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肿粗暴撞击求饶 H

      临睡觉之前,奈良千寺樢与山中和也详细的讨论了一下感知忍术方面的问题。

      经过再三的确认,奈良千寺ⰳ无奈的发现自己是真的没有感知方面的天赋。

      从四岁修炼查克拉开始,到现在凅为止沫已经五年ꤠ过去了。

      奈良千寺其实很清楚,如果不算影影果实的能力,自己的天赋䊵只能算是中上,最多就是思想比较成熟,接受能力与理解能力远超同龄人而已。

      不过所谓天才也是方方面面的。

      超强的接受能◪力与理解能力,以及成年人的自控能力,让奈良千寺从一开始就领先同龄人一步。

      搁到了今天,奈良千寺的实力已经完全秂超越了同龄人。

      以后只要继续努力修行,时常向村里的上忍请教,在修行上少走一些弯路,奈良千寺相信序自己可以继续拉开与抍同龄人之间꿽的差距,一步一步超越村子里的前辈,成为忍界真正的强썪者。

      一夜过去。 菠

      东方天际微亮,秋道泉从河边打了些水回来ʧ,奈良千寺简单的洗漱一下,然后吃了点干粮垫垫肚子。

      “真是受够了。”

      露营的生活最开始还有点新鲜,ᦢ可时间一长就会觉得很쏻无聊。

      尤其是生活上的ݥ不便՝,更是让奈良千寺难以忍受。

      以后Õ的任务如果都是这样的话,奈良千寺发誓自己一定要早一点向村里递交辞职信。

      昨天巡逻的时候,奈良千寺在一些便于藏身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小型‘影子分身’。不过一晚上的时间都没有任何异常,奈良千寺也就解除了忍术。

      吃过早餐,又是日常的侦查任务。

      上午、下午、晚上,一连三次的侦查都没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好在판奈良千짩寺早就习惯了䉸这种事,见过了忍者之间的厮杀,奈良千寺更希望自己每次执行任务都፛不要发生战斗。

      餖 如果能轻轻松松的赚钱,谁喜欢整天出生入死啊!

      ọ 执行任务的第七天ﰨ,猿飞新之助找到了ퟥ奈良千寺三人。

      褒 “很顺利,我们班的第一次任务已经结束了。”

      猿飞新之助说쬎道:“虽然过程中发生了一点意外,不过好在已经圆满解决了。”

      “这样就结束⪐了?”秋道泉整个辩人都还有些懵呢。

      这次任务她除了跟在奈良千寺后面在树林里来回游荡外,就是在救治伤员的时候跟着打了打下手。

      什ퟤ么都还没做,任务就已经结束了。

      “我很理解你们的心Ⳙ情。”

      纊“我刚毕业的时候,也总想着执行难度更高,更刺激的任务,每次执行任务时也总想着会发生战斗。”

      猿飞ㅕ新之助笑着㟤说道㊛:“不过这种事等你们经历的多了就会屘发现,能顺利的完成任务,是多少忍者都渴求不来的。”

      “走吧!”

      猿飞新之助继续说道:“我们该回村子了。”

      回村的路上,奈良千寺也询问벓了一些不太重要的情报。

      迭 守卫据点的忍者已经换防,被关押的四名忍者也被䫥秘密送回了村子。不过这四人具体交代了什么,就不是ࠒ奈良千寺这种下忍能够了解瓹的了。

      除此之外,木叶与草隐村的交易虽檵然ẵ发生了一点不愉快,蒅但整个交易过程还是很顺利的。ΰ

      草隐村得到了急需的物资,木叶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而且有草隐村继续牵制뒒雨隐村,木叶就不需要将防御的重点放在雨之国了。

      一天半以后,奈良千寺一行四人回到了阔别十天的木叶。

      黐“我去递交任务疯,你们宋也早点回去休뒐息,都累了这么多䒕天了。”

      “是!”

      等猿飞新龓之助瞬身离开后,奈良千寺邀请道:“和也,要不要一起去泡泡温泉?켿在野外住了这么多天,身볊上都有ꘟ些长毛了。”

      山中和也说道:“你不是经常在河里洗澡吗?”

      奈良千寺白眼一翻:“在河里洗澡샻跟泡温泉能一样吗?你到底去不去?”

      读“好吧!”山中和也点了点头。

      “瘰泉,你自己回家吧!”

      围 ……

      柖“老头子!”

      走进火影办公室,猿飞新之助发现里面没有外人后,便ﯯ直接找了个地方随便坐下。

      “回来了ᾨ!”

      ꜔猿飞日斩抽了꽋口烟,语气凝重的问道:“你那边有什么新发现吗?”

      猿쁺飞新之助摇了摇头:“没有!这几天边境ǎ一直很安静,什么情况都檚没有发䳂生。审讯部那边呢?问出什么情报了吗?”

      ㏙猿飞日斩摇了摇头,叹ꬒ了口气说道:“那四人确实是岩隐村的랞忍者。” 겛

       “什么!?”

      轔猿飞新之助闻言一惊:稢“大野木떼那우老家伙该不会是想要开战吧?”

      猿飞日斩语气凝重,缓声说道:“问题就在这里!”

      “那嘣四人的大脑中被施加了很强的幻术防御,经过山中一族밊的破解,最终发现他们曾被人施加了幻术。”

      “然而㆓……”

      “随着幻术防御被破解,那四人也死了。而且他们的精神也被直接摧毁,再也搜索不到任何情报了。”

      说到这里,猿飞日斩也是微微叹气:“他们四个,哦,不,应该騅是八个才对……他们八ㇶ个执行的并非岩隐村发布的任务,但人却死在了我们火之国,死在了木叶忍者的手里。”

      猿飞新之助皱眉道:“岩隐村那边有什么反应?”

      猿飞日斩摇了摇头:“木叶与岩隐本来就不对付,想必经过这一次,大野木那老家伙在心里又记了我们木叶一笔。”

      “有人在挑拨战争吗?”猿飞新之助喃喃自语큯。

      ﭿ猿飞日斩解释道:“施加在那四人大脑中帱的幻术很强,人一旦死亡,又或者幻术被破陴解,这䏷股力量就会立刻摧毁他们的精神力。”

      “这次如果不是你们抓到了活口,恐怕我们也귅察觉不到这件事。”

      猿썒飞新之助皱眉道:“就不能向岩隐村解释吗?如果真有人在︹暗中挑拨战争,这可是整个忍界的事情。”

      猿飞日斩无奈道:“你觉得大野木那老家伙会相信我们的话吗渇?”

      这倒也是。

      五大忍村彼此之间的仇恨极深,岩隐村根本不可能相信木叶的话。

      而且那四人的精᝟神力已经被摧毁了,木叶也拿不出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

      辜“我明白了!”囡猿飞新之助点了点头。 䮗

      猿飞日斩吐了口烟圈:“至于你们小队……就按照你在信上所说,记C级和B级两个任务吧!”

      说到这里,猿ꉖ飞新之助也是笑了笑:“千寺那小子,以他现在的实力和素质,等任务数量达标后,应该就可以提拔为中忍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