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尝一下吗无重复章节

      “为师有一式独特的功法,你想不想学?尘老说道。

      “独特的功法?”陈澈疑셽惑道。

      “不错。”

      尘老神秘兮兮道。

      ຌ此时䔛此刻,陈澈被埋在土中,虽只得闭眼看不清视线쇓。

      可脑海之中,仿佛也看到了尘老那副故弄玄虚的嘴脸。

      흴 “到底是什么……”

      陈澈好奇问道。

      尘老说道:“此地阴气极重,魔怨浑厚。”

      “尤其在我们身下,似乎——正是魔怨的根源!”

      “此功法倒能ᤀ用得上,助我们破局。”

      仅凭神识,尘老便能察觉到这周遭的环境。

      若仅只有阴气,也无大碍,但最要紧的则是魔怨了。

      对寻常修士而言,这简直是一种毒药。

      可以预见的是,若没有些手段,他们今日必死无疑的。

      而陈澈娓顿时明白了。

      ɀ 尘老所谓的独特荨的功法,就只是提前走上魔修邪术的道路而已。

      前世,他是因修炼宗门禁术,跳崖明志而死。

      혣那所谓的禁术,也不过只是魔修邪呐术罢了。 醔

      㟌“我明白了。”

      鵖 陈澈说道:“可是师傅,以我现在的境界,过早修炼邪术只怕会……被发现的。”

      狊 “发现?”

      尘老乐呵一笑,道:“小溶家伙,本以为要花一番苦力劝说你来修邪术,没想到这么快就接受了啊……”

      他并不知道的是。

      走禁忌之路、修炼邪术这事。

      陈澈前世可太熟练了。

      陈澈面上仍是与尘老说道胱:

      “我要应付三年后␕的退婚之辱;要去圣殿报今롊日之仇;还要探明天道的真相。” 乬

      “我有不得不联变强的理由,为此┇,只뙛需力量便足够了。力量就是力量,哪騊有什么正邪之分?鵫”

      却听尘老沉默了。

      旋即不由得大笑,“野心倒是旺盛。”

      Ó“好罢,既然颥看得这么开,那为师就将此功法传授귙与你。”倻

      瑲 “此功虽靠汲取阴气魔怨而成。不过,却不同普通邪术那般惹眼。”

      “既可破除上面的封印,恢复肉身伤势;其次,也可令你境界实力飞速猛进。”

      “最重要的便是,只要不当众施展此术,常人根本难以⨐发现。”塹

      “此功法名为……玄天功。”

      陈澈顿时一惊,随后欣喜道:“真的么。᣹”

      尘老应声道:“想当年,你师傅我在中州呼风唤雨,嚻除了圣殿以外,其他势力谁不认识我?”

      “取到这本功嗣法,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可惜……”

      说到这,他叹息ꯢ一声,“ﲱ罢了,旧事不必再提。”

      这仿佛是戳到他痛处了。

      陈澈无言。

      尘老说道:“总之,徒儿濷你昨夜当面顶撞女帝与圣子,虽很鲁莽,可大难不死必有后㸘福。”

      﫭“现在,机缘到了。”

      ……

      …馑…

      “你要去哪?”

      当叶安准备㔸离飉开的时候。

      忽地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他켴转身看去。

      便见虚无空气蔓延出无数道金芒,旋即一道空间똵裂缝被硬生生地撕开。

      纤弱身搰躯闪烁着ᣌ星点金芒的曼妙女子,足尖轻点虚空。

      空间裂缝中传来阵阵呼啸寒风,吹动着她的银白长发。

      “陛下?႟”

      鹫叶安略有些惊讶,道:“躲过月儿了?”밳

      此时的祈羲正双手叉腰,微텊微喘气,被白发遮掩着的额头有些许晶莹露水。

      许是因为疲倦,她侧脸有些发红。

      “躲过去了。”

      祈羲舒了会气,道:“她有些顽口强฀,不过,这会应当也放弃了。”

      遁入䔣虚无空间中来回穿梭,游走于偌大的大陆之中。

      前一秒还在西漠沙海,下一瞬就穿梭到了东岳㳣静谧海。

      反复数次,月儿寻不得踪迹,晕了,自然也就放弃了。

      “侍女也不好当啊。”

      碝叶安发自内心的感慨道。

      老板娘不务正业,苦的却是底下干活的。

      祈羲微微抿嘴,道:“呆子,你倒是关心关心我罢。”

      镅“来,抱一下。”

      旋即,她伸出手,微微闭眼。

      叶安敷衍的向前走一步,靠了上去。

      祈羲睁开眼眸,哼声㝘道:“怎么了,一幅勉强的表情。”

      “难道还委屈你了?”

      叶安摇了摇头,沉思片刻,道:

      “只是觉得陛下的形象塌了,彩以前都是高冷又高高在上的那种气质。”

      “……”祈羲微微歪头,满脸疑惑,“哈?”

      兴许是用词有些怪异,她分明听得懂쑞每个퓮字,却一时无言。

       叶安不以为然,随意敷衍道:“没事。”Ā

      “话说回来,祈羲,你接下来的打算呢。”

      祈羲寻了张椅子坐下,翘着腿,“我接下볏来的打鑟算?”

      她玉指轻轻捏着自␰己的下颚,随后不怀好意的冲叶安轻声一笑。

      “是有个打算的,只是还要看你……有没有时间。”

      酓怒叶安想了会,思绪一亮,说道:“游山玩水吗?”

      떎 “咦。”㭭

      祈羲惊讶些许,道:“是的,是的。”

      “真好,我以为你又要叫我回去批奏折了。”

      她觉得舒心许多了。

      叶安一拍手,说道:“回去批奏折才是好的。”

      祈羲:“……”

      叶安继续톀说道:“我过Ⱎ会就要去另一处地方,是座ꕂ村落。”

      “只是毕竟是北圣荒地,荒郊野岭,뛩可能风景不算太好。”

      噩“你还是别去了。” 鯭

      䉄说风景不算太好봀,只稍微委婉๫些。

      那地方靠近乱坟岗,闹鬼,真的鬼。

      祈羲沉思些许。

      ꃄ 一提到村子,思绪乱之中不免就浮现些许印象——

      鎧 夕阳橙光之下,稻黄田野,风声淅淅零零,草房门前摆着木桌。

      旋即,她眼眸一亮。

      这可正是她梦寐以求的,能于圣殿退休之后的日子。

      “去,要去的。”她坚定道。

      兂 叶安迟疑片刻,“先提前说好,那里的环境有些…䙙…禸”

      “有些什么。”祈羲好奇地眨眼,眼中似有光。

      ⓸“有些很糟糕。”

      见她櫝那般期待的眼神,叶炒安一时间纠结了。

      但祈羲却摇了摇头,期待道䄟:“糟糕就糟糕一些,不打紧。”

      “你刚刚不是就要走吗?”

      “我们ጦ现在就走罢,现在就出发。耽误太多时间,月儿又要找上门来了。”

      面对如此激烈却又佯装镇静的期待,叶安倒没什么话继续说了。

      他叹了口폞气―,说道:“那就走吧。” 먖

      也许这种时候,气运之子就已经开翆始发动机缘,恢躈复实力了。

      过䆔去那边是要办正事的。

      辏不过很显然,祈羲有相当大的误会。

      那就ࠥ任由着这误会,随它去吧,叶安倒也劝不动这位任性的女帝陛下。

       除了办掉气运之子以外。

      之所以没与祈펢羲明说幽水村、乱坟岗的事,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一大理由——

      那是事关祈羲对于魍魉魑魅的反ꗕ应。

      ઓ坦白而言,叶安很期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