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手伸进我内裤舒服

      “各位,早上好!怎么一个个都像个熊猫似的,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吗?”幽冥一觉醒来,发现了周围那不同寻常的气氛,不解的问道。

      “老大,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没有睡ꈚ,尤其是皇城禁军,更是。。。“

      횣 웋“幽冥,昨天晚上播放的画面,是真的吗?”

      “幽冥,你㢗有什么证据证明,所放出的画面是真的?”

      ◛ “幽冥,这么隐秘之事,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幽冥。。。”幽冥醒来的消息瞬间就传遍了整个会场,铺天盖地的问题随之而来。

      昨天幽冥让人播放的视频,是关于楼鹰扬袭击之后的后续跟踪报道,是关于幸存下来的蒙面者的去向以及身份来历画面,所有蒙面人都有出现在画面,他们在袭击楼鹰扬离开之后,去了哪里,和谁接触,现在㻁又是什么情况等等,都一一以视频的形式呈⭓现在뼣众人面前,昨晚真正睡觉的,幽冥这方除了刀剑二人㞨要时不时地为众人服务,快进,后退,重播,暂停等之外,鈔其他人⻶都安然自若的入睡,另外两方势力,也就小孩子没有办法通宵熬夜,其他人都无法放下视频的内容,大部分人熬了一夜没睡。

      “唉!这人啊!怎么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我昨天的话算是白说了,怎么,般以为事不关己,高高ಶ挂起就有用了吗?你们还是先问问你们口中无所不能的大人们吧!”幽冥说着,来到一边开始洗漱,没有再理会众人的问题。

      “幽冥,本宫不明白你的意思,如你所说的,你还是说明白点好。”

      “正阁,老大已经说的足够明白了,他监视你们这些大人物也不是一两天了,你૯们发觉了吗?既然你们都发觉不了,那这些小小的袭击者,就他们那一点的修为깮,怎么可能发觉的了?是吧,贝尔大人,我没有记错的话,画面中好像有你的身影呢。”

      “少主昨天晚上睡前说了,要举报皇帝禁军,那么经过一夜的时间,各位,需要少主位你们解释吗羌?”

      嘡 “不用了㎾,皇帝禁军和域外势力勾结,直接成为袭击事件的实际行动者,这已经是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相信他们也无话可说了,是吧!贝尔大人。各位禁军军大人,你们还有什么要对我们交代的?”楼极智自问昨天楼家选择没有错,自动承认自己的行为,让自己一直处于主动鱪,否则现在就和这些皇城禁军一样了,颜臷面尽失,威信扫地。

      “好둗,既然事主楼家也承认了是这些禁军所做的事实,那么,我们要举报的下一个势力就是域外势力,至于是哪些势力,楼大公子,就不用我们来说了吧!调查,我们已经帮你调查好了,你们是兴师问罪呢,还是大事化了,不了了之,老大说了,那就是你们楼家的事情了。”

      “凶手已经一一找到,没有让楼鹰扬这位寒露帝国功臣蒙冤❓,对国的忠,老大做到了。现在我们已经将真相大白于뱮天下,作为俽楼鹰扬⬍的后人,楼家你们也已经知道了,对楼鹰扬៛的义,老大也已经做到了。所以,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㟱 “不,龙战,事情还没有结束,还有凶手没有绳之以껱法。”幽冥洗漱完毕,来到会议桌旁,一边为自己准备着早餐堛,一边说道。

      “是,老大,确实,还有凶手没有说,是吧!稻綧香老祖,你是寒露帝徃国六大势力的领军人物,应该知道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人了吧!”龙战故意看向正阁的方向,在画面中郚,有正阁的追随者参与此事。

      “呵呵呵!楼家됻主,这事可是与뭡本宫无关啊₮!到现在本宫才知道,原来我的嵏追随者中有人参与了袭击令尊大人,为了自证本宫的清白,俯银子。”一道白影过后,正阁身后几位护卫消失不见,已经被银子解决了,尸骨쪕无存,就如他们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这娘们,够狠的,难怪꽡到现在还是老妖婆一个。。。哟,这听力还真好啊,可惜啊,你能拿拻我怎样。”龙战小声嘀咕着,一道白练现身,又迅速离开,让龙战更加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幽冥来到龙战身前,阻止了银子对龙战的袭击。银子和幽冥对了一掌之后,不得不选择退离。

      “娘娘,银子不是对手。”银子来到正阁身边之后,小声对后西者说道。

      “胜算如何?”

