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成人在线视频

      “的确如此,但因为折折你不听话,所以也要和外面站着的师兄弟一样进储剑阁请剑。”木寻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木昭吸溜吸溜不存在的鼻涕,可怜兮兮道:“那……好吧。”然后转身走了。

      风颜憋笑,“你又何必逗她。”

      “神剑有灵,问剑礼自当是问剑,折折天资聪颖,我们帮她选剑不如让她凭自己的直觉来择灵。”木寻道。

      “恩……夫君所言极是。”

      “不行,折折终究年幼,心性爱玩闹,我得去告诉她问剑需要注意的,可不能因为什么剑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就稀里糊涂的选了。”风颜还是有些担心,微微蹙起秀眉,然后提起华裙去追折折。

      一追上木昭,就蹲在木昭面前,双眼几乎与木昭的齐平,温热手掌搭在木昭双肩上,说道:“折折你记住,千万不要被华丽的表象所吸引,尤其切忌你那爱挑亮晶晶物件的毛病,好剑不一定就外表华美,要用心去选剑,去众灵剑中选出心灵告诉你的最为特别的剑,好吗?”

      木昭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去吧。”

      “好。”木昭转身就跟上木氏师兄弟们进了储剑阁。

      傻子都知道这储剑阁灵剑品级和铸剑的纯度是随着楼层的升高而越来越高的。气性高的,一楼扫都没有扫一眼,直直奔向高的楼层。

      而木昭一进来就满面愁容。

      最特别的剑?那些剑不都差不多的吗?

      在木昭眼中,这些灵剑都或多或少的闪耀着莹莹白光,虽然没有爹娘的佩剑那么耀眼,但也都有光。

      而且她还发现,光亮越高的剑对她心灵的吸引力还越强。

      木昭看见众人基本上都直奔楼上,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心道:不如我也先上楼看看吧,这说不定就能找到爹娘说的那命定之剑了呢。

      思及此,便转身上了楼。

      这一上楼这娘亲口中说的亮晶晶的剑越来越多还越来越亮。木昭看了看,依旧没有找到娘亲口中说的最特别的,就直接转身上了更高的楼层。

      她就一直这个楼层看完又上更高一个楼层。遇见的师兄弟也越来越少。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木昭大吐一口浊气,愁容更甚。算啦算啦,修仙贵在心诚,继续找吧,总会找到的。

      她干脆直接拔开这把,瞧瞧那把。

      这把不行,太亮了。

      这把不行,太宽了。

      这把不行,呃……没什么理由,看着就不是个好剑。

      这把也不行,这太轻了。

      这把更不行,怎么还缠在我手上了。木昭立马甩甩手,这甩还甩不掉,于是她拼命的甩,还是不行,直接上手使了吃奶的劲才把它脱掉。

      像避瘟神一样赶紧放在剑架上,生怕再被它缠上。

      爹爹说了,别人白送的东西一定不能要,现在这剑不也是差不多白送吗,还倒贴。

      木昭撇了撇嘴。这些剑都差不多像是白送一样,还一直拉我,要不是我心力坚定,早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对,我木昭可不是一般人。

      木昭还有点得意洋洋。

      可这些想法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肯定一口老血喷死在他们的佩剑上。

      倒贴?什么东西!倒贴?这些剑都是有灵的好吗?寻常仙士跪着求都不能企及的宝剑啊!

      再看看她这楼层,为什么会没什么人,难道是他们自觉不够格就没上来?当然不是!谁还没点野心?纯粹是因为宝剑铸就的威压使得他们根本没资格上来,还别说像她这样东摸一摸西拔一拔,不被宝剑震得筋脉尽碎都算好的了!

      亮晶晶?!在tm是亮晶晶?这是剑上的灵气好吗?还闲太亮了?你怕是有点飘吧?

      直到木昭走到顶层实在不能再往上走了,还是没有遇上娘亲说的“最特别的剑”。

      于是她又下楼,直到走到一楼望着门口的方向,心道,我总不能说这么无功而返吧?

      她于是在一楼转过去转过来,腿都给转软了。她扶着墙歇歇脚,谁知竟不小心触动了什么机关。眼前竟出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楼道。

      她怀着好奇心往下走去。

      直到走到不能再走了,才双手环抱在胸前,苦大仇深,就像看仇人一样的看着眼前这把闪的把整个石室都照得亮堂堂的剑。

      它就像一个伏枥的英雄一样,威风不减的静静躺在有毕凌雪木打造而成的剑架上。一层楼,只放了这一把剑。更有甚者,在剑架前还有香炉给它燃着香。

      木昭站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一把拿起来,拔开剑鞘一看,剑壁光滑折射进木昭双眼,光亮太强。引得她不得不闭上眼,侧开头去。

      待略微有些适应以后,木昭才看清剑上刻的剑名“瓷梦”。

      瓷梦,这名字好听。

      可木昭有些为难,娘亲说了不能被这些表现所迷惑,我要是选了这把亮的得不能再亮的剑,爹娘一定会责怪我的啊。

      思来想去,木昭还是叹了叹气,把剑重新放回剑鞘。把剑又双手捧着放回了剑架上。

      缓步欲上去,可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声呼唤,好像就响在耳边更像响在心里,“小仙童,留步。”

      木昭转身,以为是有人在叫她,“啊?”结果转过身来发现身后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把孤零零的剑。

      妈耶,这什么情况?大半天见鬼啊?

      “休要辱人,吾岂是那阴魂之物,吾乃瓷梦剑灵。”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刚刚还在战场上浴血厮杀,但是总觉得带着一种能够洗涤人心灵的力量,听着便觉得心灵舒爽。

      木昭简直是黑人问号了,我这不就是在心里想想嘛,我哪有辱人呐。剑灵?很厉害吗?

      瓷梦显然没有想到木昭会这么问,有些语塞,“咳,厉害自是不敢当,以一敌百当是不在话下。”

      “以一敌百?真的假的?”这下木昭直接就走到她旁边,干脆席地盘坐,用一只手撑着下巴,惊讶的看着瓷梦。

      “无需夸大。”瓷梦话音中带着些许骄傲,这仿佛是什么灼灼君子,不屑于做那同世间追求名利之事。

      “哦~你好厉害啊!”木昭夸张的张大嘴巴,故作震惊状。“但是那样怎样,后会有期,呃……神剑姐姐。”说罢一抱拳,转头就走,没有丝毫留念。

      “小仙童!”瓷梦急急出声叫住她。

      “又怎么啦,神剑姐姐?”

      “你……”瓷梦似乎是拉不下面子,“你……”

      “我怎么啊?”木昭好脾气的耐心等待。

      “可否携吾而出?”瓷梦音调有点轻微的变化,好像多了一种神奇的情感。

      不过这可不能指望木昭听出来,还有些不明白状况的问道:“为什么啊?”

      “你这小仙童好生不聪敏。”若是瓷梦有实体估计得气得直剁脚,但是木昭好歹是这近三百年来第一个除守阁人以外找到这里的人,管他什么牛鬼蛇神,这次可是要好好把握。

      要是再不出去通过斩杀妖邪分离出来的灵气来滋养自身灵体,即便有着上好的养灵香日日温养,可瓷梦灵体还是在年复一年的衰弱。

      生就是为了斩杀妖邪,日日受这供奉又有何用?

      “汝既临阁,那必是木氏子弟,想来你我也是有缘,不若顺遂这份道缘,光大修仙道途。”瓷梦在八百多年前就已经响当当的名剑了,即便是修仙幼童那也是知道她名讳的。如今……唉……一言难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