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九优直播的网址下载

      此刻张子凡来到了山下百ࣧ丈外,发现周围数百丈内没有一处生机之物,寸草不生。却有股毅然不定的气息。

      传说㌋很久以前,有两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在此展肠开了生死大战。

      然而一方在生死关头动用了地源之力导致山롘体内的异火爆发,连绵不断,绵延至百里之内。

      不曾想对方并没有受到多大打击,反ॽ而这场异火将本族走向灭顶之灾。

      然而百里内的人族也受到了ﭯ毁灭性伤害。另外胜利一方虽然也受到一些波澜,但跟这场胜利比起,这点损失貌似不足挂齿。

      䴏 这场异火却一直不息,导致地心处,异气泄发蔓延,扊严重影响到了胜ᶰ利异族修行生活,派出了不少强者赴此阻止异火谠,却都以葬身于此。

      某一天顶空之处又来了一位强者,化身一条如房屋之大的冰玄晶巨龙,喷冰吐寒了10天10夜,也并没有减少多大异火爆发,最后他朝空长啸,巨头朝下直入山体内,山地间震荡动摇。自那之后天地间如清晰净化。重归了以往的样子。

      张子凡大步流星,迅速往圣山脚下奔去,发现那股不定的气息越来越浓烈。不对,这ၠ是一股比真气更强胜的异气,难ṕ道是那场天地间毁灭带来的。不对。

      张子凡眉间微邹,想到窞那可狑是毁᧕灭性,怎么可能有生息的异气呢,难道是那玄龙所为。

      张子凡快如闪电ﶖ,眨眼间就到了圣山脚下。

      他闭目深吸了一口气,这股异气让人筋脉无比畅舒,感觉力量生生不息。圣龙珠果然世间神物。

      微微捏起拳头利用吸入的那股异气跟体内㻡真气凝聚一起,朝身前有如房屋大Ꞙ小的巨石蓄力随˅手发出一击,嘭,,,只见那巨石瞬间炸裂。

      张子凡身形倒退飘移数米垷,躲开击来碎石。此刻张子凡脸上流露出许些激动之色,慢慢抬头,目光凝注。看着这座雄靱霸无比的巨物⥇,那股异气根源来自这巨山之内,不愧是玄龙所为呀。

      张子凡心中视乎有些感结慨,又有些震撼。难怪那几个老东西的生命力如此强硬,都活了两百多岁还死守不放,有圣山在此櫇问世间能有几位强者能以身犯险,从틮这几个老怪物的眼皮底下侵入,今天自己确实非常庆幸。

      这时,︭身后千米外一群吵杂声响起打断了张子凡心中的沉噓思。

      自从达到全灵境后有如脱胎换骨,视觉听觉嗅觉都无比敏感,张子凡转身望去。

      他们似乎也感受到这浓팜烈异气,大多数㋣人似乎开始承受不住这异气的侵入,扶胸弯雽身,咳嗽倒地。

      只听最前之人严厉一声令下。你们都退回森林之处,这里的异气不是你们这般修为能所承受。

      最后剩下两人面带沉㷉重之色。

      眨眼之间头戴黄金冠顶,手持金黄巨杖,还有一位批发中年,身披异甲的两人来到啦距离十米之外。

      看得出来这两位知道这里的异气之息有多嫄强大。来此之前已都有所准备,这两位便是圣龙宗主跟掌管门宗弟子的修炼的钟主教。

      张子凡看着两位脸上眉间不停微微浮动。他嘴角勾起一抹嘲笑,哦,难道身为圣龙宗的宗主。也被这圣山异气所干扰不定。

      这龙圣山异气는之息,张子凡当然知道,就连自己身为全灵境都只能刚好适应。更何况욞这两位强者还是半灵境呢。

      两人也是心然一惊,想不到本宗里尽然混进一位如此强大的靛修者,看着年龄才二十多岁的样子,表情淡定不异。根本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适。反而表现更加轻松。暗想此人修为必ᶼ在两人之上。表情变得更加凝重。

      你今日为这圣龙山来此,￁伪装女子加入我门宗,潜伏了3个月我却不知晓。看来我们圣龙宗也会犯如此低微的错误篈,是该好好整顿一翻了。

      淅宗主闭关ᰮ修炼那么急就出来,难道你没有跟那几老家伙一起修炼。张子凡故作调侃。

      小兄弟你真会说笑,以我的䔋修为怎能与几位百㓀寿长老一同在圣山修炼。倒是小兄弟修为如此深之莫测,真让本宗不敢小视呀。

      承蒙宗主抬举,今日毜到此我并不是来同宗主叙话,我们长话短说,短话不说。废话多了也浪费力气,你们说呢?张子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

      噍 想拖延时间等那几位老怪物吗,必须先将这两位击溃掉,张子凡心里暗想。

      两位得罪了,张子凡,轻松一吸,纵身一跃,双臂张开,手掌为抓势,合力向两人貹一挥。两处巨石腾空而起向两人砸去,

      钟主教也是纵然跃䞉起,大声઒喝道;狂妄贼子大胆,双ȁ掌击出,只见飞来巨石瞬间粉碎。

      就在中年劈开巨石一瞬间。张子凡手握腰间长剑,空中会挥舞着向钟主教刺去。圣龙宗主见势不妙,跺脚而起。手中黄金巨杖朝剑击去。铛一声响,散发出金色光芒。

      两者配合也是天衣无缝,无线攻糿击。主要是不能杀掉这两位,在加上那根金黄色ې圣龙宝杖果然不凡。威力惊人。他们身穿异甲,难以找出击溃的破绽。这样消耗似乎一时半会难以击溃这两大强者。

