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人不用播放器

      “怎么回事?正常检查还是有人故意刁难?”

      “不知道,亮子正在交涉,我马上赶过去看看。”

      “一起去吧。”

      嫣 在天宫待了两天,忽然来到外面,杨承宇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空气中混杂着涩涩的灰尘和淡淡的汽油味,吸一口便觉得有些不舒먙服識,身体本能地在排斥。

      天上笼罩着雾蒙蒙的尘霾,三四月份,风大的时候,帝都仍然会出现沙暴天气,不过比起初春,还是要好很多。严重的时候,戴着口罩出一趟门,回家的时候,脸上就会出现一个大大的口不罩印,稍微一撮全是泥。洗完头发池子里的水都是浑浊的。

      下午五点半,正值帝都晚高峰期,马路上车流缓缓移动,等两人到五环外,已经快七点쀇了,天色也暗了下来。᱈

      四辆载货汽车停在路边,旁边还有两辆警车,一群人在那里争执不休。

      见杨承宇和林子眵豪下车,郑亮立刻甩着肚皮跑过来,气愤道羂:“宇哥,子豪,你们终于来了!货车都被路政司扣在这里不让进去,你们想想办法,我都饿死了!”

      郑亮身高跟杨承宇差不多,但却是一个标准的胖子,体重210斤!恰好是一个半的杨承宇。

      还不待杨承宇说话,他继续可怜兮兮地说道:“宇哥,您看我这ሊ脸?䰎我这肚子,都饿塔瘦了㾽!我三点钟就已经到了这里……您看看,神仙居的地还能不能分我两亩?”

      砗“三点就到了?怎么么不早点通知我?他们是以什么原因扣压的车?”

      “这点事怎么能麻烦宇哥?若非我ᚣ实在没办法,我也不劳烦您。这些人太可气了!他们说6点到23点不允许货载汽车进五环内,可平时咱不也一样走吗?谁查过咱们的车?但这次这些人却籇是铁了心的不让我们走!……说实话,我还真佩服他们的这股子执拗劲儿!”

      郑亮说完,又低声道:“宇哥,你最近不会得罪什么人了吧?平时我一个电话过去,这都不算什么事,但今天怪了,电话一个都打不通。”

      杨承宇看向那边的六个警员,늗全都是稚嫩的新人,一股子正义凛然的样子。四月份的帝都夜间气温并不高,加上今天这天气,看上去都风尘仆仆,灰头土脸的,而且其中一个人的脸上还青了一块。

      “那人脸上的伤,不会是你打的吧?”

      俱“宇哥,他们这是不给你面子!我没下狠手都已经很不错了!”

      杨承宇转身道:“子豪,你去给货车司机和警员们每人买一份晚餐。”

      牎旋即对郑亮道:“亮子,以后纨绔的脾气要改改,咱们既然说了樚要为自己正名,就一ඒ定要做到。这次的事,不能怪这些警员。你没看老警员一个都没来吗?你我都知道限制货车进出的原因,他们都是英雄。至少这几个年轻的警员真的是抱着为国为民的敬业精神在﹐认真办事。他们都不容易,以后也别为难他们。”

      “宇哥,理是这么个理儿。但被人欺负不还手,传到圈子里,咱也太丢面儿呀!”

      녋杨承宇耸了耸肩:“那也是你丢面儿!我和子豪햐已经金盆㔏洗手,退出纨绔瀓圈了。”

      ʪ 郑亮愣愣地看着杨承宇,两秒后才竖了个大拇指:“得!打今儿起,我也退群了!我车里有瓶好酒,这就给那警员赔个罪。”

      “你脑子呢?人家路政局的,你给喝酒?”

      “哈哈,也是。”

      杨承宇走到警车旁,问道:“是不是23点以后就能走了?”

      一名警员道:“四辆车都是帝都号牌,23点以后允许通行。”

      “行,谢谢了。”

      等了一会鶬,林子豪买了一大袋子盒饭回来,给四名货车司机每人一份,然后找来警队的队长,将剩余的盒饭交给他:

      “这顿饭就当赔罪了,实在抱歉。你们也不用站在外面了,都上车吧。我让货车司机23点以后再走。”

      ……

      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上,三个人正看着这一幕。若是杨承宇在,必然쨯认得,其中一个,正氓是星罗司副司长安盛。

      安盛手中握着一个罗盘模样的东西,眉头紧锁。

      “不用螺试了,他身上的灵力싐很弱,甚至䄼不到纳元中阶。”说话的却是另一个人,“走吧,这次的事到此⺠为止,曲非苒和元亨的异状,也许并非他的缘故。当下我们还是要将主要精力放在仙墓⿝上面。”

      “是,ᢢ司长。”安盛心有不甘地收起了罗盘,他总觉得杨承宇这个人有问题。

      元⣮亨出事时他在旁边,曲非苒心魔爆发时他恰好也在,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仙鹰墓的事,天监科还不知道吧?”

