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爱AV综合区hfyfjj.com

      彭大海不认识张浩,因为张浩已经换了肉身,他现在的模样并不突出,不过气质却超级好,灵魂强大的好处,就是人特别精神,眼睛有光,会不由缔自主的影响周围的人。

      张浩扫了一眼,发现彭大海和几个人在一起聊天。中庭有一个休闲区,可以在这里坐呌,喝点茶,吃点茶点,一般是等候朋友,或者没有订到包间,只能在外面等候。

      ꂇ 那几人张浩竟然也认识,当然,他们现在肯定不认识张浩了。彟

      金闲㈺于,宁市博物馆的馆长。

      文政듿珉苔,市文物局的科长。

      程天,富꣛二代,喜欢收藏。

      四人张浩全认识,可是他们就不认识蓂张浩了。

      彭大海看到弥封,立即就站起来,ᒘ说道:“弥老!这是我几个朋友,特意来楠馨别院见识一下。”

      弥封笑道:“欢迎欢迎啊。”和彭大海握手鷈,然脌后道:Ⓟ“这是我老弟,张浩。”

      䅐彭大海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种非常熟悉、在哪里见过的感觉,他拼命踁回想,这人一定在哪里见过ű!

      张浩在购买别墅的时候,就送了一颗纳米机器给他,所以他伸䘠手道:“你的别墅ꥋ就是卖给我的。”

      一瞬间,彭大海恍然,握住张浩的手,他说道:“哎,哎,是我糊涂了,我说怎么这么熟悉的,原来是张ᲊ总!”原来的形象迅速和张浩现在的形象重叠,一풔瞬ス间,他就遗忘了之前张浩的形象。

      这就是纳米机器的威力。

      彭大海很殷勤➑的介绍身边的人,张浩发现他们几个都相当픈拘谨,说道:“幸会,幸会,彭总订了包间?”

      薓 彭大海苦笑一声道:“没来得及订包间,킯只好在这里等包厢空出来,估计今天吃上饭比较迟了。”

      牭 ˘弥封道:“没事,我有包厢,你们一起来吧。”⾱

      彭大海道:“这个,这个不合适吧?”他是真的不想占便宜,有心说自己请客,可他非常清楚,ಎ弥老不缺钱,比自己应该还要有钱得多。

      张浩笑道:“一起吧鐲,这次我搞到几瓶极品好酒,来尝尝。”

      彭大海兡一听到极品好酒,顿时就动心了,他喜酒好色,酒还要排前面,所뿡以就无法继续矜持下去了,说道:“这个多不好意思啊,ᅄ那行,这次弥老张总请客,下次我请客,也ꉸ请赏光。”一边说一边拱手。

      弥封说道筐:“彭总别客气。”

      张浩也说道:“几位朋友也一起来评评我这好酒,给个意见呗矡。”

      两人姿态很低,话也非常客气,让人无法拒绝。

      黖彭嬸大海道:“金老,一起吧。”

      金闲于笑道:“如此就叨唠了。”对他而言,无论是彭大海请客吃饭,还是张浩请客吃饭,ӽ都一样,反正他自己是不会来楠馨别院的,这里的消费实在太高땞了,一杯ꎼ茶都喝不起,是真的喝不起。

      最便宜的茶,六七万一斤,就算喝ﶸ金子,都比这个便宜。

      쯗 習从中庭曲曲折折的走入后院,这个院子并不对外开放,这里仅有三ꁦ个包厢,中间包厢,是整个楠馨别院最豪华的,这里的家具可不是楠木的了,而是更加昂贵的黄花梨打造,分为宴席,休隞息,盥洗,三个小区域,博古架和屏风相隔。

      墙上挂着古画古书法条幅,博古架上摆着古董,所以金闲于进来㩗后,頄就站在博古架边,直接就彼看傻眼了。

      ᳙ 元青묘花大罐!

      唐秘色瓷!

      퇿 官窑开片瓷瓶!

      钧瓷잁大罐!

      我的天!

      以金闲于的眼光,稍稍辨识,就知道,这些古董瓷器都是㡣精品,官窑产的瓷器,还在震惊中呢,䔐然后就看到休息区墙上挂的书法,他急走几步上前。

      卧槽!卧槽!

       金闲于都忍不住爆粗口了,墙上挂的四条幅:

      苏轼的行书!

      米芾的狂草!

      催蔡襄的行楷!

      徙 黄庭坚黆的草书!

      竟然挂了宋四家的书法作品,这要多豪横啊!金闲于直接就懵逼蔱了,没见过哪家菜馆有这种手笔,这逼格直接上天了!

      真迹!

      넷金闲于脸色都变了,对于他这种专业人士而言,书画可不是这솠样保管的,这种级别的古书画,绝对要恒温恒湿,只有在特定的月份,才会拿出挂,那是为了保养好古书画。

      龏 一阵尿意袭来,当真是要“看尿”了。

      金闲于急忙进盥洗间,迎面一副油画,梵高的向日葵,㚽他也没有在意䦦,匆匆撒尿,撒着尿盯着画,他又傻眼了。

      卧了个大槽的!

      真品?

      一道尿线全歪,ѣ不但洒到皮鞋上,也术洒到裤子⊳上。

      真品!畚

      金闲袰于的眼光还是很厉害的,梵高的向日葵,梵高一生画了很多幅向日辜葵,这里出现一副也不奇怪,可让他簷崩溃的씴是,这里可是盥洗ꡕ间,小便池的上方,죮这要多糟蹋这幅画?

      他当然不知道,画上有一层纳米保护层,就算将这幅画扔进水里都没有问题。

      金闲于几乎是神情恍惚的出了盥洗间,嘴里还念᯽叨着:“可恶的资嬓本家,可恶的有钱人……太糟蹋画了……气死我了……狗土豪!”老头都要᪂疯了。

      坐到彭大海身边,他都੺无法集中픸精神,靭眼神都是散光状态,彭大海看出不对,问道:“金老,怎么了?”

      金闲于能怎么说?半晌,他小声道:“盥洗间里有一幅梵高的向日葵……真品ࢎ!”

      彭㪇大海对古董不懂,对油画更是一窍不通,他之所以和金闲于打交道,是因为他得到쮧了张浩的一块玉牌,想着让他鉴춰定一下,所以才带着来楠馨别院吃Ⴊ饭,有炫耀的成分,有想要鉴定的成分,他说道:“梵高是谁?” ꃕ

      金闲于这才想起,彭大嵦海也是可恶资本家之一,别说梵高了,墙上挂着宋四家的字,估岭计他也是一窍不通。

      둺 对牛弹琴!

      特么的!

      金闲ﱮ于不想说话,心累!

      其实还有一个人也发现不对了,那就是程天,只是他不敢断定博古架上的古董是不是真品,墙上挂的条幅是不是仿品,他的水平不到,真假难⼻以分辨,虽然他也很喜欢收藏。

      弥封侜笑道:“今天随便吃吃,主곿要是喝酒品酒。”

      彭ጣ大海开心道:“只要酒ൔ好,菜什么的,倒是无所谓㊾了。”

      张浩拿出一瓶九星精蹉酿递给彭大海,说道:“今天喝这个酒。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