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数字生命>

      夜深,按照惯例给儿子洗完衣服挂在阳台后,方任坐在电脑桌前查看邮箱。

      찘 퍞 他不是没针有尝试过去寻找工作,每次都是石沉大海。

      点开邮箱,没有新邮件誜的出现。

      方任ኼ撑ﺄ着下巴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手指滑动鼠标轮子查看之前投递的邮件。

       头顶上的吊灯忽明忽暗一闪一闪的弄得他眼睛很不舒服。

       方任抬头往上看了看,很刺眼,隐隐约约能镙看到有一团黑色的影子不靣停鱞在灯泡上榛面移动,或许是错쯛觉,或许是看的᱐不真切,那团影子好像又不见了。

      下午那诡异的ढ़压迫感又出现了了。

      方任感觉肩膀两边有千斤重,似是压着好几十斤的大石头,让他动惮不得。

      双脚没法移动,一股凉意从脚上升到脖颈,他两眼直直的盯着电脑,久久扛没有动作。

      爽 电脑设置的晳自动灭屏时间是五分钟。

      黑屏后,他清楚的蕣看到有一团黑色的影子从头顶上的灯泡往下坠,还差几厘米就要接触他的头顶。

      “笃笃笃——”

      抜 “爸爸——”起先單睡着的方西明不知什瀝么时候跑了出来,小小馌的孩子不过才一米윜二左右,站在门框边跟个白嫩嫩的小桩子似的。

      硍 小孩一出现方任身上怪춺异的感觉霎时消失。

      “怎么˄了?”

      他凜偷偷深吸一口᳾气,带着笑走到小孩旁边,“刚刚不是睡着了,现在跑来找我干嘛啊?”

      “爸爸,我想跟你一起睡,可以吗?”方西明怯生生的看了一䇭眼方任,没有说自己为什么突Ꮂ然醒了,并且来这里找他。

      方任也没怀疑,低头拉着小孩坐在床上。

      他看了一眼已经黑屏的췟电脑,又仰头看了看依旧发着白光的白炽灯,最后收回视线和方西明一起躺在床上。

      “쐁睡吧,明天还要上闒学呢骽。”

      一次是意外,两次还会是意外吗?

      对于经历过很多事情的方任来说,意遃外只有一次,第二次便是故意。

      这不是意外,他会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低头,小孩已经闭上眼睛蓌,两只白嫩嫩的小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胳膊,方任의关掉床头灯,伸手把小孩揽入怀里。

      他会保护好他,像他爸爸保护自己一样,保护好自己唯一的儿子。

      再次看到那个튥脚下有两条影子的男人的时候,梁溪还是在拿快递。

      ̺

      “还记得我吗?”

      鲿䘉梁溪看着男人口袋边露出半截的黄纸符,心知他开始接触这些东西了。

      藬 方任对梁溪印象很深刻,一切的事情似乎就是面前这个女孩告诉自己身边有鬼开始的。

      他往旁边退了一步:“你有阴阳眼?”

      只有这个才能解释她为什么会突然告诉自己身边有鬼。

      梁溪微微扬眉:“先生您在说什么?阴阳眼?哈哈哈,相信科学,搞什么封建迷信啊?”

      阴阳眼,这种低级的东西配得上我?

      不屑的笑了笑,梁溪将视线挪到别处。

      第一次警告你当我是神经病,第二次뀚见面我告诉你要相信科学。

      划請算!

      方任没想到梁溪会这么说,上回她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可不像是相信科学的样子。

      他压低声音:“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梁溪没说씧答㿮应,也没说拒绝。

      方┧任当她同意:“帮我找个道士可以吗?”

      “相信科学啊先生。”六楼到了,梁溪抱着快递走出电梯,“不过先生可以找我,我愿意为先生解释科学。”

      層 说完,她抿唇笑了笑磾。

      方任嘴角抽了抽,汍科学?这可不넢像是科学能解释的样子。

      他在监狱待了三年,里边什么东西没见过?

      要不是最近遇到的事情太玄乎,他也不想搞这些东西。

      想到埙这里,方任伸手掏出托人买的黄纸符,上面一通乱画,内容是什삎么他不懂。

      不管是什么,试试才知道管不管用浆。

      活血事因为心理作￁用,ྞ有了黄纸符后倒是没出现动弹痓不得的现象,就是觉得屋里늙的温度降了不少。

      他也不在意,可能是最近气温低,温度什么的影响不大。

      “西明,你是不是没关窗啊?”

      方西明在客厅喉搭积木,听父亲说没关窗后扶着沙发慢慢站起,窗户挨个检查。

      “爸爸,窗都是关的。”

      没开到窗吗? Ꮟ

      方任搓了搓耸立的寒毛,有点冷是怎么回事?

      他伸手摸了摸踹在口袋的纸符,再三确认它ั还在身上便继续手里的活渾。

      刚接༿孩子放学,不能让他饿着。

      “❰西明,洗手吃饭了。”뜅

      方西明回头看了ꐪ一眼在厨房忙活的方任,然后低着头继续搭驷建积木城堡。 ້

      ⽙ 他看见了。

      方任叫了쌌好几声没见儿子过来,“吃饭了啊西明,怎么还在玩啊?”

      他走近方西明,把他手里的积木放到一边,拉着他的手就要带他去洗手。

      西明没动,杵在原地低头看ڝ着ꈎ自己的积木。

      “爸爸,影子。”⡖

      “什么影子?”人本来就有影子,这有⧽什么奇怪的?

      方任理解不了儿子的意思,眼谓看饭菜再不吃就凉了,他便弓着身子耐心劝导:“吃饭촂了好不好?”

      ․“妈妈回来了。”

      紫淑?

      说的什么话这孩子。

      提到前妻,方任脸瞬间沉了尀下来。

      䘞 ⶻ ⺋“你到底吃不吃쓴饭?”

      “爸爸,妈妈回来了。”西明似是魔愣一般,不断重复这句话。

      젘“妈妈回来了!妈萰妈回来了!妈妈回来了!!!”

      “闭嘴!”方檏任脾气上来了,他绷着脸带方西明去洗手,那成想这孩䱇子低着头一副不㌧想看他的样子。

      “我告㏊诉过你,你妈妈不要我们,她不可能回来!!!”

      方任샲看他就是想他妈妈了,他能理解,但小萏孩大吵大闹未免过于׉聒噪。

      方西明听进去了,他知道,但妈妈真的回엥来了。

      刚謬刚还大폛吵大闹,转眼軙便缄默不语。

      方任心里觉得古怪,但小孩吃饭要紧。

      “吃礳饭,你要是想캰见你妈妈༺,我帮你求她홷看看你。”

      当初඀离婚她那表情至今想起尤为深刻,林紫淑有多嫌弃自己他太清楚了,嫌弃᳓到自己生出来的孩子都厌恶。

      西明猛♷地抓住方任胳膊,给他吓一跳:“妈妈在这里。”

      “西明,你再说这种话爸爸就不高兴了啊!”

      方任心里已经很憋屈,只是面上没表露出来。厓

      쿮虎毒不食子,他不打小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