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来吧

      鲜于路不相信当年赫赫威名的全탗真派和华鴚山派就这么悄檱然消失。

      毕竟到ߔ了明朝中后期,风清扬时候的华山왵可是五岳之首,以一己之力抗῎衡魔教的顶级门派。

      鳒派中华山九功威名赫赫,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

      除非!除非中间有人发现了什么,륹并重新整理了华山功法,这才因此让华山重新崛起。

      肯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鲜于路眼眸一亮,心中豁然。

      ᐴ 㝧于是一ᛈ连旬月,他都在华山典籍室内埋켳头整理所有资料信息。

      鶎 看着他这股痴迷劲,华山二螢老心沓惊不舻已,怕他突然放弃武学,喜欢上了当秀才。

      不过通过这三年的交往,二老也知道他的性格,既然他不打算出来说明,那也不需先下决断。

      在如此废寝忘食的查阅下,鲜于路终于在故纸堆中发现了蛛廂丝马迹。

      当年元兵攻山之时,却有一些秘籍被秘密隐藏起来,这些秘籍所在之地只留了一些只言片语。 㝴

      但嬙鲜于路却如获至宝,因为他갵知道这个地方,这个在后世闻名遐迩的地方,思过崖。

      所谓思过,思过,不在此处又在何处。

      鲜于路等不及第二日,直接跑去高矮老者䤔住处,唤了他二人和几个跟陬随弟子便直奔思过崖而去。

      “路떶儿,你确定这里有师门典籍留存。”姗姗来迟的掌门鲜于通眼眸深邃。

      “爹爹,此事宁可信其有淇啊!”鲜于路说完,也拿起一个榔头,东敲敲西碰碰,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

      ꦦ 容不得他不着急,他已经七岁了,若再找不到全真功法这样的上乘功法,恐怕他以后只能期盼九虱阴九阳这样的逆天改命的神功傲决了。

      “叮叮!”鲜于路一惊,竟然在后面的山洞角落里听到了空洞声。

      难道就在这里?

      俯身用榔头一阵翻刨,果然有东西。 臭

      此时的他心跳如雷,血液都如同沸腾一般。

      翻来土壤,入目之攘处是一个铁质盒子,外面用蜡包裹的极为严实。

      띎小心的将盒子抱出屋外,鲜子路目光坚定的望向吗山洞外的众人。

      “真有。”高老者性情本就跳脱,看到鲜于路的样子伨,大喜过望,一个纵步就窜了过去。

      “好小子。ꕥ”看着他怀里的东西,高老⃵者忍Ժ不住咧嘴大笑。

      鲜于通环视四周,眼神微冷,暗恼鲜于路뱉不先通知自己,如今这些弟子都是高矮二老的,杀又杀不得,只得咳嗽一声道:“都散了吧,此事不许外传,否则门规处置。”

      쪔 众人一眻听,纷纷低头称是。

      等人散去,鲜于通与高鸸矮二老带着鲜于路直奔掌门书房。䳙

      在灯光映耀下,外层蜡汁咕发出璀璨的光华。

      嗤啦,高老者小心翼孧翼的打开包裹在外层的蜜蜡树,又打开里面的铁盒。

      只见盒中赫然躺着三本秘籍。ឿ

      高老者手微微有些颤⬇抖,将其中书籍轻ť轻取出。

      鲜于路凑上去一看,三本书赫然便是全真心法,全真剑法和混元功。

      ꕴ “祖얆师显灵,祖师显灵啊!”矮老者也压䢓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吐铢出了心声繻。

      “爹爹,两位师叔祖,当下我们得先抄录下来,这些书都放了这么多年,难免会有损坏啊。”鲜于路见鲜于通眼神眯起,心道不好忙又说道:“掌门,我华山乃是当䖔年全真高人所传,可如今虽在江湖只有有些名望,但相较少林武当却大有不如,如今祖师恩惠,正是我华山大兴之时啊!”

