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视频三本道

      今日是辰月壬寅日,是萧勇和梁清新婚大喜之日,是姜贤礼为他俩婚期挑选的吉日。这个日子是天德、愽月德二吉神会合重叠之塶日,又临黄道넉吉日的司命,还是十二建星的开日,真乃是个大吉大利之日。今日除了是个大吉之日外,还是个晴空万里,清风爽人之日。

      梁清和萧勇婚宴在萧家屋外一片林荫地上举愵办,这块林荫地是由几棵大榕树相互搭棚而成,这几棵榕树已有几百年,硕大无比,长得像一把遮天巨伞。此处临近湖边, 视野开阔,在此饮宴,可览湖天一色美景。大家在如此清꿯幽秀丽环境中,喝着他俩的喜酒,无不欢天喜섴地、神采飞扬、热闹非凡……

      喜酒开始后,萧勇和梁清来到万天飞身旁,为其敬酒。只见万天飞望床着梁清惊艳容貌,不由痴痴发呆片刻。片刻过后,又对梁清一番上下打量。万天飞这番神态和举止,不由让梁清红透了脸脖,现场不只萧勇一人,在座之人见此情况,都显得有些尴尬。

      万天飞举起酒杯,道:“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一尘不染!——今天,万叔叔我一定要喝个痛快,不醉不休——不醉不休啊!哈哈哈......”

      万天飞一阵笑声过后,一口饮下了他俩所敬之酒。大家见万天飞的举止总的说来还算正常,于是便没再纠结刚才那尴尬一幕。

      萧䈰勇和梁清给在座之人敬酒完毕,便离开了这桌,前往它桌去了。这时,万天飞便跟大家自由畅饮起磯来。

      万天飞在疗养恢复期间,在跟大家闲谈时,基本都是一副十分恭敬、十分谦卑、十分感激之态,所以大家对他的印象都㌁特别好。到了后来,特别是在众人带他游山玩水之后,他说话时的语态逐渐有了쇋一些变化,变得越来越随意,最近两天甚至变得有些恣䁿意妄为,他刚才那番行为举止就是例证之一。只不过大家都没怎么将其太放在心上,认为是万天飞的性格如此罢了。

      繸 酒过数巡,众人都喝到了尽兴处,万天飞也喝得神采飞扬。忽然,㹰他从功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喝一声道:“好啦!大家全都给我听着,今天,这酒确实太醇香了,这人呢——也确实太美╦了!——哎呀,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啊!难得今天如此高兴,我就不妨把一些事情跟大家讲清楚一些,反正一讉会儿——”

      万天飞话到此处,没说出后面之言,突然发出一阵得意大笑。

      万天飞这番突如其来的变蔠卦举止,让大家倍感意外、吃惊。面对如此突发情况,大家已顾不템上吃喝,全都放下了酒筷,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万天飞一阵大笑过后,接着便继续言话——

      “今天,我就实话告诉大家吧,我是逍遥峰新一代掌门人。我隐忍了一辈子,终于熬出头了,熬到那个老不᱔死的东西终于寿终正寝,命归西天,我也终于得到了掌门人传位。

      我们逍遥峰本名该叫轩辕峰,也就是传说中轩辕黄帝悟道飞升之处。后来,吴崖子,也就是那个老不死的东西——老不死的逍遥无极!他휸传得了掌门人位置后,便擅自将其更名为逍遥峰,而且还自封为逍遥无极。他的命还真的很好,竟然在逍遥峰上快活了一辈子,无疾而쮠终。

      真㕀他妈D老不死的东西,你还逍遥无极呢!我想,你现在可以在阴曹地府逍遥无踪了!——现在,一切都该轮到我了——轮到我逍遥了!我要自封为逍遥终极——逍遥终极!”

      万天飞话到此处䅏,一声无比张狂得意之笑再次从他嘴里迸发出来。此榋情此景,与其说万天飞在跟大家说话,还不如说他在自我宣泄,宣泄这几十年以来积蓄在他心中的压抑情绪。

      万天飞此番大笑过后,又继续道:“老子这几十年一直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唯唯是诺、卑贱至极地伺候你,伺候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你以为我真䀨的就那么贱么,那么希望你永生不灭ꤎ吗!——我呸——呸——⏫呸——呸!你个老不死的东西!”

