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妖后杨贵妃A片

      “简直一派胡言,韩教授是我们家专门京都请过来的名医,连他都看不出的病你能看的出来?再说韩教授他要是真看出我妈的病情了,他干嘛要隐瞒?”

      中年人显然并不相信宁羽的说辞,反而情绪越发激动起来。

      宁羽已经说了,是真是假把人叫过来对峙下就知道,这家伙非要这么固执也是让人头疼。

      “我是看在小月的面子上来救人的,信不信由你,别等老太太出了事,到时候你求神拜佛都没用了!”

      “你……大言不惭,来人,把这小子给我轰出去!”

      中年人被宁羽这话气到,直接向外面吆喝一声叫进来两个特警。

      “等等,大伯,先等一下!”

      杜小月见状赶紧护在宁羽前面。

      “小月,你担心你姑妈的身体大伯也理解,可你看看你带过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就这种奶都没断的愣头青也能是医生?”

      中年人一脸怒色的指着宁羽,言语中的蔑视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大伯,您先别生气,我相信宁羽他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您要不就让他替姑妈检查下吧!”

      杜小月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宁羽这个人她是信得过的。

      “小月,你疯了你,这小子的来历你清楚么?随随便便弄个人你就让他接近你姑妈?”中年人越说越气,对杜小月这个侄女的语气都变得严肃起来。

      本来宁羽就是看度小月的面子上才义务过来帮忙的。

      义务帮忙还被人这么瞧不上,宁羽心里当然也有情绪了。

      “算了小月,既然你伯父信不过我也不勉强,这种达官贵人的地方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可待不习惯,先走一步!”

      宁羽也懒得伺候,丢下这句话便准备要走。

      “小医生你等等……”

      他刚转过身去,这时只见病床上沉默了半天的老太太开口叫住了他。

      一时间屋内几人都齐刷刷的朝老太太望了过去,宁羽也转身看了一眼但是没说什么。

      “小医生,杜升他脾气急说话不中听,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是不是只要把韩教授请来跟他问问,你真能查出我是什么病?”

      老太太语气还是听和善的,甚至还批评起自己儿子来。

      “妈……”

      “行了,你闭嘴,妈的事妈自己做主!”

      中年人本想说些什么,不过老太太却是立马将他打断了。

      碍于母亲的威严,中年人只是瞪了宁羽一眼也没再说什么。

      其实就刚才中年人那态度,宁羽还真懒得给他们看病,不过这老太太态度就好多了。

      宁羽毕竟是个医生,救死扶伤是天职,更何况这人还是杜小月的姑妈,他最终也还是折返回来了。

      “不错,只要您把那位韩教授请过来,我跟他对峙一下就能知道真假!”宁羽点头回道,眼神无比坚定。

      老太太本来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叫住宁羽的,现在见宁羽又说的这么坚定对他的信任不禁多了几分。

      随后她吩咐特警去请韩教授,不一会儿韩教授人就过来了。

      这是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留着一个简单的平头,黑框老花镜加上身上的白大褂,看上去倒的确有模有样。

      “夫人,你找我?”

      韩教授一过来便客气的向老太太询问道。

      “韩教授,这位宁先生也是一名医生,他有些问题想跟你探讨一下!”

      老太太指了指旁边的宁羽介绍道。

      韩教授下意识的朝宁羽看了一眼,见他只是个二十出头的愣头青也没太放在心上。

      “小宁是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问,能指点的我会指点你一下的!”

      韩教授直接就是一副德高望重的架势,把宁羽当成是要向他请教学习的后生晚辈了。

      宁羽摇头笑了笑,也没跟这人计较什么,直奔主题道∶“也没别的问题,我就是想咨询下韩教授,你既然已经知道老太太是什么病了,干嘛不明说要瞒着呢?”

      韩教授本来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听到宁羽这问题表情骤变,突然就变得紧张起来。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太懂!”

      “哦,是么?韩教授究竟是真不懂,还是在装不懂呢?”宁羽追问。

      可能是做贼心虚的缘故,越是聊这种话题,那韩教授脸上的表情就变得越发紧张。

      这会儿但凡有点眼力见的人都能瞧出他状态有点不对劲了。

      “杜先生,老太太,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啊?你们当初把我从京都请过来,韩某也一直在履行承诺尽心尽职的给老太太治病,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个愣头青问我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这算怎么回事?”

      韩教授也不正面回答宁羽问题,反而还故意整出一副不悦的表情向本家人质问起来。

      老太太倒还好没说什么,那中年人可就不同了。

      他本来就不信任宁羽,见韩教授被宁羽问的发飙顿时更气了。

      “韩教授你别激动,这小子就是个愣头青你跟他一般见识干嘛!”

      中年人也顾不上呵斥宁羽,先安抚起这位韩教授的情绪。

      见中年人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韩教授心里的紧张这才减缓了一些。

      “年轻人,我不知道韩某人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但是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刚才那种莫名其妙的问题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现在要给夫人熬药去了,你好自为之!”

      韩教授不屑的撇了眼宁羽,说罢他便拿起老太太床头前的药碗装备要走。

      “熬药?又是那种加了利培酮的药么?”宁羽冷不丁的抛出这么个问题。

      听到这话韩教授身子一震,由于太过紧张手里的碗直接脱落下来。

      “啪……”

      瓷碗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此刻再见韩教授,他已经从先前的紧张到现在吃惊和震撼。

      “这小子是怎么知道他的药方的?”

      杜小月也看出了韩教授的表情变化,越加信任宁羽了,问道∶“宁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就直说吧!”

      “这位韩教授给老太太配的药里有大量的利培酮,这是一种缓解精神类疾病的抗压药。”

      “韩教授既然会用这么多利培酮熬药,肯定是一早就确定了老太太有精神类的疾病,至于他为什么瞒着不说,那就要问他自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