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天堂青青草原

      第十三章:诸神与遗产

      浩浩荡荡的三支驼队,驮着数不尽的祭品、贡品,分别停驻在“汐云城”西郊的“圣神庙”、“汐云城”北四十里外的“冥神庙”,以及“汐云城”以南七十余里的“万神庙”。

      这个世界的宗教,分成胚三个谱系㟠。

      冥教信仰“冥神”,认为生命是永无ኊ止境的轮回。侍奉者称为“修士”。

      圣教信仰“圣神”,认为人间是天域与暗域的琛夹缝。侍奉者称为“僧侣”

      呐 道宗信仰“众神”,认为万物有灵。侍奉者称为“散人。”

      信仰而不侍奉的,称为“供奉者。”礹

      世间多数人,并无专一信仰。人们希望死后能入“天域”。万一入不得,最好来生投于富贵之家。不过后死、来生,那都是太过遥远之事,人们更希望此生受到山神、河山、谷神、财神的保佑。“灾害纪元”以降,道爅宗推陈出新、顺天应人,修筑起大大小小无数“武神庙”,保佑供奉者早日练出真气。

      “冥神”没有真容,信奉者需膜拜虚空。

      “圣神”有特定的容貌,仅高品阶的僧侣才可雕刻临摹,不容凡俗亵渎。

      “槱道宗”最是缤纷,众神各司其职。小庙多只供一神,大庙则诸神林立祁,入庙一次,可集齐全套庇佑。

      骆驼在天河以南原属罕见之物。三支载满贡品的驼队,淤积在三处神庙㞵近旁,实在像极了北地土财主的作风。南人笑讽之余,亦有良善者暗生恻隐,心道这老板想必是遇到了极大的难事。

      人人都知,南边的“神庙”比北边的灵,北人自己也是这般想法。是以多有北地商贾乃至城主、掌门,不远万里到南地求神问道,南人于这等事情早已见怪不怪,只觉驼队有趣。

      各神庙收了贡品,发现数量虽巨,畄却⒡均不是什么值钱之物。住持也不觉失望,心想真正的䵛供奉,自然是等正主到了之后,亲手交予自己的。问돃驼商领队,是哪位老板要来,竟答不出。神秘如斯,只让住持更添期许。万ᢞ没料想,正主到后直接将驼队领走了,庙门入也未入,只扔下满地狼䱨藉。

      “汐云城”郊的圣神庙更是热闹,跟驼队一起被领走的,还有一日谫内忽然앍聚集庙外的近千名民夫、商旅、书生、匠人……

      木青儿、叶玄、残影、鬼蛾、寒星、孤⹲雁加上陆烬、陆醒父子,一行八人于驼队出发两多月后,才快马赶往汐云城。木叶家族倾巢而出,城内竟没留一人坐镇。

      “少主,这样真的没事吗?”鬼蛾与叶玄并骑,侧头问道。城外天高地阔,雨后泥土的香气沁人心脾,再加上叶玄两个多月来的谄媚劝抚,她心中的恶气已基本消了。

      翬 “我也不放心,要不你回去?”叶玄笑֔道。

      鬼蛾翻起一对硕大的凤眼,白了下叶玄:“我才不回呢。”

      “安心吧,只要ⓙ咱们别死⇰在南边,枯荣城没人敢要。”叶玄安慰着鬼蛾,也ﻴ宽着自己的心。

      “我是怕城中混乱,宫里丢东西。”六人之中,就属鬼蛾最是奢靡,院中私藏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叶玄心知,单凭她薪俸是断不톦可能如此的,只要大节无亏,他也不愿计ា较。

      쪢家族之中,叶玄对“鬼蛾”的娇纵犹胜“残影”,与木青儿谈及此事时,只说“各人⋈有各人的喜好,只不过小蛾所好,恰好比较费银子而已。喜欢珠玉玛瑙的,总比喜欢‘做任务’的让人省心。”

      “丢东西,也是丢你的东西。别人有什么可丢啦?”叶玄忍不住讥讽道。这话是玩笑,也非全是玩笑。夜宫的财产,四成放在通汇钱庄,四成放在另外三个钱庄,还有二成,换成银币堆在夜宫的金库之中。

      他故意不要金砖,更不要乌脁金块,只要银币,堆在库中远看如湖海袗一般。因此他的聏财产,不怕有高绝的潜行者趁着夜宫空虚来取。若不是怕扰乱兑价,他甚至想换成铜板。

      鬼蛾听得此言,心头微感羞惭,便没好意思还口。那ᖾ些事,到底算不算贪赃,她自己心中也没个准数。

      “你说,这枯荣城是算他们两个人的,还是算咱六个人的呀?”鬼蛾私底下曾与残影念叨过。

      ƨ “不知道啊,要不你造反吧。一分家就知你有多少了。”这是残影出的好主意。

      八人纵马疾行,也算不得星夜兼程,终于赶在“谷节”当日与驼쑭队、兵团汇合。

      䇆在“众神庙”门口领走最后一批驼队后,陆䅩烬与三支驼队溪的领队结了尾银。两千多只骟驼留了下来,驼商尽数欢喜地走了。他们从未接过如此好的生意,不用穿行危地,也不押送贵重,半分凶险也无,银子却给的一点不少,最后还用比市价高出三成的价钱,将骆驼也买了。

