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及电影

      叶无痕正饶有兴致地看着鳓韩江雪和那巨鳄对峙,忽然见那巨鳄背部有着一朵小花,花有六瓣,⩚共分六色。

      “六色花!”叶无痕急忙喊道,“师姐,蠼别让它跑了!六色花닶就婢在它背上!”

      还不等韩江雪答话,巨鳄似乎听懂了叶无痕的言语,竟缓缓退后,眼看就要没入泥沼遁走。

      “妖怪休走!”

      韩江雪提剑便追,施展御风术,如蜻蜓点水,几个起落便到了巨鳄近前。

      术法,是修⌘士可以使用的一种能力,根据灵力强弱,施展的威力不同。

      当然,很多绝学型的术法被视为镇派之术,散修难以学到。

      那巨鳄眼见韩江雪到了身前,而自己无法迅速遁走,竟不再退,猛地从泥耜沼中翻身而起。

      跼昜 妖风扑面,一条粗壮的尾巴以雷檰霆之势扫出!

      虽然ω声势骇人,但这巨鳄떎也就是一ﴽ只筑基期的妖怪而已,堪堪通灵,甚至算不上妖怪,称之为妖兽更为合适。

      韩江雪轻踏沼泽表面,身如鸿雁,飘飘而起,还在半空中转了个身,仿如天女临凡。

      녚此时巨尾恰好扫过她脚下不远,又借力一踏鳄尾,整个人再次升腾而起。

      “御剑巼术뺡·炎剑!”

      韩江雪乃是金丹中期修为,她施展的炎剑岂是这巨鳄所能抵挡的?

      踲飞乯剑脱手而出,散发着丝丝火芒,凭空暴涨,化作一口火焰巨剑,对着巨鳄劈头斩下。

      鳄鱼这种动物本就生性凶残,这只巨鳄虽然通灵,有了一定的智慧,但本性难移,它双↱目赤红,不闪不避,竟张开血盆大口,迎向火⦶焰嫠巨剑。嚣

      “刺啦鍦......”

      ᑩ 伴随着一股青烟,一块巨大的下颚,夹杂着有些焦糊的血肉,抛飞而起。

      “真影响食欲。”叶无痕看了看那块血肉,又看了看手中的烧饼ⰳ卷牛肉,面色一苦䢏,有些无奈地收癙起雡食物。

      正此时,巨鳄吃痛之下,凶性大发,亾蹿出泥沼,直奔叶无痕!

      或许是觉得叶无痕更加弱小,它能够拼掉一个。

      䁇 “师弟!”

      韩江雪身在半空,无处借力,想要救援已然来不及!

      ူ“怎么办!师弟!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关切之下,方寸大乱。

      这些天和师弟相处的不是那么愉快,她一度怀疑师弟被人夺舍了。

      可在这种关头꦳,她只希望师弟能安然无恙,⎏也恨自己没能一剑斩杀了那巨鳄。

      叶无꿎痕正靠在一旁反胃呢。

      他头昏眼花,舌根处涎水直冒,嗓子굍眼里感觉有酸水ྟ要涌出来。

      삢 “郕下次师姐带我打妖怪,再也不吃东西了!”

      烧饼卷牛肉瞬⦹间就不香了。 텘 䁼 猛然间,恶风扑面,巨鳄那少了半边下颚的头颅越来越近。 腢

      丿看了一眼。

      反胃更严重了。

      “快别恶心我了!”

      我怀疑你就是故意的愍,但是我有没有证据。 琓

      见到叶ⵥ无䪒痕竟不躲闪,韩江雪心中一凉,她无法想象失去师弟之后会怎样。

      “不!”

      刹那之间,她쯥脑海中浮现诸多念头,只恨自己修为没有再高一些,刚才若是直接ヘ斩杀了这巨鳄,岂会让师弟面临危机?

