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无限看最新

      夜下。

      路上行人往来憧憧,周遭家家户户屋檐下都点亮了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

      正是为路人照㔕明。

      方便他人,就是方便自己。

      林克一路上小心谨慎地尾随ⸯ福老大等人。

      目睹这帮人依次进入商户家中֤索取财物,而后不久便又志得意满地奔向另一家。

      莆他数了柨数,短短时间,包括自己家店铺算在内,已有十七八家商户遭受巨大经济损失。

      要知道,一个中等人家一个月的开销也就五六来块。

      五十块乾币,足可支撑一家老小八九个月的所有生活开支了。

      贫困人家更能支﯍撑的久许ꭴ多,即便是过一年两年都毫不为过。

      积年累月下来,这一波波撒开网似的搜刮,可想而鐃知,黑帮势力是有多富有,多让人痛恨!

      一个多小时过去。

      这一带的商家逐户勒索钱财完毕。

      福老大领着几个小弟从最后一家装饰不错的客店大门走出。

      此刻。

      躲在暗处的林克清楚咟看见,他的口袋鼓鼓囊囊的,完全塞不下这么多纸钱긏,有几张乾币的一角展露在外面,红红绿绿,分外撩拨人的心弦。

      但福֮老大好像并不担心钱财外露,会引来居心叵测的歹徒觊觎。

      林克心中了然,毕竟在万门镇这块地方,谁吃了熊心㼝豹子胆敢来对付他?

      砓 除了那几家有櫨实力的乡绅、踌议员、村长兼族长之外,在这里,马爷的名숖号可以说是响当当的。

      虽他只是马爷的一条狗,但那也是响当当的狗!

      “哝!”

      嘴里叼根牙签的福老大,随手从口袋中ਈ抽出几张乾币,分别发给身后小弟,淡淡道:“最近大家都辛苦了,这点钱拿去喝酒吧。≁”

      “谢谢福老大。”

      “福老大仁厚,不知还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小的帮忙?”

      这帮黑衣男子手ᖵ里拿到钱,滼顿时喜笑颜开,纷纷拍起彩虹屁。

      福老大一脸极为受用的表情,拒绝道:“不用了,你们忙你们的去吧。我等会还要办点事。”

      办点事?!

      众人一听,对目相视,脸上露出淫荡表情:“嘿嘿嘿.....福老大,不会又是去那里吧?”

      “滚滚滚,你们懂个屁。晚上少喝点,明天早点到马爷那去。”鯩福老大的小心䃱思显然被手下猜中,遂神色恼怒地挥挥手,当场把这些人都给赶走。

      待人散完,福老大左顾右盼了下,仿佛是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人跟踪,发现并无异常后,便整了整衣衫,迈着老爷步,朝一条昏暗、阴森的欪小巷子里而去。

      好机会。

      终于落单了。

      林克眸光微闪,拳头紧捏,人毫不犹豫,抬起腿熔果断跟上。

      经过那家客店时,发现门口角落居然有一堆用来建房的结实青砖,然后默櫑不作声地走上前顺走一块握在手中,同样钻进那条小巷子里。

      随着时间逐渐流逝,夜色静谧,镇上的居民皆关门关灯歇息。

      孤寂。

      寂静。

      黝黑。娞

      这条深长巷子훞小道众多,四通八达,串通着这附近一大片的居民区。

      因房屋设计相同,再加视野昏暗,只有巷子口与巷子口交接处有大灯笼散发出的弱小光明,所以人走其中,仿若是穿行在一座复杂的迷宫里,让人眼花缭乱,根本摸不着头脑ᙌ。

      林克刚懑一进去,就糟糕发现自己才一小会没跟上,居然就跟丢了福老大的踪影。

      不过,他心中并未放弃,而是眼睛一眯,凭借着原来对此軅处的一丝半点地形记忆,逐步摸索前行。

      今晚不给福老大开个瓢,心头那团熊熊怒火是泄不掉啊!