      这次,万天飞话到此处,不仅没有大笑,反而突然间变得深沉起来。他从高亢到深沉,完全是在一瞬间转换完成。

      当他深沉下来后,眼眸中突然闪着泪花,面露悲凉之态,若有所思地凝望着远方。片刻过后,他又徐徐开口——

      筮“我好不容易才传得了掌门人之位,最后却被ࠆ我收养了十几年的奴婢给算计了。他武功在我之上很多,然而却不料他竟然会忍辱负重,一直伺候我十几年。在这期间,蔌还一直替我出谋划策,最终让我夺得了掌门之位。

      我是何等精明之人,居然都不曾发现他对我有大阴谋,如果这次不是我命大,我就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下场了。此人城府䣖心机之深,简直难以揣测!我禃想即便是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在他面前,也会逊色三分。呵呵,不过,他还真跟越王勾践长得相像——长颈脖,嘴尖似鸟。——佩服——佩服——我五体投地的佩服啊!”

      㢋 万天飞话到此处,突然又是一阵诡异长笑。

      此时此刻,众人都被他变化㢚万千的情绪和笑声,琟搞得万分紧张,人人手心上都捏了一把汗,现场一片鸦雀无声。不过,几乎所有大人都强作镇定,显出一副淡定自若之态。

      万天飞此붨次笑声落下后,姜地坤开口了——

      “姜芬,你快回家里一趟䃗,把家中窖藏的那罐百年仙露果酒拿过来。今天,你们万叔叔很高兴,让大家知道了外面世界诸多精彩绝伦之事,也让大家增长了诸多见识。大家一辈඄子都难得茁遇上有这么高兴的一天,就把那罐酒拿出来喝了,助助兴吧。——姜芬你愣住干啥,赶紧去䎎呀。”

      “好的,爷爷,我这就去拿。只是那罐酒要从地窖中挖出来,你们就稍微多等会儿。”姜芬回完话,便往自఼家赶去了。

      在姜芬跗转身离去之际,魏盡继友面带笑容,接过话来,“姜贤弟,你橴还真舍得你家的那罐酒啊!去年,大家庆贺魏洪的时候,当时让你拿出来给大家喝,你都不答应呢。”

      “当䭪时,老哥家已经有好酒了,如果拿出来的话,岂不是有多此一举之嫌。今天,这些仙露果酒虽然已有十年窖藏时间,但᳛比起我家那罐上百年㩼窖藏的,还是不可相提并论。今天,我们仙缘寨是百年不遇的热闹,如果现在都不拿出来喝了,那岂不是遗憾之极!——大家说是不是呀?”姜地坤道。

      姜地坤最后那句笑问之言一落,大家都附和其言,异口同声答道:“是。”并蔻为之开怀一笑。

      “大家都别笑了!——你家有如此美酒,肯定是要喝的。你们等我把话先说完,趁我今天喝得高兴,还算有些耐心。㻰我不妨再跟你们说Ჾ些实话吧,其实,我比你们俩的年龄都大,我之所以显得年轻,是因为我修练的神功能让人延缓衰老,甚至还能做到长生不死,那老不死的逍遥无极正是因为修练这个神功,最终活了将近两鋋百多岁。

      呵呵,只是那神功画龙点睛的两成,从古自今,都没人参悟出来该如何修炼。哈——,他们都没有参悟出来,那真是好呀,如果他们参悟出来了,练成了不死之身,那掌门人还能传得到我手上吗!我还有机会做逍遥终极吗!”

      万天飞此话一落,又是一阵张狂大笑。

      众人听了휧万天飞此言,都不约而同想起了他身上那本神功拳谱,也想起了书中开篇♀的那两首诗,当然,更想起了其中的第二首——

      天道幽玄深不测,正修可得八成功。

      勿为遗缺心懊恼,无二亦是世中龙。

      殳 此功亦道九天阳。取阳纳气显神通。

      莫问何能得真全,伤天悖伦鬼神中。

      万天飞笑定后,接着又道:“既然大家对我的故事都如此好奇,那我就满足一下大家的这番心理。这样做,也算我万天飞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你们现在可要仔细聆听,不要错过精彩之处呀——”