      輿 巨鳄仅剩下半边的大嘴狰狞可怖,上颚的利齿足有婴儿胳膊那么粗몞,直直朝着㆚叶无痕印下。

      褯 “真꠼的...好燀恶心啊!”叶无痕将早上吃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睁眼时还能看到有许多星星在眼前乱晃。

      巨鳄的牙齿硬生生顿在半薖空,因惯性的原因仅仅向前了几寸。

      挂着些许碎誈肉的下颚散发着腥臭之气,因常年猎食而结满污垢的鳄鱼牙䠍看起来就让人反胃。

      它呆住了。

      㜳 什么꽽情况?

      잒 誾咋动不了了?

      让我撕碎了这个小蚂蚁啊!

      可它的念头刚转到这,身뎓形不自主地向后倒飞而出。

      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

      难道我会飞?巨鳄那为数੺不多的智商飞快地运转着。

      ⸻ 周围的景色在倒退,第一次腾空而起的感觉还有点儿美妙。

      《飞行的意义》。

      韩江雪滖岂会放过如此良机?

      恨不得马上劈碎了这厮!

      “御剑术·冰剑!斩!”

      寒光一闪,〈一道白光从巨鳄身下刺入,破开鳞甲,一条蔓延至其ꢬ头颅的深痕出现。

      不曾有一丝血液流出。

      “轰!”

      巨大的身躯坠落在地,约莫过了十多息之后,血流成河。

      “师弟,你没事吧!” ᘊ

      ꏷ “咳咳,我就是有点恶心,呕......”

      韩江雪팲轻轻拍着他的背,看了看拴在겭两棵树䡱上的黄绳,叹道:“幸亏有这缚妖索拦住了它,刚才真把我......你没事븧就好。”

      ۶叶无痕面色蜡黄,胆汁都快吐出来了,没看到刚才师姐竟露出羞赧的姿态。

      “我也觉得这缚妖索好用。”

      尤其是当弹弓使。

      “不错,我竟没想到还有这种用法⡐。”

      你没想到ꄴ的用法多了,不仅能当弹弓,还能当跳绳......

      不知道要不要向师姐推广一下跳皮筋这种娱乐活动......

      算了ᵆ,太麻烦了。

      醉 “等我一下,我去取六色花。”韩江雪单手提剑,从巨鳄身上取下六色花。

      宆 原来,六色花正是它气血精华所生,有些类似修士筑基之后,浑身精气归于泥丸宫,化为鱈人花。

      修士修炼有成后,顶榿上㗏有三花,人花、地花、*天花。

      传说三花炼成,历经天劫,便可成仙,之后三花靃聚顶,就能长生不死。

      몈“原来,采摘六色花也是对付妖怪啊!”

      “是啊师弟鸣,竟没想到还有妖怪能将一身精气化成实质花朵的,真是无奇不有呢!”

      一般不都是藏在身体里面的吗?这巨鳄倒是个例外。

      韩江雪将六色花收入乾坤袋,带着叶无痕离开了沼泽。

      既然东西퍎已经得手,这里就没有必要待了。

      ......

      两人刚离开约莫两个时辰,林中有一道身影走出。

      来人身穿黑袍,白面无须,有着一双正三角形的眼睛,身前飞着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

      正덧是朱大富。

      蛩“嘿嘿,总算找到你了!”

      他检查了一遍地上巨鳄的尸体,血迹未干,说明离开时间不长。缳

      “小可爱,等着朱大爷来疼你吧!哈哈哈哈!”朱大富一边笑着一边搓了搓手ᴦ。

      꾜 想想都刺激!

      回忆起那女修的美貌,他不禁舔了舔嘴唇。

      从未见过如此䲼美貌的佳人!

      要是能够得到。

       还是顿在这样的地理环境。

      更刺激了。

      朱褳大富心驰神往,此刻恨不得用鞭子去抽自己的引ꬫ路⹛蝶,也不耽搁,动幱身便朝着引路蝶飞舞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