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尾舞作品中出

      刘长远在邓家也没多呆,也就个把小时僝,喝了一杯白酒吃了几口菜,连个半饱也不算,还吃的没滋没味的,就说吃好了。

      㛪 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嬋,邓禹说要送送ᄑ他,别人也没有多想,人家帮忙办了工作,㶒送括下楼那是理所当然的。

      淢 镮邓禹披上了外套,随刘长远走下常楼,到了干妈的房前,邓禹喊踞住了他,让他将门打开,有话Չ和他说。

      刘长远觉得外面鲒很冷,说事当然得进屋,也没多想随手就将门打开,这里张锦绣回来收拾一番,是比较洁净的。

      ꅻ两个人进屋关聖上门后,邓禹从后面就搂住了他,脸贴在熖他的Ⰽ后背上,ꜗ这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多日来的梦想。

      刘长远也懵⸖了,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已经和敵她没有什么瓜葛,为什槶么还要这么亲近,发生了什么情况?

      邓禹轻声说道:“ﻞ远,别动,让我羫抱一会儿,已经很长时间櫐没有这样子了,自从那晚我走后,无不时时刻刻在想着你”ۘ。톣

      刘长远说:“咱们⋁之间不一定有什么结果,周紫晨也是如馲此,我都和你已经说过,你怎么又来往这火坑里来跳”。

      邓禹说:“自从和你分手,我天天都在后悔,那天听了母亲的话和你分开,今天你也听到我父亲说了,如果两情相悦,何必在乎那个证件”。

      刘长远说:“真是好良言,难劝你这执拗的人,反正我是话已说明白,愿意怎么做,那是ᖶ你自己的事,可不是我逼着你的”。

      邓禹一个劲地点头,“是我自愿的,놺不关任何人的事。自从咱们睡在一起,就有了点婚后的小两口的意思。

      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男人,看其他的男人一点感觉没有,只要看到你就有一种冲动感”。

      刘长远说:“你们这뽛是탨怎么了,我有那么优秀吗,一个个的횀前匐后继的都冲过来,也不知这是我的桃花运,还是桃花劫”。

      邓禹说:“头一次见到你这个傻冒,人家小姑娘反过来追求你ㆍ,你搘还愣是ⳕ往外推,没见过象你这样的”。

      刘长远:“我还是那句话,等到了我达到一流武者境界,你反悔都⠣来踎及,在这期间你依然是自由之釷身”。

      邓禹扭捏地说:“就是现在把我交给吀你都行,你看鱘我总是说分手,其实分手一次,对你的感情更深,不知듗你身上有什么魔力”。

      刘长远也不是柳下惠ꓴ,更不是圣力,ꆗ面对小美女的诱ᢎ惑,婥他也不再装作矜持,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夰一下子摔在大床上ی。

      然后就象恶虎扑食似的扑了上去,两个늝人深放吻在一起,手伸进了内衣上下摸쥴索뤓,给邓꣯禹小妮子整的兴奋不已。

      㹕小丫头居然哭了,给刘长远吓了一跳,忙问道:“刚才说的好好的,怎么还哭了,是不是不愿意”?

      邓禹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额头,“你这个傻瓜,我这是激动的幸福泪水,感稼谢老天爷将你又送回到ꎚ我身边”。

      鯺 刘长远故意逗她,“这么舍不得我,那今晚就在这儿同床共榻吧,省的还来回折腾怪鴙麻烦的”。

      没想到小丫头居然同意了,将外衣脱掉,直接钻进了被窝,刘长远没想到自己开个玩笑,小ꊺ妮子居然当真了,真是头疼的紧。

      邓禹将他拉了㽋过来,躺在他的怀里,“我这叫旧梦重圆,以为我真的不走了,你倒是想的美,回去后还一定挨家人怎么训斥呢”!

      二人折腾了一会儿,刘长远望着밁她上了楼,自쫆己也回了平房,他不愿意住在这里,自从张锦绣不在这里住,就觉得没有一丝人气。

      回到浩家덧,他感觉腹中饥饿,在耚邓챑家根本没吃好,붎翻出干𢡊妈临行时,给他准鵛备윅的吃食,又拿出一瓶白酒,开始自斟自饮起来。

      对着电视中的新闻联播,饮着开心的酒,自己也没想到和邓禹쫅这小妮子又重归于好,也不知是不⍯是老天又要捉弄自己一次。

      웃忽然ᣧ汉字ᯈ寻呼机振动了几下,他抽出一看有一行字:你在干什么,一个人在家吗?ᛯ要不出去娱乐一下,连女士。

      刘长远自语道:“今晚这是怎䝣么了,刚出了女儿国,又进了桃花庵,怎么接踵而来,一个邓禹먇就够自己头疼的啦,怎么连蕊也来凑热闹苧”。

      他干脆就没回,省得让人永遐想,干脆뗊从根上就掐断她的念想,不让她在自己身上找到机会,自己也不是古代的帝王,还来个三宫六䡳院。靘

      含  他没回复,那边也有自知之明,也伖没再骚扰他。他喝了半斤白酒,吃的也挺好,继续自己的创作,因为这份辛苦是可以换来真金白银的。

      他很晚才睡下,一个人也没什么困핱意,但是练功没有一天的停顿,依然苦练,现在虽然不崇尚武力,最起码在与人ྶ搏斗时,不至于受欺负。

      他也想随车去接赵总上班,但赵总告诉他没那个必要,直燭接到公司上班即可,让小邱一人去就行了,搞这个形式主义干什么。

      即使对自己照顾,但他还脛是很自觉,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打扫好卫生,为赵总泡了一杯花茶,过了一会儿赵总߅才到。䧄

      赵总喝了一口水,让他说一下今天的日程㖭安排。刘长远拿过记事本念到:“八点半开安全生产大孞会。

      十点听统计科对兴建市场的汇总报告,了解他们的分析情况。 聗

       中午宴请参加安全生产大会的局里领导。

      下午两点,到一大队调研,检查井队的뎌生产情况”。

      赵总说知道了,就鲚让刘长远下去,当走到外间⍀办公室,看到连大小姐,正站在那里,见自己出来,䌽用怨恨的目光向这边看来。

      知道肯定是昨晚没回复她,可能是生自己的气了,就故意问她:“你说这是谁这么不长眼,惹我们连大小姐生气”?

      连蕊说道:“别再那儿演戏了陴,装的象㝽个没事人似的,不就是你昨晚你没回㡜复我,在这儿生闷气呢吗!

      有些人㑨咱高攀不起,以后就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啦,不要和人家走的太近,人家的身份尊贵的很,榆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字秘书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