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莉子单人作品

      行星达鍠克莱斯,位于T96星系,自太古时代以来就ꟊ已经存在,是一颗古老햌的星球,古老的文明뗸孕育了这个星球强大的星魂,却被隐藏뽭在深渊中的黑暗之神盯上了,为了腐蚀这个还未觉醒的星魂,他将自己的化身之一——水之黑暗支配者加坦杰厄,降临在这个星球。

      ӊ 在黑暗支配者降耕临之时,无边的黑色迷雾覆盖了整个达克莱斯,将所襫有的生命笼罩其中,这股黑雾中夹带着致命的鯑电流,被困在其中的人生不如死,最后在黑暗支配者恐怖的低语下丧失理智⧕,堕落为他的爪䊣牙。

      솦 而黑暗支配者其本身就묙拥有强大的精神干扰能力,凡是见过它真홠实面目的人䆥几乎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即使侥幸存活下来的人,也是疯疯癫癫的,满嘴胡言乱语,不过从他们口中,依稀⭗能够分辨出黑暗支配者的外貌。

      高大如山峰的躯体,坚硬如磐石的外壳,赤红恐怖的双瞳,颠倒怪异的容貌悳,还有那遍地的巨大૒触须与锋利的巨螯,隐藏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所到之处,皆ᔃ为烬土。

      而太古时的达克莱斯原住民们终日活在黑暗支配者的低语中,苦不堪言,更有一些狂热的人,竟然开始信仰起黑暗支配者,堕落为它们的信徒,在黑暗力量的腐蚀下变成了长着髎海洋生物脑袋的人形怪物。

      幸存下来的人们没有放弃希望,他们建起了一座祭坛,呼唤这来自遥远彼岸的神明来拯救他们⫏,于是在太古时期,一位名为迪迦的光之巨人在召唤仪式中降临于达克莱斯,他帮助人们打败了黑暗支配者加坦杰厄,可黑暗支配者永生不灭,迪迦只能暂时将其封印起来。

      在迪迦的协助下,村民们在加坦杰厄的封印上修建了起了一座巨大的迪迦桵石像,斶迪迦将自己的一部分光,注入了石像体内,用来镇压封印中蠢蠢欲动的黑暗支配者,但是这个封印在千万年后便会Ɬ松动,到时㧊候,邪恶的黑暗支配者将在永夜中复苏。

      即使封印了黑暗支铨配者,达克莱斯上仍蘚有许多堕落的信徒,他们虔诚地信仰着黑暗支配者,妄想在黑暗支配者复苏之日,赐予他们无上的力量,于是,他们开始想办法破坏迪迦留下的石像,饱受黑暗折磨的人们决不能允许这种愚蠢行为的发咨生,便向堕落的信徒们发起了清剿战褿争。

      而身为光的迪迦,是无法干预覌人类战争的,在确认加坦杰厄被封印后,便离开了这里。

      千万年后,达克莱斯已经早已恢复了和平,但是禨因为时间的流逝,封印力量开始减弱,封印开始松动,沉睡的黑暗支配者开始蠢௶蠢欲动,他开始暗中呼唤自己的信徒们,帮助他早日突破౱封印。

      这些邪恶的信徒们开始研究黑暗支配者告诉他们的召唤仪式,通过这些邪恶的黑暗⇏法阵,信徒们将黑暗支配者的化身从精神位面引入物质位面,一只只长相怪异的生物穿过法阵来到了达克莱斯,他们开始攻击星球上的平民,用他们的黑暗力量腐蚀更多的人,将黑暗支配者的意志,散布在每一个角落。

      他们相信,只要收集够足够的绝望与悲鸣,就能打破㫛封ě印,黑暗之主,将在永夜中再度归来。

      面对凶猛诡异的信徒,幸存者们节짰节败退,只能四处逃难,苟且偷生,而眼看封印一天一迫天削弱,为了阻止黑暗支配뒥者的复苏,陷入绝境的他们决定放手一搏,准备再次启动召唤仪式,呼唤神明的降临。

      达克莱斯南方大陆,这算是整个星球上最“富饶”的土地了,但这也是相对性典的,黑暗支配者虽然被封印魝,但他的力量,依旧渗透在达克莱斯的每一个角落,他腐化着一切土地与生灵,用他那令人疯ꔵ狂的低语蛊惑着每一个能够听到他声音的人,将他逼疯,让他陷入绝望,最后堕落为自己的信徒。

      幸存者们为了躲避黑暗支配者的力量,纷纷聚集到了南方大陆的降神之地——迪迦之村,这是太古时期光之巨人降临的地方,召唤仪式的祭坛也在这里,浓郁的光明之力隔绝了黑暗支配者的力量渗透,这也是整个星球唯一没有被染指的净土。

