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野朝阳伦理

      对于肖一若Ꙭ,初级乐理骚知识并不重要,自己根本不知道是个啥东西。菹

      系统多牛逼,给的奖励都是好货。

      绛没完成还是头一回,这个无妄之灾让他有点Ꚉ慌。

      奖励越好,惩罚估计越狠。

      回到家,看了看手机,老爸留言了:儿子ݿ,表现的很好,很棒,加油。蠵

      뚏 本想回个电擄话,看看都快两点,还是等明儿再说。

      鿱在公司呆了一天,收获满满,头一回进ଢ଼行直播,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吹着口哨进了浴室,准备洗澡。

      结果意外出现,衣服刚脱完要转身,脚底一滑。㧟

      哧溜,摔了个四脚朝天。

      瞬间脑袋里嗡嗡的,砸在马桶边缘的左手传来一阵剧痛。

      샗 “卧槽彸!”肖一若龇牙咧嘴:“不会骨折了吧。”

      从小到大,好像都没这么疼过。

      这难道就是无妄之灾,勉䰝强坐起身,看看地板,啥玩意都没有都能摔,也是뿟很科学了。

      缓了缓,肖一若挣扎着站起身,已经尽量不去碰触左手,可依然疼的不行。

      拿揮起手机后,他犹豫到。

      叫救护车要不要钱?

      靴我感觉还行,要不要自己打车去医院。

      想了想,拨打了周琼的电话,不过刚响一声,又给挂了,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

      要≒不喊杜鹏,只是他从家里过来得挺䏷久的。

      只能说肖一若也是心大㎵,都这样了还在纠结这些。

      犹豫着呢,电话响了,是周琼。

      “你干啥呢,调戏姐姐,响一声就挂了。”周姐慵懒的声音传来。

      “周姐,还没睡呢。䆸”肖一若宖强打起精神。

      “没呢,有个方案才做完。”

      “哦㹈,那你能过来一下么?”

      “你想干嘛?”周姐戏谑:“大半夜孤男寡女的。”ў

      “不是,我的手可能摔断了。”

      녿 “什么,我马上过来。”周琼一改之前的语气,通过手机可以听๪到她枔的脚步声。歚

      小姐姐很快赶了过来,头㭲发还有些凌乱,看着肖一若垂着的左手㶻:“咋回事?”

      “在浴室摔了一跤虯。”他苦笑。

      改 “这么不小心,走,赶紧上医院去。”

      “我衣服没穿呢。”肖一若还有些害羞。

      周琼轻车熟路地去到卧室,找了件㲉衬衫给他披上:“赶紧走。”

      椻下电梯,上车,关车门,周琼照顾䂑的无微不至。

      “是不是先要拿什么夹板先固定呢?ﴛ”看着肖一若满脸痛苦,周琼很⡝是不忍。

      “算了ꇩ吧,咱俩啥都不懂。”肖一若由着她帮自己系上安全带,鼻间传来好闻的香水味,不过此时没有心猿意马的心情。

      “也是,チ出发了,你坐坐好。”

      车子稳步启氫动,经过二十多分钟的妘行驶,抵达了医院。

      周琼让他等着先行下了车,帮着打开车门,小心翼翼餞地扶着他进到了医院大门。 

      肖一若此时忽然想到,是不是嘴贱的缘故所以系统故意来媂着,他和杨哥开了玩笑要来医院看腿,没想到...

      “医生,医生!”周ᲇ琼大喊着。

      “姐,즊不至于,不用这么喊。”肖一若有些窘힪。

      “我看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周琼压低了声音:“早就想试潓试,终于找到机会了。”

      肖一若:...

      킀 运气好,急诊室里暂时没有病人,很快有医生迎了上来,一通检查让肖一若鬼喊连连:“去拍个片吧。”

      鑗 跟着小护士稍作处理,拍完片子出来,发现周琼已经帮他把费用给交好了㼩。

      ᜁ得一小时左右才能出结果,两人坐在那等候。

      “周姐,谢谢你拣啊,要不是你,估计晚上挺麻烦的。”肖一若感谢道。

      “你也是心大,摔倒了Ⲗ就赶紧打电话,还磨磨唧唧不好意思。”周琼摇摇头:“揶医生刚ꥠ才咋说的?”

      “初步判断不是骨折,因为没荿有淤血红갑肿,也没发烧,不过还得㎃等结果出来才碚知道。”

      耊 瘵 “希望不是骨折吧혗。”

      肖一若费劲地掏出手机,找到了导演的电话播了过去,虽然还没确定咋回事,但得先说明,组里现在本来就忙的不可开交。

      鏳 叉 “这会给你领导打电话,合适么?”周琼瞟了一眼。

      聁 “没关系,我估计这会还在加班。”

      Ȟ 话刚说完,张导的声音传来:“小肖,大半夜怎么了?”

      “导演,那啥,我现在在医院里,手受伤了。”

      “医院?怎么回事,严不严重?”张导连忙问道。

      “就是摔了一跤,刚拍了X光片,正在等结果,应该没太大的问题。”

      ਤ 㾞 ꯩ “你自己在医院么,껪杜鹏呢?”

      “他回家了,”肖一若看了眼边上的周姐:“是我隔壁邻居送我来的。”

      앵 “有人在边上对吧,”导演松了口气:“这样,等会结果出来你再打个电话。”

      “好的。”

      ꭅ 挂断电话,周琼笑道:“你们领导还挺好说话的。”

      “嗯,组里几个鸹前辈对我都不错,这几天都在忙新节目的事,比ꛔ较忙。”

      “哦对,你今天直播对吧,不好意思,没时间听呢。”

      “没事没事。”

      똱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好一会,终于被医生喊道了办公室里。

      “现在ㄪ疼痛感怎么样?”医生看쉔着屏幕问道。

      죹 觟“比刚摔的时候好多了。”

      “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么⠮?㕀”

      “还好,就是感觉手臂肌肉一跳一跳的。”肖一若指着受伤的左手说道。 蓕

      “情况严重么?”周琼是个急性子。

      医生指着屏幕上的X光片:“尺骨轻微骨裂,不是太严重。”

      这话一说,两人同时松了口气,肖一若脸上终于᷋有了笑意:“这不影响我上班吧?”

      医生抬眼:“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电台播音员。”

      “哦,那关系不大,既然你要工作ȣ,而且㧚不太需要用到左手,我建议用保守疗㙍法,就是打石膏,虽然时间长一些,但效果比较好。”

      对于医生的意见,肖一惣若除了点头没别᪑的ꯄ好ຎ说的。

      ;只䀣是接뉪下来的拉伸,让他痛苦不已。

      男人嘛,都잛是要面子的,特别边上还有个漂亮女人㲿,只能硬着头皮忍受。

      一小时后ᚇ,出院了,左手打上了石膏挂在脖子쮟上。

      在车上给筊导塉演汇报了情况,张导让他早上就믏别去䨻上班,休息下,下午再说犈。

      ⎫ 回到家,疲惫不堪的肖一若虽然手疼,但还是很快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