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玲flypaper电影

      叶开一席话说得整个大厅都沉默了下来,虽然ꕧ他的话有危言渢耸听的成分퟽,但也没人能保证不会有那么一天,很多人也明白,其实这一天只分早晚,肯밢定回来的!

      “束武所言不假嵒,想我等这些离巢之鸟,ꑸ要再找块栖息忩之地何其困难!

      瞅 不过束武既然对安南如此了解,㿁又是祖辈都来了南洋的先客,肯定有应对之法,还请跟哥哥我透露一二!”

      何喜文其实心里明白叶开是来干什么的,但还是摆出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

      “其实应对之吮法,不外乎两条ᴶ,要么彻底融入本地土著睁,要么找一可靠势力先行投靠,再缓图后事!”

      ᧿叶开深吸了一口气,关键时刻到了,到底能不能说动何喜文,就ᠴ看这会了!

      “第一条不足取!”何喜文摇了摇头,퓚“我等乃是上滀国华族,怎可自甘堕落去当一个蛮邦夷民!

      第二个嘛,倒是有些可取之处,叶兄弟,你是햎想要我们去投靠的你的岳家,广南鄍阮主阮福映吗?”何喜文似笑非笑的看着叶开说姑道。

      “没错!广南阮家乃是此地之地主,历十三主共二百五十年,根基深厚놿。

      㡠 虽然现在被迫流亡긯暹헐罗,끑但广南之民无不怀念阮主,更兼有暹罗国王与法兰西人支持,打回广南之日近在眼前。

      阮主福映既仁且明,又有容人之量,正是渴求㻚人才之时,何大哥如果能率化山堂ጠ万余精锐前去投靠,束武相信,不但쩎能为诸位兄弟谋个前程,就以何大哥之才,封侯拜将不⒅过是等羶闲!

      黁 小弟不才,得娶阮毜主四妹,且与诸位都是唐人,眼下我有门路又有钱,诸位有地有人,如果能在广南守望互助,这龙川、镇江之地还不是任誽我们逍遥!”

      “我看未必有叶少爷说的这么好吧,阮福映现在困居于暹罗,人不过十椊万,兵将只有万余,能貳上战场的说不定还没我们多。

      至于什么暹罗王、法兰西,那都是⣁镜花水月的事,他自己没了根基,光指望别人怎么可能?籱

      就算是要投靠,我们也应该是去投靠西山朝,而寨不是阮家这条丧家之笡犬吧?௞”

      又是梁文英,他춖皱着眉头反驳道,其实也不是他要跟叶开作对,而是这里的人基本都是这么想的,抱大腿当然要捡粗的抱,怎么能抱一条只有手腕粗的假大腿?

      “就是!﬍我看这阮家也不像是能成事的,西山阮惠几툔千人都能追着他们几万人打,这样묰的泥菩萨,投靠过㪠去有啥意思?还平白惹怒了西山军!”

      聚义厅中的大小头目都纷纷附⯯和了起来,没人看好阮福映!

      颺 叶开没想到,原本历史上最支持投靠阮福ࠄ映的梁文英竟然这么湔反对!

      不过细想了一下,也觉得正捺常,毕竟那是一年半以后的事了。

      翦 看来原本历史上的何喜文等⋴人,在这之后的一年半中,形势一定很危急,一定是让簞西山朝给欺负惨了,不⺺然就以他们这么看不起阮福映和痛恨赵真人,怎么可能主动去曼ꅃ谷投靠?

      “梁兄弟一看就是个直性子的厮杀汉!”昷叶开明夸实贬了一句,直性子也可以说成是欠考虑。

      “这投明主,在我看来其实也可以看成一门生意,想要蟿赚大钱,那就得看清形势,比如我等这些离国万쌒里的人,做就要做雪中送炭、一本万利的生意,轻如鸿毛的锦上添花有什么意思?”

      梁文英嘴一动又要反驳,何喜文赶紧制止了他,“让束武兄弟说下去!”

      ꮦ叶开冲着何喜文点了点头,䑑继续说道:“如今西鷼山朝军ཙ力鼎盛,他们有没有我们这万把人,也能把南阮北郑打的落花流水!

      况且他们自有精兵十万,我们这万把人,人家能看得碽起吗?

      就算看得起,这安南国就嗻这么大一従点,他们自己兄弟都不够‘吃’,能分给我们多少油水?要是我们投靠过去,他们把我们当炮灰怎么办?

      ﵿ反观广南,现在正톝是缺人之际燱,要是我们这万余人投过去,对阮䀿主来说,绝对是久旱逢甘霖,必定⏸会深受重视,日后的回报也定然也十分丰厚!”

      脠 “而且!鼁”叶开拉长声音看了梁文英一眼,“梁兄弟恐怕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吧,眃自号东海王的莫观扶,已经被西山阮惠拉拢过去了욤,而其余如陈添保等人,၁本来就在西山朝娶鯴了越南女人的,也将要投靠过去了,怎么的?梁兄弟还想回去给莫观扶当狗吗?”

      “你他娘的才謖给莫观扶当过狗!”梁文英双眼喷火,拿着一条羊小腿就要扑过来找叶开拼命!

      “放肆!你要ϵ干什么?”何喜文嘭的一声就把手里的酒碗摔到了地上!

      给莫观扶当狗这句话,不但是刺痛튠了梁文英的心,也狠狠的刺激了一下何喜文!

      他一ൎ到南海上,就被莫观扶强迫着入了伙,从⥰大陆带来的钱财粮食也多被莫观扶给扣了,甚至还屡次︝想要吞并他的人手。

      可以说在莫观扶手ᜮ下混日子的这段时间,是何喜文最憋屈的时间。

      靑 而且叶开的话也让他心头一惊,要是莫观扶真的被西山阮惠给招揽了,那他就危毋险了!

      阮ꞅ惠之所以对昆仑岛的他们保持着克制,就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水军前来进攻,要是有了莫观扶,他这昆仑岛ᜃ就一点也不安全了!

      袓 胸膛剧烈的起伏了两下,何喜文才强行压下心头的惊恐和怒气,他转而郑重的对叶开拱了拱手。

      “束武兄弟莫怪,我这兄弟脾气大了䓒点,但人没有坏心眼,阮主如今落魄至此,到底他是不是明主?值不豖值得投靠?为兄还要从长꺜计议캥一番,毕竟关系着这里几טּ万人的死活!”

      憅“此等大事⢽,⍘何大哥慎重些是噧应该的,但恐怕䔒西山军和莫官扶不会剜等何大哥鰆从长计议了吧!”

      叶开当然不会让何喜文继续考虑下去,他这次来要是能把何喜文拉过去,那在阮福映和广南붮人心中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不然耍了一顿嘴炮ᓰ,当一个空筺头国主的空头驸马有什么意思?

      “小弟知道何大♕哥在顾ꔖ虑什৥么,其实来之前我就想过了,大哥要为化山堂的弟兄们选个安稳,难道小弟同样是慾唐人,就能把诸位兄弟带入死地吗?

      此等不仁不义之事,我叶束嘓武是决计做不出来的!

      我已经想好了,要是万一这阮福映确实靠不住,那就请各位跟我去一趟北大年!

      ⠡北大年之地,폷十倍于龙川和柴棍,我叶家又在此扎根了两百年,四周皆是熟地。

      嫩如果广南事不可为,何大哥就可以带着大家南下,我们一起去北大年赶走当地土著,如婆罗洲上的罗芳伯一般,做个一方诸侯不也是美事?”

      毄 叶开的话刚说完,何喜文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去北大年还真是个不错的选켅择!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