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祝英台遇到马文才海棠书屋

      转眼㈻又有好几天摇过去了,宗门补充新鲜血液的涛消息鱤成功冲鰈淡了自仙域丢失以来弥漫在宗门驻地的慌张。

      盘面上看,栖霞宗已经恢鿴复了平静——在经历了沉重的打击之后,偌大的宗门很快调节过来,重回大乱发生之前的时期。

      但是,没有哪位身居高位者也这么认为。

      쾳笼罩在宗门上空的阴云随着时间的过褑去,远没有消散,反而愈来愈浓郁。

      ᢙ因为沟新宗主未定。

      ꐃ ……ퟏ

      远在宗门大阵边上,一位长老抬头看向议事堂所在␾。

      那边传来的钟声在此处已经变得࿎隐约,却不妨碍它传递信息。

      “又要开会了。”

      这位长老收好䇃自己刚刚挖的奇花异草,腾起云雾宛若离弦之箭。

      恫眼前是内门弟子修行〡的地ꥪ方䃃,将刚刚挖采的药草封好丢下去,看到它落进一扇雕窗,这位长老微微一笑。

      “希쒹望有大用。”

      长老飞远不忘回顾,向着议事堂速度更快了。

      ……

      甒议事堂。

      现製在又是一次集中辩论。 螴

      为了避嫌,宗门里待选宗主的三位长䪳老,还有提名他们的三p人都没有到场。剩下的一百来位长老已经隐约分成四派。

      其中三派互相有他耚们支持的对象,而这之中又以支持楠长老的最多。

      当然,这些┨支持“楠公子”的茌大多是女修。

      “楠长老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要是让他当了代宗主廉,何愁宗门不复兴!”

      縑“楠╿公子长得又好,武力又强,怎么说也不是那些ꐫ宵小比得上的!”

      衕遇到这样的话,总会遇到反驳者——那些支持胡鑫的长價老也不少,而且大多数是主战派。

      “宗门蒙此大难,还思葴儿女之情,此等ᒟ人不为吾等之同列也!”덥

      “宗门需要的是一个强力者,凭借武力服众,而不是一位长得俊俏的男子!”

      他们对那些女修혔的嫌弃早已不是一天粱两天了,连带龻着她们崇拜的騄楠长老也被贬低。

      “他为什么没有实际职位?怕是匔根本就没有拿的出手的能耐在手上,害怕露馅吧!”

      “就是——一个假惺惺的骗子也有那么多人信!”

      袼……

      除开这两拨相看不顺眼的,另外的一小半人倒是更为客观。

      䱥 ᒚ支持“李长老”的是磊因为李长老“深谋远虑”,在庶务熳堂里面办事多年“不偏不倚”,可以让宗门毫无波澜뚉地继续存续下去。

      这一批人大多年纪不翆小,看惯了风雨之ྃ后想挑选个中庸的“代宗主”。不求复兴,只愿宗门可以不继续衰败下去。

      不过还有蟄一批人是“中间派”,这差不多三十人就成了宗门里各大派别争取的볆目标。

      “我们只为了宗门好。”

      这一派里面经常听得到这样的话,而他们也确实是这样做了——听取其他派别的争执的时候不时做一下记录,分析各位长老上台后可能给宗门带来的好与坏。

      规㆖当然也有乐得无ั事的。

      比如భ刚刚从宗门大阵附近赶回来的这位长老。婖

      ……

      此时此刻,接收了药草的那间房。

      宋执事此刻正仔细打量着那株药草。

      “蕴灵草,还是这么大年份的,俞휵长老也真的是舍得!”

      她撇嘴,这三天来一样ꊄ又一样珍贵药草往这边送的,她还真的有些眼馋那少年的经历。

      現 话说这个叫罗旭的蜱少年真的是天资不凡,以往其他人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有“쑆气感”,再花个几挾年时间才能真正引气入体——而他在拒绝了外力帮助的情况下,就凭着看了最基本《引气决》一书,一夜之间步入神仙道路。

      쩎 他是真㰯的让人羡慕!

      宋첩执事把那棵依旧鲜活的药草封装榚好,忍住自己动弹的贪欲。附上一份介绍功效和来由的信,她一招手就让它飞走去。

      唉,自己不能再出错了。

      尽管之前的事情已经是“一笔勾销”,可一笔勾销哪里这样简单?宋执事⓷知道自己在宗门里已经属于那种“有案底的人”,做什么都要小心。

      떭顺着飞过去玉盒放开㕟神识,她知道好奇一点是不会违令的。

      她注意到那少年,也注意到一位红袍少女。

      빷 那少女对少年并不是那么友善ɩ。

      ……

      内门驻绾地。

      在这一处짙山脚下密密麻麻排列着百多间屋子,住着一百多名内门꟭弟子。

      迥异于外门弟子四人住一间院落,每一名阦内门弟子都有䈍独立的院落——除去他们自己之外㔡,院落里常常还居住这几名练武的随从——他们没有灵根,作为内门弟子的“身边人”负责照顾饮食起居。

      当然也有訜没有“身边人”的,比如刚呝来到这三天的卢旭。

      他此刻正踱步在自己院子里,看着已经种下去的一片聚灵草,心有⭄所感抬起头。

      从不远处的山上飞下来一个包着信纸的玉盒,他び微笑。

      这已经是那个“俞长老”第三次送来好东西了吧。

      快步向前要接过,却被别人抢了先。

      一片火幕拦截,他知道自己遇到对手了。

      …… 抁

      洛琴最近很是郁闷。

      脡  撀 自己得蘗了个长老赠予的法器,烈火藤发簪果然不同凡响——自己境界低微只能炼化十分之一,可就是这柄只炼化了十分之一的法器,就可以把自己的攻击放大两倍。

      放大整整两倍啊!

      䋤 在刚刚发现自己运用了法器可以强大不少时,洛琴是很高兴的——有了这东西,自己就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埋没于凡人之中的精英了。暳

      精英就是精英,应该身居高位。

      她已经幻想着,当自己完全炼苇化这柄法器,能不能让自己的攻击增强到⾲原先的百倍,然后成功跻身宗门长老之列,把母亲好好对待,把那负心的父亲舘踢到宗门最偏远的地方干最辛苦的活!

      她就这样想着,那一天睡下嘴角带着笑——可第綢二天就传来罗旭那小子成功引气入体的消息,给她狠狠地浇了一泼冷水。

      她不高兴,羫他怎么也这么෤快?

      不过想蟐到他的灵鄏根品质比自己好,而自暛己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成功引气入体的事实,洛琴平衡了。

      毕竟自己跑的早啊!

      可ֶ为什涔么一天天都有礼物送到他那里,而看上自己的长老虽说给了个法器,却再也没有过ť问过自己?

      这一下有些不平衡了,洛琴즽踱步,不知为什么就到卢旭门前톻。

      刚好遇到Ꟙ空中玉魗盒飘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