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图片欧美

      モ 夜深人静,街上来往的车辆也稀少了许多。 욪

      一位男子,拖着一个装了大半ⴓ的大袋子,手上还提着厚厚一沓硬纸板。

      悠哉悠哉的走到了一个垃圾桶旁边,将手中东西放在地上,徒手翻着垃圾桶。

      纸⺒盒,易拉罐,塑料瓶,一些公司的废弃文件,还有几本小学三年级꟬的课本,笔记本……

      他都一一整理好放进了袋子里,不过这一个大袋子似乎都快装满了,他又在垃圾桶里翻找着有没有购物袋,这种东西。

      䪸㦡嗯?

      这是……

      他忽然发现垃圾桶里还有一个木制盒子,大概有一臂长,半臂宽的样子。

      他有些好奇的将其打开,发现里面装着一些黄纸,墨鶊斗,朱砂,毛笔之梈类的画符道具。

      里面还有一张纸条:如今㾬驱魔一行难混,在下已经另转他行,此物还是赠有缘人吧。

      他脸上微微一笑:有点意思,这些东西,他本섩想找地方去买呢,没想到垃圾堆里也有这种东西。

      将其收好之后,他又翻找着下一个垃圾桶。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有了渐明的迹象,想起之前与马小玲的约萃定,他便朝着那个废品回收站走去。

      废品回收站内,郑国忠还在睡梦中时,便撹听到了厂房的大门被人敲响。

      죳 “大叔?”

      数声呼喊将他吵醒,他睁开惺忪的双眼,对着外쓄面喊道:“谁啊?꟒天还没亮就敲门。”

      “大叔,我是来送废品的!”

      귈 厂房外的人喊道。

      废品!

      郑国忠来謨了精神,这圏可是给他送钱来了。

      他连忙穿好衣服,如今三月的天气,清晨还是比较冷的。

      ꧸他披上那件绿色军大衣走了出来,拿⛏着手电筒照⦳了照来人,道:“你是那个……姜……⭰”

      “郑叔,我是昨天来的姜古,来送废品来了。”姜古脸上礼貌的笑着。 량

      “哦……”郑国忠将钥匙掏了出来,打开大门,道:“进来吧,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白天有事,所以只能赶时间了。”姜古微笑道。

      郑国忠瞥了一眼姜曮古的背后,恸好蓃家伙,竟然被这么一大袋东西!

      “郑叔,麻烦你给算算,我这些东西值多少钱。”

      ܟ ᝶郑国忠将厂房的大灯打开,然后开始数着那些易拉罐,塑料瓶崾,硬纸板之类的蛕东西。

      一ぎ个小时后。

      郑国忠掏出来两百块钱递给姜古,笑道:“我这还是头一次拿出这么多钱给人,小伙子,好好干啊,你有捡垃圞圾的潜质!”恎

      他收的垃뇡圾越多,回头卖的时候,所化得到的钱越多。

      “好,麻烦郑叔了。”姜古将쾂钱接过后,揣进了自己兜里。

       “不麻烦,不麻烦,以后常来啊。”郑国忠笑道,这可纳是大客户啊!

      姜古微微一笑,走了出来。

      此时天色已亮猗,他朝着嘉嘉大厦走去。

      半个小时后,他才赶到︝305房间ᬨ门口,发现一脸不开心的马小玲站在房门外,见他来了之后,瞪着他。

      “怎么了?”他问道。꩐

      “你不是说要我天亮时分来找你吗?我在这里都等了半个小时了,你怎么才来……”马小玲发着牢骚。

      “刚才出去卖垃圾了,望所以回来晚了。”姜古微笑뵑道。

      他手⑗中还抱着一个木质盒子。

      而脸上的笑容,让人见之如春风拂面般温柔,就连马小玲内心的不满,也好似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取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道:“进来吧。”

      马小玲深吸一口气走了进来쪦。

      他拉开了窗帘,让外面的阳光投射了进来,昏暗的馂房间内,也随之变得明ᵿ亮起来。 滛

      不过马ᶎ小玲可惊呆了……

      这屋子里面,好像啥也没有啊。

      这人是咋在这里生活的?

      “随便坐。”姜古继续道:“我去洗个澡,捡了一뙆晚上垃圾,身上都有味了。”

      马小玲:……

      她翻了翻白眼,见椅子还算干净,便做了下来,朝着卫生间看去。

      他不会一晚上都没睡吧?

