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入口

      在巴赛勒斯看来中部推崇的“精英”文化颇有些滑稽。

      精英文蕫化在中部的诠释下是一种似有䲤还焖无的优越感,这种㋞文化起源于中部的几大世家的共有气质。

      ਗ਼ 㟁 他们通过文化包装家族的丑陋,以便向世人展现一个光鲜亮丽的躯壳。

      而为了稳定中部社会秩序同时向敌䓣对派系画好ꎁ大饼,中部精英文化的缔造家族就不留嗆余力的互放彩虹屁。

      檒 中部的精英챇文化于社会于公民那是诺亚姁方舟之于末日洪灾。

      因为精英文化可以稳定阶层特权,上流社会手좍握特权绝无后顾之忧。

      所以精英文化可以稳定쏋社会。

      뻅深知此犠精英非彼精英的巴赛勒斯对“精英文化”一直抱着观望的态度来看待它좃。

      熀黌 深知“精英文化”源于阶层ퟕ分化用于阶层禁锢的巴赛勒斯并不需要赌城派在这歪风邪气上与封建复辟的南部教廷看齐。

      游戏规则是由制定这个游戏的人制定。

      “ء精英文化”源于中部,倘若西部照猫画虎那便极有可能受限于ឲ孤岛派被人拿捏得死死的。

      솓 巴赛勒斯要带领赌城派玩自己独有一份的游戏,赌城派从来就不受孤岛派这一套闟。

      鉴于此,巴赛勒斯对ﮎ门尼的部分提议当做透明。

      ʣ巴赛勒斯绝不会允许西部吃中部剩下的,西部ⲝ要吃也得吃自己炮制出来的狗屎乐色。

      裧“门尼要向中部看齐색培育中部标准的精英쯭,而我们作为社会体制和社会文化与中部并无再多相似的西部确实需要精英但绝不是中部所谓的精英,我们要培育有赌城派气质的精英。”

      巴赛勒斯托着脸说到。

      赌城派的气质有什么?

      “我们宽松的社会阶级、包容的文化、能者为先的惯例可以培养出比ⵢ中部更好的派系文化。”

      巴赛勒斯说到这里勾起嘴笑了笑。

      “阿芙伽罗,孤岛派的屁打得再响只要不适合西部就是不行ꢛ。”

      ㇡巴赛勒斯说完挥挥手示킔意阿芙伽罗自行輈离开,他要独自呆着。

      听着阿芙伽罗远뽄去的房务车车ࣻ轮声,巴赛勒斯叹了很口气摇摇头。

      康思贝尔用一辈子支起来的舆论迷雾阵时至今日威力之深厚让人为之一振。

      中部的“精英”文化与“精英”诉求不仅深深的扎根于쀌民众的潜意识中,它还悄悄的潜入不同人的心彠里面。

      老如门尼服务赌城派十几载依然抵不住孤岛派的价值观潜移默化渗透。

      赌城派要走的路还很长,巴赛勒斯抬头看着斑芒的夜空皎洁的月光。

      他在想康斯贝尔安排的对战名单。

      不仅仅是尤加利和妲斯琪会在小联盟决赛圈最后一日进行对决。

      康斯贝尔似乎蓜有意将所有有间谍嫌疑的考生安排在那最后一天意欲公开杀鸡儆猴。

      像巴赛勒斯这些当权者,䲞他们纵观大局的同时좰也需要提前预判对手的后三步举动。

      想到这里巴赛勒斯沉默的吸着烟,思索着康思鐉贝尔在这步狠棋后又会有着什綟么样的举动。

      康斯贝尔这是想先声夺人还是敲山絑震虎?

      答案应该是先声夺人

      랬巴赛勒斯双餯手后背对着窗外叹了一口ꜣ气。

      自己与뾴康思贝尔交手多次,他们之间撕破过脸也修复过两派的关系。

      康斯贝尔已经是老得擴那是个扫把活成精,他执政的白芝公馆没脸没皮久了。궲

      巴赛勒斯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康斯贝尔使用他先声夺人的伎俩。

      这种下作的伎俩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康斯贝尔搻会在孤岛派露出疲态的时候态度放软请求和谈或者寻求合作。

      这种洽谈的友好有时候会持续很长有时候只会ᾇ持续短短数日。

      輘 这其㟨中取决于康斯贝尔牄的白芝公馆多久才能把他茛们的鄼气缓过来。

      遇到康斯贝尔低头做小的姿态,巴赛勒斯用自身亲生体验奉劝大家别太把这个一吇把年纪老人家说的话쒷太当回事。

      康斯贝尔人老当时活成了精,他没脸没皮出尔反尔还有耍无赖的事情并不是个案。

      ᱍ 康斯贝尔执政下的孤岛派最擅长的分化对手的对策是舆论战。섇

      䣽他㑉们遇见顺境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뜜顺手牵羊。

      而当孤岛派遇见了重大创伤坲或者致命打击灻时,他们便会充分发挥毒蛇断头尤能咬人慾的特质。

      白芝公馆﬘会在㯾面对危机时向对手卑微示弱,在对手被他们迷魂阵耍的团团䛺转放松对ꯟ孤岛派的打击力度时。

      孤岛派一旦把那口顶㰵心的逆气缓了下去,孤岛派乖巧的假ꀜ象就会被粉碎。 欴

      冇康斯贝尔经常一遍示弱一边让对手遭受致命打击。

      所以遇见《种子计划》综艺在中部收视率处处搁浅时,康斯贝尔对ᆈ巴赛勒斯摇尾垂怜。

      你别看康思贝尔一口答应向ͥ巴赛勒斯提供脏名单还有承诺考试场地迁移。

      晏康斯贝尔吃不了什么大亏,因为巴赛勒斯吃进去的好处康斯贝尔总不会让对方白白受下。

      这孤岛淾派就在小联盟考킨试指定地区改变时加速内部调整。

      ⟨ 巴赛勒斯深知康斯贝尔居然不会给西部买一送一的优惠,他时䣚刻都在提放康斯贝尔翻脸不认人。

      这次考试场地转移只要巴赛勒斯鈶想少了处理得不好说不定会对面两败俱伤的死局。

      所以藍巴赛勒斯并不打算让康斯贝尔的孤岛派成功缓过来。

      䌊即便康斯贝尔要一边举白μ旗一边吹响冲⸦锋号角,那鞛他巴赛勒斯也要夺得先机争取开第一枪。

      想到这里巴赛勒斯明白自己接下来几天具쁢体要采取什么措施。

      他䈠要向康斯贝尔施压,他要对外表现出赌城派占尽先机抢尽主人家风头的模样。

      康斯炗贝尔这种一긅边诈降一边伺机进攻的阴谋诡计。

      巴﫪赛勒斯唯有看不见他们的诈降接着自己狂轰滥炸的攻势才能继续保持自己的有利形式。

      为了保证计划实施的天衣无缝,巴赛勒斯并菍没有⳨把自己的内心想法告诉亲信。

      有些决策巴赛勒斯连最亲近的养子也不会透露,他弉会独自斟酌把握全譈局。

      困扰自己多日的烦恼已经被打通,接下来巴赛勒斯将若无其事的召集自己的亲信开始新一轮的排班布阵。

      现在赌城派要将计就计,巴赛勒斯要想办法刺激康斯贝尔以致孤岛派率先发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