      㭏 “应该不知道,他们的注意力仍然在暗灵生物身上。”

      ሀ……

      送完㭈盒饭,杨承宇,林子豪和郑亮三人便上了车,丝毫没有察觉到旁边的一辆出租车上,먻还有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他们。

      “小姐,他们离开了,还跟吗?”

      “跟。我还就不信了,这人有什么好的?”

      ……

      进了永安胡同,老远就能看到杨宅大门金匾稺上的“朝真元始神仙居”七个大字。也不知这金匾什么原理,反正ꚡ一到晚上,明晃晃的格外亮眼,想不看都不行。

      ✬ 㟷 郑亮看完金匾,竖起大拇指赞叹道:“这字铁钩银划,有龙腾凤舞之姿,气势非凡,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书法大家之手,再配合这块龙凤金匾,相得益彰,厉害,实在厉害!”

      这话说的,连杨承宇也愣住了,难道自己的字真有这么好?

      于是面ꩉ露↓疑色,抬头看向金匾,最后还是被丑到了,不由感慨道:“亮子,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人才!让你金盆洗手,实在是纨绔圈里的巨大损失。”

      郑亮笑呵呵地道:“惭愧,惭愧。”

      㾇 林子豪忍无可忍,飞起一脚,将郑亮送进了大门。

      “哎呀!果然是神仙居!”郑亮深吸了一口灵气,陶醉片刻,道:“感谢子豪引我入此仙界!真是太美丽了!我相信就算是上帝居住的天堂,也绝没有如此美丽动人的星空!”

      “闭嘴吧你!昨天晚上还在朋友圈给㿄我一顿怀疑!现在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那些图片是不是P⻡的!”

      “子豪,豪哥,我错了!”

      “别闹了,你们不饿吗?”

      外院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頩走到垂花门前,才听到内院中杨菲儿清脆的声音:

      “奶奶,你说这里的月亮和外面的月亮是不是同一个呀?”

      根天宫中的月亮确实与外界的궦不太一样。

      如果说外面的月亮筓是忇一个小盘子,那天宫的月亮就像一个大锅盖!明亮透彻,近得给人一种触手可及的错觉,仿佛就挂在房顶上一样。

      “奶奶,我回来了。”

      院子里,姑姑大姐她们坐在凳子上,正在赏弦月。

      ఱ 㘻 郑亮和林子豪连忙上前见了礼。

      “你们回来就好㡖,你姑姑留了饭,快去吃吧。”

      杨承宇刚要转身,忽然问道:“三姐,林墨涵呢?”

      “她……”杨菲儿鶗刚要说什么,就见林墨涵突然从门外跑进来,补充道:“我刚刚出去了一趟……你们三个是不是又聚在一起干坏事去了?”

      “哪有!我让郑亮买了一批树苗,结果被挡在六环进不纬来。购买种子的事,你们ꉫ做的怎么样了?”

      杨菲立刻道:“已经买好了!特快专递,明天下午就能到,最远的后天早上也能到。”

      ㆱ “记得多买一些,多多益善,尤其是种类要多。”杨承宇有些不放心。

      “唠唠叨叨的,我们樣比你清楚!”뺍林墨涵语气一贯的不耐烦。

      䛀杨淑玉忽然道:“承宇,我差点忘记了,我爸让你来了之䒟后先去一趟书房!”

      “大伯?”

      听到书房,杨承宇已经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让林子豪和郑亮去吃饭,自己则向书房走去。

      一开门,两双犀利的眼睛立刻唰的一下射了过来,看瞝到是杨承宇,杨老爷子这才收起目光。而杨宗显则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连忙走到杨承宇旁边把门关了,迫不及待地拉着他问道:“你这功法是从哪里来的?”

      “您是说《上元参仙集录》?”

      “《参仙集录》?不是《叁仙集录》吗?不过这不重要!赶紧告诉我,这功法是哪里来的?”大伯急切道。

      “我写的啊。”

      杨宗显呆住了,杨老爷子也懵了。

      “你,你写禬的?”

      老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开烾口问道:“这么说你岸今天一直向我请教经脉穴位,就是为了写它?”

      跋 杨宗显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见上面的内容深奥晦涩,本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修仙大法,结果却是侄子写的垃圾!怪不得他参悟了半天,始终不得其门,原来根本就是胡诌的!

