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白嫩大学生正在播放

      “这个方法我想过了,不过有些不大保险,有没有能让温度謙不那样高,然后让所有的符篆尽٩快燃烧的办法?”

      韩元对袁天罡问道。

      盧袁天罡毕竟是道门血中人斓,对于他们一些什么秘药啥的,肯定了解的多。

      要繽说古代的化学家,肯定⫞就是首推他们道门这群采药炼丹的道士了!

      他们的办法绝对有很多!

      果然!

      听到韩元的话后,袁天篦罡捋着胡须,微微沉思了片刻之后,对韩元说道:“我知道一种秘药,可以涂抹在符篆上,到时候只要是温度稍微高一点,自然就能够ௌ燃烧起来。”

      秘药?

      温度稍微高一点,就⢞能够燃烧?

      这特么的说的不是白磷吧?

      白磷螝的燃点很低,韩元是ḷ知道的!

      不过,要是白磷的话,也许真的可以! 﫞

      “好!那就用这秘药!到时候求雨成功了,必然有道门的一份功劳!”

      要想让马儿跑,得让马儿吃草啊!

      要不然凭啥道门要帮你啊?

      其实不用韩元多说,袁天罡对于这件事,也是非常上心的。

      ᶊ 想想吧,要是韩元ᡏ求雨成功了!

      那是不是证明他们道门,的确是有些本事呢?

      軚尽管韩元不是道门中人,但是别忘了,这求雨的来历也是道门中才ꑢ有的。

      屙而且韩元的求雨过程当中,那些符篆可都是他们道门的人画的。

      那符篆是不是有用呢?

      能够把道门发扬光大,这样的诱惑,身为道门领袖袁天罡,自然是不愿意错过的。

      㷦 “好!那老道马上回去就安排下去!”

      袁天罡点头答应了下来。

      韩元笑眯眯的把他送走道谢,“有劳袁道长了!”

      “无妨,于我道门根뾭基也有好处,老道自然愿意奔波。”

      转眼间十二天就过去了。

      ䷯ 无论是木制的高台,还是让袁天罡他们道门准备的符篆,终于全都完成了。

      乄韩元吩咐人把三万多枚符篆,全都挂在了高台上。

      远远的看去,这里一下子变的甚为壮观!

      不仅如此,为了防止有人破坏,程咬金还特意帮忙调拨了一批金吾卫,直接驻守在这里,防止有人靠近。

      幖不少百姓儒生什么的,全都被这里吸引了过来。

      他们都是听说了,今쩐年金科状元应陛下的要求,要过两天求雨的。

      而且这上面这么多的符篆,也让他们颇为震䃑撼。

      檉王家人和韩元是最礿不友好的,对立也是最厉害的。

      馫 谁让韩元几乎把他们世ἃ家的生意,都⥶给打压的不成样子了呢!

      现在韩元求雨的高台,还有求雨的符篆等等全都弄好了,王家人看在眼中,私下里议论纷纷。

      “看样子,韩元这是打定主意要求雨了。”

      王纶端起㽹茶盏喝了一口热茶说꼊道。

      王晖之前去檀县,想要找韩元的麻烦,结果被弄得灰头土脸的回来了,更是让王家人赔了不少银钱較,所以对韩元那是恨之入骨≀。妏

      他是王家嫡系孙辈,也是王纶的第三个孙子,平日里王家府宅当中,谁见到他不喊一声三少爷?

      甗可是就因为那一次,在ﻝ韩元手中吃瘪后,王晖回到王家里面,发现别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不对耾了!

      就是平日里,跟他哥俩好的其他世家子弟,也都暗地里嘲笑他!

      ⨰他不能够跟别人发火,但是心里面的怨愤,却加在了韩元的身上。

      要不是韩元,他怎么ᓟ会现在这么狼狈?

      怎么会被别人嘲笑?

      ⨋ 韩元简直就是罪魁祸首!

      现在听到自己爷爷说起韩元㊯的직事情,王晖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哼!这韩元不知道天高ꝫ地厚,竟然想要㞰在这万里无云,干旱的时节里面求雨...看来,㘿他这段时间一直顺风顺水,已经让他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㸃。”

      “唔...你能够想到这里,倒是不错。”

      听到王晖的话,王纶↦难得抬起眼来扫了他一眼。

      听到自己爷爷对自己的称赞,他顿时心中一喜,忍不住问道:“爷爷,现在李家已经坐上了皇位了,反而处处跟我们世家作对,是不是打算与我们世家过河拆桥?”

      王纶听到王晖的话,半闭着的眼睛一⓲下子睁开了,⻒盯着他问道:“那你扆是什么想法?”

      “要孙儿说的话,不如,我们世家直接和李二¢撕破脸!他李㱅二势力大,我们世家也不是吃素的...”

      啪!

      턮 他还没有说完,王纶那大耳刮子,就直接抽到了他的孨脸上。

      “混≌账!你以为李二是死人啊?能够坐稳那个位置的人,是有那么简单的吗?玄武门的血还没有流干呢!熫滚!马上滚回去!”

      王硋纶简直要气死了!

      䈣 小时的时候,王晖还是挺聪明的,也深得王纶的喜欢。

      可是,这特么的长大了之后,还没有怎么样呢,就直接向着扯旗造反了!

      那反是随便造的吗?

      š... 䜗

      在王纶这边怒气冲冲的时候,另一边的韩元,则是被有些李二给叫入了宫中。

      “韩元,你这求雨准备的如何了?”

      왅 “陛下,微臣早已经准备好了,三天后的上午푯,微臣就开始풹求雨!ꋣ” 榕

      韩元不紧不慢的对李二ꑼ说道。

      距离李淳风推算的日子,也不到三天了,켝为了保证时榴间准确,基埈本上,諪韩딾元让李淳风和袁天罡几个时辰一推算,就怕随便来一阵风,或者怎么样,云彩就全都没有了。

      没有了乌云,韩元想要求雨的难度,估计会͂提升一倍不止!

      成功率也会大大的降低!⮳

      所以韩元绝对是要保证时间Ԝ准确的。

      “好!这一次求雨成功,朕亲自给你封赏!”

      李二对韩元许诺道。

      韩元闻言拱手く道谢,“微臣谢过陛下!”

      ......

      等到韩元离开皇宫之后뵺,李二也把韩元求雨的消息,给彻底的放了出来。

      一时之间,不少百姓都议论纷纷,打算三天之后去看韩元求雨的过程。

      “听说一品楼的东家,也是状元郎韩元,打算三日后开坛求雨!”

      “是啊,我也听说了,真希望老天ﻚ爷能够下一场大雨啊,已ꀅ经好久没有下雨了˘,家里的庄稼今年全完了。”

      “你们说韩元能不能求雨成功?”

      “那就得看老天爷给不给状元郎面子了。”

      ...

      앧 百姓更多的ힽ是关注结果ⷺ,要是大雨下来Ҟ了,那干旱的庄稼就能够有一条ꪉ活路了!

      会྽给百┮姓带읰来信心!

      而那些勋贵子弟,还有世家的蹋人呢,则是完全打算看热闹。

      房玄龄担心韩元求雨失败,在前一天的晚上,还特意找来询问韩元到底有几分把握。

      䋖 韩元笑着对房玄龄解释道:“房叔父放心,明天虽然小侄浑不敢保证十成十的把握,但是八成的把握还是有的!”

      轱 “那就好!一定要成功啊!就算是失败了也无妨,我跟陛下都会尽力保你的。”

      房玄龄临走之前,不忘给韩元吃一个笱定心丸。

      ...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