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总在风雨后手语舞

      拉下车帘,遮住车厢窗口,感受着颠簸,刘承祐看着李少游,问道:“这些日子,京畿这边,怕是很热闹吧。”

      “何止是热闹,简直是群魔乱舞,乱象纷呈!”李少游神情认真,感慨着说。

      “怎么个乱法?”刘承祐平静地问。眉色间没有太过邙惊讶,有些情况,他早就有所耳闻了。

      ࠉ“民乱﫛、兵乱、政乱。”李少游总结性地说了三个乱,语气沉肃。

      此时的京畿之地,已然聚集ﲭ有数十万民,原本꜁经过契丹人的破坏性括掠,民多逃散避难,是没有这么多人的。ꕏ只是随着中原局势渐定,有不少闻讯归来。同时,整个✹中原地区经济完全崩溃,各州县生存资源缺乏,有许多饥民也向东京地蚬区迁徙来投。

      㖗刘知远这边,拿下蒵东京,名正言顺,江山鼎定,实则是接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入城之后,千头万绪,忙着邀买人心(开国元臣与前朝官员将士),论功行赏,封官加爵。

      餴 反应一慢,对蚁聚而来的难民短时间没有在意,等发现人越聚越多之时,这才后知后觉地下诏各州将吏,收束各地百姓,务使其流动州县,同时,还派遣官兵四出,甎守关设ꁞ隘,以阻㤪流民,将之挡在京畿之外,甚至有驱杀百姓的情况发生。

      在汉廷的强硬措施下,那股“就食东京”的风潮总算退去,但这个过程中,会死多少人,失多少民心,却暂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即便如此,也有数万百姓,拖家带口地,逃到开封,被挡在城下。对这些人,朝廷又不能完全不管,只简单地开设了些救济点,发放些“粮食”,当牲口养的那种。即便如此,祢这些人,于新生的朝廷来讲,也是额外的负担。有人劝提议,将这些难民驱散,由其自生自灭。所幸,天子脚下,刘知远有意保留着这一点遮羞布,没听。

      数万乱民在京畿,实则问题不算大,一直在可控范围之内。真正爆发出民乱的,是在河东禁军家属迁入之后。

      算上刘承祐统管的龙栖军,随刘知远出河东打江山的兵马约有五万步骑,这些军队便是拱卫京畿的禁军,而其留在太原的家属,也分批迁徙而来。

      ˆ 前前后后,已有十余ন万人南来了。这些百姓,可댃是禁军家属,可不能房像一般的流民那般粗暴对待,这是要格外重视,必须得安置妥当的。安置的地方倒是不难找,开封周边,有的是无主土地与屋舍,即便没有,也可以临时搭建。

      不止是原河羟东禁军的家属,新投靠的前朝禁军将士也冱一样,所幸,这些人的亲属,原本多在京뼋畿地盘,省却许多重新安置的功夫。

      但是,几十万人聚在一块儿,新来者与后来者,外地人与本地人,再加难民,形形色色,一片浑沌。矛盾基本是不可⒈避免地产生,土地、房屋、食物、水源……甚至一妅场口角都会成为一场冲突的导火索。

      京畿原本的百姓,是受足了苦楚的,刘知远进京,实则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不谈自由、尊严什么扯淡的东西,被搜掠的财产也不要了,衣食总得满足吧。可惜,这最基本的都做不㲯到。反而十数万人迁徙而来,挤占甚至抢占他们的生存空间与资源。

      要倨知道,南迁而来的河东军家属ᛙ,基本都是属于“有产者”的,举家南迁来东京享福,当主人的。自上月中旬起,便时有欺、抢的恶劣情况发生,直到爆发了一次大的骚乱,针对新来河东百姓的抢掠。那些嗷嗷待哺的难民,也参与其中。

      然而,那些可是河东军的家属,立刻引来的镇压,大肆逮捕处置作乱者。这下臣服的旧军不干了,他们也被收为禁军,都是朝廷的禁军,他的家属就好欺负?这个时代的军队,是敢动刀子的,差点没直接引起一场火拼。

      所幸,刘知远对军队的变化是十分敏结感的,对军队的掌控力度也还算强,眼见苗头不对,直接派人将牵头闹事的几名军将与数十名中ଷ下级军官全部斩杀,警慑全军。杀戮,有的时候会刺激地让人失去心智,但更多的时候,还是震慑䗗效果大些。

      与此同时,刘知远派人调解,分定军民。最后,将引起骚乱的罪责,安到了那些外来的流民身上。抓了一些作乱犯法的人杀了,并派军队对那些流民实行军管,圈定在一定的区域之内,打、罚、杀随意,有点集中营的味道……

      听到这儿的时候,刘承祐实在忍不住开口了:“怎么会乱成这样!朝廷在做什么,为何不疏导流民䕾,分散安置?”

