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Movies

      北大年,叶开惊讶的看着叶家在北大年的祖宅,说是祖宅,实际上就是一个独立的小城堡,虽然看起来粗陋了些,但也不是随便可以攻陷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出生地,脑子里转了一圈,他竟然对这个祖宅没有多大的印象,心里还隐隐的有股抵触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有多讨厌这个家啊!

      “少爷!老爷让你去下码头,说是你的人到了!”叶开正在感叹的时候,一个峇峇家仆跑了进来。

      码头,这是一个叶家的私人码头,码头不算大,一般是用来搞一些不太见得光的事情的,比如帮华南的海盗们销赃这类。

      一艘老旧的广式福船停靠在小小的码头旁边,沙滩上站着高高矮矮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咳嗽的、哭泣的、打闹的、怒吼的,犹如一个特大号的菜市场,吵得叶开一阵阵头晕。

      父亲叶福来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身边还有一个肤色白皙的妇人使劲给他扇着风,这是叶福来的二房,叶开的姨娘,她父亲是峇峇母亲是娘惹,所以虽然长得不错,但在叶家的地位并不高。

      叶福来的身后站着好几个精悍的护卫,码头上也有上百手持利刃的叶家族兵,他们把沙滩上的人团团围住了。

      沙滩上的这些,则是阮福映赐给他的李才遗孤,一共三千一百人,十四岁到四十岁的成年男子只有两百多,其他的基本都是年轻女人。

      叶开身后一个仆人不停的眺望着,显得很是心神不宁,叶开好奇的往后看去,“阿山,你在看什么呢?”

      叫做阿山的仆人很不好意思的看了叶开一眼,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犹豫了好几下才鼓起勇气对着叶开说道:“少爷!你...你能不能把沙滩上的女人赐给我一个,年龄大些也无妨!”

      卧槽!叶开指着一个个黑乎乎,身材瘦弱,脑袋上头发连成绳索样,只能勉强分辨的出是个女人的人,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什么眼神,这些女人都跟乞丐差不多了,你小子也能看得上?”

      阿山看见叶开脾气不像以前那么古怪,胆子也大了点,他抿了抿嘴说道:“少爷!你是贵人,当然要娶的也是贵人,可是小人是什么,一个峇峇而已,沙滩上的基本都是唐人女子,我能娶到了一个,那就是祖辈烧高香了!

      再说这些女人只是没吃好,没收拾干净而已,架子在哪摆着呢,吃几天好饭,洗洗干净,绝对难看不了!”

      “也是啊!”叶开摸着下巴陷入了深思,他左右看了看,周围的叶家族兵都是一脸兴奋的表情。

      南洋这地,女人并不值钱,可是一个华人女子那就值钱了,一个南洋华人回国娶亲,没有个一二百两根本办不来,还得担心会不会被官府当莠民给抓了,再把全副家当给折进去。

      “叶侯何在,请叶侯出来说话!要怎生安置,总要给个话说吧?”

      一个壮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一喊,刚才还嘈杂的沙滩人群瞬间安静了不少,连几个四处疯跑的小孩都停下了脚步,显然这个壮汉在这个几千人中很有威望。

      叶福来看了叶开一眼,“束武你下去吧!这是阮国主赐给你的人,你是阮家的侯爵,他们该怎么办,都由你安排!”

      叶开慢悠悠的走了下去,一边走一边眯着眼睛看着这个领头的壮汉。

      壮汉大约有一米七多,黑黄的肤色,满脸横肉,脑袋后挂着一根油腻腻的辫子,整个显得比附近其他人要大上一圈。

      而且叶开发现,沙滩上所有的人都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只有这个壮汉和他身边五六个随从一脸的油光水滑、大腹便便,周围的女人和老人,都不怎么敢直视这个壮汉,就连刚刚还在地上乱跑的孩童,这会都紧紧的缩到了母亲的怀里,眼神里透露着恐惧。

      “敢问这位壮士尊姓大名?我就是西贡侯叶开!”叶开今天穿着长衫,显得十分文雅,他拱了拱手问道,完全没有那股上位者堂堂西贡侯的威势!

      壮汉看着叶开,眼睛里不禁流露出几分轻视的表情,他们这三千多人实际上是已经被阮福映给抛弃了的,自从李才战死,和义军失去战斗力这一两年内,阮福映只给他们供给了三次军需,也不过就是几百吨大米而已。

      他们没有多少男人,也没什么地盘,整日里不但要费劲弄口吃的,还要防备真腊人的欺负,日子很不好过,自然也没有什么兴趣去关心远在曼谷的阮福映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叶开的为人,只知道这个西贡侯是个唐人,是阮福映的妹夫。

      所以虽然两边都是手持利刃的叶家族兵,壮汉还是把叶开在自己心里的地位调低了几分。

      “回叶侯,在下叫李运才,乃是和义军掌营,受阮王之命掌管这三千多人,今奉王命前来投靠叶侯,叶侯乃是贵人,以后要是有什么事要我这三千多人去办,只需要吩咐一声就可以!”

      掌管、贵人、吩咐一声,轻飘飘的三个词,壮汉李运才就把叶开对于这三千多人的处置权给拨开了。

      这是告诉叶开,他李运才,才是这支和义军遗孤的掌管人,还是阮福映让他掌管的,叶开是贵人就不必亲自掌管,但凡有什么事,下达给他就可以了!

      呵呵!叶开在心里笑了两声,脸上堆起了笑脸,“敢问李掌营是李才李将军何人?”

      “叶侯也知道李将军?”李运才笑了两声,一看叶开没有对他的话提出什么反对意见,顿时脸上就乐开了花。

      他刚还担心这个西贡侯不会那么好说话,毕竟周围还有上百拿刀持枪的大兵呢,结果没想到这个叶侯就如同表面看起来的那样,不但是个富家公子还是个雏。

      “李将军就是在下的堂兄。”李运才笑了两声后回答道,随便还把身后一个小孩给拉了出来,“这个就是李才李将军之子,我的侄子,现在正是在下在抚养!”

      “好!好!”叶开拍了两下手,笑了起来,壮汉李运才也跟着咧嘴笑了起来,他还以为叶开是在夸奖他尽心抚养堂兄遗孤呢。

      可是两声笑完,叶开的脸色就冷了下来,“既然你李运才不是李才将军的后人,那我就可以放心拿掉你的狗头了!”

      呃....李运才像是突然被掐住脖子一样,笑声戛然而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