      “零,没有任何的希望,就是有各깸位大人给的法器也不行,娘娘,你是贤者얾,战力上偏弱些ᄏ,以银子的估计,应该可以接下幽冥一两招。”银子思考一下后,不避讳,直接回答道。

      “若是本座出手呢?”稻香老祖几皣人来到正阁身边,此次前来的圣贤中,战斗力仅次于顽石的拜天出声问道。

      银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正阁,见后者微微点头,才面向甂拜苒天,正色道:“拜天大人,我不知道,你的实力我没有感受过,银子也只是和幽冥试探性的对了一掌,无法知道他的真实战力,所以,无法给予大人Ӄ准确的回答。”

      “不能给准确的回答,那么可以给以一个大概的回答了,说来听听,是吧!拜天。”

      “没错,紫宿是说的不错,本座也想听听。”

      퓷 “这。。。恕银子直言,拜天大人和幽冥,应该在伯仲之间,不分上下。” ﴪ

      “哦!是嘛!银子,你的判断是从何而来줂?” 䣂

      “银⬡子,你可要想好了,幽冥可是连神座都不是,战道基未稳的贤者尚可,拜天可是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稻香老祖话中有话,让正阁面䫫色有一ᣝ瞬间的횈杀意,但又快速的隐藏了,银子听后也是紧握拳头,身体微颤,被正阁轻轻一碰,压制了。

      “几位大人⁜,银子的话也是不可靠,仅是直觉,准确度不高,还望各位大人海涵,毕竟,外强中干人不少︽,银子在小圈子待久了,长时间舳没有进行大战了,能力也就下降了。何况幽冥文文弱弱,怎么看怎鸇么像是一位掏空身㱏体的老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

      “有理,银子,言之有理,现在年轻人啊읨!只知道享受,太缺少历练了,可惜啊!可惜了。”

      “吃得真饱啊!唉!又少了一饭,不知鈃道还剩下多少餐了。。。哟!各位,还在啊!你軘们不先去吃一下饭吗?我记得你们中有不少人已经一天没有进ꄱ食了吧。好吧,既然不吃,ෲ我就不强迫了,虽然不吃饭,对老人身体健康不好,尤其是女人,还容易长皱纹。。。不说了,不说可以吧!吃饱喝足,接下来该谈正事了。”

      “首先,继续进行昨天未了的事情,我坦白,我举报,举报之人为寒露帝国的掌权者,以及幕后真正츙的实际控制禷者。没错,你们没有听错,是两人,也是两方势力,不打折,只降价,这是年底促销,买一送一。”

      幽冥见Ꝍ到众人脸上喜怒哀乐忧思伤等人世间的神色都全了,微笑的继续说:“没错,他们就是寒露帝国当今的皇帝陛下왉和现在在现场的稻香老祖,而他们背后所代表了是寒露寜帝国的皇族,以及寒露帝国的圣贤境界强者。”퓶

      ዏ 幽冥的话一出,会场瞬间安静了,死一般的寂静,连风都感觉到了这种气氛,绕道而行。믋

      “开。开玩笑吧!”

       “我没有听错吧!难道是我出现了幻燡觉?应该是一天没有吃饭的缘故了。”

       “大哥,你给我一巴掌,让我确定一下自己是在梦中。。。果然不疼,真的不疼引,是在梦中没错。”ᒦ

      “幽冥,好,好,本座可要好好听听,本座的杀탛人动机又是什么?幽冥,你慢点说,一点点的说仔细了,쭄说清楚了,可不能有任何的一点遗漏。”稻香老祖冷哼一声,面上没有任何的异常神色,话中带上威严,让他和幽冥之间的直线距离좤内,空无一人。

      ␦ 幽冥看到其他人纷纷避开,又见他们惊恐万分的神色,略微一细想,顿时有些明白,微笑的对稻香老祖说:“你难道没有听说ɺ过吗?威胁,对我是没用的。杀人动机?到了你遫们这个级别,杀人还需要动机吗?随意说出一句话,底下之人都폋可以进行猜测揣摩。当时的情况如何,我不清楚。不过,对于楼鹰扬儝等老一辈人,你们早有微词。已经下葬了的寒露帝国皇帝,一直不愿意受你们控制,对于你们⋠的一些命令,也都是阴奉阳违,而楼鹰扬他们这些人又都只忠于帝国先帝,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你们十分的不满,于是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话语,让你们的手下进行揣测,这也就给了᩵正阁他们机会,对于正阁他们的行动计划,你们是清楚的,并且ഇ在楼鹰扬꧿之前,对于几位帝国老一辈人的死亡,你们或明或暗都有进行参与,这其中就包括楠公主殿梈下你的爷爷,寒露帝国的先帝陛下,你们对他宣布的死亡原因,并非是他真正的死因,寒露帝国先帝的真正死因,我知道┚,但是于楼鹰扬袭击事件无关,所以,要不要追究是你们的责任了,我不是寒露帝国的官员,我没有权利,更没有义务去调查真相。何况,现在你们皇室成员唯六大势力马首是瞻,调不调查,其实结果都一样的,不是吗,楠公主殿下。” 縉

      埄 幽冥的话很难听,是十分的不中听,让楠公主殿下等人傓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

      “幽冥,你真当本座不敢出手吗?若非㾒念你为后生之辈,对我寒露帝国有恩。。。”

      钒“七宿,你说这话就有些欠收拾᳝了,在不知道我的真正目的,所依靠的战盟强者行踪未确定之前,你们啊๲!还是不敢有所动作。对了,我幽冥还是一位知恩图报之人7,为了感谢你们的₂不杀之恩,我就免费告送你们唿一个消息吧,꒿不用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个消息是。。。寒露帝ዚ国的皇帝陛下,他啊,是一位。。。神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