      随着夜色逐渐褪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地撒向这个世外桃源,阳光的温섚暖逐渐唤醒着远处森林里沉睡的生灵。鸟儿在天空中自由的飞翔雏着,欢呼雀跃,预示着新一天的到来,河边ﺏ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猗又出去打猎?你这死丫头,我看你是真的뫍不要命了!”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呵斥声打破了这个村落的宁静,一扇木门被飞快地打开,而后,一᎕位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子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女子칟一头清爽的银色短发,身穿精简的猎人皮衣,稍稍隆起的胸部被银色的轻甲包裹着,褐色Ġ的嫐皮质束腰下衬着一袭绿色短裙,修长的双腿套着一双旧得有些褪色的长靴,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箭袋,顺势挎在背上,左手拿着一张长弓,急匆匆地向外跑去。

      “芙蕾雅!你这死丫头,天天出簖去打猎,外面这么危险,你死了可没人去给你收尸㚶!”一位穿着宽大睡衣的大妈气뒯冲冲地追了出来,冲着少女的背影生气輻的骂道。

      “我今天去打只野兔回来孝敬你,凯琳姑妈。”名为芙蕾雅的少女转过身来,调皮地对大妈做了个鬼脸,笑着说道。ꮦ

      “真是ෛ的,我看你就是想早点把我气死!今天晚上是最重要的召唤仪式,所有人都要到场,你这死丫头早点回来,听到没?”凯琳姑妈气得直冒汗,掏出包里的手绢擦着汗对远处的芙颋蕾雅大喊邁道。

      “知道啦!”芙蕾雅向笕姑妈挥了挥手,转身跑出了拦村子。

      “这死丫头,真不让人省心◖。”凯琳看着逐渐远去的芙蕾雅,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士,大早晨的在这喊,老乡们还睡不睡옭觉了?”一位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对着生气的凯琳笑着说道。

      “还不都怪你,整天对她百依百顺,看看都把他惯成什么德᳣性了!天天出去打猎,她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怎么对得起我那死去的哥哥啊!真是的!”凯琳将一肚子火气撒在了男人身上。

      “好了好了,᥂消消气,回去继续睡吧,今晚还有召唤仪式,精神不好可不行。”男人抱住凯琳,笑着哄道。

      “ᙍ睡什么睡,早就给老娘气醒了,不睡了。”凯琳摆了摆手,转身进了슥屋。䙦 쨈

      “唉,芙蕾雅也真是的,大清早来点火药桶。”男人无奈地笑了笑,跟着也进了屋。

      芙蕾雅一路小跑,콌她很喜她欢在清晨出门打猎,因为这时候大地刚刚苏醒,晨曦缓缓洒在朦胧的村落上,唤醒了沉睡的自然,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芙蕾雅才能忘记这个世界的真面目,享受片刻的自由。

      “嘿,老伙计,快醒醒,我来了。”芙蕾雅来到了村口的一个㶲木制狗窝旁,轻轻抦拍了拍正躺在里面熟睡的大黄狗。

      “唔...汪...”大黄狗缓缓睁开迷离的双眼,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你这小笨蛋,睡꼓渴了吧?”芙蕾雅笑着,抽出背上背包里的水壶,给狗窝旁的一只小陶碗盛满㨁清水。

      ⒎ 大黄狗箵亲昵地用头在芙蕾雅身㓠上蹭了蹭,而后开始低下头用舌头开心地舔起水来。

      “我还给你带了早餐呢,给!”芙蕾雅看着大黄狗憨态可掬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谩又拿出准备好的狗粮递给썯了它。

      这只狗名叫哈姆,是一只猎犬,当初大逃亡时,跟着硙芙蕾雅一起来到了迪迦之村,芙蕾雅很喜欢哈姆,可姑妈不准家里养动物,她只好退而嫭求其次,在征得⤍同意后,在村口建起了一个小小的狗窝,作为哈姆的家。

      吃饱喝足后的哈姆趴在地上伸了个拦腰,而后期待看向芙蕾雅,等待芙蕾雅的命令。

      “走吧,开始今天的狩猎!”芙蕾淵雅站起身来,朝着村外的森林走去,哈姆也兴奋地跟在她的身灟旁,不停地上蹿下跳。

      ෽而此时,在遥远的宇宙中,一位光之巨人正和一只怪鸟扭打在一起,激烈的战斗波及了周围ﰕ漂浮着的陨石,将其炸得粉碎。

      “适可而止吧,你这臭鸟!”瓦格兰特抓住贝蒙斯坦的双弦翅,狠狠向外抛去,趁它没有缓过来时,立马接上一束瓦格兰蒂姆光线,却被贝蒙斯坦腹部的器官尽数吸收。

      “啧,真难缠。”瓦格兰特看着眼前这个棘手的宇宙怪兽喃喃道。

      就在不久前,正在宇宙中寻找任务地点的瓦格兰特遭遇了宇宙怪兽贝蒙斯坦的袭击,这只外形酷似鸟类的巨大怪兽,拥有着强大的怪力ڞ,让瓦格兰特竟丝毫占不到上风,就连他引以为傲的必杀光线,也被轻而易举的吸收了。

      眼前这ꧣ只贝蒙ϑ斯坦在吸收完光线后,还쇌挑衅地拍打着翅膀,而后转身向宇宙深处飞去。

      “可恶,别走!”瓦格兰特立马起身追了上去,这么凶残的宇宙大怪兽,如果放任它继续游荡,指不定又有哪个星球得倒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