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无赦

      木箱子提回஽房中,李铮开始摆弄铁鹰。

      这个世界,比起前世蓝星,有着诸多的不同」和神秘。

      首先,星球的面积,就要比蓝星大上许多,气候整体偏热,利于农耕,其次,地势多平原,少山地,降水充沛,气候相对温和,也少自然灾害,最后圛,就是李铮手中的这颗鏇珠子了。

      “这难道就是铁鹰的动力装置!”

      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他终于将铁鹰拼接好了。

      长约一尺,双翅展开,两尺有余,精铁铸造,形似一只雄鹰,尖喙,利爪,就连双目邻,也是刻画的栩栩如生。

      铁鹰的身上,还有许多精美的纹路,在李铮看来,这些纹路都是装饰,和铁鹰઻能不能飞,应该没有多大的关系。

      “动力装置?”

      땓李铮的身旁,坐着一个身姿修长᫘,眉清目秀的姑娘。

      她长得足够好看的,模样也足够秀美,唯一的不足,就是一身漆黑的衣服,僤遮挡了ؔ一些本该有的美。

      魤 肌肤称不上白,但足够光滑,眼神称不夑上温柔,但足够凌烈,似有那么一些,锋芒在身上。

      李铮只知她叫做小叶,是前天夜里的蒙面人。

      还有一个叫做小花,一亪直藏在暗处,平伮日里不现身,只在暗中配៱合小叶。₠

      Ⰶ 小花小몌叶,一对双子刺客,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两人的配合,那天夜里,李铮已经领教过了。

      “动力装置,就是让这铁鹰飞起来的力道?”

      李铮指着手中淡췛蓝色的珠子。

      줎“这珠子叫海珠,自大海中来돧,蕴含大力,可以推动铁鹰飞行,这有什么柛奇怪吗?”

      小叶露出困惑。

      这难道不奇怪吗?

      简直就是想不通。

      “那海珠中的大力,是怎么转化为机械能的?”

      小叶摇头,表示根本不知道他在뫛说什么。

      李铮这个理工男,ሮ来了极大的兴趣。

      假设,这珠子等同于石油,可这肧铁鹰的动力装置,看着也不像是内燃机什么的,难道它能产生热量?

      ꫗不对,出自大海,又或是氢能源?

      更可怕的是,李铮根本就想不明白,铁鹰是如何导⛿航的,又如何输入指令的,它怎么就知道,从这里到那里?

      疑问太多了。

      “我是说,铁鹰会如何知道,它要去的,是大梁魏王处呢?”

      㙚 其他的可以弄不懂,这个必须要了욟解。

      㲔小叶的眼神,越显疑惑。

      “鹰腹自有放信之处,这只铁鹰飞走后,只会往大梁,不会去别处,到了大梁,自有我镇龙门人取了信件,再送往魏王宫。”츼

      潌这么一听……

      还真是个简单的道理。

      这不就是快递吗?

      传闻中,铁鹰一日可达两千里,这么说来,也并非是铁鹰不停歇地在一直飞,而是镇龙门⻄这么多年的经营,在天下各处要地,形成了联络网。 璲

      铁鹰相当于是运输机,只做连接的媒介。

      这要是魏王住在乡下,信还就送不到了。

      “如此,我就明白了,不知镇龙门,要如魵何对付那一百死士呢?”

      这两日,在镇龙门陆陆续续的消息中,死士的动向,一直在李铮的掌때握中。ወ

      昨天,又有一波死士出城。

      到如今펹,城中就只留下三十人左右,该有七十人出了城。

      镇龙门势力遍布酒肆商铺,死士在城中的行踪,尽在掌握之中,可出了城的那一支,就再也摸不着他们콖的动向了。

      敌人在暗,我在禐明,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想来是那王寺,发觉了镇龙门的存在,出城隐匿身形,就是为了始终待在暗处渂。

      一个刺客,待在暗处,才有绝佳的机会。

       “翻龙使说了,公子如何,我等就如何,镇龙门一百刺客,谨遵公子吩咐。”

      这就是贺世宗所言,助他去大秊梁吗?

      与李铮所想,相去甚远,看来就算有了镇龙门曣,他⳦还是要靠自己꽹啊。

      “好啊,쭦这样ᴅ正合我意,让你们去做,我还不放心呢?”

      李铮的话,小叶似有不服,嘟了嘟嘴。

      “敌我不明,我在明处,敌在暗处,公子可有맒曾想过,该如何应对呢?”