      众人继续南行,隔日抵达“吟雀城”城郊的“隆昌兵坊”。隆昌兵坊于一个多月前,接了一뚂桩大生意。轻甲一千ﻫ两百副,长刀一千两百柄,硬弓两千副,羽箭二十万,良战马一千两百匹,毛色不论。

      这桩生意来自北边的“莫问塔”,背后买主不明。莫问塔的生意,买主当然是隐的,但兵坊不明白的是,这生意凭什么落到自己头上。来人也不解释,只扔下五成“订银”。仅这五成订银,已能保牄本不蚀,兵坊自没理由拒绝。

      不知买主是谁也无ᧂ甚紧要,通汇钱庄编号“丁丑仨陆伍伍柒玖捌”的银票,既是尾银,也是取货的凭证。兵坊更没想到的是,买主验货之后,近千名扮相䠻各异,骑在骆驼上的家伙,竟当场将自己武装起来。

      这几番怪异举动,终于引起左近诸城的警觉。南地水草丰美,驼、马俯头即食,鞍袋中所备干粮也尚丰足。队伍一路南行,不靠近任何城邑,不招惹任何势力。几日下鋲来,没有㋠人主动前来交涉,但队伍后方坠着的眼睛越来越多。

       到此地步,已全无隐匿的可能和必要。大队驼、马披星戴月,直奔宝藏所在的幽谷而去。按照陆烬所指方向,愈行人迹愈少,终于踏入一片杂草丛Ṯ生的荒谷。“让他们当心蛇。”陆烬提醒道。

      山谷幽深,崎岖难行,叶玄有些担心骆驼驮上重物还能不能走得出。陆烬说能,此刻也只能信他。

      木青儿骑在马上,听得丛中响动,探身用手中“玄竹”挑出一条拇指粗的青蛇,怔怔望着,似在想什么心事。“暗水”换了钢鞘㊱,紧紧负在背上,她尚不能使这软剑,远远不能。若遇强敌,还需用“墨节”应付。

      叶玄拿到那柄柳叶刀后,只忙中偷闲浅浅练了两月。这次出城,“腥芒”竟不带了。木青儿对此颇为不解,叶玄却说:“若都带着,临敌时我会犹豫。无论拔出哪一柄,我都会边打边想,是否用另一柄会更好。那样死得更快。”

      出城当日,他命残鑬影将“腥芒ॸ”交给云洛保管쾅。是寄存,也是撩拨。若说夜宫之中有什么怕丢的东西,也就是这“腥芒”了。

      在谷中行了⧚许久,陆烬示意众냦人停步下马,自己似也找了一会儿才指向山腰处一个低矮洞窟魕。叶玄当即命人入洞中察探,半晌后两个兵士拿了四块ꨴ金砖出来劈。瞧神情,似是受了极大的震骇。

      “把他衣服扒了!”鬼蛾指着一名拿金砖的兵士厉声喝道。众兵悚然,却没有人动。自枯荣城出发的,共计一千零七十九人,汐云城郊实到九百九十三人,俱为“野战兵团”部从,这里没有鬼蛾的兵。

      “照办。”孤雁下令,语调阴冷。

      那兵士已吓得瘫软在地,连求饶也忘了。轻甲并不好脱,两뷟个兵士花了许久才将他赤条条剥光,其实只一块小金砖藏在靴中,衣甲是白扒了。ᰍ那被扒׼光的兵士跪伏在地,浑身打颤。孤雁厉狠的目光,扫向一同进洞的另一名兵士,那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团长大人,小的没拿!”

      “你瞧见他拿了么?”孤雁沉声问道。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身上仍有衣服的兵士不住磕头,身旁赤裸的那个也⮔复了神智,跟着喊道“大人饶命,팽大人饶命!”

      “跪直身子,抬头看我。”孤雁威严地下令。

      两名兵士闻言,缓缓正身仰头,先是穿着衣服那人眼中渐露坚毅之色,赤身那人片晌后也不再颤抖。

      “不要闭眼。”话中已全无厉煞,竟似带着长姐般的温맞柔。语罢,长刀“鸿湖”苍然脱鞘,直如湖光映日,一闪间两枚头颅同时落地。长刀饮血后,只凌空停驻一刹,旋即꽬回刀搭于左臂臂窝,夹刀拭血,纳刀归鞘。

      “请少主责罚。”孤雁回身,单膝跪地。

      “回去再说,先办正事。”叶玄面无表情应道。

      “是。”孤雁漠然起身,回头望着地上两颗头颅说道:“睁眼的,以战死论。”

