了五山门秘境中的法宝跑掉的。”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件普通的遁身的方盒子,是一件遁身法宝,老魔给的,不过考虑到了凡界的事正⛃是金丹后期。

      月灵玉倒是眼神一变。

      说着他拿了出来,这老妖一看,还算老实,主要是还有那小红䚞瓶需要用到这陈南生,正好想着这罅如何去陈南生的,这不机会来了。

      老妖道:“你可愿意做我合欢宗的卧底,以此来反卧底明贤宗߼?”这种情况不是在问你,而是自告诉你,不答应就完蛋。

      陈南生道:“自然愿意的”。

      这老妖一点头,你跟我来吧,说着三人出来门,陈南生直接被拉着就向主峰而去。

      是㥈要他去试试瓶子。不过쿽陈南生不知道啊。

      月灵玉也是跟上而去。

       三傽人到了主厅,那老妖丢下陈南生,坐到了主位上,月灵玉就在陈南生一旁,陈南生在月灵玉一旁,二人倒是离得比较近。

      老妖道:“既然是当卧底㷋了,那就是我合欢宗的人了,有个宗门任务交给你숄,若能完成,自溣然是没事,不然你就消失吧!”

      陈南生道:“弟子自然是努煝力完成宗门任务”越来越刺激了。

      老妖手中出现了一个两兽红瓶,自是那日的那个小红瓶。

      陈南生一看,认了出来,不过没有说话,等着这老妖的接下ꃎ来的话语。

      老妖道:“这个就ꣽ是燨那日的那个法宝,这秘境中的法宝每一次开启都会换표一个,此次自是不同,每次我都没有得到,这次好不容易得到了,自然是异常喜欢,要是你能找到其中缘故,自是不会亏待于你,如何?”

      月灵玉ᱳ自쬡是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毕竟是秘境中的法䰋宝。

      陈南生道:“弟子可以试试的”那知这老妖居然就这么把那两兽瓶给鯐抛了过来,슣对就是无情的抛过来的,陈南生赶紧接了下来,回头一想,这应该摔不坏吧!

      拿到了手中,真的是温润入玉,小红瓶两边䱖的两个小兽头栩栩如生,张着口,口中一颗小珠子,做工精妙啊,瓶身仿佛是那刻意的一身碎纹,看似纹路,确实是摸着是没有,不多介绍了。

      陈南生拿到手后就是觉得好看嘛,其他什么反应都没有,这都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瓶子而已,将这小瓶全身摸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

      陈南生道:“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瓶子嘛,什么都没有发现。”

      老妖声眺音一变,道:“灵玉划破他的手指放点血上去。²”

      看着月灵玉向自己而来,陈南生自觉的伸出了左手,右手拿着小瓶。

      都聥没什么感觉,就划破턃了,滴了一滴血在这瓶口,从瓶口进入,刚开始没啥反应,这过了这么三个呼吸的时间后,突然瓶口冒着红光,看样子越来越大,笼罩了整个厅堂,老妖在看见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现场只有陈南生和月灵玉二人,二人就这么被强行化为一欉道流光飞入了瓶中。

      又是쨙瓶中界,上次那碗中界就比较不错,这瓶中界也是不错。

      醧 陈南밶生现在正在一片大海的上空,这里都是海,蓝色的海水,没有看到异常。

      月灵玉不见了,应该一进入就被传开了。

      陈南生直接向前飞去,这里好像是那迷宫一样,什么都没有嘛,就是那海水。

      陈南生感觉这里特别炉的阴森,뗬仿佛脚下有无数危险一样。

      现在没有退路了,只靲有进入海中了,陈南生直飞而下,还好全程有神念ↆ啊,陈南生用神念筑基期实力加持。

      这一进入后就护体光盾念起,先保护起来,筑基期后都可以不用呼吸了,需要的是灵气。

      陈南生是神念加持基本差不多,异曲同工。

      进入海水中后倒是暂㞒时还没有危险,这里连妖兽啥都都没有发现。

      퀑 继续向前方水中遁着前进,前方星光点点,继续靠近,继续靠近,那星光是那水中屋顶,都是賝发光的贝壳整个亭台楼阁都是用这发光贝壳来铺的顶,就像外面的屋顶。

      没人把手,陈南生准备直接进入其中,向正门而去鐶。

      暂时还ể没有发现月灵玉,正门是一个高大的双开门,已经打开了,陈南生爞暂时没有发现什么直接进入其中핞,有神念的,ꌲ随时准备动手。

      쪙 其中是一个小院,露天小院中什么都Ꟁ没有就是青石头铺路。

      继续向前而去蜦,前方的门依然是开着的,继续进入,这里就⌒是室内了,不过周围都是发光贝鷷壳,自是没有问题⟖,还是没有危险,突然身后门一关,试炼的机会来了。

      陈南生已经准备㼋好战斗了,䏎陈南生将刚才突然反应面向关纔闭的门的身体转了过来,这时候一个上身是鱼头下身是妖身翅的不知是何生物出现在了前方不远处,陈南生吓了一跳,迅速后退两步。

      那生物没有动,这看看它要到何时?

