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直播2478免费下载

      转眼过去十多分钟,就在奚蔚蔚要等不及的时候,之前说话的那人一脸赔笑的走上前来,

      “真是不好意思,耽误警花小姐时间了。

      我叫安宝,是这里的保安队长,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这是我刚刚去拿的飞哥房间的备用钥匙。”

      奚蔚蔚接过钥匙,心中满是疑惑,

      安保?

      保安?

      似乎是知道奚蔚蔚在疑惑什么,旁边一人解释道:

      “安队长姓安,宝是宝贝的宝,听说在他们那边意味着吉祥如意。

      安队长别的都好,就是有点死脑筋,只认死理,不然也做不到队长的位置。

      很抱歉耽误了你们的时间,呃……两位小兄弟吃烟吗?”

      “不,谢谢!

      安队长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和我们工作性质差不了多少,我们十分能理解,更何况身正不怕影子斜,配合是我们应该做的。”

      沈洋随声附和,想要尽量拉近双方的距离,方便之后的工作开展,

      至于说奚蔚蔚和方云,哼,两个小年轻罢了,社会经验很重要的,多学学吧!

      就在沈洋自我沉醉时,安队长有些不解道:“你应该不是警察吧,电话那边说你就是一个混子,不用把你当回事。”

      ……

      安队长说完迎来一阵窒息的沉默,在场的人也不是傻子,瞬间就懂了里面的关键,用极其微妙的眼神看着沈洋,

      奚蔚蔚更是一副吃瓜的样子,不过还没笑出声。

      “他……他们可能记错了,嘿,嘿嘿。

      那啥,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沈洋恨不得拉着奚蔚蔚和方云直接离开这里,实在太丢人了!

      沈洋严重怀疑是不是李叔接的电话,不然还能有谁会说这种话,

      还有那个安宝也是,死脑筋也就算了,怎么连说话也不会,就不怕得罪领导吗!

      真是太丢人了!

      “哎,我还没说飞哥的门牌号呢,3栋602,3栋602,……”

      沈洋三人远去,安宝看着身边的队友,不解的问道:

      “他们怎么走了,我还有好些事想问问呢!”

      “算了吧队长,人家再待在这里不得尴尬死,反正飞哥没死不就行了,他那个婆娘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就死了。”

      安宝驻足了片刻后,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岗位。

      ……

      “慢点,都看不见人了。”

      “赶快结束吧,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噗哈哈哈哈……”

      奚蔚蔚憋了半天终于憋不住,毫不矜持的大笑起来,这让面如死水的沈洋又黑了几分,

      “你就不能专业一点,无论多好笑都不笑吗!”

      “谁有空和你玩梗,想到开心的事当然要笑啊!啊哈哈哈哈……”

      沈洋满头黑线,要不是打不过奚蔚蔚,沈洋恨不得给她来两下,让她见识下社会的险恶,

      神呐,为什么蒲公英不能加武力点呢!?

      “3栋602,冉飞他们住在这里。”方云平淡的声音将两人拉回现实。

      方云一直不说话让沈洋都快忘了自己这个队伍是有正常人的,

      说起正事,奚蔚蔚也收敛起笑容,大事面前奚女侠还是很认真的,只不过随意补上一句,

      “闷葫芦真无聊!”

      沈洋同情的看着暗自伤感的方云,心中无声的劝道:“方云呐,随便找个人嫁了吧,你是吃不住奚女侠的。”

      ……

      3栋602的门外,

      门还没开,沈洋已经在脑补着房间里的画面:

      被摔碎的家具到处都是,厨房很久没用过,卫生间基本没怎么清洗,脏衣服堆了一地,如果两人打架的话,沙发上可能还有血迹的抓痕,

      不过从现有的情况来看,冉飞可能是被家暴的那一方。

      房门打开,沈洋并没有看见想象中的场景,也可以说远超他的想象:

      房间很干净,就算是门口的鞋子也是整整齐齐摆放着;

      虽然是白天,但屋内的光线还是显得有些暗,应该是主人临走时拉上了窗帘,

      屋内的家具很少,目光所至基本只有一些简单的陈设,

      相比之下,自家房间简直就是垃圾场,没办法,成少爷是不打扫卫生的,沈洋自己这两天也懈怠了。

      沈洋正准备进去,方云递过来一个早已准备好的鞋套,

      “嗯?给我这个干嘛?”

      “这个叫不破坏现场,虽然这里不是第一现场,但也许有什么珍贵的线索。”奚蔚蔚解释后,又补充道,“你一个混子,跟着我们做就完了,问那么多干嘛!”

      沈洋受到奚蔚蔚100%暴击,真有你的,奚女侠!

      “那你们叫我过来的意义在哪里?”

      “本负责人也要考虑到小组成员的心理感受,让你也有参与感嘛!”

      参与感?

      就为了个参与感白白消耗了一颗蒲公英的种子?

      就为了个参与感丢人丢到了城东?

      这样的参与感不要也罢!

      方云穿上鞋套,不知道又从哪里掏出来一个一次性手套,解释道:

      “书上说,一个人在自杀前留下遗书的可能性是百分之八十,虽然这个案子不能完全按照自杀来定,不过在这里总会找到一些线索。

      今天其实主要是我来找线索,你们负责询问他们的邻居。”

      分工明确,这就十分专业,起码自己不是混子!

      进门后,沈洋只逛了一会儿就失去了兴趣,就像在门口看到的一样,房间里实在是简单的过分,没有电脑,只有电视,餐桌和茶几是仅有的两个桌子,

      就像众多普通家庭一样,这里有的只是生活的琐碎和日常,要硬说不同,就是房间里没有小孩子的存在让这里缺少了一些活力。

      没事做的沈洋索性跟在方云后面看他翻东西。

      电视柜里,放着的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笔记本,方云打开,遗憾的摇摇头,显然这不是谁的日记本,只是一个简单的账本;

      继续翻,是一块得奖的牌子——“年度优秀员工”

      这应该就是齐雪说的冉飞得奖的那次,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会放在这个下面,看上去许多年没有打理的样子。

      牌子的后面是一张照片:那是在一片花田中,关悦和冉飞相识而笑,幸福的样子让人羡慕。

      照片后面写着:悦悦,我会让你幸福一辈子。

      只可惜,誓言发了很多,最终是实现的却很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