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拉克草

      早上,一直以来养成的生物钟让陈子荣准时醒謓来。

      他麻溜的爬起,刚把兽皮衣服ፐ穿好就听到骨狼熟悉的大嗓门:“小崽子们快起뗪来。”

      끌 安静的山顦洞顿时变得喧闹起来,抱怨的、找衣服的、催促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㕁 첾 看着两个正在褢争抢一件皮坎肩的小伙伴쮱,陈子荣心中庆幸不已。

      섐 还好自己每天早魽起一步,才能时不时的有新衣服穿。就是这件衣服的上一任主人的体味有点大ḋ,导致这件衣服有点熏人。

      看来还要去洗洗才行,想到这里他走出山洞往旁边的泉水处走去。

      鞠젭了一捧水晒在脸上,冷冽的긼泉水刺激脸ሜ庞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刚起床氹还有些迟钝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不少。

      溘又去旁边的灌木丛折了一䰿根小拇指粗的枝条,把树叶揪下来放在嘴里咀嚼。

      一股又苦又咸甚至还带着ૃ点臭味的感觉通过味蕾直冲缕大⁃脑,⺼让他差点把树叶吐出来。强忍住乯呕吐끓冲动,直到把树ﮂ叶嚼촂成糊糊状才吐出来。

      然后把树枝的一头咬成刷子状,这就是牙刷。  嗹 身为᪬一个穿越者他很难忍受口臭,在Ʃ没有牙刷牙膏檚的情况下他就模仿古人用柳枝刷牙。

      不过他们这里没有柳树,只能用别的树木譳代替。

      通过询问和观察,排除了一些有毒植物后在剩下的几种里挑选,最终选炛择了现在使用的这种无名灌木。

      别看它Ⲭ的叶子苦,嚼完漱口之퐠后会有一种清柱凉的感觉。树枝的纤维也比较有韧性,很适合做牙刷。

      陈子荣正在刷牙的时候一个小姑娘揉着眼睛走了过来,看到他拿树枝在嘴里捣鼓,就嫌弃的道:“玄阳你又吃臭草,真恶心。”

      “呸,小丫头懂什么,我这⻋是在清洁牙齿。你看我的牙是不是比你们的要白?뢤”陈子荣吐出一口碎末,亮出白白的牙齿道。

      小姑娘叫彩雀,据说出ꁫ生前几天她娘见到一只五颜六色的ꯞ鸟雀特别喜欢,就取了这个名字。

      累 他这一世的名字叫溨玄阳,出生那天日全食,巫给他取了这个名字,意为黑色的太롸阳。

      ꙯ 看到他那一口白牙,彩雀似乎有点意动,可一想到这种灌木的味道顿时打了退堂鼓,摇头道:“臭树就是鹬臭树,我才不稀罕。”

       说完小姑娘走到他身边嗅了嗅,捂住鼻子说道:“躍你又穿错衣服了。籌”

      陈子荣对她的尖鼻子一点都不奇怪,囃怼道:“就你鼻子灵,匉小心哪天被熏死。”

      “哼。”紫雀生气的拍了他一巴掌,跑到泉水另一侧洗漱텨起来,洗手洗脸用泉水使劲漱口,还把手指当成梳子梳理头发。

      陈子荣把嘴里的木纤维ˀ残渣漱干迮净,从怀里摸出一把骨质的梳子递给她道:“试试这个。”

      蒾 “这是什么?”小孩子脾气来的快去的更快,见陈子荣主Ĝ动和她说话还送东西就认为他服软了,气顿时就消了接过骨梳问道。

      “梳头用的。”陈子荣空手比划了几下道。

      彩雀将信将疑的用骨梳在头发上划坏拉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声痛呼:“哎呀,ࣗ好痛。玄阳你个混蛋又骗我。”小姑娘真气坏了。

      陈子荣看的一阵无语,太笨了,你这是锄地呢还是梳头呢。

      “给我,我帮你梳。”他一把抢过梳子,在她肩膀上按了一下道:“老实坐好。”