      突然它动了,手中出现了一柄两尖像⇁蟹腿的法潬宝,赫然向陈南生攻击了过来,陈南生准备躲开,这在水中的反应要慢一点了,这生物速度倒是飞快。

      陈南生几次躲开,不能大意,此生物相当于筑基期的修为。

      只见这生物在次向陈南生攻来时候,陈南生侧身躲开,飞剑出现在手中飞向了那生物,生物瞬间瓦解了,对消散了。

      陈南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他突然没一阵光笼罩,一闪又到了和上次一样的一个地方,这个,布局都不变是怕陈南生忘记吗?

      这里已经出现了两只一样的生物,都是背对着陈南生,突然它两动了,这次速度变快了,看起来还是和上一只一样嘛,这如何就变快了。

      悉 陈南生一惊,感紧躲开,两柄飞剑已经飞向了这两个生物,但是这两个生物并未消散,而是刺穿而盐去,这,陈南生身体都还没有落地,正在水中飘着,对这两只生物来说太慢了。

      它两已经再次攻击了过来,陈南生赶紧几道匹练加幻影剑攻击而去。

      两只生物抵挡着但是速度慢了一些,陈南生落地了,感觉继续攻击着,突然这已经飞出去的飞剑飞了回来,两只生物的背后已经被刺入而进。

      居然没有事,这次没有穿过了,蔆突然这两只生物爆炸而开騠。

      没事了,陈南生感觉太慢了,一提神念修为到了金丹期,他居然就遄直接被传出了此瓶,这个,还有禁忌呢!

      这老妖不在此,陈南生已经出来了,尝试进入但是却是没有办法,自己往一旁的凳子上一坐,等着呗!

      ……

      月灵玉还在瓶中,她已经来到了最后一层,正是第三层,其实刚才陈南生来之前月灵玉就已经到了,已经到了他的前一层。

      案这第三层是前方是一个亭子,环境已经变了,山清水秀,就是世外桃源。

      月灵玉走向前方的亭子,突然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人,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男子,对就是亭亭玉立,因为长得比较妖艳。

      束发,一身的白鹤衣,就像那天上仙,手中一把宝扇,正在扇着。

      月灵玉一看,拱手道:“拜见前辈,晚辈月灵玉,无意进入此处,还请前辈见谅。”

      这鹤衣男子话不多说,直ൌ接一闪到了月灵玉身前,没有多余动作,绕着她走了一圈,道:“不错,不错,基本符合了,太多年了,一直都是我一人”。

      月灵玉一听自然是有些后怕폩,但是修为不足啊,自然是헛站着,急忙拱手道:“晚辈无怍意箔来此,还望前辈海涵”。

      这白鹤男子不正面回答,道:“既然来了就话不多说,闯阵吧,能꓈过,就走,不能过就留下吧!”

      说着这额里一变,居然前方出塻现了陈南生,他一身白鹤衣,头发后披着,一条小红绳扎着,伸手道:“月师姐,我好想你,终于再次见面了!”说着伸出괇了手迎接着月灵艣玉。如此话语陈南生会说出?

      月灵玉向那鬼迷心窍了一样居然向他稛走了过去,这是假的吧!

      月灵玉笑着走向了他,那个陈南生笑着,月灵玉就把手给递上去了,突然这那陈南生笑了起来,ꉏ笑得可怕,月灵玉突感不对,手中剑现刺向了那人。

      其实她一开始就对陈南生的出现有了怀疑,媚术不过是表像。

      突然那陈南生一变,一身黑色服装,眼神種中带着꣦杀气,是那红眼,一下将出㬳现在黂了月灵玉身前,将她抗上肩头。

      空间一变,这里出现了月灵玉的房间,月灵玉被扔上压制。

      月灵玉反抗无果啊,没有那计策,不过大脑是清醒的,脑海中想着,这是假的,那姓陈的不会这么主动。

      眼前一变正是回到了那亭子前,那白鹤男子道:“恭喜你通过了,其实也是勉强吧!算了可以将就。”

      嗬说着消散而去,白鹤服和那把宝扇还有一把宝剑还有一封信正是摆在쯽了停子里的桌上。

      月灵玉走上一看,先拿起那心件一看,这就一下消散向着她脑海而去,突然她感觉和这小瓶子有了联系。

      䔿将这些东西收入储物袋中,这里一下变了一个地方,是一个储物室,地上是一堆灵石,可能有几万块,左右两㧊旁是货架,摆在丹药瓶子,正前方是一张长桌子,月灵玉没有带走这些,反正可以一会来拿的。

      继续向里走着,暂阻时没有其它了。

      心意一动,出了此瓶,一出来后,此厅堂的红㬶光消散,小瓶自动到了月灵玉手中。

      陈南生起身向月灵而去。

      那老妖出现在了主位上,道:“如何?”

      月灵玉上前拱手道:“禀师尊此瓶墆已经被弟子拿下了,里面就是这白鹤服和这宝扇比较厉害,还有几万灵石和一些丹药”࿝说着手中出现了那白鹤服,还有那宝扇。

      此老妖进不去应该是修为太高?

      老䚏妖道:“没有其它厉害的功法法宝啥的?”

      月灵玉道:“没有,或是弟子没有发现。”

      老妖㜨一摆手,月灵玉和陈南生告退而去。

      看来此事看来就此了了。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