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少妇边打电话边做

      两人领到军功后,便直䩤接前往军需处,无论是南宫涯还是李晓博都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和辅助修炼的騙药物或是器具。

      炜与八极殿猱不同,军需处的柜台不多,只有三个,而且南宫涯去的时候,还有一个柜台是空着的。

      “这位小姐姐,我们想兑换一点东西。”閯南宫涯还是用出老招式。

      不过百试百灵的装嫩大法似乎碰到了克星。

      ᷞ 亅 “滚!”正在打盹的军装小姐姐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连南宫涯撑着的手都被震了一下,“繽要换就换,不换别打扰老娘睡觉!”

      南宫涯讪笑了两下,不好意思地说䶍道:“姐姐,你们这迚里有没有什么手册什么的,也好让我兄弟两人挑选一下。”

      “⦋要什么东西直接说,我这里没有菶什么找不到的。”军装姐姐似乎很不耐烦,催促着풏南宫涯快点。

      “我大哥想㸚要慫一把重一点的ュ刀,我想要一把偏灵巧的剑。”南宫涯直接了当地说道。

      “断岳刀,号称可以一刀开山,重达三百斤;晶骨剑,轻若无物,而且锋利无比。”没有怎么思考,攆军装姐姐就给出了符合南宫涯要求的一刀一剑。

      “一共一万二军功,刀六千五,剑五千五,都是练窍之前最好的武器了,你叫什么名字,营帐几号,到时候直接给你送去。”她拿出了一个小本子。

      旔“南宫涯,营帐是震部...”┾南宫涯说道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你说多少军功⇰?”

      “一万二啊⣉,快点把你的撁军牌拿过来,我把军功划掉,过两天武器就到你们手里揟了。”军装姐姐伸出白净的手,示意南宫涯拿出军牌。

      “那个,我们只有两百军功。”南宫涯显得㛴十分不好意思,他是确实不知道这里的东西那么贵。

      “二百军功装什么大尾巴狼啊,ò还敢憄叫醒我!”军装姐姐看了看南宫涯,突然笑了起来,宛如一个女汉子,“原来真是个雏啊,我就说这年头哪里䣤有人敢来姐这里装嫩。”

      现在南宫涯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柜๛台是空着的了,要是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南宫涯也不会来,这分明就是个女疯子。

      “行了,这次姐姐就不怪你,两百军功。”军装姐姐眉头皱了一下,而后又舒展开来,“你们就只能选比制式武器稍微好一点点的武器了。”

      ㌢“比᣾如这把虎焱刀,听着名字挺吓人的,其实就是一把稍微重一点的刀,差不多有一百五十斤,兑换需要一百八十ᩧ军功,至于你想要的灵巧一点的剑,我建议还是制式长剑吧,一千军功以下的剑没什么大差别。”军装姐姐쿩给出了她的建议。

      ㉳ “大哥,一百五十斤够用吗?”南宫涯转头问李晓博。

      “有点轻,不过勉强够用吧。”李晓博摸摸脑袋,给出了答案。

      “那就虎焱刀吧,我就拿一把制式长剑吧,对了,还有八极破军第二层的功法。”南宫涯将自己的军牌递了过去,南宫涯知道李晓博还是觉得虎焱刀有点轻,可是两人的军功也就⩔那껇一点,根本买不到好的武慩器。

      “聪明的小子。”军装姐姐拿过军牌,放到了旁边一个奇怪的机器上,灵巧的手指随手点뛷了几下,就ᅈ已扣除了一◘百八十军功。

      “喏,把你的信息写到这里,大概一两天东西就会送到你的营帐。”她将那个小本子递给南宫涯,一起的还有一支笔。

      “第二层的功法,我这里直接就能给你。”她又扔过来了一个小本子,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八极破军第二层㒈”。

      觕南宫漕接过本Ἅ子和笔,在上面写道:“南宫涯,震部营二百八十三号。”然后将“八极破军第二层”收到了自己怀中。 痻

      军装姐姐接过小本子,大致扫了一眼,目光ꛈ在纸面上停顿了一下,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二百八十三号,欧阳雷竟然让你们住这个营帐。”⼳

      待到南宫涯与李晓博两人走后,军装姐姐扭头咧嘴一笑,对周围的人说道:“你们今天表现得不错,一ƹ人一颗铸体丹,不过齽都不能说出去,明白儣吗?”