      彩雀ꮭ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信任的坐在了地上。

      䜓 陈子荣拿起骨梳轻轻的给她梳理头发,刚往下划拉了几厘米就被缠䨒绕的头发给阻挡住了。

      ꙽ 对此他并不意外,这群原始人卫生习惯很差,连脸都不怎么洗更何况是梳理头发,乱是很正常的。

      彩雀⨄还算是好的,跟着他养成了洗漱的习惯,平时会用手指梳几下,别的`原始人的头发比一团乱麻好不了多少。

      所以他没有着急,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帮她解开打结的头发。

      一开始小姑娘还很不耐烦,⒮太浪费时间了,几次想起来都被陈子荣给摁住了。

      感受着陈子荣细ᆵ心的忙碌,渐渐的肖一种名为幸福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梳头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陈子荣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见她不乱动了还以为是被自己给制服了,就认真梳理起来ꇧ。

      花了大约七八分钟,终于把她头发里面主要打结的地方都理顺,再梳头的时候就很顺畅绤了。

      把头发梳好话,又用一根草绳扎了一马尾辫,梳头工作完敵成。

      “梳好了。”他吁了口气道。

      “啊,这……这就好了?”小姑マ娘一脸不舍的道。

      “梳个头而捹已,这已经很慢了,来看看这个发型怎么样。”他并没有在意小姑娘的情绪,看着自己的成果非常满意

      彩雀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些失落霫,但还是听话的借着泉水产生的溪流看了一下。

      “哇……真꿚好看。”她双眼放光,小心翼覠翼的抚摸晤自己的头发,感觉是那么整齐柔顺,简直太美了。

      逑 “诺,梳子给你,以后你可以自己梳了。”陈子荣把梳子递给她,说道。

      这次彩雀没有了刚才的随쁚意,双手接过梳子,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道:“前几天你拿着骨头打磨就是做ꏔ梳子吗?”

      陈子荣道:“是啊,工具不行做梳子太累了。这把梳子你可要藏好,丢了坏了我可不会在帮你做了。” 孵

      ㄥ“嗯嗯。”彩雀连连㖾点头,小心㵞的把梳子ꎥ藏在怀里,突然说낢道:“将来我只给你一个人生孩子。”

      正准备转身回去的陈子荣闻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一脑门黑线的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不是炼金术师。”

      “我可没胡说,他们都脏的很我才不喜欢。”彩雀蜋却一脸⿺认真的道。

      “呃…샘…好吧好吧,随便你吧。”陈子荣无奈的왩摆摆手。

      在前世一个八岁多的萝莉说这种话,ຳ会被当成问题儿童教育。而一个成年人敢和萝莉谈这种事情,也会被视作BT炼金术师。

      但这里是危机四伏的原始世界逘,道德和伦理酪体系还处在萌芽阶段,为了延续种族大部分人十一二岁就开始为繁衍努力。

      他ꆊ们部落还处在原始社会吃大葶锅饭的阶段,大家一起干活一起吃饭一起居住。

      ヹ做一些私읗事儿的时候虽然不会在和野兽一样光天化日,但也不会专门避开人。

      小孩子都是看着活春宫长大的,开窍特别早,彩雀八岁多엁张口就说生孩子什么的很正常。

      而且这里还没有婚姻的概念,男男女女对的上眼了就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不过也没有想禪象中那么混乱,一般男女看对眼了就不会轻易更换对象。

      毫不夸张的说,这些没有任何伦理道德观念的原始人,对另一半的忠诚要远远高于前世所谓‘x解放’下的男男女女。

      彩雀说邩只给他一个人生孩子,意思就相当于是非你즢不嫁。

      陈子荣自然不会把她的话当真,不过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和她说再多都是浪费口水,ﭛ干脆囥什么都不说,爱咋想就咋想吧숛。

      彩雀还以为他答应了,非常高兴的跟在后面,叽叽喳喳㞸的问道:“什么叫炼金术师啊。”

      “就是BT。”

      “什么是B䮃T啊。”

      “BT就是…꣐…你怎么这么多问擙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