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子的羁绊玩具

      “我倒是忘了这点。”

      他在她身边坐下笑意不减,侧头定定瞧她,“不过没关系,浅浅只需要做到一件事就够了。”

      唪“什么?”黎浅一头雾水。

      他歪倒身子,将头枕在她的大䞉腿上,双手穿过她繴的腰间,“我ᑈ不允许你的身边出现任何除了我以外的男性。”

      不然,汩他会将对方的灵魂都捏᰻碎。 쥴 这句话有点似曾相识,黎浅顺了顺那头金灿灿的微卷长发,低声道:“恈那我在重复一下,我知道你༰缺乏安全感,我也懂得我们之间ꄣ的秘密౰不能被人发现䠐,所以你放心쎅好了,在没웨有经过你齗的同意下躉我不会找别人。”

      旼莫名的,黎浅竟然一点儿都不反感以后或许会当一辈子尼姑这个事实。

      至少和黎渊朝夕相处过后,ⅈ她的审美水平被ఋ直线ᄺ拉升,一般人还真入不了她的眼了。

      쮊 不过仔细想想,能和这么一条漂紬亮的人鱼陪蝸伴到老也是个不错的决定?葙

      黎浅的回答让쩟黎渊感到满意,他嗅着独属ꝅ于ꆝ她身上的香气,手环紧那纤细腰肢,“很好。”

      本来他还打算躓今晚过去捏爆萧ꁊ白的头,不过现在他改变主意了,留他一条命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黎浅将他的头挪开,“行了行了,快把头拿开,洗洗睡觉去。”

      ꈮ夜深。

      ꐨ位于解剖室里的滕芜和滕咊观察着那还没连接起来的头部,两人看了半天都没想出来是什么东西作案的,相反,还从这伤口处嗅到了一丝让人畏惧的气息。

      “我觉得...这事我们还是别插手比较好,平常女妖可弄不出来这种伤口,或许是神术师干的。”

      “但在华夏的神术师屈指可数,娆一般绝对不乱杀人...看着伤级⁧别应该不低。”

      “这事先回去跟老板说,让켱他去问问米斯拉夫Ⅼ先生到底帮不帮这个忙,不行这单就不做了,反正萧海给的钱也就那么点。”

      “嗯。”

      处理沼泽女妖褱是因为有米斯拉夫的插手,因此萧海并没有花钱,但这次事关重大,金成名的死亡过于怪异加上头上金老的施压⫅,让他最近脑袋都快炸了,才不得不私下里出了五百万重金聘请滕芜兄弟来处理。

      黎浅白天跟着萧白又去了一趟那两个女人的病房里,不过不是医院,而是精神病院。

      只是过了两天,这两人就因为有轻微幻想症和精神病而⢙住院了。떅

      黎浅是跟着去逓精神病院里探访的,但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上次绑架䤵拿棒球棍差点将她脸砸烂的混混也住在这里,双腿被绑在床上,眼神呆滞。

      嚄她눙不由得在他的病房前ᢑ停了下来,透过那扇玻璃小窗观察他的情况,一名护士刚好路过她身边,黎浅及时叫住了앣人询问,“这个床位上的人...是什么病?”

      “妄想症和狂躁症,整天说自己看见魔鬼了,药都不知道喂了多少下去了,一点起色颀都没有。”

      輦“我能进去看看?”

      “不行,狂躁症现在非常严重了不打镇定剂根本靠近不了他,更别说让他说句完整的话出来”护士干脆利落的拒䞛绝,随后拿着药品走远碔。

      听燖见萧白在远处叫了她一声,黎ṑ浅撫这才跟了焧上去。

      那两个面容姣好的女人两张床相邻着,身份大致背景也调查过,是外围女,都不是本市人。

      目前的精神情况医生说时而清晰时而迷糊,有时候就连他都分臧不清她们̇到底是不是在说谎。

      萧白在询问,黎浅则站在窗貄户边心里疑惑,金成名绑架过她那一次后就再也没在她面前出现过匰,除了那几个混混来她的警局前偷偷蹲守过以外就没有一蝎点动静了,在她和黎渊跳下海的中间,是发生了什ꐬ么变故?还是那个精神病的男人ꫩ只是个巧合?

      萧白什么都问不出来,得到的答案噣永远是头窐颅自己飞出去了,他挫败的连喊了好几声៸黎浅,这才把人给唤回神来。

      两人잘坐进警车里,气氛一时间有些冷。

      “所以...你和他真的在交往么?”

      咺 黎浅将安全带系好,淡然的点点头,“是的,在交往。”

      “黎浅,我还是希望你郑重考虑一下我说的话,”萧白转过头,恳切道:“他那样身份地位的人,我见过很多,相信䫸我他..”

      “他永远不෴会背叛我的,”黎浅都不想听他把话说掺完,直接说道:“萧白,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哪怕不是壆黎渊也会是别人,结局不会改变,你说再多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酫萧ﰷ白握紧了反向盘,有些不甘心的说:“在牛排ᗀ店你ꆀ见过的那个女人,是我爸安漷排的相亲对象,家里有商场,条件还變不错。”

      “那很好,很适合你。”

      得到让人窒妉息的答案,他的眼神变得黯淡无光,最终只说了一句,“我明白了。”

      黎浅騿轻叹一口气,看向窗外飞速倒退的树木,她㴵如果真喜欢萧白怎么可能这么久了还无动于衷,归根究底她对他有的,只썔是友情而已。

      잦 金成名的案子依旧毫无线索,黎浅回到酒店,黎渊替᣷她打开门就窝回了豪华沙发上看电视,黄昏的太阳斜照进客厅,在他的身上撒꼻下一层神圣光晕,金色的头发ᣦ几簇쳬散落在沙发后面,散着迷人光泽。

      鏏 电视里面正在插播平海市本市新闻У。

      “金氏家族企业,昨日被爆出涉及出产商品出现质量不合格瀳等重大问题。”

      “金氏自产婴儿霜被检测出激素含量严重超标,威胁孩童身体安全。”

      “金氏股票今日暴跌,全盘亏损。”

      黎浅收回赞赏的目光走到他身边坐下,看着屏幕上黑着脸嘴前塞满话筒的金老,诧异道⭬:“金氏家族这是要破产了?”㳎

      黎渊给她递了块刚送来的冰镇西瓜,又丨把垃圾桶放在了她脚边,雎“高兴吗?”

      “反正不难澌过就对了,”黎浅啃了一口,满足的吞下那렴鲜红果肉,“就是今年的䊝奖金要缩水了,古堡的事情你ꋿ跟那位米斯拉夫先生聊过了吗?”閚

      “聊过了,他没有要回他的财产,并且以非常欣赏我的理由,又给了我一个亿资助我创业,”黎渊轻飘飘的说完,黎浅手里的西瓜被她一个䩙捏紧挤出来찛了好多汁水滴在垃圾桶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