      卫生间洗澡的声音响起。

      十分钟后,一个头发微湿的男子走了出来,他ڿ还没买换洗的衣服,只好将原先那身衣服将就着穿起来。 ➒

      马小玲看着姜古刚沐浴完的样子,峲微微痴迷了一会。

      “说吧,找我什么事◒?”姜古问道,他也没买热水器,没有茶叶,没有杯子,啥都没有,自然也没有请瞿马小玲喝茶了。

      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家里会来客人这种੮情况,所以,ዜ只能干聊了。

      섽 “咱们出去聊吧,我请你喝咖啡?”马小玲起身道。

      “也好。”姜古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正是马小玲有事找他,㩿又不是他求马小玲。

      爳 两人走出了房门,来到了电梯旁边。

      叮咚~

      㐓 两人走了进去。

      ↸“姜先生是哪里人啊?”马小玲找着话题聊了起来。

      “四海为毛家吧,没有固定的住处。”姜古坦诚道。

       “哦,那姜先生所会的道术是家传的还是?”

      “一个女人传授给我的。”姜ꄑ古没有撒谎。

      樣 “那位前辈很有名吗?”马小玲好奇道。

      “应该在她那个时代很有名的。”姜古想了想道。

      马灵儿在秦朝时的名气,唥不是一般的大!ꭲ 덪

      就连嬴政都会卖她几♋分薄面。

      “哦,怪不得姜先生会这튑么厉害的道术。”马小玲夸赞道:“不知道那位前辈是什么人呢?”

      叮咚~

      电梯门被打开,两人走了出去。

      外面行人来来往往,不方便聊天,姜古也没有说起这个事。

      来到一家咖啡店᩻后,两人找到一个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

      ᓭ服务员走了过来。

      “两杯咖啡,一杯加糖,另一ᖎ杯不加。”᫻马小玲道。

      틀 坱 “好的,请稍等。”柘服务员走后。

      很快,两杯咖啡端了上来,一杯加糖,一杯不加糖。

      马뇷小玲道:“姜先生是客人,姜先生先选吧。”

      她没有去问姜古喜欢喝甜的还是喜欢喝原味的。 蕨

      姜古将那顋杯贐不加糖的咖啡放在了自己身边,马小玲这才将那杯加糖的端了起来。

      “原来姜先生喜欢喝苦的啊。”马小玲道。

      “苦和甜只是暂时的,苦咖啡喝完之后,哪怕是喝白开水那也是甜的,而甜咖啡喝完之后,喝白开水却是苦的。”姜古语气温和道。

      马小玲퍲沉吟了一会,道:“嗯,挺有哲理的。”

      她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自己有点看不透,他身上似乎有股别人都没有的意境,而且十分浓厚!

      她搅拌着咖啡,问道:

      “姜先生还未告诉⃂我,之前的问题呢。”

      姜古沉吟了一会,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感受着舌尖上的苦涩,然后道:“抱歉,我不太喜欢跟别人谈起她。”

      “哦~”马小玲有些失望道。

      她喝䲠了一口咖啡,然后继续道:“以姜先生的能윎力,如果只是捡垃圾襍的话,可能有点太屈才了。”

      “我尝试过很多工作,每一项工作都能给我带来许多乐趣,比如捡垃圾,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个垃圾桶里面,有没有惊喜在等你,有的惊喜ᘬ是易拉罐,有的是纸盒,甚至有的还是一个木质的㞦小盒子……”姜古想了想,与马䶣小玲分鸿享着这些经验。

      “嗯,听起来是不错ࢽ,但姜拥先生还要生活不是吗?”马小玲继续道:“刚才去姜先生的房间看了看ठ,恕我冒昧,实在是要汩啥没啥,以后哪怕来个客人,姜先侨生也没有招待的东西吧?”

      “我这个人,没多少朋友的……”

      “但就算是一个朋友,那也得有东西招待人家吧?”马小玲直言道。

      “难不成,马小姐要给我指条路?”姜古道。

      “不错!做我助理吧,每ᛋ次工作的钱,我分你两成!”马小玲道。

      ꞩ 姜古犹豫了一会。

      “晆我捡垃圾大概每天赚一百……”

      鸸 “不要急着拒绝,我说的两成,可是你一年捡垃䱉圾的收入。”马小玲道。

      一年?

      ॳ姜古想了想,他一天赚一百,一年也就是三万五千六百。

      “每次驱魔的价钱,普遍在二三十万左右,以最少二十万来算的话,姜先生会得到四万!比你一年捡垃圾的ዌ钱多吧?”马小玲得意道。

      “的确如此。”但他对赚钱没什么兴趣。

      以他两千年所泣积累的金银珠宝8,买下这座城市都够了。

      他看鉢重的是每项工作所带给他的生活体验。

      “那姜先生这是同意了?”

      “没有!”姜古道:“我还是倾向于捡垃圾啊……”

      马小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