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节衣

      第三章:饥饿

      徐达、汤和、周德兴三人搀扶着朱自豪,准确的此时应该叫他朱重八了,因为朱自豪也接受了自己新的身份。

      人是社会生物,如果脱离了社会关系而存在,将失去绝大部分意义。

      一个名字只是代号,叫重八也好,叫自豪也好,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区别,所以就叫他朱重八吧。

      虽然打心眼里希望有人叫他朱自豪,可朱重八十分清楚朱自豪这个名字就如同被束之高阁的历史典籍一样,哪天想起的时候或许还能用一下。

      同时,记忆中的是与后世的史料并没有太大区别。

      但此次设计害死地主刘德家牛的事,按照正史是不存在的。

      今年是元至正四年,他已经十七岁了,而在前不久家中父母、大哥、大哥长子皆已饿死,留下他和二哥苟延残喘。

      如果按照历史的轨迹,朱重八马上该去皇觉寺做和尚,哪怕和尚没做多久就被赶出去讨饭,但他确确实实做了和尚。

      后面还要做几年的和尚,撞几年的钟,讨几年的饭,等到元至正十二年,他二十五岁的时候汤和给他来信,届时才会到濠州正式参加郭子兴、孙德崖领导的红巾军造他娘的反。

      不过朱重八不打算继续去皇觉寺做和尚,因为去皇觉寺也不会有啥好日子过,所以还不如直接造反来得痛快点。

      为什么要造反?

      原因十分简单,因为活不下去了,如果不造反就只能饿死在家中。

      可造反这种事情说来简单,实际操作却是难如登天。

      自古以来造反者无数,然而最终能够成功的屈指可数。

      甚至说句不好听的话,朱重八要敢现在造反,不出半月蒙古铁骑就会把他脑袋砍下来当夜壶,因此该如何造反是个技术活。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天时还不到,还得等几年,等到黄河两岸数十万修河堤的百姓反了,朱重八才打算站出来。

      至于地利,濠州附近地利一般,不可成王霸之基,正确的该是走南下夺取金陵的路子,毕竟这是经过证明行之有效的法子。

      人和就不谈了,这玩意一直都存在,蒙元统治华夏,搞出四等人制度,第一等蒙古人,第二等色目人,第三等汉人,第四等南人。

      其中更有法典明文规定,蒙古人杀死汉人,只需仗刑五十七下,付烧埋银子即可。但是汉人如果殴死蒙古人,则要处以极刑。

      如此规定,天然的制造出阶级矛盾,所以宋亡后的数十年时间里,造反的事年年都有,一点也不稀奇。

      只是因为元庭实力强大,蒙古铁骑威压天下,所以造反才一直没成功罢了。

      但朱重八知道,用不了多久,老大的蒙元帝国就会四面漏风,陷入朝堂内斗和农民造反的双重泥潭之中,最终泥足深陷无法自拔而彻底埋葬了自己。

      等吧!等时机一到,他便揭竿而起,南下应天府,然后一统江南,再后北伐彻底扫除蒙元腥膻,还华夏大地一个干净和未来。

      他还不信前身一个放牛娃能做到的事,他会做不到!

      他不仅要做到,而且还要做得更好,至少不能再滥杀功臣。

      想到滥杀功臣这件事,朱重八就一肚子火没处撒。

      要不是因为自己被公司卸磨杀驴,要不是因为恰好看到朱元璋杀功臣的那一段,踏马的他也不会去骂老天爷,然后更加不会穿越到这个该死的元末。

      真的是,草啦!

      人在乱死不如狗,一天饿三顿,三天饿九顿,那都是常有的事,简直了!

      说到饿肚子的事,朱重八肚子当即不争气的咕咕叫唤了起来。

      好久都没吃顿饱的,那种饿得两眼发黑,头脑发晕的感觉,简直让他想拿起刀砍人。

      饱暖思**,饥寒起盗心!

      真他马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的朱重八就很想去把地主刘德的家抄了。

      草啊!

      “咕咕…”

      “咕咕…”

      ……

      其实远不止他一人肚子饿得咕咕叫,汤和、徐达、周德兴等人也不例外。

      “汤大哥、达子、德兴你们都饿吗?”朱重八看了三人一眼,道。

      “饿呀,都快饿死了!”周德兴道。

      “重八哥,咱这有块牛肉干,你要不要先垫垫底?”

      徐达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半尺长的风干的牛肉递给朱重八。

      周德兴一见牛肉干两眼就放光,更是忍不住咽了好几口口水,显然他也很想吃这块牛肉干。

      不过徐达压根就没想过给他,反而还瞪了他一眼,“德兴,你他丫的就别想了,牛肉干是给重八哥补身子的。”

      “咱就看看而已,又没说一定要吃!”

      尽管那渴望的眼神早已出卖了自己,可周德兴的嘴皮子还是十分的倔强。

      “达子,把牛肉干掰断,咱们四人一人一截。”

      朱重八深知一个道理,那就是绝对不能吃独食,哪怕不吃也比吃独食强。

      但他实在太饿,身子又虚,所以同样渴望牛肉干垫垫底,所以才让徐达把牛肉干分成四截,每人吃点尝尝味。

      整个过程汤和都没有发言,他人落在后面,看着朱重八的身影,总感觉这个人已经有点陌生,不再像是之前的老兄弟了。

      四人一人得了一截牛肉干垫吧肚子,周德兴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起来,不由得砸吧砸吧嘴,喃喃道:“要是再有几根牛肉干就舒服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朱重八一听嘴角旋即露出一丝笑意,道:“德兴,你小子想不想每天都吃饱饭?”

      “想啊,咋不想,咱都快想疯了,可光想有啥用,咱也没粮食啊!”周德兴叹气道。

      “是啊,重八哥,你有啥法子让咱都吃饱饭吗?”

      徐达确实够聪明,真不愧是未来能够封为中山王的存在。

      哪怕如今不过十三四岁,却是一下就说到了朱重八心坎里去。

      “我确实有法子,就看你们敢不敢。”

      朱重八眸子里透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狠历之色。

      周德兴看了不由得一哆嗦,徐达也惊讶的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他,汤和则因为年长一些,加上内心猜到了朱重八的计划,忙不迭的劝道:“重八,别干傻事!”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