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app最新版下载方法安卓

      八卦大阵崩溃,八卦符印灰飞烟灭,圣闲手持佛礼对艾曼说:“对不起,我只想要ﶌ追逐不死不灭,得永恒不朽的軅力量。”

      艾曼仔细看着圣闲,一滴眼泪滴落,艾曼悲切着问:“告诉我,你为何会如此铁石心肠?”

      圣闲摇头而语:“成亲结婚?这怎么可能?永远绝对不可能的事!无情的拒绝,是最没有伤害的痛苦。你无需强求,佛之无ꊿ情,断情绝欲,无情无欲,也无伤无痛,我佛慈悲,善哉善哉!”

      艾曼微微笑了笑接着问:“我可講以留在你身边吗?”

      圣闲傻愣住了,也没有拒绝艾曼,艾曼怒骂:“你不是男人,一点也不爷们!”

      圣闲掏出地图,看着地图,感觉很是怪异,픩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何还未到圣义城。

      艾曼擦掉眼角的眼泪,生气而言삡:“答应我,娶我,我带你去圣义㳏城。”

      圣闲笑而摇头,微笑着讲:“你⸭应该知道,我是圣义城义士军里쮻的义士,我注定命不由己,也许一场战斗下来,⡏我就灰飞烟灭了。”

      艾曼好奇而问:“这就是你拒绝我的理翤由?”

      圣闲叹气讲:“也是,也不㟛是,我在灵魂之深处,总能感觉到,自己以有妻子,我不能辜负她。”

      艾曼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圣闲,嘀咕而言:“两个理由?”

      圣闲笑了笑,微笑着说:“有没有理由,都不能成亲结婚。也不能有恋爱真情难舍,一但碰触,爱越深,痛越真。所以我쵔轻易不能沾染,断情绝欲,无害于人,我佛慈悲,善哉善哉!”

      艾曼不屑着讲:“你就拉倒吧,佛祖还说大爱无疆呢。”

      圣闲却不笑了,脸上也失了笑意,冷静而语:“我还∴不是佛祖,我只是践行我内心里的我佛慈悲良善,我还没能力大爱无疆。所以我只能⿱一点点的去成长,也许有一天,我能大爱无疆,可是对于力量薄弱的我而言,我实践大爱无疆的那一刻,成善义天下至尊那一瞬间,也许就是我身死命亡之时。”

      艾曼睁大了眼睛,眼泪不自觉的滑落,眼前芚的圣闲,似乎让艾曼重新有了不同的理解,艾曼只是诚心行礼抱手向圣闲一拜。

      圣闲却拿着地图,对艾曼问道:“我该如何去圣义荠城?”

      艾曼开口说:“其实你的这份地图,是错误的地图,你看着地图,是永远走不到圣义城。”

      艾曼接着竎讲:“也许人族与天庭神界,永远都不会发生战争也说不准,这么多年过去,ꁓ也许天下太平了。”

      圣闲摇头,表示不赞同,开口讲到:“我也希望,能像你所说的,天下太平,可是我却不这么认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人心纷杂,更何况,天庭神界还在,就更不可能会有天下太平。”

      此时圣闲与艾曼,未ቝ能察觉,在天空之上,云朵上的女人石历丽带着一行随从,正在注视着云朵下的圣闲与艾ゲ曼。石历丽微笑着对러身边的随从讲:看样子,这圣闲也不是无药可救。至少,他还懂得善义,只是他之善义,为我天庭神界所不踇容,有善可以,有义也可以,只是他⼗的善义,不能逆天庭神界。

      他居然修出刚铁不坏身,身如玄铁真身不灭,这ᮋ玄铁不灭真相法身,似乎不易对付。”

      随从田玲微笑着讲:“天女大人,这男人,有的看似身体强壮,可心灵却很脆弱,既然他心有善,那就欺之于善,就算不能让他一命呜呼,也能折磨得他失去善义,在无意与我天庭神界争斗。”

      石历馳丽看着田玲,一时间高兴着问:“这事⍉你能办妥䀅否?”

      田玲嬉笑小声在石历丽耳边说一会儿,而后抱拳而语:“我保证,就算不能取了他性命,我也能붑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킮

      石历丽却是笑了,笑语而言:“那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我们会全力配合你。”

      田玲坏笑着抱拳:“谢谢天女大人,我一定努力完成任务。”

      圣闲与艾曼一路向前,在圣闲臛与艾曼前方,闪身出现,看着路边汤的一块石头,一招手,石头飞入手,田玲坐在地上,一狠心,就砸向了䚝自己的脚。

      田玲惨叫不止,圣闲与艾曼听后,赶衱快前去查看,却发现腿受伤流血的田玲。

      艾曼为田玲包扎䀁伤口,在圣↬闲的询问下,田玲编出了谎言,说自己上山采药,是荒野部落采药女,却突然摔跤,弄伤了自己的脚。

      粆 在说清一切之后,圣闲背着田玲,让田玲指路向,艾曼在后,三人向着荒野部落的聚集地而去。

      到了荒野部落人族聚集地,却是一个数十万人族簁部落,田玲让圣闲背着自己,向荒野部落族长田丁家里而去。

      老族长田丁在得知是圣闲与艾曼帮助了自己的女儿,为感激圣闲,在家里准备了丰盛巨大的晚餐宴席。田丁带领一家人,请客吃饭,以此感激圣闲。在吃饭晚餐之时,老族长田丁,邀请圣闲留下来,一起帮助自己治理荒野部落,而圣闲却拒绝了。

      老族长田丁叹气,冷言而语:“我只是希望,圣闲你能留下来,帮我们治理荒野뤋部落。”

      话语过后,老族长田丁,很不高兴着宣布开餐吃饭,然虽然老族长田丁喊话开餐吃饭,却只有圣簹闲与艾曼开始吃饭,老族长田丁一家一万六千三百八十八人,都紧张的看着圣閝闲与艾曼开吃。

      ෯ 圣闲与艾曼看着摆放在自己身前桌上껭,牛眼大小碟귭子中的食物,有一万多小碟,每一小碟,都做得很精致,很漂亮。圣闲一嘴就能吃一碟雀,而看着圣闲吃食物的田姓族人,圣闲每吃一碟,就有一个男人神情悲哀着騱悄然离去。而女人也是同样,艾曼吃一小碟食物,就有一女人,暗自滴落泪,悄然离去,如此怪异的气氛,让艾曼有所察觉,好奇而问老族长田丁:妌“这是为何?”

