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枫修罗武神全文免费阅读

      这一次对水田里面狙击弩手的驱逐行动宣告失败,还伤亡了两名火铳手,并且丢失了四杆火铳,官军受到小挫。

      那八名弩手并没有返回,还在水田里面游弋,不过并没有落井下石去攻击倒在水田里面哀嚎的火铳手,仍然把弩弓对准官军的弓箭阵。

      弩手们眼看没有了威胁,便一次互相把所有的弩弓都上了弦,以达到集火射击的目的,这样一来,虽然射击速度缓慢,大概一分钟才能射一轮,不过一次射击八枚弩箭,威力还是很强的。

      要知道,官军的弓箭手虽然技术优良,他们全都是边军出身,从小就玩弓箭的,但其见惯了边军中的各种猫腻,作战风格都比较油滑。

      要是能躲在长牌后面抛射箭支,自己安然无虞那是最好,如今自身都在侧翼弩箭的直接威胁之下,没挺多长时间便骚动起来。

      牛玉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些弓箭手都是自己的嫡系,如今骚动起来,也不能强力镇压,只得把顶在前面的长牌移出几面到侧翼,保护弓箭手的军阵。

      而曹军的指挥官李三雷可是早就跟随罗汝才的老人了,对战机的把握非常准,一看狙击弩手的战术有效,便立刻又派出了八个弩手迂回官军另一侧的侧翼,进一步拉扯官军的阵型。

      第二批弩手脱鞋挽裤腿下田之后,牛玉山为了不重蹈覆辙,只能调动前面的长牌来保护另一侧的侧翼,前沿的长牌数量就严重不足了。

      李三雷一看对方的长牌阵变得稀疏了,便立刻抓住机会,让鹿砦后的曹军火铳手排成一个横队,高密度的对准官军前沿打射。

      要知道,曹军的火铳也是大员产的,但并不是大员直接卖给他们,大员的军政官员对于火器销售有严格要求,不会对非官军开放火器销售许可。

      曹军能够得到大量的大员产火铳还是源于官军内部腐败,罗汝才通过很多官军的渠道弄到了火铳,有的干脆是官军把自己的火铳卖给他们,回头往上司那里一报账,当损失了事。

      大员火铳因为有火绳筒的独特设计,所以火铳手可以靠的近一些,单位火力输出也能强很多。

      一时间,鹿砦前烟雾滚滚,一排排铳弹从曹军铳口奔涌而出,直奔官军的长牌阵而去。

      这样一来,很多的铳弹从长牌之间的空隙里钻进去,造成了长牌后面官军的伤亡,虽然伤亡不大,但是混乱已经形成,官军的阵型眼看着就骚动不安。

      牛玉山根本组织不起火铳手上前反击,前面巨大的烟雾和己方士兵声色俱厉的惨叫让火铳手们两股战战,官军们胡乱放铳的毛病又犯了,一时间铳声四起,但是铳弹打向何方却不得而知。

      现在,顶在前方的长牌兵早已崩溃,只是身后是猬集一团的火铳手和弓箭手,自己想逃跑也没地方跑,只能把身体拼命的往后方队友群里挤,以缩小自己被击中的可能性。

      狂风骤雨的铳弹继续轰击着官军的长牌阵,长牌阵一个劲的往后缩,李三雷见此情况,便命令己方的八名马兵做好准备,同时命令前排士兵暂停打放火铳,让出攻击的道路。

      齐整的火铳声很奇怪的停了下来,然后对面的曹军里面传出“败了、败了”的陕北口音,杂乱无章的喊了起来。

      而官军前沿的长牌兵如释重负,他们的心态现在已经崩溃了,只想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地方,伤者的哀嚎声、铳声、还有友军的呼喊声在他们耳朵里交汇。

      “败了、败了,快跑啊!”长牌兵也附和着喊了起来,于是恐惧象瘟疫一样快速传遍了全军,连牛玉山等人都沉不住气了。

      他和手下的军官们率先爬上马匹,然后调转马头往后方而去,此时前沿已经传来隆隆的马蹄声。

      曹军的八个马兵一次穿过通道,手持马刀往敌军的阵型冲过去,官军阵型已经松动,前排士兵抛弃掉手里的兵器,直接往两边的水田里跳过去,后面的士兵则蜂拥着往后跑去。

      见此情况,李三雷大喜过望,连忙命令全军追击,这可是扩大战果的绝佳时机,一时之间,官道上尘土飞扬,最前面是一些骑着马的官军,飞快的往自己大营跑回去,然后是一些轻装的官军,赤手空拳的跟在后面,接着是一些穿着甲胄的官军,跑的比较慢,正被曹军的马兵追击。