      李少游耸了耸肩膀,叹了口气:“几十万人,是那么好养活的吗?”

      “夏收已过,早有夏粮入库才对。还䣎有,我自河北的缴获呢,那些驼、羊、粮货,难道还不能有所缓解?”刘承祐问。

      “入不敷出啊!要养兵、养官㝔,还要赏赐功臣、将士,哪还有余力去养民,能给他们一口吃的,不让他们饿死,已经是朝廷仁慈了。”李少游说。

      “那也不至于此!”刘承祐冷声说。他想起了此前在镇州的情况,前前后后十几万流民,同样要养军,还要防御契丹,他都扛不过来了。在刘承祐看来,中原的情况,或⚦许会艰难,但再艰难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

      “必是朝廷处置失措!”盯着李少游,刘承祐一捏拳头:“长此以往,只怕民心尽丧!”

      刘承祐的森冷的眼神,吓了李少游一跳,苦涩的笑容中透着一抹苍白:“民心?我使人暗访过,在那릿些难民眼中,我们这大汉朝,比契丹人都不如。”

      李少游㛟此言,让凮刘承祐的心都不禁凉훷了几分,那股子几乎冲到头顶的热血直接冷了下来。

      “怎㟆么会?”刘承祐问:“朝廷,不是降了几道惠民诏旨吗?”

      “我给你理一理。”李少游伸出左手,掰着手指。

      “诏一,天下见禁罪人,除十恶五逆外,咸赦除之。身处囹圄者,或有冤案,但多有作奸犯科者,赦罪以收民心,那是盛世做的事。在这世道,放出这些罪人,于国何益,于那些普通百姓又有何利?且其身受羁押之苦,对朝廷官府多抱仇恨心理,放他们出去,不是自找麻烦,祸害百姓?我敢保证,这些日子,活动在各道州的山匪、盗贼,有不少都是被赦放的。”

      又掰弯一根手指,李少游继续说:“诏二,诸州去岁残税并放。东、西京一百里内,夏税尽放。一百里外及京城,今年屋税并放一半ᰑ。税减得不少,但以此时中原的情况,能收上来的本就少,于民又究竟有多少利惠可言?”

      “至于余者,皆与此类相仿。”李少游晃着脑袋。

      仔细想想,李少游所说,还真不是无的放矢。估计,刘知远自己都在疑惑,他所做,与以往新朝建立,并没有多少不通,想当初,石敬瑭那个儿皇帝入洛阳,基本也是这般做的,何以效果有如此差异。

      嫹究其缘由,也许因素复杂,但有一点很清晰,那个时期,中原遺百姓没有被契丹人这么犁地一般地祸害一遍,石敬瑭需要收拾的摊子也不似这么烂。不过,凡事总有利弊,中原乃至整个国家被大打烂了、揉碎了,却是有利于重塑,只是这新生的汉朝,显然做得不到位,连自身尚且梳理不清,而况于重整山河了。

      “军队,棅为何会乱?”压下心头那点有些按捺不住的急躁,찥刘承祐问。

      “河东那干骄兵悍将的习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被压制着还好,入汴之前,在军法面前,尚能做到秋毫无犯。自入了中原,轻易打入东京,却是藐视一切,将校骄怠,士卒也有样学样,ن官家对他们的管束也不似过往那般严格...脄...”

      李뢙少游说着:“自入汴之后嘭,收拢的前岣朝禁军讏加投靠的节镇兵马以及募集的新兵,兵力足足翻了三倍。这新旧禁军之间쯿的矛盾,可是一点也不小。䃇官家需要河东的元从禁军弹压一切,故一直多加放꾻任。”

      “这段时间,禁兵的军纪是越来呶越差,我是看到不少人,招摇过市,横行霸道。这战斗力,只怕已是急剧下降。”

      刘承祐眉头锁得更紧,忍不住打断他:“史弘肇作为侍卫军都指挥使,他治军不是一向丛苛从严吗,他这个禁军统帅,担的㸵什么责?”

      섭 “史弘肇治军严酷,这是不假。킣”李少游说,“讥讽”二字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那是对外人,对亲近心腹之人,他是从来包庇护短。可以说,眼下东京城中最猖獗的禁军官兵,一定是史弘肇的人!”

      “就因为史弘肇处置不公,断罚偏私,引得内外军士愤慨,前段时间差点闹出械斗来。”

      刘承祐抽了口凉气:“父亲,难道就无动于衷,无所作为吗?” 떺

      “怎么会,正是因为官家大怒,处桳置了一批犯案军官,方才有所收敛。但是,㑰只要统兵的将领还是那些人,军中的浮绔之风,就难以消除。听说,官家都被气病了。最近,正在筹划整饬禁军,重新编练诸军.......”