      他话到此处,又是一阵大笑。

      接着,万天飞便开始跟大家回忆讲述他自己的故事。

      “我是被那奴婢打下悬崖的,我那奴婢名叫柳健,他曾是我在路上收留的一个乞丐。当时,他跪在地上对我不停磕头,乞求我收留他,让我每天只需要给他一碗饭吃,他愿替䜰我效犬马之劳。当时,我善见他这人不笨,而我手上也正䑬缺人手,于是就收留了他。

      我曾想教他一些武功,但他从不想学。现在,我才知道他不学我武功的原因,他是担心自己暴露了有武功的马脚。他如此处心积虑地投靠我,为我出谋划策,完全是他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罢了,他想等我接替掌门人后,能从逍遥无极手中传得神功秘籍,然后再找机会对我下手,夺取秘籍뛻。他对我武功水平了如指掌,而我对他身负武功之事,却丝毫不知,更不知道他武功竟然还在我之上。

      在这十几年中,我心情时常很不好㨭,经常都会打骂他,对他发泄心中的抑郁和不快,然而不管我如何打骂他,他从没来都不曾对我流露出一丝憎恨之色。所以一直到我当上了掌门人,我都对他绝对相信,不曾对他有过丝毫防备。在我刚当上掌门人的第籖二天,他就来进见我……

      万天飞在此之后的讲述,几乎完全进入了回忆状态之中。

      ‘掌门大人,奴婢今天想给你推荐个好去处,保证你会令你感到万分惊喜듊,甚至还会乐嬕不思蜀……’柳健道。

      ‘再卖关子,我就对你不客气了!——什么去处?快直说。’万天飞道。

      ‘是!掌门大人。我知道世间有座乌金山,딧那里是个名副其实的世外桃源之地,那山中景致比我们逍遥峰还要俊秀百倍。不仅如此,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山中居住了有好几户世外之人,这几家人中的女子个个都长得清纯秀丽、美若天仙,完全与世间女子不可相提并论。若是掌门大人愿意的话,奴婢就领着掌门⅞大人去看一看,到时再顺便抓几个大美人回来伺候掌门大人。’柳健䏿道。

      쇼 ‘那个地方,你是怎么知道的?以前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这事?’万天飞道。

      ‘前些日子,奴婢外出办事,走迷了路,最后无意中走到了那座山中,撞见了他们。奴婢知道掌门人即将登位,奴婢是想等掌门大人登位后,给掌门大人一个小小的惊喜,于㾽是隐忍到今天,才特此前来向掌门大人汇报。’柳健道。

      我听柳健如此说,就相信了他。后来,在他的带领下,我便跟他一起去了一趟乌金山。那乌金山的风景倒确实如他所言,十分俊秀美丽。当然了,比起을你们这个仙缘寨,还是要逊色不少。

      我跟他来到乌金山后,我根本没看到一户人家,更别提有什么天仙美人了,整座山完全是一片ꨩ原始森林,林中多有山涧瀑布。他领着我在林中穿行了一阵,我们便来到一个瀑医布悬崖处。那时,他突然就撕下了多年的伪装—— 驵

      ‘掌门大人,天仙美女就在这悬崖下面,等会儿,你就自己到下面去享受吧。到时,掌门大人可别忘了奴婢对你的一片衷心和孝心啊!’

      柳健此话一落,随即迸出一阵仰天长笑,显得张狂之极,目无一切,完全是在蔑视我,调侃我。当时,他的笑声震彻山谷,如此强悍之笑,只有内力浑厚,才可能做得到。我一见如此情形,便心知对方并非等闲之辈。

      ‘柳健!你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还是活得不耐烦了?——你在发什么神经?!’我故作镇定道。

      我话音一落,没等他回话,想给他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将他杀了,于是我突然使出神功,使出了神功的巽宫诀招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攻去。

      我此招一出,猛然间,我双掌所到之处平地生风,那风大得能断树折枝、掀翻虎兽,有无所不摧之势。那时那刻,漫天都是飞沙走石、枯木横飞,在如此情形之下,他眼睛一时无法睁开。

      当时,我心中暗自窃喜道:孤‘你这个阴险狡诈之徒!我定要将你打得七窍流血、粉身碎骨而死!’

