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av在线观看

      “铛铛铛铛,管涌了,铛铛겅铛铛,快上堤황啊,铛铛铛铛……”大约丑时ꃲ,村子里突兀地响起急促锣声,将村民从梦中惊醒,让人心慌。

      躺在床上想事情的虎子一跃而起,“管涌了?”

      棒槌也立马停止鼾声,翻身下床打着火磠镰,慌忙找耙头和铁锹。三斗则呆呆坐在床上,两眼闪动着恐惧。

      “娘的,发什么楞。”

      虎子一巴掌扇到他头上,“走,三斗跟我上堤,棒槌,你留下带老幼到摸天台去,那里地势高,以防江堤决口。”

      “我……我上堤?”三斗犹豫着溜쾗下床找草鞋。௘

      “不想去也行,你跟棒槌换一下,帮乡亲们搬东椴西背孩子。”虎子心事重蝉重,ᰌ没时间跟他啰嗦。

      㗦 三斗权衡了半天,还是决定上堤,毕竟最近管涌也不是没发生过。

      “小心点!”堤上那么多人值守,却突然深夜紧急调人,看来这回情况确实危急。棒槌虽然有点憨,但不傻。犹豫了片刻햆就决定按虎子的话来。

      虎子点了点头䴦,夺过铁锹,举着火把就冲出家门⨼。

      三斗磨蹭着接过耙头,临出门还将藏在床下的一个手帕小包裹掖进裤腰,苦着脸跟了上去。

      村子里陆续有火把僾人影向江堤方向跑去,虎子一边跑一边回头打量,猜测三斗那混账会临阵脱逃。

      没想到这小匯子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紧紧跟在身后。

      不仅如此,他还看到繑了王秀才那瘦弱的身影,打着一个白纸灯笼拎着一卷麻袋,跟在三斗旁边,跑得气喘吁吁。

      是륛条汉子!

      虎子停着等了一会儿,也不说话,抢过王秀才的麻袋挂在扛着的铁锹柄上。 擒

      王秀才喘着粗气瞄了他一眼,却没有反对。

      一뿟路上,他们汇聚起了二十多人的火把人龙,出村子后,能听罛到隔壁村餲子也锣声震天人声鼎沸,黑夜里,一点点火把也从各处汇聚向前。

      快到江堤时,虎子쁊他梼们已经聚集了两百多人。

      这些人里有好多都是跟虎子一起୑盗过赈粮的鳼,如今看到婶他,理所当然以他为首。

      马不停蹄狂奔五⵨里地,即使身体强健的庄户壮劳力妝,也累得一身大汗队形散乱。雨过天晴的䇏半干泥뇚路,时不时就有人脚똆步一滑摔个结实。 㦶

      王秀才更是被村子里两人挽着手拖着跑。

      待到江堤脚下,老远就看到上千火把围在一处,光影闪动人声鼎沸。

      쬪 “快,就在这&里用麻袋取土扛过去,别靠大堤太近。”Ӛ

      来不及啰嗦,虎子率先解开麻袋卷,几个没頩有工腥具的人连忙上前牵袋口,使铁锹的赶紧从旁边涝地取土往里面填。

      一袋土装满,草草用麻绳系住袋口。

      虎子将手中铁锹往不认识的一个老伯手中一塞,一手一个拎起两个土包,飞速向人群聚集的圈子跑去。

      千里뵆之堤毁于蚁穴。管淿涌,就相当于连接堤里堤外的大蚂蚁洞。

      送土上来后,虎子才知道为什么深夜紧急调人。 錏

      这次发现的管涌竟魣然是一窝,十来丈的范围里竟然发现了四处。经过半个多时辰奋战,먑已经堵住䉣了两个。还剩푧草丛中两个往外冒着浑水的水洼。

      “킟快快块ஐ,土包送这里来,这里是口子。”

      虎子被七嘴八舌喊到了堤顶。

      쓉 七八个麻土包㢠用绪麻绳捆成一个大包。按照先前探测出的口子,几十个壮劳力喊着号子,抬起大麻包扔进江堤外侧漩涡。

      来不及寒暄,虎બ子转身继续跑向取土处。

      Ꮔ 往湍急江水里扔东西텟,并不是那么容易。虽然麻包被捆在一溜起千多斤,但经常还是執扔进去就被河䘆水卷走。

      十个大土包都不确定有一个能櫸准确扔进管涌洞口匨。

      陆陆续续几千쭾人,各司其职往这两个仿佛无底洞的地方运送扔填土包。

      “虎子,虎……虎……”不知道扛包跑了多少趟,眼看管涌冒水慢慢平息,虎邖子正高兴,王秀᡾才满ᚍ身泥泞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清楚,灯笼也破了灭了。

      “哟,秀才公不干쒆活,跑哪里摸鱼렼去了?”三斗嬉笑着望向他。

      胜利在望,大家都轻松一쥝大截。

      周围的乡亲慨们,不管认识不认识,也都哈哈大笑꿒起来。

      顾不上跟他计较,王秀才上前一把抓住虎子的手,“快……快……那边好……好像又发现몐管涌……”

      虎子正好笑地看着王秀才,这个一贯斯文,走路做事都不閌慌不忙的生员老爷,可从来没看到他如此焦急窘迫。

      솸听到他的话,不仅虎子,所有人都吓得一身冷汗。有几个笑攻声还卡在喉咙里,咯咯地发出怪声。

      “哪里?”鬸虎子一把扔下肩上的土包,反手抓住王秀才的胳膊。

      “前……前……”王秀才还没喘匀Ӎ,也不说话,拉着他就顺着江堤往旁边跑。

      “这里是前些日子取土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深坑水塘。”带着一大帮人来到一处远离堤坝的水洼坑,王秀才喘了半天才回过气来。

      “我每次上堤,都会过来查看水洼深度。”

      “刚才看你们那边忙得差不多了,我又过来。ﱎ你看,我昨天下午插在水洼堹岸边标识水位的树枝已经淹了进㻙去。”

      “切,取土深坑,蓄雨渗水有什么奇怪的?还䩾说管涌,吓我们一跳偂。”三斗翻了翻白眼。

      王秀才瞪大眼睛满脸通红,“渗水?这两天᐀皆是暴日,水位只可能下降,怎么会上涨?并且你看,几天没下雨,附诐近又没有水源,这水怎么如此浑浊?除非有管涌输灌!”➭

      짺 虎子紧皱眉头,蹲下将火把探向水坑,发现水质浑浊樂,水面的确有细微流动涟묣漪。

      站起来向胤四周看了看镲,쥒这处ᇏ取土的씵深坑离江堤大约五十丈,有这么远的管涌么? 簿 酳

      䈯“虎哥?擶”小德子靠过来等待决定。

      虎子又眺望了一眼一里外堵漏的方向,按照刚才的情形,那边应该没太大问题了。

      ϗ“葇小德子,你去那边看看,还需不需人手。其他人,以这水坑到江堤的直线为起点,排ꮓ成￞两队向左右搜索。”

      “有必要吗?”三斗还是不相信通过看水坑能发现管涌。

      “大家辛苦一趟,有发现就及时处理,倘若没䣷有发现岂不是ﻁ更好?”虎子朝四周乡邻笑了笑。

      “好,那就听虎子小哥的。”一个不认识的大哥笑着帮忙组织人马Ⲷ排队。

      “喂喂喂,你们跑这里来干嘛,管涌还没堵好你们就偷懒,决了口,我们的家园不全都毁了……”刚走︈的小德子又跟随王保长跑了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