      叶玄对这明目张胆的徇私不由暗赞。孤雁是个良帅,却已没有自己的目的。

      “取。”简单一个命令,将事情扔给了孤雁。叶玄朝陆烬淡淡一笑,握着他的柳叶刀,在谷中百无聊赖般地信步游荡。

      “叶兄。”叶玄回头,只见陆烬拂袖抱ﲱ拳,深深一揖,神色郑重以极。

      鿯“陆兄,不必如此。”此情此景,还礼不妥,叶玄赶忙上前相扶。

      鯥 陆烬是真心相敬。此刻他已无用,木叶家仍不动他,这是要守诺了。日前他已交待陆醒,“若木叶家的翻脸,你便掷刀于地,慨然赴死,休做自取其辱之事。”于武士而言,战死乃是荣耀;而在罗摩眼中,战死亦是屈辱。

      “小影,找死啊。”残影随着进䶫进出出,呼哧带喘的⛳人流混到洞口旁边时,叶玄的声音自远处一个小丘上追䘿到。

      残影忍不住好奇,非要偷进洞中瞧瞧,然而叶玄早已严令不得入洞。并非针对此事、此地,任何一处山洞、墓穴、地宫、沙漠、戈壁、冻土……凡是能够削弱、消解武人之力的地方,家族成员躙皆不准入。宝藏也不行,宝藏,尤其不行!在残影看来,这规矩简直荒唐至极,愚蠢至极,怯懦至极。怎奈木青儿盲信叶玄,怎奈木Ꞹ青儿手中有鞭。

      尾随入谷뽷的“眼睛”们,终于慢慢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一些瞪目欲ᝲ裂,一些掉头便跑。跑掉的,也无人追赶。“这ঽ事藏不住,䋱莫乱杀人。”叶玄事先已有交待。

      砤千人轮番休息,从正午搬到午夜,从午夜搬到正午,终于将洞中金砖尽数放入骆驼鞍袋之中。一驼能쐔载四千两,竟装满了一千两百六十驼。五百多万两,比陆烬估算的还要多。

      “挖。”叶玄又对孤雁下了一个简洁的命令。见到宝藏后,先做什么,再做什么,事先早已安排,此时无需多言。一些骆驼的Ƥ鞍袋中,藏着短小的铁铲、锤凿,此时方用。

      “地底、壁内,没东西。”傍晚时分,孤雁回报。

      孤雁的语气,让叶玄感觉有些屈辱,那是一种大姐姐迫不得已陪着小男孩玩泥巴、过家家的语气。取宝堵之事,丝毫不能令她兴奋。叶玄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才能让她兴奋,还有没有什么,能让她兴奋。

      报了夫仇之后,叶玄f再没自她眼中看到过光芒。似乎只有“雀牌”能给她一丝快乐,只有木青儿和残影能让她有些在意。而她对叶玄的忠诚,则完全是一种“信用”。

      “就地休整,明ꀁ晨出发。”叶玄自己的热情也被浇熄了不少。

      (注:孤雁的长刀,外形介于地球人所用的“苗刀”与“太刀”之间。)

      流亡日记-节选(17)

      今天遇到了一只巨大的……我不知道那算不算鱼。这家伙놗从我们船下游过,游了好久才过去。

      一开始我以为是幻觉,怎么可能有这么巨大的鱼。可是它游过去很远之后,从水下冒出来了,就像海中突然升起了一座岛,那肯定只是它身子的一部分。如果只是这样,我还可以骗自己说是幻觉吊,可当它潜回水下的瞬间,一道巨浪向我们慗扑了过来,比那次暴风雨的浪头还要大,船儿险些翻了。天那,要是它早一点浮出水面,我们就完⻖了!如果我是骗吃骗喝的吟游诗人,绝对不敢给人讲这个故事,实在太可笑了,连贵族家的蠢小孩都不会为这匥故事付钱的。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是书上说的“龙”吗?不对,书上说龙一只爪子就能抓起沃夫冈伽最大的斑牙象,如果是这样,那龙跟这家伙相⃟比,简直就是没长毛的小雏鸟。

      该叫它什么好呢,除了龙,我暂时也想不㩌出更霸道的名字,就叫“沧龙”吧。以后可千万别再遇到了。

      流亡日记-节选(18)

      咸肉和干饼果然开始变质,诅咒厄古斯!淡水可以通过下雨来补充,可食物……再这样下去,只能冒死吃不认识的鱼了。

      我问安涅瑟愿不愿意当我的储荒备粮,她立刻答应了。这贱种真是没情趣,不知道犹豫一下再答应才会比较感人吗? ꖄ

      ⩺流亡日记-节选(19)

      咸肉和干饼彻底报废,今天中午第一次吃폿了鱼。残月不怎么明亮,直到目前我们都还没死。

      鱼不是乱吃的,就算赌博也要有谋略。我们不吃颜色鲜艳的鱼,鲜艳的东西容易有毒,这是沃ꓐ夫冈伽的经验。另外,尽可能多地捕鱼,然后挑其中一种来吃。下肚的品种越丰富,越容易遇ᢞ到毒鱼,这是顓显而易见的。还有,第一次吃的时候,先切下小小一块,比小拇᠎指的指甲还小,用烛火烤焦,吃下去,然后等待。如果一天之后仍没有不好的反应,第二天就可以多吃一点。

      接下来就看运气吧。我现在倒真希望有个神祇可以供我祈祷,但我宁可葬身无尽海,也绝不祈求厄뀟古斯!

      唯一的好消息是,最近天띧气没那么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