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国产人人操人人

      “咚咚!ꤏ”

      “人呢?刚才报警的人呢?在哪呢㉫?” 댳

      齳朱明新亲自带队,身后三轮车上高柏零那帮赌客串成一串,此时ጺ蔫头耷拉脑袋。

      朱明新进入롋院子的时候扫视一圈,找到㈼人群中的满仓,满仓指了指车肇兴,此时车肇兴已춭经醒了,正在跟胖子拉扯。

      “卧槽,在我的辖区强健农村妇女Ȃ,趁着헽人家爷⒠们不在家搞这种事情,小子,你废了!”

      ⎭望着车肇兴⁰当啷在那里的家伙,朱明新摆摆手都栁不用问笔录。

      “没有,我们俩是相好的,顶多是搞破鞋!”

      无赖做久了把官方的这点事研究的门清,车肇兴索性心一横,心道你ግ妹的想要让我蹲笆篱子门都没有,乱搞男女关系顶多罚点款,没钱就蹲个拘留髑,真的定义成强健自己的后半辈子就完了。

      “你放屁,明明是你强健,老娘能看上你,你哪里比得上謰我家的胖子?”

      车玉梅也不傻,如果是定义为乱搞男女关系,自己是重头戏,前豭几年抓进。去的女的直接送了南监,出来岁数都一大把了,自己的青春怎鳫么能在那种地方挥霍?必须保证自己在外面,这个时候就是受害者。

      “你这贼女子,是你勾引我的,母狗不撅腚公狗没机会৏,那天我从谷满仓㜤家里偷的黄豆就在你家的仓房里,如果我跟你不是相好的为啥要给你?你的那个腌粉啥的挙都是我给买的,你还有脸说,就是你勾引我的……”

      俩人隔着窗户你一䅳言我一语这通枈揭老底,全村人的三观全都碎了,有心人直接砸开了胖子家里的仓库,里面很多紕东西都是村里人丢的。

      “我说我家的铁锹哪去了?原来被人家拿来挖车胖䎦子家墙角了。”

      “这不是폞我的锄头么?那天我鴒挂在窗户底下就没⏘了,ﳁ原来是到车肇兴到车胖子家修理车玉梅的那一亩三分地了,还用的正地方啊,謿真是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大家快来找自己的东西,这家都不是好玩意。” Ⲕ

      ⷹ 胖子一张脸一会红一会紫,心里把车肇兴和车玉梅两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心道我的人⻙生ﳋ完了,至少这个村呆뗧不下去䄤了,别个不说自己偷得䞧那些东西也不是小数目。

      此时最高兴的就是朱㏏明新,盗窃,强健,这归到一起是刑事案件,自己上任第一把火正愁没地方发,现在就送来了,自己的地位稳了,当然更重要的是那个副所长正好是车肇兴和车胖子的亲戚,这个譗案子足以把对方压制住,只要自己操作得当,对方年底就得滚蛋,想到这里暗暗朝着满仓竖了个大拇指。

      髒 “把这三个人给我带上车,小何给其他人录笔录,那趀个村长是谁善后一下。”

      指挥手下民警给车肇兴戴上手铐,屋里车玉梅也被带上车,此时车玉梅下身就围了一个床单,因为衣服被喜子娘‘不小心’掉尿桶里了。

      “我的衣服……”

      㷯 “住嘴,特么的有胆子偷就有胆子给老子光着,搁到前两年让你游街,兔⢗崽子,在我的辖区犯事。”랮

      车肇兴还想穿裤子,朱明新果断拒绝,就这样若有若无的手电光里,一个光屁股男人,一个围着床单的女人,配上一名脸上鮘被挠ᓊ花了的胖子,在一众赌徒的注视下上了车。

      “谁摸我,把手拿开,警察有人摸我䓫!”

      三轮车上本来就很挤吧,车玉梅这么风骚的穿着立马受到了优待。

      “闭嘴,在쵤家里偷还有脸说这፪些,老实给我呆着,都给我老实点。”

      崰 手电光直射着车玉梅的眼睛,最三轮车缓缓发动,满载而归的朱明新冲着满仓眨眨ꆝ眼睛。

      “嘎嘎嘎……太好玩了,车肇兴那个坏蛋终ႇ于被收拾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都说严打呢,这个孙子估计得判几年,大哥咱们买一挂鞭放庆祝一下,终于把这个混蛋抓起来了。”

      “来,我给你们学学小广播那样子,我呸,你就是强健,人家在家睡觉好好地,忽然感到身上压了一个人葿,然后一阵剧痛……我告诉ꐅ你们罭,那个公安都听不下去了,嘎朐嘎……”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喜子和满意ꗤ聚在满仓家里围着磨盘绘声绘色学着听来的消息,满∗仓笑的肚子疼。

      “接下来咱们要这么做,过来……” 娆

      几天时间下来,这桩轰动猪蹄河流域띚的大案算是尘埃落定,因为某些人的缘故,车肇兴定了鰟强健,进去了。

      標小广播车玉㉪梅成了受害者,按照䍺规定车肇兴家里得给赔偿,朱明新在满仓的运作下给与了‘调解。’

      窒 ㅂ 不调解还好,就在派出所办公室里,ਟ车肇兴的媳妇就和小广播打起来了,郓那叫一个稍精彩啊,卫生巾都打出来了。

      널 车胖子坐在所长的沙发上就那么看着,霸道惯了的车玉梅这次破天荒不敢指挥自己男人,火力全部对准车肇兴家里。

      而车肇兴的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天晚上就把胖子家里所剩不多的几块玻璃砸了,而且扬言要弄死车玉梅葮。

      这么一个混乱的时候,满仓岂能不插一脚。

      “哥,能行么?”

      望着手里的砖头,满意小声嘀咕,满仓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目光紧紧地盯着车肇兴家的窗户,就在电灯关闭的䪭一刹那,满仓手里的砖头扔了出去。

      “哗啦!”

      “啊……Ꮫ”

      屋子里传出尖叫,满仓和满意飞寿快消失在뛅现场。켈

      灯光亮起,车肇兴媳妇捡起止砖头,上面赫然写着一个‘滚。’

      쵣 车肇仈兴的两个孩子准备出去追被车䆋肇兴的媳妇拦住了,此时肇兴ꁪ媳妇心里已䊑经恐惧到了极点,虽然明面上撑着,可㲌是这次事件实在是太大了,车肇兴铁定进去,自己接下来日子怎么过啊?

      用纸垫好伤口,肇兴媳妇重ぶ新躺下,后背还没落炕,一块玻璃再次碎裂。

      “哗啦!”

      “谁呀?哪个天杀的……呜呜呜……”

      惉满仓和满意隐藏在黑暗中望着歇斯底里的一家,满仓的内心灖却出奇的平静杴,生不起半点的同情和悲悯。

      “前世记忆中这家人在村里无恶不作,后来儿子真的是一个强健犯,隔壁村的一个小姑娘在玉܉米地被祸害了,等到警察来的时候车肇兴把儿子送㋢走了,警察也没办꩷法,事后车肇兴还警告对方家人不允许再闹,而且女孩不允许嫁人䣚,쮌要等自己的䁮儿子羾赚大钱ᆭ回来ዲ。”

      车肇兴家里地无一垄,年年的玉米架子是满的。

      这种奸佞小人满仓必须铲除,只是让满仓有些意外ꟃ的是第一个挺不住的竟然是车胖子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