      杨宗显老脸憋的通红,又羞又恼,如果地上有个洞,他都恨不得立刻钻进去。

      杨老爷子轻咳了一췀声,脸也烧的滚烫,赶紧捋了捋胡须以掩盖内心的尴尬,同时语重心长地教导道:“承宇啊,修真功法都是历经륪千年,逐步完善的极为溫严谨的法门,哪能这般儿戏?万一练出个好歹来,轻则损伤经脉,落个半身不遂的下场,重则有生命之危!以后切不可胡㾶闹!”

      “孙儿知道了,不过您放心,《上元参仙录》虽然是我书写的,但是这门功法却并不是我创造的。而且我已经试着修炼过了,绝对没有问题。”

      “噗!”

      杨宗显刚刚喝了口茶,以掩饰自己方才的失态,结果听了这话,顿时又将茶水喷了出来,一双眼睛怒火熊熊地盯着杨⃮承宇,骂道:“你这小兔崽子,学会消遣人了是不是?连我跟你爷爷都敢咂消遣,你是不是又想找打?”

      “别!大伯,您误会我了!”

      “误会个屁!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狣“好了!”杨老爷子适时解围,“别闹了,承宇,你刚才说功法是你♆写的,但不是你興创造的是什么意思?还有䗠,你真的修炼了?”

      쮎 他可是亲眼见过杨承宇施法的,那呼风唤雨之术简直神乎其神。

      “是这样的,这部功法我确实会修炼,而且功法本身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怎么说呢……”

      杨宗显没好气道:“别吞吞吐吐的!赶紧说!”

      杨承宇认真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这么跟您形容吧。我现在的情况,就像一个会制造飞机的小学生,您只要给我材料,我就能制造出一架飞机。可是如果你要我将制造飞机的原理写出来,抱歉,尽管我知道原理,可是以我现在掌握的加减乘除法,没办法写出来。” 瀞

      “所以功法你会,但是写不出来?”

      杨承宇点了点头:“至少我一个人写不퐟出来。”

      “这功法跟魅心术一样,都是你梦里学会的?”

      “可以这么理解。”

      “那可怎么办才好?”

      杨宗显急得走来走去,看着杨承宇的脑袋,恨不得砸破之后用双手把功法捞出来。

      杨承宇好奇道:“大伯,一部功法而已,您没必要这么着急吧?”

      “竸啧!”

      杨햼宗显拿手指指着杨承宇,一副无奈、无语、羡慕却又恨铁不成钢的复杂表情。

      杨老爷子苦笑道:“宗显,承宇,都坐,坐下。”

      等两人都坐下,杨老爷子才说道:

      “承宇,你知道功法分为几品几等吗?”

      杨承宇摇了摇头,《帝经》上没有这个。

      “零一年的时候,洛州出土过一块磨盘뛧大㶀小的龙骨,也就是龟甲,上面刻有一百五十六个上古文字,那是一种比甲骨文更古老,更加复杂深奥的文字,我们一般将其称为夏文,或者神文。历时二十年,经过诸多古文字专家的努力,才终于将上面的内容破解。”

      “龙骨文书上记载的︐内容,因为某些原因,我无法蠡告诉你,但是那上面将功法分为了三品九等,即人、灵、仙三品,每品又分上中下三等。而如今已知的功法中,等级最高应该是星罗司的镇司功法《烈阳诀》,据我估计,应该达到了灵品!而天监科的功法《青雀诀》,礨估计只有人品中等。至于我给㫟你的《长春功》,应该是人品下等。

      一个月前,你应该还没开始修炼吧?我问你,你一共修炼了多久?”

      杨承宇有些不好意思:“一天。”

      “噗!”

      杨宗显再次喷茶!猛地转头看向杨承宇,眼睛通红,跟憋着大便一样,表情说不出的复杂。

      杨老爷子也被震撼到了ᜩ:“才一天?”

      随即叹了口气,“这就是功法的重要性啊,你修炼了一天,就能使出魅心术和呼风唤雨这样的法术,可是你大伯修炼了近三十年……”看到儿子幽怨的眼神,老爷子连忙打住,“所以我估计,你这部功法,起码是灵品上等,甚至是传说中的仙品!所以你大伯才会如此激动。”

      “爸,您能不能别刯老是提我!”

      “你知道你大伯……呃,天监科,天监科是做什么工쿭作的吗?”

      “鉴定次元空间?”

      “不,是驻守南极,处理暗灵生物。”

      想起暗灵生物,大伯、老爷子的神色都变得异常凝重:“你既然已经开始修炼,自慓然有权利知道暗灵生物的存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