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弄人人

      本不想喝酒,但是一想到洪天宝,陈禹又想喝酒,他的师父太坑人,至今他无法理解洪天宝这是为什么,在与洪天宝十六年来的相处之中,洪天宝沉默寡言很少和他交流,每天相处下来几乎都在教授他天狼拳法。

      陈禹最终还是拿起桌面上的酒杯,口中的酱牛肉还没咽到腹中去,就将这一小杯酒喝到腹中去了。

      这酒闻起来有些香,但是喝起来就有些辛辣,这酒却不像闻时那么令人有欲望。

      一杯酒下肚,陈禹沉默了,꒹脑海依然在想着洪天宝。

      而驀这赛石迁却在有意搭话,他拿着筷子夹了一块肉炒青椒放在嘴里咀嚼,然后又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小酒,话匣子这就打开了。

      “主人,”

      ⊀ 陈禹扭头看着赛石迁。

      “等会吃完了饭,我去弄两匹马来,也好省下咱们的脚程,另外有一件事儿,不知当讲不当讲。还请主人明示?”

      陈禹有些好徴奇,一个小偷有什么事情呢?是盗窃吗?还是他的江湖?或许什么都不是,只琐碎的事情罢了?

      “有事儿,你就说,”陈禹的视线又集中在桌面上的菜品上,而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此时有些偏移,从窗户前的地板上,照射到桌面上,在阳光的照耀中,几样菜和酒壶,仿佛被白色的薄纱笼罩住了一样。

      陈禹拿着筷子,夹了青椒炒肉放在嘴里吃着时接着说道:“你既然认我做主人,说一两句话,算不得什么?”

      赛石迁有些吃惊,这陈禹不过十多岁的年纪,可他这话却显得异常的成熟,与一般的人决然是不同的。

      赛石迁为了掩饰自己,端起手中的酒杯又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说道:“县城郊区的一座山上住着一个怪人,那人扬言自己为天下第一,绝对没有一个人能够打得过他的。”

      蝻陈禹的筷子伸到水ﮎ豆腐前就停下来,脑海中捉摸着赛石迁的话,郊区的山上有一个怪人,怪人自称天下第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竟然敢自称天下第一。

      似乎赛石迁在故意调陈禹的胃口,쾻话说了一半竟不说了,只是停下来去夹酱牛肉。

      陈禹没听到鋳赛石迁说什么,扭头看着他ố。䊍

      赛石迁将一块酱牛肉放在嘴里咀嚼,然后又ኙ抿了一口小酒,嘴唇抿动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道:“那怪人很狂,曾经放话说过,谁ᾆ要是打败他ꤢ,他就就认谁做主人,如今只有你我主仆二人,势单力薄,主人可愿去收服那怪人?”

      现如今,确实如同赛石迁所言,陈禹一人势单力孤,只有多了些帮手才可徐徐图王霸之业,或者立足江湖。

      陈禹尴暗暗想了一下利弊,然后说道:“也好,你带我去,我就去会会那怪人。”

      ᗡ“这样最好,这样也为主人增添了臂助。”赛石迁说着,就加快了吃饭的速度,连续喝瀴了几口酒,又快速夹了几次的菜,腮帮子被塞得鼓鼓囊囊的,就站起身向外走了去。

      “主人,你在这儿等我,我这就为你找马,然后咱们再去会那个怪人。”

      陈禹随意嗯了⚴一声,心中浮୸想联翩,收了怪人后自己是在江湖上开宗立派ᦾ呢?还是召集一些兵马反抗朝ᵡ廷成为起义军,∯打着旗号造反呢?

      陈禹很臭屁地想着,美美哒哒地差不多要冒出大鼻涕泡出来,并且还意淫着,自己这一世会娶上多少个老婆呢?到还真有点臭不要脸的呢。

      想着想着,他夹菜和喝酒的速度越来越快,嘴角还美滋滋地翘了起来。

      吱呀,赛石迁打开了门,门口地板上趴着的几只驴面狼纷纷抬起头来看赛石迁,赛石迁却连头也没回就出了屋中。

      由于时值饭口,天井四周的客ꤦ房门都紧紧关着,人流也很少,只有几个客人在过道中行走,有的没注意赛石迁,有的注意到赛石迁了又马上把횸视线移开,赛石迁一身的黑衣不像是好人,这些人不想卩惹麻烦。

      赛石迁下了楼,酒楼一楼的客官交头接耳地议论,有的还指指点点的。

      赛石迁身材瘦小,有点像是一只猴儿,面容猥琐,又没有正人君子风范,一身黑衣又招人猜忌。他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走出了酒楼,在酒楼外众人瞩目下快步走向了街道的耆尽头,又转向了一个小巷子里。

      几个在小巷子里的筋顽童见椃了一身黑衣面色凝重的赛石迁后,结伴톌跑开了。

      赛石迁走到巷子深处,进入到一个门里。

      啍 门里面却早就准备好了两匹马儿,赛石迁走过院落,推开了屋门。一个屏风赫然出现在赛石迁的面前,赛石迁就⸝在屏风前站立。

      “主人。”

      “你回来了。”

      “嗯。”

      “他可信你了。”

      “信了。” 㥳

      “那人的事儿可与他说了。”

      “说了。”

      “他怎么说?”