      “明白!”周围的人,无论是士兵还是柜台后的小姐姐都应声回答。

      “二百八十三号,真是个好数字。”

      南宫涯和李晓博回到营帐的时候已是深夜。

      南宫涯将营帐关好,对李晓博说道:“晓博大哥,麻烦你帮我护法,我要看看那两件异物让我到了什么水平。”

      李晓博点点头,掀开ʃ帐篷走了出去࿸,站在门外,宛如一个忠诚的蒓侍㛄卫。

      南宫涯深呼吸了几次,开始运转前几天得到匭的功傇法,八极破军。

      破军元力在体内横冲直撞,得到水火两系灵气滋润的它们已经远远不如开始时听话,虽然狱炎果和寒精髓的大部分灵力还在南宫涯的丹田中被碧绿灵气封存着劬,可是稍微溢散出来的灵气却已是让破军元力壮大了一倍不止。

      南宫涯赶紧按照八极破军第二层的运功路线牵引元力,因为元力强势异⫳常,第一层与第二层之间的关卡只是稍微阻挡了一下,就瞬间被破,犹如蚍蜉挡车。

      豥可是冲破关卡的元力虽然稍微温顺,可是依然不是很听南宫涯的指示,镎在南宫涯的身体中肆意乱窜혞,这也是南宫涯没有在连岳山脉中誔查验自己修为的原因,当时连第二层的功法都没有,一旦勾起了元力,无疑是自寻死凖路。

      不过现在和死路也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毕竟他没有第三튚层的㟈功法。

      南宫涯在竭力稳住体内元力的同时,脑海中的雾气也沸腾了起来,零点三权的算力权利开动。

      终于,在南宫荮涯控制不住之前淌,南宫涯想到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첖

      我可以将这多余的元力全部导入体内穴窍中,想来体内这么多穴窍,应该是够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南宫涯从来没见过,更没研究过这种情ﯼ况,毕竟元力足够的都去冲关了,哪有将元力逼入穴窍的?在这个领域上,南宫涯可以说是第一人了。

      㼥南宫涯现将元力引导至足部,从〵足部七大穴开始,慢慢向上。

      一个,两个,三个...衰越来涤越多的穴窍被填满,原本异常粗壮的元力也比以前小的多,于是南셛宫涯再接再샒厉,从足部,腿部,腰部,一直到了脖颈部分。

      还有差不多两个쭃穴窍的量,却把南宫涯难䊎住了,因为除了头部七窍,其他的穴窍,无论大小都已经䪿塞得满满当当了。

      头部쨕七窍,其实就是人的目䈾、鼻、口、ṋ耳以及头顶的百会穴,耳,目各有两窍故合称七窍。

      现在南宫涯就是不知道应不应该将元力塞入这七窍之中,要知道,这七窍不同于其他穴窍,是练窍期需要冲破的七个穴窍,现在填入元力,鬼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南宫涯脑中的雾气又开始翻涌,他开始计䡌算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大概过了两三秒,结果出来了,相对之下最安全的是将元力注入两个眼窍,安然无恙的几率有百分之十,眼完全坏死諆瞎掉的概率有百分之三十,홀剩下的都是未知结果。

      死掉的几率不大ꇎ,南宫涯笑了笑,足够了。

      于是,他开始引导着体内的元力冲向眼窍,짺顷刻间就到达了位置。

      经脉稍显脆弱熊的眼窍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强的元力冲击,不一会儿就千疮百孔,可是这一切在南宫涯的计算中都有显现,他一点也不担心,继续讲元力閝引导至眼窍之中。

      终于,在南浊宫涯昏迷之前,多余的元力都进入쟬了眼窍,而剩下的元力则是安安生生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不再在体内搞破坏。

      “感觉自己昏迷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在昏迷之前南宫涯自嘲了一下。

      等到南宫涯再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也幸亏他达到了二元武徒,不然可能连三天滴水未进都能要了他的命。

      不过现在的南宫涯并不能判断此时究竟是什么ㅵ时刻,也不能判断自己在何处,他的眼瞎了。

      婻 他只能感觉到床依旧是自己的床,쫗可是空气中的气味㓮却变了,有了更多的汗味和一部分药香,还有很重的血腥味。

      南宫涯判断自己应该是被送到了솺医疗处。

      “吴崖小兄弟你醒了?”旁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南宫涯猜测是这里的军医。

      南宫涯点点头,问道:“这里是医疗处吗?”

      즫 虽然是疑问,可是语气中却充斥着肯定。

      “是的。”又一道相对老成的声音插了近鶒来,“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乱来的士兵。”

      ľ 南宫涯明白了,第一个声音是军医助驨手붡,第펠二个就䟣是正经的军医。

      “实在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南宫涯歉意地低了低头。

      “你还是先慭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你身上的穴窍几乎被你用元力填满了,包括眼窍,这也是你暂时性失明的主要原因。䏿”

      “暂时性失明?”南宫涯声音有些高兴,没有完全瞎掉就是好事。

      “哼,如果你能在三个月内踏入练窍期的话,就是暂时性失明,如果不能,那ᑼ就是永久性。”军医显然对南宫볖涯没什么好感,递给了他一瓶药,“回去一天往眼部敷一次,这是三个月的量,能不能成䁿,自己去努力吧。”

      “多谢。”南宫涯接过药瓶,起身离开,可是刚跟着感觉走到门口,却停住了,“医生前辈,我认㪟不清回营帐的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