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拜天天操

      中午没什么菜了,江敬雪就打算炒个白菜,她年纪最大,这些活儿当然都是她干,秀軯秀和冬梅就在鯉旁边打下手,又是帮她抱柴火,韜就是帮她刷锅,煮好了稀粥,白菜清炒过,然后再勾上一点薄芡,汤汁粘稠,闻着就香。

      一大颗白菜炒ഗ了三个大碗,家里人多,这样才够吃呢。 뵾

      地里干活儿的回来就闻到了饭菜香,刘氏说道,“有雪儿在就是好,回回进门都能闻到饭菜味道,都不用我们动手了。”

      江敬雪ɕ笑说,“都已经做好了,还热乎着呢,⿜快洗手吃饭吧犾。”

      这大冬天的,干活儿回曈来就能吃上热菜热汤,这是多享受的事儿啊?

      方成c栋说道,“这是做了什么啊?闻싻着这么香,老婆子,雪儿做了好饭,你就准我喝两口酒吧。”

      텪 文氏笑了,“今日又没做肉,喝什么凄酒놉,过两日再说。”

      方成栋没讨到피酒喝,Ⱟ只好低着头进了上房里䖘,壤大家都闷笑不已。

      方家如今日子过得顺顺当当的,ꇱ其实这大半都是文氏的功劳,从前的方家可没有这样的好日子过,比江家还差呢,ꗚ文氏进门之后做了好多的事,他们如今ጓ的那些田地忣也有好多都是文氏进门之后才置办下来的。

      所以呀,䤚这住家过日子,家里有个厉害的女人是多重要的事儿。

      方成栋也愿意处处都听文氏的,很多事儿乍一큔听很没道理,真的做了之后才发现好处多多,要让他来想他还想不了那么周全。

      如今在这墨池坝,方家᎑虽说不是␝日子过得最好的,但也还过得去,至少不会饿着肚子,而且一家Ṿ人挺知足,虽说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总的来说꓎和和美美的。

      江敬雪他们一家櫖来了之后,这檢两位舅母虽然颇有微词,但这家里是文涟氏做主,烫文氏点头同意,她们也没有多说什么。

      心里不高兴,那都是刚开始的时候죲,江敬雪的伤好了,每日帮着家里做事,还有方氏,干活儿也是一把好手,她们两个可轻松了不少,而ᡯ且他们一家也是自己带了粮食来的,日子长一点,刘氏和林氏也都已经想明白了。

      虽说他们有可솕能从家里借走六两银子,可这钱当着她们的面儿拿,以后也≚肯定还,还是不能太小气了,到底还是一家人嘛。

      大家洗了手,进上房里,饭菜誈已经摆在桌上了。

      跟ા往常一样,简简单单的饭菜,但这会儿肚子饿了,外面天气艱又冷,看着这热乎乎的饭菜,就算还没吃进嘴里,心里也把跟着暖和起来了。

      大盆家围坐在㬅一块儿,先喝上了一口粥,林氏笑说,“这粥熬得可真香,雪儿啊,你往里边儿加了什么?”

      江敬雪说道,“没有啊舅母,볺就是跟往常一样的红薯粥,可能熬的时间比较长,这会儿浓稠ꑮ了,所镜以喝着香鸜。”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文氏又说멏道,“这白菜炒得也好吃,滋味儿挺足,比放了肉还好吃솣呢。”鼂

      方昌才这会儿还没动筷子,笑呵呵的说道,“娘ꄟ啊,有那么厉害吗?您快把雪儿给夸上天了,我来尝尝到底有多好吃。”

      他尝过了之后,眼前也是一亮,大家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不停的往那碗里ᙛ夹,江敬雪就端着自ꩁ己的饭翺碗,小口小口的吃着㒰饭。

      这饭菜的确是没什么新奇的,还是跟家里人做的一样,可她知道关键在哪儿,今日从空间里打了一桶水出来,她是用那个水做的饭,炒옄的菜,也是故意为之,她想看看是不是会有些差别。

      现在看来,的确是那样啊。

      看样子她能做的事还有许多呢,不用等开春了利用空间种出好庄稼,现在就能开始利用这件宝贝了。

      轐 今晚上的饭菜格外的香ⰸ,平日里大家饭桌上还要说上几句话,今鎳日都低着头扒拉挌碗里的饭。

      江敬雪炒了三大碗白菜,再加上中午的剩菜,全都给吃光了,当然那白菜是最先吃光的,连碗里的菜汤都被庆满和庆生倒进了剩下的饭里,大口的扒拉着吃了。

      文氏说道,“雪儿做饭溭可真是一把好手,看着跟往常差不离,可味道真梪是不错,你们说呢?”

      刘氏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雪儿,你这做饭的手艺跟你娘学的呀?”

      鈟 江敬雪笑说,“奶奶和舅母就别夸䦆我了,不难吃就成,也是大家给面子。”

      ធ文氏笑了,“好吃,好吃着呢漛。”

      吃过了饭,秀秀在旁边说道,“娘,明日我们要去赶小集,有没有什么需要买回来的啊?”

      文氏࿓说,“你们还真要去卖豌豆苗啊?䣍我看了那豌豆苗,太老了,哪能卖得出去呀,别去折腾了。”

      秀욦秀兴高采烈的说,“娘,变嫩了,那ᓾ豌豆苗真땗的变嫩了,雪儿说的那个厹法뿎子有用。”

      ﹚ 文氏还没说话,秀秀就跑到屋里去拿䯨了一㮂把过来给文氏看,“娘看看,多嫩生啊!我晚上说想炒着吃,ᎉ雪儿还说明⏠日拿到集市上换钱呢,我们明日去看看,嵞也䅳许真的能卖到钱。”

      文氏把那豌豆苗拿在手里,掐了一截下来,虽然还蓚是有点儿老,可比今日中午看到的要嫩生许多了。

      她也没想着江敬雪还真有办法,초这会儿惊讶不已,“雪儿,你这是怎链么弄的啊?还真给变嫩了。”

      江敬雪笑说,“就是拿水泡着慖,好好跁的ꉙ换水它就能变椶得嫩一些,咱们捖家豌豆苗其实不算太老,要不然怎么ྃ泡水也是没办法的,明日我们஫就去看看,如眊果能卖到钱再好不过,如果卖不㴗到就拿回来喂鸡。”

      文氏点头,“行,她们两个年纪小,你要带着点儿,特别是秀秀这丫头,上了集市就爱到处乱汩窜,看住༣了啊。”

      江敬雪춪笑着应쑴下,“家婆放心吧,我知道的。”

      得到了文氏듫允许,ﻠ江敬雪松了口气,这样子第二天就能去赶集了。

      江敬雪收拾碗筷去洗햹,方氏也跟着去帮忙,“雪儿,你这伤还有没有事啊?忙里忙外的,娘总怕你伤口疼,咱们钗住在你外祖家,也不好什么都不做,娘这心里为难。”

      江敬雪笑说,“娘,您看我干什么事儿都手脚麻利的,哪里像伤口疼的?您放心吧,早閾就已经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