      曹军的马兵挥舞着马刀,一路砍杀过来,反应慢一点的都被马蹄给踏倒在地或者被马刀砍翻,机灵点的往两边的水沟或者水田里面跳过去,躲避追杀。

      但是跳入水田就是进入泥潭了,那跑起来的速度可就慢如水牛,估计是被抓俘虏的命。

      最后面是曹军追杀的步军,不过他们只需要抓俘虏和捡拾官兵遗留的物资就可以了,很多曹军脱鞋挽裤腿进入水田,把狼狈不堪的官军给抓回来,这些人都是上好的劳力啊。

      好在官军的前沿大营并不远,离作战地点只有区区二里地,剩余官军稍微加把劲就跑回营了,而曹军的马兵数量比较少,追到大营前二百米就不敢再上前,最后叫骂威胁了一番便回去了。

      此战曹军收获颇丰,事后点算,抓获官军俘虏一百五十余人,获得长牌二十面、火铳七十余杆、弓箭四十余套,还有刀矛等兵器,甚至还有两门虎蹲炮及相应弹药,这两门炮官军还没来得及使用就被俘虏,实在是曹军意外之喜。

      其实这两门虎蹲炮的射程短的可怜,甚至不如火铳,也就是能在阵前形成弹幕打击密集的敌人,不过这一次确实没有机会施放。

      这一战消息很快就传到长林镇,轰塌天等曹军高层心态大稳,连连表彰了李三雷等人,并且让人把李三雷的战绩晓谕全军,提振曹军的士气。

      而听闻消息的牛成虎等官军将官则气急败坏,好在这牛玉山是牛成虎的侄子,只是被痛骂了一顿了事,如果是一个外系的将官,不得被撤职查办啊。

      但是牛成虎这一次是命令多路同时进攻的,在另外两路则有所突破,顺利的占领了曹军的阵地,把曹军压缩到后方的辅助阵地里面去了。

      没有办法,曹军老兄弟们的本事也有高有低,一些水平低下的老兄弟被官军的气势压倒,或者没顶住官军弓箭手的箭雨,或者准备不足,在和官军火器对射中落了下风。

      不过总的情况还算可控,要知道,曹军这些年就没打过像样一点的战斗,士兵虽然训练很勤快,但是实战经验不足,这可是曹军的短板。

      但官军这些年可一直没闲着,围剿闯军、围剿神一魁,虽然他们的战术风格不一样,但也是经过实战考验的,加上他们天然的心理优势,初战他们是占有上风的。

      几天下来,经过轮番的几次战斗,双方都有输有赢,而双方都没有伤筋动骨,这对曹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锻炼,轰塌天等人也有了底气。

      反观牛成虎的官军,则感觉到越来越困难,甚至有一些力不从心的感觉,这么一个分割稀碎的战场,每一个地方都只能投入很少的兵力,导致自己的兵力优势无从发挥,只能在每一处道路上进行拉锯。

      牛成虎也很无奈,只得把战报火速递送给正在南下的督师孙传庭,自己也在战报里跟督师请罪,并且希望督师尽快到达战场支援。

      接下来几天,双方继续在几条道路上轮番作战,或拉锯、或对峙,牛玉山甚至还私下接触守关卡的曹军,企图要回自己的俘虏,要知道,被俘的官兵有很多人是自己的亲朋子弟,都是盘根错节的裙带关系,要是把他们抛弃了,回到老家不得天天都有亲戚上门来数落啊。

      轰塌天等曹军高层也很愿意和他们就俘虏进行交易,要知道,最开始轰塌天的意思就是把这些人全部卖给移民中介或者送到海外开垦己方新占的殖民地,但是令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汉江的下游已经被官府封锁,下行的船只过不去,把俘虏外送的计划也泡汤了。

      那俘虏既然送不出去,也不能一刀砍了了事,留着还得给饮食养着,实在是吃亏得不行。

      如今牛玉山提出赎买俘虏,正中轰塌天下怀,连忙命人与牛玉山谈判,也不用牛玉山拿钱来赎,把他们营中的粮食菜肉等物资拿过来就好了。

      可以想象的是,曹军的物资从外面购买会越来越困难,轰塌天的后勤人员必须想尽办法多囤积一些物资,不光是目前的战事需要,还有将来转进也得需要大量的物资,毕竟山区交通不便,产出贫瘠。

      关于赎买俘虏,双方都有这个意愿,所以进展起来相当快,牛玉山用三百石的粮食菜肉等物资就把所有的俘虏都换回去了,不过所有的刀枪、弓箭、盔甲、旗号、火铳和虎蹲炮曹军自己留下,只剩了一群穿着单衣的俘虏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