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蜂直播软件app下载链接

      “开灯,开灯。快点醒来,老芙来了!”

      “这家伙,真的是个名副其实的睡神啊!”

      “算了,不叫他了,只能怪他没眼福。”

      “是啊!老芙难得来上一次课,结果这家伙总是错过。”

      “哈哈……”

      教室里面几个男生围在一张课桌旁,嘻嘻哈哈的笑谈着。

      一名男生侧趴在课桌上,嘴角边还挂着一点水滴,浅浅的笑容付与侧脸之上。

      即便是有人推攘,男生依旧在呼呼大睡。

      所谓睡神,这可不是白叫的!

      男生名叫杨开灯,因为在出生的时候遇上莫名的停电,给他接生的医生以为是谁把灯关了,于是大声喊:“开灯!开灯!快点开灯!”

      后来到起名的时候,杨开灯的爷爷干脆以此为名,并且还美其名曰:“人如其实!”

      一开始的时候杨开灯的老爸是极力反对的,说这名字没有什么寓意。

      但是老爷子振振有词的说:“开灯!开灯!这个名字怎么会没有寓意,指路明灯啊!”

      于是这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直到后来杨开灯读书懂事了,才明白,自己的名字分明就是老爷子的灵光一闪而已。

      指路明灯的特性没有看出来,黑灯的效果倒是有。

      最明显的莫过于杨开灯自身,从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和别的小孩不一样。

      别人家带小孩都是为了哄小孩怎么入睡犯愁。

      到杨开灯这里画风就完全变了,是为了如何让婴儿时期的他少睡觉而犯愁。

      婴儿时期的杨开灯,都是吃饱了就睡,完全不用人哄的那种。

      每天最少都能睡上二十个小时以上,而且入睡极深,典型的雷都震不醒的那种。

      异于常人视为妖!

      摊上这么个孩子,周围的邻居自然是少不了一番闲言碎语。

      什么这孩子肯定是脑袋发育不正常啊!

      养不大啊!

      难保那天就一睡不醒啊!

      等等……

      更多的是一些初为父母的人,每每被自家小BB哭得头痛欲裂之时,就会说:“还好!我们家的小宝贝没有像那个杨开灯一样……”

      也是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是否一样。

      杨开灯的父母为此也是操碎了心,一度带着他去各大医院做各种检查和治疗。

      甚至神婆神汉的也去信过不少。

      钱没少花,效果却完全没有,杨开灯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

      以至于后来一闻到医院里那种特殊的味道,甚至接近一些神婆神汉之类的,婴儿时的杨开灯就会突然间惊醒过来,然后就哇哇大哭。

      折腾来去,没病也被吓出病了。

      直到后来,找到一家比较权威的医院检查之后,那医生说:“这孩子没什么大问题,等他长大一点再看看吧!”

      杨开灯的老爸老妈才停止了这有些疯狂的求医之路。

      其实在杨开灯后来明白事理之后分析,应该是自家老爸老妈当时再也榨不出钱了,所以才在那医生的“好言相劝”下停下来的。

      不然这么一直下去,杨开灯不认为自己能活下来。

      好在随着渐渐长大,杨开灯这种嗜睡的症状也有了一些缓解,虽然依旧每天睡十几个小时,但是说话智力什么的还算正常,杨父扬母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只是后来上了学,杨开灯也多了一个外号——睡神。

      并且这外号从小学一直伴随他到了现在的高中。

      ……

      课间休息的时间,教室里喧嚣一片,如同是早上的菜市场。

      吵吵嚷嚷的环境并不妨碍杨开灯的呼呼大睡,否则也对不起他“睡神”的美名。

      不过此时同学们在讨论的对象都几乎的一致,那就是下堂课的授课老师。

      一个带着大黑框眼镜的男生大声说道:“同学们,同学们!你们猜猜今天老芙会穿什么?”

      一个脸上长着很多青春痘的男生立刻答道:“穿什么?当然是职业套裙了,什么时候见过她穿其他的装束啊!”

      青春痘男生一边说,一双手还虚抱着上下做了一个“S”型曲线的动作。

      随之就是一阵剧烈的男生哄笑响起。

      听着这些明显有些怪异的笑声,女班长苏瑾瑶一拍桌子大喊道:“住口,你们要对李老师尊敬些!”

      哄笑声戛然而止,随后一个身体几乎发育成圆形的男生嘟嚷着说:“班长,你说我们那里对老芙不尊敬了,要知道她可是我们亲……爱……的老师呢!”

      察觉这胖子似乎是故意的咬字说话时,苏瑾瑶心中的火气更加的大了,拳头捏得嘎嘎响。

      “韩树东!你嘴巴放干净点。”

      圆形男生韩树东缩了缩那本就看不出的脖子,小声说道:“班长,你是不是羡慕老芙穿职业装的样子啊!大不了你也可以穿啊!只是你穿和老芙穿有些大同小异而已。”

      说完之后,韩树东还故意的瞥了一眼苏瑾瑶的胸部发出一串“啧啧啧”的声音。

      刘云鹏推了推鼻梁上的大黑框说道:“冬瓜,你说的大同小异是不是议论的议啊!哈哈哈!”

      男生们又是一阵哄笑,不少女生也是止不住笑了出来。

      苏瑾瑶再也忍不住了,白皙的脸变得通红,握紧双拳牙齿咬得嘎吱响的向韩树东冲了过去。

      韩树东吓得大叫起来:“兄弟们,救命啊!”

      圆滚滚的身体蠕动着向着男生聚集的地方而去,一时间撞翻了几张课桌,洒落一地书本,又引来几位女生的追打叫骂。

      早上的集市再次开张了!

      ……

      高三的学习紧张而枯燥,课间这难得的闲暇,每个人都在按自己的方式释放着心中的浮躁。

      即便是苏瑾瑶这样的学霸也不例外,此时正和一帮女生与那韩树东等人在列阵互啄。

      此时,整个教室唯一处于安静状态的,就只剩下杨开灯一个人了。

      众人喧嚣我独睡,不负“睡神”一美名。

      无人知道的是,此时的杨开灯正处于一种诡异的状态中。

      “为什么呢?为什么还是不行?”

      杨开灯此时正在暗自的嘀咕,一个被他称之为织梦空间之中,呈现出的正是此时教室里面的这一幕幕。

      课桌;椅子;书本等等全部都在这个空间中呈现了出来,完全就是此时这间教室的复刻版。

      只是这个复刻的教室里面却是没有一个人影,仿佛一个生命的禁区一般,无比的安静。

      空间的大小在忽闪忽闪的变化着,同时变化的还有那些座椅,书本等等。

      突然之间会崩溃成一条条细线,而后是化作一粒粒微尘消散。

      但是在随后又会莫名的出现一粒粒微尘,微尘连接成线,无数的线条往复交织,最终再一次将这一幕幕重现。

      只要杨开灯想,这个空间能复刻出他身体周围一定范围的一切没有生命的物体出来,完全的复制那种。

      只是这个空间不能复刻出有生命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哪怕是一只蚂蚁都不行。

      再次尝试无果之后,杨开灯只能无奈的放弃,并且控制着要退出这个空间。

      因为他察觉到有一个莫名的东西在靠近。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