      打了百来回合,张子凡不得不使用进全灵境后修练的本宗七杀绝,这七杀绝威力极大,对此两人,ᢣ必要控制修为,不然必死无疑,菇他可不敢给宗门树如此大敌。七杀绝上千年来,七杀绝乃剑云宗的宗主资틝格证。基本数代宗主仅是参悟部分而已。能够全部参悟的就只两人,宗门鼻祖,人无舒,跟自己。

      就在这一刻宗主心然大骇,张子凡凭空之间消失不见,只听见无形几声,在身前身后上下左右之处出现了七个人影,有影无形。速度快如闪电。两人满脸大惊失神。嘴里吐出七杀两个字,眼前一黑,空中落地昏死而去。

      张子凡落地轻吐줡出一气,向百丈高的山顶处望去,心中极为兴奋,圣龙珠我来了。

      脚尖一点,腾空跃起向山壁处踏去,在山壁上的奔腾着有如奔于平原,不一会来到了山顶处。山顶中间有如房屋大的巨洞,下面有如万丈深渊,深不见底。异气由此充发,更重,更浓烈。让张子凡有些不适。似乎有某种异象要吞噬万物。͋

      就在这时一道惊人的虚空之声响起,小友且误入玄洞。 ᘣ

      张子凡心头一惊。不好,把这几个老怪物惊动啦。

      六道身影瞬间呈现在洞口上方之处。几人脚下踩着异种魂燃之色。散发出탅一种让人无髛法能平衡的气息。

      这这这怎么可能?张子凡顿时从惊骇中结巴的说出这几个字,同时也加强了警预防备,就算最高境界神灵境也无法拥有这股气息。

      看着几个老人竟面带不怒色,感觉几人实在阴险䷫,这样的修者真是越老越可怕。

      脚踏魂燃红色的白发老者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小友你为何要来闯我圣山,想必为我宗圣龙珠而来?

      张子凡虽然찦心里凌乱。都到了入口却还是被阻止啦,心里一万个不甘。但事已至此没得웰选择,大不了趁对方不备在跳入山洞内。想想就好啦这几个老怪物,呵ꘊ呵。心里苦笑。

      张子凡怒色不爽道;何为你山,何为你珠。

      ⲷ 千年前,此处也윑属他宗之所。你们祖师爷道老真人,见后起图,扰乱他宗,最后化为己有,要是今日有胜你强者到此,击败了你们,那此山必成他人所地。

      ༱ ‘张子凡感受到了威人之下的感觉,有点乱拉分寸閩。有些失态。

      哦。按你之说,你似乎有把握战胜我们,然后再将此地占为己有咯,魂燃之色老者满脸럹慈祥并没有流ሁ露出杀气,而是面带许些笑容道。

      张子凡一副黑脸涨气,心里顿时暗骂道你们这几个灡老怪物,问整个大陆还有几个是你们的对手。

      最近几年从м土而来一股新势力量,攻击大量宗门宗派。只要是修为达ଋ到轻明境的以上的都被抓走,至今没有一人归来,此事一出扰动所有宗门圣派,很多宗묞门无法抗衡都以成为无人门宗。你们身为世间正道门宗却死守这圣山。光有一身修为没有用到所用之处,你们修有何用。我詫剑云宗虽然不是云川界门宗之最,却敢于面对ﮆ跟各大门宗一起反抗魔道,벍这次可是各혲大门宗走汀向毁灭,天下大乱。

      我父亲身受重伤。但不像你们这样当缩头乌龟。你们不怕魔道壮大总有一天魔手申到此地?

      几位老者眉毛倏然른,但未露出不惊不怒之色。

      剑云宗。位于云川界北部之地。时间地理也是应验了祖师爷传流下来的信言,千年后祸起。北地剑云终。

      ꥁ 后方一位脚踏黄色老者淡然开口道;既然你来此是为世间仓生,老朽虽然没有出手于救,但你想要能谏得到圣龙珠也팦不是那么简单。你要能接下我这一掌,那我们必会相信你⩅是那有缘之人。

      ꢭ你······张子凡差点ˣ气的被噎住,自己在这云川界差不多算是顶尖强者,然而却看不出这些老怪物深浅。接他一掌那自己不是找死吗?

      今日无功而返,望着宗门走上灭亡,自己也无脸于篓世。

      张子凡历声喝。没得选择吗,那好我接你一掌。・

      几位老者微微露出笑意。张子凡心里一冷ㅸ这些ୁ老东西心里打着什么算盘,还笑得出来。

      柸看꺱好啦,那老者道。

      老者突然飘到洞口上方。双掌并合散发出强烈黄틭色淡光。

      张子凡咬牙切齿。手持长剑横空刺去。

      威明掌,老者平淡话出,蔤单掌击出一只淡黄有如人体之大的手印击来。跟长剑击到一起。光芒万丈散发,似乎那异气顿时震开,凭空消失一样。

      张子凡此时全身砹发麻,头发凌乱随着衣着飘扬。不行ᤎ,张子凡感到有种窒息的感觉他此刻动用廑全身之力来抵抗,但쎁对方似乎没有먠动用多少力먹量似的。然而只见老者平淡之色浮起一点赞许微微笑意。张子凡现在连多一个动作的机会都没有,他却浮起笑意之色。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呀。

      然而外围魂燃红色老者眉头一皱道:老六。

      魂燃黄色老者微微点头。

      老者瞬间来到张子凡顶头懚上空,淡黄手印立刻变成纯黄之色。不好张子凡心头一凉。那股力量顿时增加了数十倍,长剑断ὠ开,从手中脱落,整个人就像坠落之石,那一刻,他已经被那一击震得全身感觉筋脉断裂无法动弹。连睁眼的力道都没꼂有,静静的然后一声落响。

      几位老者似乎像了什么心愿,不一会便纵身离去,消失在圣龙山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