      “正Ἡ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现在是一不知敌,二不知己,怎么能做出应对之策႟呢,一百刺客,实力如何,比꓁之你二人,又⏩是如何?”

      知道这些,对李铮来讲,非常重要。

      杀手,很少动嘴。

      小叶在禮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时,直接选择闭嘴。

      李铮见她不张口,又继续问。

      “我听说,刺龙的刺客,有天地藤人三品之分,天为最高,人为最低,依着此法,该如何划分,这你总该知道吧?”

      “人者,并非是说实力低微,其中也不乏有高手,只是他们非我刺龙人罢了,地者,可为一流高手,刺杀不了公子侍卫那样的人,但刺杀公子,还是绰绰有余,天者,少之又少,上到达官,下至豪侠,无悥一失手,才称得上是天品,我与小花,合为天品瑍,其余尽皆人品。”

      天品。

      李铮又多看了两眼小叶。

      “这么说来,镇龙门对于我的性命,还肋是很上心的,不知这人品刺客,一对一是否为死士之敌?”

      对于王寺,李铮只是担心,并不惧怕。

      因为不是他要杀王寺,而是王寺要杀他ꥀ,这就导㳒致,占鈶据主动的永远是他。

      诱敌之策,他就可以一直用。

      “刺客,重在潜行州隐匿,一招毙命,斥候军死士,历经战阵厮杀,勇武难挡,二者侧重不同,故此刺客难胜死士,公子不是还有十八勇士吗,他们再加上我们,埞对캃付王寺百人,至少퀹不会落败!”

      知道这些,对ᫎ李铮来说,已经足够了。

      “好了,应敌之法,我已有덴了,有两件靆事,须得姑娘替我去做?”

      小叶点头。

      “请公子吩咐。”

      “第一,去打造一辆马车来,四面以及上湶面,都要嵌入ὢ铁板,用两马拉动,我身为大骊尚德君,乘坐两驷车驾,也不算违背法令。

      其二,再打造十八面军中大盾来,大盾不管轻重,尽皆要蒙上铁皮,这样才能挡得住墨氏劲弩的威力。

      其三,将所有人都调动起来,先对城中的死士,展开刺杀輡,今晚就开始,我要试探一下,王寺的虚实。”

      李铮吩咐完,小叶沉着头,想了一阵。

      ⛦“马车和盾牌,都是为了在野外,抵挡劲弩所用,城内死士三十,城外死士七十,不知去了何处。

      㧸 公子是想先将城中死士杀掉,然后出城引诱城外来袭,让刺客暗中得手,将其全部诛杀,之后一路向西,奔赴魏国?”

      看不出,这小姑娘还是挺机灵的。

      李铮的算计,被她说得清清楚楚。

      “我真是很怀疑,你只是一个刺客吗?”

      小叶认真的点了点头。

      㩲“是的,真正的刺客。”

      “记住,可以出全力,但不能留活口,更不能留下痕迹,不远处就是上阳军镇,你可不希望城中出现刺龙的消息,将他们引来吧。”

      军镇中,有一万五千大军。

      䛁 镇府将军,乃司徒越部下,他怕是巴不得找个机会,能调兵់入城,趁乱杀了尚德君。

      跶李铮说完,小叶还是站在原地。

        “刺杀,今夜就要开始了,你还不去召集人马?”

      李铮疑惑。

      鏳 这丫头怎么不动。

      “去了鷐,小花已经去了。”

      似乎忘记了協,小花小叶,是双子杀手。퐗

      㟬 鋾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李铮的屋子里,门窗紧闭。

      小叶提着剑,时不㖏时立在窗边。

      防范再有刺⸌客,刺杀李铮。

      李铮坐在长案后,铺开一张纸,开始对魏榋王写信。

      魏王魏乐,也被称之为大魏王。

      大骊,以大为尊,天下方国之中,魏王匡扶社稷,威震四海,功不可没,尚武帝冠以魏王之大,以大魏称之,ꂊ昭示其突出四海方国。

      李铮记得,他上次见到魏王,还是在十四岁时釨。

      䢶那一年,魏王率铁甲军,平叛有功,尚武帝邀请魏王入宫,在后宫中,他第一次见到了ﱫ这个ꕴ舅舅,븰这个勇冠天下的男子。

      一转眼,六年过去了。

      男子给他留下的印象춰,是不可磨灭的。

      李铮想着以前的籴点点滴滴,思索着魏王⾮的性子,写出了这一封信。

      之后,他用蜜蜡封好,装入铁鹰中。

      夜色笼罩,铁鹰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翫 一场猎杀,就要开始贤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