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男人积极对积极软件

      “走快些,莫要让客人久候。”

      “如今还是大白天,怎有人在此时逛窑子?只怕不是什么正经人뉶吧?”

      “你管他是不是正经人,꛲给得起银子的便是大爷,莫说我不提点你,好生伺뀠候,那位公脸子出手豪绰ᆎ着咧。”

      “给得起银子又如何,大白天的来折腾人,银子再多也꯱是厌物……”

      陈少捷自从进入二品,耳聪目明,远胜普通人。

      傴 他在房间等着的时候,突然老远听见之前那在院门前迎客的汉子,和一个女人说着闲碎话̑儿,慢慢走近。

      ꭘ不一会儿甀,那汉子来到门前,他轻轻说了一句“莫要再说了䊗”,随即敲了敲门:“公子,您要的姑娘小的已经领来了。꣍”

      “进来吧!”

      扫 陈少攻捷已经待ji良久,有点妲等不及了。

      那汉子推门而入,脸上堆着笑。

      他的䰲身后,还跟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쟆展的女人Ṋ。

      ι 那女透人长相算是中上껒,身材不高,只是一身皮ⓠ肉㽿白白嫩嫩,算퍯是水嫩多汁的那种类型。

      陈少捷皱了皱眉:“这就是你们쐬这里最好的姑娘了?”

      那汉子点头:쵲“锦儿姑娘是我们院子里最好的了빫。”

      微微顿了顿,他又说:“쏋好教公子知道,锦儿原是官宦人家的女子,知书达理,最通情趣。”

      捫那檵就是模样不行,硬用文化水平凑……

      就好比地球那一世,有些人总是被“女大学生”、“艺校女生”、“幼儿园老师”之縱类的标签骗႔住,把外卖喊出⋠来以后才发现不过如此,一点也不比路边摊香。

      看见陈少捷不说话,那汉子生怕豪客不满意,连忙扭头对身后的女人示意:“锦儿,羱还不⻙快快上前见过公子。”

      可是身后的女人没有丝毫回应。

      賯等他看清楚女人的模样困,忍不住皱了皱眉。

      原来那女人的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在陈少捷的脸上,满是惊喜错愕的表情。

      “锦儿,快快见过公子。”

      那汉子连忙轻扯了一下女人,又说了一句。

      这下女人才回过神来,脸上立即露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儿,一双桃花眼仿佛能发出光来,上前轻扭腰*罵臀,稍稍福身:“锦儿䭦见过公子。”

      ὃ陈少捷扫了女人一眼,点点头:“好吧,就这样吧!”

      说完,他径自掏出两锭银元宝,摆在桌上:“这样够了吧?”

      “够了堗,够了!”ઋ

      那汉子看见桌上的银元宝,眼珠子立即变亮起来,极快将那两锭银子抓在手里。

      这何止是够了,包个一旬都行了。

      㤐真是豪客啊,难得出手这般大方。

      那汉子觉得这턐一次他们锦华院算是来了位大财神,得好好伺候才行。

      뭗“那你出去吧!”

      ﵋陈少捷挥了挥手,直接赶人。 瓁

      时间有限,不能再耽搁了。

      㸫“好的,公子,小拍的这就走。”

      那汉子一边点头哈腰的虮往外走,一边癞转眼看向那女人,想给她使个眼色堨,让她好生伺候。

      ﺚ可没Ӭ想到,⟾那女人一双眼睛痴痴的看着那客人,竟像是失了魂魄。

      那汉子没敢多说什么㹚,转身径自走了,走的时候还特别体贴的把门掩实,簲好让房内的客人放心做事。Ǻ

      “公子……”

      那锦儿等门掩上以后,张口想要说话,可陈少捷根本不让她把话说囫囵,直接吩咐:“脱衣服!”

      “啊?”

      锦儿怔了一怔,随即有些娇羞的说道:“公子恁的急切,何不让奴先伺候您吃些酒食?”

      陈少捷想了想,쫱又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你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

      锦儿看了看那银Ϭ子㰄,又看了看客人的脸,心中暗忖:“这世㠫上怎有这样的妙人儿,生得如此好看,偏又腰缠ত万贯……嗯,뜡便是不给银子,也叫人甘愿从了他。”

      “怎么,不够⠤吗?”

      陈少捷皱了皱䊬眉,只觉得这妞有点両贪馨了。

      不过ﵽ这时候情势紧急,他也不吝啬银子,又拿出一锭银子来,和之前的那一锭并排放在桌上:“这样够了吗?”哑

      “够了,够ﱩ了,尽够了!”

      锦儿急忙点头,羞声道:“公子稍等。”

      牳说完,她扭动身肢,故意在陈少捷的面前走得要多妖娆有多妖娆,脱下粉红小鞋,坐上床去,然后把帷帐落下,这才在里面宽衣解带,椞钻ἷ入锦被之中。

      “公~~~子~~~奴可以了ꐋ……”

      这声“公子”的功力就很不错,尾音还带着轻颤,是真正的技师才懂的奥义。㤨

      䋏陈少捷暗暗点了个赞,胡乱把衣服脱掉塞入储物手镯里,然后才又拨开帷帐,钻入뽒被窝。

      那床锦被,香喷喷的,带着浓重的胭脂香,有点熏人。

      不过这对陈少捷没影响,倒是他钻进被窝的时룁候,轻轻碰了一下锦儿的身体,锦儿立即“嗯”的一下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吟,那双眼睛如同能滴出水댵来,身子就要往他身上贴过来。

      陈少捷连忙用手在锦儿的身上挡㇣了一下,感觉到手上的滑腻,笑道:“锦儿䚣姑娘先别急,我们说说话儿吧?”

      “啊?”

      锦儿红着脸,抬头看向汞陈少捷那张好딵看的脸,有点不춦明所以。

      衣服都脱了,才ꠏ说要说话儿,这是准备做什么?

      ⊔不过她久历人事,倒是见过⟆许多客人古怪癖好,眼前这位公子上床后聊天的要求,倒也ᾨ不ܷ算太奇异,所以她用带着点幽怨的语调轻声说道:“公子莫要糟践ࡻ奴了,奴已是这般模样,你想怎样……便怎样就是。”

      “和你说姰说话퇄又]怎算糟践你呢?”

      陈少捷一边说道,一边掏出敛息符,灵力一吐뽎,便自激活。

      一瞬之间,一阵灵力从那첖敛息符中发散出来,在他身周轻轻一颤,就此凝固,娫彻底隔绝他的身体和外界灵气接触。

      陈少捷感应着自己敛息符的作用,心里稍稍安ﰴ定了一点。

      湋 按照师父之前⪏所说的,敛息符一经激活,除非他自己将符力破掉,否则这符«的效力能够持续五天以上。

      五天……

      陈少捷想了想,说道:“锦儿떼姑筬娘,从今天开始我伇准备在此和你一起呆个五天,没问题吧?”

      ⫼ 锦儿一听,脸又红了,娇滴滴的应道:“若是公子的话儿,你要呆多少天奴都心甘情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