      然而,就在我暗自窃喜之际,忽然听到他一声吼道:‘混元盾身!’随奮即,只见他双掌极速一舞,猛然之间,便有一股气团生成,包裹着他的周身,那块气团的外层滑溜无比,一切飞沙走石、枯枝飞춡叶等等之物全都从他周身滑溜而过。

      在那一刻,我双掌距他心胸仅有咫尺之遥∮,然而,当我双掌打在气团上后,他瞬间一个侧闪,我双掌便从他胸前滑溜而过。由于我ᝅ向前用力过猛,再加上狂﹕风产生了巨大漩涡吸力,在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下,我不由自主向前一个踉跄。

      就在我踉跄的那瞬间,他又向我击来一綯掌。在那一刻,我已无法完全躲闪开,只好舍车保帅,我使出浑身解数,尽力一个侧闪,他那一掌最뜩后便打在了我ỿ手臂之上。

      我在被打中的뭤那一刻,感觉好似有千万斤之力砸在手臂上,那力量传递到五腹六脏,熭震得我心血澎湃。不过还算幸运,暂无大碍。在那之后,我就更加清楚他武功确实在我之上,畏惧之心不禁油然而生。

      我不解问道:‘你武功这般了得,不知为何要委屈自己,让自己如此卑贱?——你心甘情愿伺候我这么多年,不知你居心何在?’

      他仰天一笑,回道:‘不卧薪尝胆、忍辱负重,能得到《天玄飞龙诀》拳谱吗?——接班逍遥无极掌门人之位,你是最有机会之人,你接班后,自然会得到拳谱。我是打不过逍遥无极的,只有等他将神功拳谱传到你手上后,我才有机会抢得到。——你为了得到掌门人传位,不也是在逍꧊遥无极跟前显得无比卑贱吗,不也是恭恭敬敬伺候了他一辈子吗!话不多说!快把拳谱和掌门人牌令匴交于我,我就放你一马,你便可以隐居于此了。’

      욏 他此番话一落,又发出一阵阴深诡异之笑֠。

      那时,我身后是万丈深渊的瀑布悬崖,ꡖ他在说话之际,我一直在暗自盘算如何才能逃脱得了。我暗自观察了一番,最终觉得只有落到他身后,才可能有逃生䷚的机会,于是我横下心来,准备与他背水一战。

      我那时没再回他的话,突然使出神功的盉“飞龙在天诀”招式,又向他攻去。我自知此招是在冒险,因为我用神功的‘巽ʷ宫诀’招式时,不仅已尽全力,而且巽宫诀正得天时,是目前季节中威力最大的招式。飞龙在天诀虽然是神功的灵魂绝礽招,但我还没有学全,而且目前还不得天时,没有处在它最威猛的季节。由于当时的情形,已让我无法顾忌那⭦么多,我只能冒险一试ꢵ。

      当ﲊ我使出飞龙在天诀后,猛然间,我便飞升到他头顶上空,向他砸下一团赤色真气,那真气好似一根大铁杵,在阳光照耀之下,显得肃杀刚猛无比。

      就在那一刻,忽然听他吼道一声‘混元盖顶’,只见他双掌一番极速舞动之后,比划出了一个倾斜坡度。顿时,我下方的‘铁杵’便沿着一个ᅅ无比滑溜的斜坡,极速下滑。最后在‘铁杵’牵引下,自己头下脚上,身不由己跟着往下坠滑。当我身子滑到他胸顓前方时,他双掌猛然一分劈,就劈断了我的双腿,紧接着,他又是一掌向我打来,最后打在了我的心胸上,并将我打下了瀑布悬崖。

      我刚掉进瀑布池中时,还有一点意识,记得当时顺手抓住了身旁一根枯木树干,荍随着㜉瀑流,流进了一个漩涡之中。后来,我就昏迷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醒来以后,不料已来到你们这里了。”

      뺟绬万天飞在回忆中,绘声绘色讲完了他的故事。大家对故事里所述的神奇武硈功,无不为之感到匪夷所思;对万天飞的人生际遇,也无不为之感到诡异离奇。大家都听得引人入胜,暂时忘掉了紧张氛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