      敲在膝盖上的手指,点动的频率极快,良久方才停下,身体朝后,靠在㶲车厢上,刘承祐幽幽铊道:“军乱若此,这政乱,又是个什么乱法?”

      켱 “说是政乱,实际还是臣乱!”李少游说。

      鳯 刘知远入开封之后,虽然留用了大量的前朝晋臣,比如赵上交(原名赵远,避讳改字为名)、边蔚、王景崇等人,但政事实则尽付于“二苏”。 㧞

      苏逢吉与苏禹珪这二人,虽各有长处,但性꫐格上的缺陷极其明显,且基本都是嘴炮,治一州一县都不一定能做好,而况于秉执一国之政。有近一个月的时间,东京朝野是乌烟瘴气,甚至不如当初李从益那个短暂“隆德朝”来得安宁。而这二苏,还在争宠争权。

      直到杨邠与王章自太原带来了刘知远原本的那套霸府班子,迅잸速地填补入中枢,将枢密、财计之权,重新控制在手。而刘知远,显然也是支持杨、王的,毕竟那么多年䓸了,一直是这二者秉其政事。

      王章继续苦巴巴地,掌握着新朝那干瘪的钱袋子,愁白了头发,要增加帑藏。说他是个实干家,倒也不为过,眼看京师靡费甚쓮多,上表条陈十数条,罢不急之务,省无益之费。事实上,王章对刘承祐是心存感激的,至少从契丹人手中夺回的那些财货,作用当真不小,否譴则他还会掉更多的头发。

      但是,穷有穷的过法,富有富的过法,哪怕从外边补得再多╰,还是不够用,这大汉国库仍香旧空虚得紧,“用度克赡”这个词,只存在于奏章的设想中。作为朝廷的计相,仍旧得苦心孤征诣地增加财富。但是,王章虽然常年管着钱袋子,但这个人于“理财”之道,却不是特别擅长,他更擅长的是鑼,搜敛......

      鋐至于杨邠,这个人性格强势,有些傲,作风也强硬,不怕得罪人,眼睛里也进不得沙子。成为帝国宰相,秉政之后,便大力整顿朝政,厘清樂政务,任免官员。

      上报刘艰知远,罢免了数十名无能官员,并以渎职之罪处槬置了好几人。这下子,可彻底得罪了二苏,尤其是苏逢吉。

      在他执政期间,干了一堆烂事,其中一条,便是“卖官鬻爵”。还没入开封,便已允出去了大小数十个官ခ职,到了东京,一一兑现。杨邠所罢免的Ꙕ,大部分都是这些靠贿赂谋取职位的官员,极具针对性。

      原本就因为权力被侵占,而不满,这下更是惹恼了苏逢吉。然后便开始针对杨邠的人,进行攻≁讦了,这个时期的官员,谁人屁股底下擦得干净,包括杨邠自己,以权谋私的事情,同样干了不少。

      “这个苏禹珪,在我印象中可是个醇厚长者!”刘承祐嘴角直抽抽。

      “这个醇厚长者,如今在东京城内外,可置有不少产业。此人却也늭聪明,争不过,干脆不佤争,前两日,还派家仆去救济难民。”李少游说。

      瞟了刘承祐一眼,继续૷道:“至于这个苏逢吉,苏相公,广置田宅,不说东京,听说在西京那里便占了四五座庄园,田上百顷。如今再想收买他,二郎啊,蔋你拿十万钱上门,⊲只怕仅能见个面......”

      听完,李少游的汇报,刘承祐的表情已然ᖺ自闭得不行了。

      “这哪里是帝国初建的兴盛气象,分明是亡䄂国之兆!”沉默良य़久,刘承祐突然㧻压抑着嗓子怒声道,双目中分明泛着杀意。

      “二郎,这话可不能乱讲啊!”虽然难得见刘承祐这么激动,李少游倒是吓了一跳,髈赶紧劝道。

      “在河东犲的时候,一干文武,还是嘲笑漝契丹人不习我国情,必不能久有中国。看看这干河东英杰,又干了什么,比◉契丹人,能强到哪儿去?”刘承祐语气中透着愤懑,他难道有这么情绪化的时候,只是觉得自己在河北的奋战,似乎有些不值得......

      “倒也不都是这样。”此时,李少游有点不敢直视刘承祐的眼睛,讪讪道:“比如郭副枢密,便一直约束属下,勤劳王事。官家赏赐,也多分发部卒,以䁫安人心。”

      听他提起郭威,刘承祐眼睛下意识地眯了下。

      츋 李少游则继续说着:“最垤近的情况,比起之前,可要好太多了。乱,应该是乱不起来了。蔬已经入秋,再熬一熬,等秋收结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愿吧!”掀开车帘,刘承祐朝外望去,看着外边,天高云뿕阔。

      谈话间,开封城已进㝸入眼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