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乐园色斑邀请码

      幽州东北部接云州东南部,两州交界地势平坦开阔,再往东毗邻白苏河,农桑兴,算是燕国三大粮仓之一。

      许是前朝乾国鼎盛时重民生,无论是各州之间或是郡镇之䫸间的驰道均是纵横交错,平顺便行。

      퀈 一支由车马组成的队伍行ࡓ走在驰道之上,前后两侧均有禁军骑士拱卫。

      禁军身着燕国制式鱼鳞甲,通体沉黑镶鎏金,左臂覆盖有环臂甲,用以冲撞以及近身防御。

      所有骑士神色肃穆,昂首挺胸的坐于马上,左手驭马,右手常按于腰间的战刀之上。馈

      虽然行走在本国境内,但良好的戒备之态却已存在于骨子里了。

      “车校尉,我们出幽州地界了么?”尖细的嗓쭎音自马车内传出,身着华丽的粉챃面老生撩起车帘向马车旁的一人问道。

      “公公,再行三十里路,我휔们就出幽州界,进入云州界了”禁军校尉车悬回禀道。

      此次车悬带着本部共一百骑赶赴鹰隼关宣告皇命,对他来说也就一劳累的活儿,但比起在营内严苛的训练,这活儿也还是轻松了很多。

      马车中坐着的便是替陛下宣告皇命的司礼太监,只道是姓汪,都叫他汪司礼。

      担负尚京城防备的禁军军官们自然经常会与宫中的官宦打交道,虽然谁也碍着不了谁,但能够有机会结个善缘,岂不美哉。 棂

      一ᕬ路走来,车悬自是把姿态放得很低,对汪司礼颇为有礼,汪司礼也不骄纵,对车悬也算是和善客气。

      “车校尉,过了幽州界,还请各位将士们打起精神来,杂家听说云州境内多流匪,别真有不开眼的冲撞了车队,那可就不好了”汪司礼笑着说道。

      “放心吧公公,车悬省得,自是不会让不开眼的冲撞了公公的车撵”尽管车悬觉得汪公公有些小题大做了,但明面上还是应承了下来。

      “此次去接七皇子殿下,路途遥远,真是辛苦车校尉来回护送了”汪司礼笑着看向车悬说道。

      “公公哪里话,我等奉命,职责所在何谈辛苦”说着,车悬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道“此썘行舟车劳顿的,我还担心公公您不适应呢”墘。

      “没什么适不适应的,在公里伺候陛憁下和赖娘娘,以后杂家就得伺候七皇子殿下了”汪司礼輄言语间不表喜繱怒。

      宫中的司礼太监不甚其多,但凡调到皇子身边,媠也算是明降暗升了,谁能保证自己伺候的主子,不会有朝一日登上大位呢。

      当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七皇子是不太可能的。

      宫中之人都清楚,七皇子萧寒自幼便被贬到边陲之地,恰逢陛下病重才得以回京,否则,很有可能终身进不了尚京城。

      就算进了宫又能如何,在外没有强势的外戚呼应,在内没䶦有当权的重臣支持,想要觊觎ᦸ大位,无异于痴人说梦,难于登天。

      汪司礼的神情自是落入车悬的眼中,七皇子的事,整个䁟尚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ゃ,车悬只道是汪司谹礼在感叹前途暗淡无光。

      车悬不曾想到,成为七皇子的随侍司礼太监正是汪司礼极力打点争取到的,其中缘故,外人自是无从知晓。

      队伍朝퀔着鹰隼关的方向匀速前行着,后方数里外的山头上,两名身着布衣束服的男子神情冷冽的看着远处的禁军车马。

      “他们已经快过幽州界了⅝,可以回禀大人了”其中一位浓眉大眼的男子冷声道。

      䡯 “是!”另一位男子从挂在马上的铁笼里抓出一只信鸽,在信鸽的脚上绑好信筒后便将信鸽扔了出去。

      看着信玿鸽渐飞渐远后,两人才拔转马头疾驰而去。

      Ή另一边的驿站中,一位头戴斗笠的男Ҕ子,看到由远及近的禁军队伍后,ॠ放下了㒾手中的ೡ凉茶。

      斗笠男子向远处二楼上的妇人比划了一个手势后,不紧不慢的走向了马厩。

      待斗笠男子纵马向东疾驰而去时,驿站上方,一只信鸽扑腾着双翅,向西方飞去。

      无论是斗笠男子的行为举止还是信鸽向西而飞的画面,尽皆被一位鋸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看在了眼里。

      㳙 中年男人不动声色쑀的吹了吹杯中的凉茶,仿佛在品௢尝世间最美味的茶水一般。

      横在桌上緃的一柄古朴质地的剑安静的陪伴在他身旁,犹如男人的老友一般与其互饮浅尝,一人一剑相得益彰,极为融洽。

      远在鹰隼关镇的萧寒自是不知道千里之外发生的事情,离开秊湘记面馆时,收了些许面馆这一月的红利后,便带着蓝冰璃回到了红袖招。

      红利不多不少十两ꝴ银子,萧寒大方的将五两递给了蓝冰璃,毕竟是女孩子嘛,自有很多花钱的地方。萧寒对됲待自己人一向很大方磴。

      蓝冰璃看着攥在手里的五两碎银子,眼神有些迷离,在萧寒的身上,她不止一次感受到了温暖。

      五两银子虽然不多,但ᮡ其中蕴含着的温度,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她紧紧攥着手中的银子,她心中常年积攒的뎄瘀结,在遇到萧寒以后,竟如冰雪消턌逝융般释然开了。

      “冰璃,帮我跟阿珠说一声,让她帮我准备一下热水,我得沐浴一翻,去去身上的疲乏”。

      “以后伺候殿下的事就交给冰璃吧”蓝冰璃诚然道。

      “哈?”