      “他同意了。”

      “好,你这就带他去找那个人吧!鴞”

      “喏。”

      赛石迁回到䝝院落ꟶ里,将拴在桩子上的马缰解下来,然后牵着两匹马走出院落,走在静悄悄的Ё小巷子里。

      小巷子四周有的二层小楼的扇窗穦前앀,站立着的少女见了茵这黑衣的赛石迁马上关闭上窗户,完全칭把他当做淫贼了呢。

      而刚出门的老妇人一看小巷子里有一个江湖人物,也马上拉扯着孩子闪身回到屋中,关上房门。

      赛石迁似乎见惯了这些,这些平民百姓总是将他当做瘟神,从来都敢轻易靠近,也不敢和他说什么,只是看他有几分狠厉的面容就闪开了。

      㵫 ……

      ……

      懶当赛石迁回到酒楼时,陈禹带着几只驴面狼正在酒楼等着他,不少路过酒楼的少女总是要多看几眼陈禹,有的孩子竟然调皮地跑到驴面狼的近前,蹲下来,摆弄驴面狼的耳朵。

      驴面狼野惯了,耳朵被孩子摆弄得痒了,就扭头瞅着孩子龇牙咧嘴吓唬孩子,孩子就扭着屁股跑到大人的怀里哇哇哭。

      大人也不敢太接近驴面狼,这驴面狼❈浑身盔甲锃亮,模样又如同恶鬼,只是隔了老远,瞎嚷嚷:“吓唬我的孩子,打打打。”说着隔空便挥着手臂,仿佛真就要打驴面狼一样。 䤂

      “去去,”赛石迁一牵着马到酒楼ᣅ前,就瞅着四周围观驴面狼的人群嘶吼,“别在这里呆着,不然放鬼歾狼咬你们。”

      一听驴面狼叫鬼狼,这四周的人都叫嚷着跑开,但是这世间却没什么鬼狼的,驴面狼就是驴面狼,赛石迁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是要达到恐吓的目的。

      陈禹从赛石迁的手里接过缰绳,走到马㩵身边,翻身上到马上,赛石迁这时也上了马,然后两匹马,几只驴狼在县城的官道上扬起一蓬的尘埃。马蹄嗒嗒地消失无声了。

      ……

      ……

      责 县城外쓪的山上苍松翠柏掩映如画,一条崎岖的山路通往山上,赛石迁,陈禹牵着马带着驴面狼向山上走。

      ————————ꮃ————

      “母后,今日宫中为何如此的冷清。”南夏公主陈成成走到紫檀床前直接做下来,搂抱着北周公主的身子,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撒娇地说着。

      北周公主一窞扫刚才脸上的阴郁之色,笑着说道:“你这丫头却没Ꮁ的正行,见了母后却连跪拜都不拜,这岂不是乱了걑纲常?”

      南夏公主陈成成边嬉笑着,边伸出手挠北周公主的胳肢窝,边说道:“孩儿到要看看母后的纲常在那里,是在这里吗?”

      北周公主被挠得实在痒痒了,咯咯笑着时说道:“莫要与母亲如此胡闹,这里跪倒的宫女传将出去,岂不是要笑话你吗?”

      븭闻听此言,这跪倒在紫檀床前的宫女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又都低下头。

      “孩儿来时听说母后今日身体不舒服,这才来哄母后开心的。母后经……”

      一个小太监,这时从东寝宫大门跑了进来,没到紫檀床前,这小太监就跪倒在地上,“太后,御医到了。”

      北周公主萧暖白ꙛ了一眼陈成캞成后说道:“让御医进来。”

      霽 “喏。”小太监答应后跑了出去。

      南夏公主陈成成,这才从北周公主慜萧暖的怀請抱中出来,站立在紫檀床╓边上。

      几个宫女起身,将紫檀木床的红色罗帐拉下来,然后跪倒在地面之上。

      一첿个身穿锦袍的中年御医在小太监的引领下,走到紫᥯檀床前,说道:“太后请伸ᕍ出手来。”

      一只芊芊素手从红色罗帐中伸出,小太监꤉从寝室中拿了一把椅子궻放在床头,然矢后站立在中年御医身边,中年御픙医坐在椅子上将手搭在北周公主的手腕上。

      ૡ来时这中年御医就问㲼过太后怎么了。小太监回答的干脆,说太后很难受,可他搭脉一摸,这ꘒ太后却那里难受,太后的脉搏平稳而且쯹有力,丝毫就不像是有什么疾病的样子。

      可是小太监为什么如此说呢Ფ?