      鞀 老族长田丁叹气讲:“物资匮乏,以食而治民,碟食以定天命。”

      此时圣闲这个大胃王,以经吃了九百多小碟食物,听老族长田丁所言,一瞬间,吓得圣闲不敢在吃ȶ食物了。

      ᠩ圣闲指着离去躪的田家男人而问:“他们是去做甚?”

      老族长田丁叹气而语:“天ൡ命以定,不能在留鸢在田家。”삾

      圣闲赶快把乾坤星辰龙珠里所储存的食物,全都拿了出来,对老族长田丁赶快讲道:“我不吃了,㏰还给你们,可以否?别让他们离去!”

      邉 老族长田丁笑而摇头离去,老眼泪花闪烁,也没人给圣闲解朱释,气ӊ氛憭显得冷烈异常,圣闲怪异的看向嚳艾曼,艾曼也摇头,表示不理解。

      ◿突然,在老族长㤒家外,哭声震天,圣闲与艾曼出去一看,却被震惊了,居然尸体都堆积成山,而老族长Ֆ田丁,也在其中。

       圣闲一口鲜血吐出,眼泪悄然滑落,艾曼轻轻拍拍圣闲脊背,圣闲哭泣着问:“怎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ʗ艾曼也滴落躤泪珠讲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他们想阴你,化为你心里的魔障,而让你留下来。”

      圣闲哭泣了,他在逆伐战场,从未有过害怕,此刻的圣闲,心生恐惧,被吓得瑟瑟发抖。

      盘膝而坐,看着眼前的尸山,圣闲满脑一片空白,呆滞而不言不语。

      尸体堆,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圣闲앯泪ᆩ眼朦胧,在ᶴ云朵上的石历丽,微笑着点头而语:“你不是说善义吗?此时你内心的善义何存?

      好戏还在后面呢,就看不习惯,你这伪善之心,还敢自푰称为善义,简直괪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着实可笑。”

      圣闲此时的心里,不断的问自己,自己就是一个只知杀伐之人,为什么会遇到如此揪心之事呢?圣闲很不明白,也不能理解。

      ᆆ一瘸一拐的田玲走了过来,开口讲道:“你是外来人,不懂我们的规矩,以食而治,吃饭,就是吃犯。有罪者,以吃饭食物定犯罪者生途命数。吃饭食物之后,相应的有罪者必定命散绝亡。

      谢谢你参与治理荒野部落,田玲感激不尽。”

      圣闲笑了,哈哈大笑着讲:“我就是一匹夫,你们却以我的无知,以食而治,让如此多的뜝生灵,自绝而亡。”

      没人能躞知圣闲的揪心痛苦,而圣闲却知道,眼前熊熊烈火所䚟燃烧堆积的尸体,在自己内心里撕裂了一道口子,疼痛得圣闲痛心疾首,而痛苦源于엍,心善。

      田玲哭泣着讲:“我父亲没了,从此以后,荒野部落,也没人能治理了,接下来,荒野部落,就交给你了。”

      圣闲开口讲:“对不起,我没能力治理荒野部落,我真不具备治理荒野部落的能力。”

      圣闲的拒绝,却让一部落的人,失望至极,艾曼看着圣闲,对圣闲问:“你能过得ﴔ去你心里的那道坎吗?”

      圣闲无语,只得手持佛礼而落泪,内心的纠结,让圣闲内心不安,浑浑噩噩的圣闲,走向了远方,在部落쐟远方的一颗巨大的菩提树下,泪眼朦胧的圣闲,盘膝而坐,一坐就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而圣闲却始终没能悟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媍 起因ᴚ心善,却害人性命,缘由因果,튥缠绕着圣闲的心灵,让圣闲心领神会,体会着来自于内心善意的窻折磨。

      艾曼ꫢ在菩提树下,守护着圣闲。田玲也在,都看着圣闲,圣闲睁开眼睛,田玲微笑着问:“圣闲哥,你醒了,你肚子饿了没?需要我做饭给你吃吗?”

      圣闲感觉又饿又渴,开口讲道:“我想喝点水,艾曼你去帮我打点水来。”

      宍 艾曼听后,就去悀打水去了,然田玲也离去,圣闲看着离去的两个女人,叹气讲到:“都是生灵,为什么,它们㶅会选择自杀而绝亡?”

      其实圣闲也能明白,问题说简单,也很简单,说复杂,也很复杂。自己在Ⅷ拿出乾坤星辰龙珠里䛶的食物与物资之时,䉩族长田丁为了他的部落族人,也选择自杀了,只是自己要是恶人,他们还会如此否?

      圣闲除了哭泣,在无办法,可是眼泪流干了,也于事无补。

      饅 艾曼用葫芦,打来一葫芦清泉,皨递给了圣闲,艾曼对圣Ụ闲问:“想明白了?”

      뿚圣闲咕噜咕噜喝了几口水,摇头而㔶语:“想明白了,又能如何,我始终什么也改变不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