      思及此,浑身上下顿时充满了干劲,林克脚步渐渐加快,从快走改为小跑,“哒哒哒”的一阵脚步声,清脆回荡在周遭,两侧屋门快速从他身旁掠过。

      没有。

      没有。

      还籮是没有。

      夜晚的天气依旧十分炎热,才跑了几分钟不到,林克就ბ跑得汗流浃背,喘起小气,两眼快速寻找福老大的身影。

      正跑着,跑着......

      当拐过前面一个拐角口时。

      忽然!€

      嘭! 繯

      林克顿觉撞在一个硬中带软的物事上,较大鶓的反作用力瞬间괻使他一个趔趄后退好几步,几欲摔喫倒。

      那物事也同样往后移了几下。

      惊奇抬头一看,借助微弱的光线,他看到一位披着灰色蓑衣,头戴斗笠,穿着长衣长裤,背着个鼓鼓包ୌ袱的陌生男子立在眼前,打扮极㼭为古怪。

      林克蹙紧眉头,心头浮现一丝疑惑。

      哪有人挱在夏夜里穿成这样的?

      而且面容毨被斗笠阴影笼罩,看得不太真切,一副怪里怪气的样子,非奸即盗的即视感。

      来不及多想,此人没丢下任何一句话,仿佛是在赶时间一v样,匆匆忙忙从林克身边越过,背影快速消失在巷子尽头。

       ᫗ 目光思索的林克,稍稍停留一会,而后又继续抬腿前行。

      他不管别人的事,只要管好自己就行。

      刚踏出几步ꦑ,来到那怪人最后停下的地方。

      嗝!

      忽然。

      脚底似乎踩到什么硬物上,林克用力跺了跺脚,仅凭感觉,脚下东西坚硬,形状圆形,中间空心,不像是石头之类的东西。

      是以,出于好奇之下,他移开脚步,蹲下身子,伸手捡起那个物事。

      凑近一看。

      赫然是一只翠绿剔透,晶莹无暇的玉镯子,只是镯子上还沾染着干巴巴的泥土,一股淡淡土腥味扑鼻而来,味道有些冲,泪十分难闻。

      쳴 而且휐玉镯ﳉ上还雕琢着几个小字。

      好像是人的名字。

      “孟....女....丽....蓉。”林克睁大眼睛,一字一字缓缓念道。

      至此,林克恍然䰌大悟。也猜出了刚才怪人的身份。

      带土的玉镯子,鼓鼓的包袱,藏头露尾的打扮,无一不在说明,那怪人显然就是个令人深恶痛绝的盗墓贼。

      “在这里撞见,说明盗墓贼挖的墓并不远。若说万门镇的大墓在哪,也就只有坟山那里了。”林克思绪转动,一下子就有了明显线索。

      但这关他什么事? 䄽

      无奈摇头一笑的林克,发愁不知该怎么处理这玉镯......

      报官?

      丢了?

      亦或是칳收起来?

      正在思考的他,突然打了个寒颤,瞳孔猛地一缩,仿佛见鬼了一样,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手中的玉镯。

      但见玉镯清晰传来一股阴冷透骨的寒流,顺着掌心脉络汩汩流动,一路攀升至手臂、肩膀、胸口.....最后是心脏。

      心脏处,寒流越聚越多。

      硸林克的心渐渐冰冷,体温飞快下降,才眨眼间的功夫,面庞表面已蒙上一层薄霜,呼吸间,寒气吐出。

      心脏仿佛要冻僵了一样。

      硬邦邦的。

      不再跳动。Ⱋ

      一时间,痛◁得林克捂住心鈅口蜷缩在地上,额头青筋暴起,攥ꡌ紧拳头,死死咬住白牙䴦,痛苦难忍,人如窒息般难受。

      林克心下恐惧,这心脏要是停止运行,人还能活么?

      好在,下一刻的诡ᆛ异变化,让他的担心薞明显多余。

      一道透明面板突兀浮现在视野前方。

      姓名:林克

      年龄:17

      武功:无

      战力:0.7

      元点:1.3

      咚!