      “冰璃可不想在殿下身边吃白食졛”说完,冰璃便往后堂走去。

      萧寒耸了耸肩便訰往后堂走去,他没有拒绝蓝冰璃的意愿,因为他明白,蓝冰璃需要的是尊重。

      㓑红袖招的后院修有一座汤池,主汤池连接着三座小私汤,专门供给红袖招内的女子沐浴用,能使用私汤的也就是柳清欢和幽姬这样的人了。

      当然,萧寒也是其中之糄一,三座小私汤꫹中最小的那一座便是专为萧寒使用的。

      蓝冰璃挽起袖子在私汤旁试着水温뿯,准备着沐浴用的一些皂角粉以及清洁用品。

      门帘帷帐掀起,蓝冰璃自然感觉到了进门的脚步,来人不是萧寒믔。

      “在红袖招的这些日子,还习惯么?”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不是幽姬又会是谁。

      尻 “幽姬姑娘可不像是会关心人的呢”萫蓝冰璃的䍢声音也不曾有丝毫温度可言。 랧

      也许是幽姬早有预料,所以在蓝冰璃开口后并未觉得不妥,؉不装腔造作,反而让幽姬对蓝冰璃增加了一丝好感。

      “我以为你会故作揉捏呢,现在这样挺好”幽姬淡然道。

      “对殿下是真,对你也是真”蓝쨶冰璃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仿佛为殿下准备沐浴的事情更为重要。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毲人,但淹红袖招是不容外人染指的,所以你不用白费心机在那蠢货殿下身上的”

      乽“我是什么样的人与你无关,我对红袖招的一切毫无兴趣,殿下在哪里,我自会随他在哪里,而且殿下并不蠢”说着,蓝冰璃停下手上的工作ᨒ,起身看向身后的幽姬正色ⷒ道뻗。 ꔝ

      “如果你再对殿下몕出言不逊,无论你是谁,有多厉害,我都会杀了你”

      蓝冰璃丝毫不掩㊃饰眼眸中的杀意,尽管她能感知到对方比自己强很多。

      “……”幽姬被蓝冰璃这样看着,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说话了睊。

      蓝冰璃的杀婞意和威胁就如同孩童面对成年男子一般,毫无作用,幽姬也并未放在心上,但蓝冰璃的뚞话却让幽姬有些诧异。

      她深知柳清欢对萧寒的看重,此次前来也是担心蓝冰璃对萧寒有所不轨,所以才过来试探。

      怎料这个蓝冰璃对萧舘寒的心思竟如此之深,对他的维护竟丝毫不比自己少。

      “如真如你所说的那样,那便好”说着,幽ᔚ姬转身朝门口走去“但凡让我知道你对寒殿下有丝毫不轨,我必杀你!”

      Ⲵ渟待幽姬离开后,蓝冰璃身子一软扶倒在墙边,背后香汗淋漓。

      幽姬带给她的鎁威压不可谓不大,整个过程,蓝冰璃都勉强支撑着,品阶的差距,哪怕一뫤品之差也如鸿沟,更何况蓝冰璃与幽姬뻢的差距岂止一品″。

      彨 酒足饭息饱后,萧寒懒洋洋的来到了他的专属私汤池,汤池中水温尚好,清洁用具一应俱全。

      汤池中不见蓝冰璃的身影,想来准备好后便回房休息了罢。

      骵 萧寒哼着《女儿情》,迅速的将身上的衣物脱了个干净,一步ᣥ步的向汤池走去。

      双臂环在池边,感受着水中的热意,一整天的疲乏都在这一刻随着蒸腾的雾气逐渐的流失掉了。

      蓝冰璃端着炭盆走进汤室后,看见了一地⪮的衣物캹,想来是殿下已经在汤池中了吧。

      “殿下,奴家进来添点儿炭火”

      “殿下?”

      蓝冰璃撩开帷帐,整个汤池空无一人,惊疑之下,蓝冰璃放下炭盆,来到了汤池边,向汤池内看去。竈

      ࿷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竟让她呆立当场。

      只见萧寒赤条条的沉在汤池底部,双眼紧闭僬。

      这汤池也就齐腰的深浅,不该溺水的呀⌒,难道殿下是被谋害的?

      情急之下,蓝憅冰璃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跃向汤池中间扑去。

      此时,她的眼里只有生死未卜的萧寒殿下,哪里还顾得上周身衣物是否会被打湿。

      “噗通”㭍蓝冰걜璃犹如鲤鱼般跃入水中,直奔萧寒而去。

      멋就在这时,萧寒感受到了水脋流剧烈的波动,他下意识的睁ꦱ开了双眼≯,见到的却是一脸焦急的蓝冰璃。

      “卧槽……咕噜咕噜……”受到惊吓的萧寒再也憋不住肺中的空气,巨大的气璛泡自他口鼻中涌出。

      反观蓝冰璃潜入汤池底部,看到萧寒如诈尸般的睁开了双眼,惊吓至于也是一阵“咕噜咕噜冒泡”。

      萧寒双腿弯曲,抱着蓝冰璃弹地而起。

      整个汤池춏中水花四溅,烟雾蒸腾,才子佳人相拥而视,蓝冰璃宽松的青萝纱衣紧贴于身,勾勒出亍其曼妙的曲ዃ线。

      嘶 如此近的距离,蓝冰璃眼眸如水般迷离,温软如玉的身子㇍让萧寒的感官釟不禁有些迟钝了。

      ܠ㋶ 萧寒只觉一阵酥麻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