      鲜于通闻言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不由得多看了自家儿子两眼,暗道:“莫非这小子看出我要틟对这两个老家伙不利?知子莫若父,这倒好,知父莫若子了。不过他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全真功法再是厉害也不能让我녪成为少林空闻武当张真人这样的绝世高手,但若我华山整体实力上涨,高手云集,却也会令我这怩掌门平生几分威势。”

      这棅一刹那,神思百转,却也让他放下了手中折扇。 뜎

      当⩌夜,四人一刻不停的轮流书写,在天明时刻终于将三本秘籍都抄录了一̗遍。

      “此事,当如何安排。”矮老者虽然是华山最高辈分的人,但帮有帮规,掌门还是真正的决策者。

      “既然这书是路儿找来的,那也算路儿一份,앆全真心法和混元功,择其一而修炼,至于全真剑法,我等即刻背熟吧!”鲜于鴘通知道阻拦不䵼了高矮二老,那就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儿子早日修成全真功法,那样,下一任掌门还是他흣们鲜于家。

      至于鲜于通的小心思,高矮二䧋老自然心知肚明,但他们倒没多大意见,路儿本就与他们亲近,宛௏若祖孙,只要华山当兴,他们也没有那么多争权夺利的念头。

      如此时光荏苒,一址晃磡又是近三年时光匆匆过。

      这一年鲜쭫于路已经鵠十岁,或许是因为修炼的原因,个子生的不矮。

      此时的他于全真内功之上已駺经有了些许造诣,全真剑法正是练的炉火纯青。

      黑天白夜不间断的修炼,让他机体自主形成了一种内息流转方式,虽对于提升功力没什么作用,但却间接形成爫了身体本能,节省䫋了修炼时间。

      原本依着全真功法中正平和的性质,修炼起来断然没有这么迅捷。

      但鲜于路修炼之时,心无旁骛,机体自主运功,碜反倒暗含先天功的一些机理。

      这全真心法本就是┟前朝高人王重阳所创的简易版先天功,自然其中暗含先天之道。

      如此一来,虽只三年,鲜于路却也有不下十年的功力,放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刔当的一个好汉。

      他也暗地里跟师叔祖讨论过,这时的他已经不弱于当初的便宜老爹了。ᖡ

      不过全真功法并不能满足他的野心,作为射淑雕之中贯穿全篇的基础功法,肯定是造不了绝世高手的。 뤻

      想想以后九阳乾坤于一身的张无忌,鲜于路顿觉压力不小。

      ꨄ  毕竟便宜老爹的命还是要救一救的,道义再大也大不过个孝字,没见乔峰明知道自己䌯老爹萧远山乱杀无辜,依旧在最后站在了他的身边。

      폜 扯远了,毕竟养了这么多年,不顾老爹,还有个老娘的感情在啊!

      闭门造车是不行了,必须冒险进入江湖,看看晩能不能有份机缘了。

      于是在他一再的哀求和保证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跟师叔祖对了两୘手,几位长辈才同意炣他跟着两个师兄一起出墩趟门,寻找突破的机缘。

      š在母亲泪眼婆娑下,鲜于路一狠心,跟着师兄下了山。

      离开쳺生活㰊了十年的去华山,看着一马平川的土地,鲜于路忍不住大声叫喊了起来。

      “哈哈,师兄当年下山的时候也是这样,心情之激荡,溢于言表㞓啊!”随行的罗赳行罗师兄笑着说道。

      “是啊,看着师弟这样,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另一名叫薛公远的师兄㗭也闻言附和道。

      듿 “两位师兄,我们去终南山一趟吧?”鲜于路收声笑道。 鍠

      这一路虽然名义上以罗薛二㒀人为主,但华山的人都知䊜道掌门独子武学天赋奇高,又勤勉刻苦,再加嬼上深得两位长老的喜爱,自然不会有不开眼的欺他年幼。

      既然少掌门都决定了갗,二人自无不可,这趟本就是镔带他出来见世面的,去哪不一样。 螵

      于是一行三人頞便迈开脚步,往终南山赶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