      随着奇特面板浮现,心脏开始有力跳动,恢复正常,寒流瞬间消失殆尽。

      躺在地上的林克,仰望星空,粗喘着大气,胸腔起伏,慢慢着恢复体力。

      他怔怔地盯着视野前的面板,眸光不可思议,心中犹如翻江倒蕆海一般,简直难以置信。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仅仅只过了十几秒的时间。

      休息了会,林克爬起身,扶着墙壁,看了看手中早已破碎的玉镯,颤声道䄟:“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人回答他。

      캫 只有破碎的玉镯片静静躺在掌心。

      惊魂未定的他,移动步伐,踉踉跄跄朝前面巷子走去。

      碰上这种匪夷所思的现象,外加不见福老大的踪影,那报复之事只能暂时搁置。

      当务之急是先搞清楚,自己身体有没有发♱生什么不焍良变化。

      ·뫫······㽈·혥

      小河边。

      噗噗噗......

      蹲在岸边的林克双手捧着清水,猛地一下泼在自己脸上,连番几次过后,顿时神清气爽,但这样也将自己的ꀂ头发,上衣打得全湿。

      刚才全身上下检查过一番身体,除了那道诡异的透明面板,可随心念忽隐忽现之外,并无有甚异常。

      这个发现让林克暗松一口气,遭遇这么离奇怪聐异的事件,他真怕自己会如乡间诡事里描述的那样,变成六只眼,八只手,十条腿......瘆人、嗜血、恐怖的怪物。

      至于那怪异的玉镯碎片,早已被他丢进河里,毕竟放在身边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怪事,还不如早早甩开为妙。

      얟 拍了拍裤子,鶤林克站起身,简单收拾下衣服,就准备回家研究那古怪面板。

      单一眼看,这面板有ව点像前世的游戏面板,对于他这衄个处于信息爆炸湶时代的现代人而言,并不是太难理解,只要钻研一下,应该就能领悟。

      只不过......福老大这王八蛋真是好运,今晚让他逃过一呭劫。

      林克愤恨不平,当转过身准备迈步离开时,人突然一↉愣,然后乐了。

      果然,缘,妙不可言!

      灯火ˁ下,只见一道身影摇큂摇晃晃顺着河道而下,走路歪扭,嘴里嘟嘟囔囔些什么话,再靠近些,清楚可见一巍张熟悉面孔,那不是福老大还能有谁?

      真是天助我也。

      原本瞘还要ዳ废点功夫,现在却喝成这么个醉酒虾样,等会办事可要轻松许多。

      林克目光微闪,狰狞地곑笑了笑,手中握着ޕ青砖,几步跃上台阶,犹如凶狠恶狼一般,快步来到福老大身后。

      拍了拍肩膀。

      “谁?”

      福老大大喝一声,两眼朦胧,动作夸张似打着醉拳,显然神志已然恍惚。

      不待他转过头来。

      一个板砖照着脑门就是重力拍下。

      嘭!

      连惨叫都来不及嚎出,人直接笔挺挺地倒下。

      头发根ᯭ部鲜血蜂拥溢出,血染一片。

      嘐林立脸上⼫煞气滚滚,冷笑一声,抓着青砖对准脑瓜就是“哐哐哐”地狠狠连砸好几下。

      一下下打落,犹如击打在软垫上,表面软软的,里头有点硬,较硌手。

      福老大起΋初还有本能反应,两腿下意识乱蹬,似身体抽搐一样,ᅗ可在连拍十几个重击后,人就变得死气沉沉,一动不动,仿窩佛陷入沉睡当中。

      林克心觉差不多了,深呼几口气,用力一甩将凶物扔进河里,来了个死无对证。

      虽说这世的科技还没发达렶到可以鉴定指纹的地步,但随手一扔,也不费庄多大功夫,小心无.大错。

      諭“你就慢慢睡吧,以ར后还可以睡个天长地久。”林克颤抖着双手,在福老大身上摸索。

      别看他刚才出手狠厉,其实全仗着心中那股恶气,如今恶气已泄,胆子、理智就回归到正常人水平。说㽷不害怕那是假的,毕ꍶ竟这銅是在杀人。

      少顷,手죍指캴触摸到一叠厚厚的纸钞。

      林克喜上眉梢,嘴角微扬,抓起一大把钞票,拔ຟ腿就跑。

      转眼间,身形快速消失在黑幕之下。

      徒留一个倒在血泊中的人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