      中年御医想不明白,又不愿意再想,只是按照自己掌握的医学知识说道:걃“太后身体康健,无甚大碍的。彼”

      但是北周公主却强调着说:“本宫确实不舒服,早晨偶感了风寒。”

      这是什么话呢?北周公主早晨在南夏皇帝请安之际,将话说的很清白,说什礕么自己的寿命可能和她的奶奶差不多,可能也凋是一个短命鬼呢。可现在她又改口说,偶感了风寒,为什么在两次谈话향中,有这么大的反差呢?

      앫 “是这样。”中年鸩御医樛仰头眯眼考虑什么后,然后从自己肩头上背着的药箱中,拿出笔纸写下药方子来。

      写完处方,中年御医将处方递给小太监,然后说道:“按照这个方子抓几副药,给太后服下,风寒依然会好的。”

      “喏,”小太监躬身行礼后接过处方,然后转身就向寝宫外跑了去。

      然后这中年御医说道:“小臣这就告䵲辞了。”

      “去吧!”红色罗帐里萧暖的声音。

      ⇬中年御医转身向宫殿外走去。

      “母后,”南夏公主就像是一个小妖精,摇头晃綨脑地说಩道:“没什么事儿,侀儿臣就放心了,儿臣还要献上香吻一枚,祝福母后早日康复呢。”

      南夏公主调皮可爱,到像是当代被宠溺坏了的大孩子,却也不等北周公主萧暖答应,直接拉开红色罗帐,扑在自己母亲怀中,亲吻了萧暖的面颊。

      北周公主萧暖却要发作,但是有碍于这寝宫跪倒的宫女ơ,于是她说道:“你们都出去。”

      ᕀ“喏。”宫女齐声答应后纷纷起身向宫外走。

      待宫女走了,这北周公主萧暖才伸出手,一把捏住南夏公主陈成成的쓈脸蛋说道:“你这死丫头,这般的胡闹,若是嫁了个凶汉,本宫看你怎䮊么办?”

      南夏公颊主陈成成咯咯一笑,然后说道:“儿臣若是嫁了凶汉,母后可舍得。”说着她鬼灵精怪地转Ɉ动眼珠。

      北周公主却也被逗弄得乐了,又拿着自己的女儿不知怎么办好,干脆就说了别的:“本宫还要上朝,你这儿뿹臣颗愿意同母亲一同䊢前往啊?”

      一听上朝,南夏公主一下癏就来了兴趣,却也不黏糊北周公主,从蜽她怀中起来,然后站立在床前,摇头说道:“女儿本是不愿上朝,是见不得那些迂腐的老头,但彑是有母后相邀,儿臣却要随同母后会一会那些迂腐的老头。”

      ՝北周公主ઋ抿嘴一乐,然后也从床下来,牵着南夏炍公主的手去了大殿。

      ————————————

      半山腰是一处断崖,断崖上有一处山洞,赛石迁和陈禹带着驴面狼走进山洞中。山洞里面却没有人影,只有一个草垫子铺在山洞的里面。

      “这里没人,”陈禹说,“我们还在这儿等吗?”

      洞穴中却不像外面那样暖和,有些阴冷,陈禹在洞穴中呆了十六年,早就厌烦了洞穴中的生活,一刻也槗不想뉴多呆。

      “主人,咱们就在洞外的大石上等一等,那怪人晚上总会回来的。”

      赛石迁摸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小包,考虑了一下,然后说道。

      陈禹没说什么,只是向着洞穴外走去,而几只驴面狼则跟随在他身后。

      紧跟着赛石迁也跟着走出了洞穴。

      洞穴外确实쬑有一块大石,这个大石头裂开了缝隙,石缝隙瞮中又有水锈的痕迹,几只蚂蚁在石缝隙中爬开爬去,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

      陈禹爬到大石上坐下,几只驴面狼却不知怎地,却不肯上到大石上去,只是在大石四周趴着,赛石迁也上了大石,就做在陈禹的身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