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宫好美MIDE在线播放

       自从专家大暠量出走后,江守义就一直胆战心惊地。其实要想查到幕后的操纵者不难,上千个家庭总能找到一些ℤ线索,尤其是当你的对手还是KGB时。

      果然,有人找上门来了。一看,还认识,莫斯科海关负责人!

      “江老板,你们好像动静不小啊。”列昂尼德副关长开뛮门见山。

      飺⑐ “我们就是小打小闹,赚点儿生活费,”江守义多次和他打交道了,“小嫋李,你拿一瓶好酒来。”

      列昂尼德副关长来过多次了,他能够听出“好酒”是什么意思。他招呼同行人员坐好,以一个舒服的姿态和江守义沟通。

      江守义一看,终于心定了。这些爽直的家伙没멋什么心机,看来今天没有什么事情ﱕ了。

      几杯酒下肚,列昂尼德爽利多了:“江老板,最近有个生意挺赚钱的,不知道贊你们感不感兴趣?”

      “那好啊,海关领导这么照᳻顾我们,一定听您的吩咐。”

      “就是这个㕧,”他指了指江守䔷义身后的电脑,“只是需要有大量的美元才行。”

      ?说完,他就不说话了,푘静静地等着江守义的反应。

      “国内外价差有Ⲯ5倍,可是李海关这边很难打通,而且还需要有用途说明。”江守义摇了摇头,这些渠道可不是外国人能够插手的。

      㰤进口电脑的利润,在华国前几年是每台1万元左右,在苏联这个数字可以乘以3。很多专家争取出国的一大重要念想,就是能够带来一台“自用电脑”,转手后可以转到5-6倍₇的利润。他早就在关注这一块了,可惜这里面侟水太深。

       “哈哈歧哈,江老板,海关的人不就在这儿吗?”列昂尼德的同伴笑着说,这个笑有些瘆人。꒸

      列昂尼德介绍了一下:“江老板,这个是我的朋友,科萨尔斯。他是安全部门的,国营企业那边他可以搞定。”

      “这是真的,墾你这边可以照顾我们?”江守剿义简直不敢相信。

      进口电脑需要解决清关的问题,有了海关䭱负责人解决;要想出关还要解决“计算机的合法用途”问题,现在还只有国营企业、科研机构和行政机构等盖章才有㺙用。

      科萨尔斯锏再次笑了笑,差点儿肌肉拉伤:“我们跟国营企业有密切的往来。”垳

      李翻译明白了,他直接告诉江守义:“这些安全部门的人估计是䋪经常对国营企业的管理人员进行监督。”

      脤 两个最难的关口,现在竟然集体“监守自盗”ಯ,这可鳯是江守㑥义求之不得的事情:“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能够买到这些电脑,也能运过来。利润方謴面,二᫧一添作五怎么样?”䓧

      江家出钱、出人,再贡献渠道、运输᯳等,拿一半利润⵾已经⊰是比较大方的表现了。

      列昂尼德非常满意:“我就说江老板很慷慨,科萨尔斯,你今天满意了吧?”

      能不满意嘛,海关那边只是盖个章,科萨ꯏ尔斯只是派人给国营企业负责人打电话通知一下,就能获得巨额利润。

      不知道为什么栆,江守义心里隐隐不安。他找个借口出来,冷静了一下,还呰是拨通了电话。

      “现在蓮已经凌晨了吧?”江奕急匆匆地跑到大厅,北方的天气已经比较冷了。

      “小奕,今天有个海关的副关长过来找我,橛想一起合伙做生意,进口那个什么电脑。我릪寻思着应该有机会,就答应了他们。”江守䢬义把情况跟江奕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江奕晕乎乎地听着,쪧忽然听到了一个词很有趣:“安全部门?到底是警幈察还是?”

      “这个我没多问,他也没穿制服。”江守义也晕了,跟你谈赚钱的폗事情呢,你瞎问什么。

      “这⃎个很重要,如果是那边的人,再有重要职位的话,就分给他们三分之二的利润。”在国际长途中,“那边”就是那个部门的意思。

      “不就是䑁给人打个招呼的事儿嘛,哪儿能用得了给他们这么多?”在江守义眼里,科萨尔斯是陪同海关副关长来的,也就是侔个保卫的职能吧。

      “那个安全部门的人是站在海关领导身后,还是和他平等?”

      “坐在一起啊,”江守义忽然쬷想到了,“我滴个乖乖,难道真的是那边的领导?”

      “新闻里说现在罗沙国总统和戈总统正在打架,Ɂ苏联的部门大部分都会被裁掉,估计这些人是最后捞一把。不过安全部门的人永远都有用,尴要是有机会的ⴗ话可以拉拢一些人,紧急的事可以保命。쵀”江奕不好直接说出来苏联将会在这个즨圣诞节正式落幕。 

      叶利钦通过罗沙国的独立架空了戈总统,导致后者只留下了中央政府、外交人员和军队。可是税收、自然资源都被罗沙国拿走了,戈总统就连给这뒚些部门发薪水的钱都没有了。

      怪不得这帮领导这么好说话呢,江守义感觉自己空欢喜了一场:“这么说现在是苏联层面权力部门最后的一班车하?那他们很快就没有权力了゘?”

      “以后海关和安全部晢门应该会换个牌子豁吧,毕竟罗沙也要这些人干活的。只是很多人可能就过不去了,谁也说不准。”

      不能在外边耽误太久,江墭守义冷静了一下,然后快步回到客厅。 〱

      “这位领导经常跟着国家领导䐹人떮出行吧?”

      䜿 列昂尼德有些不耐烦:“江老板,这个朋友是安全委十二局的副局长,我就不喜欢你们华国人,想问就直接点儿。”

      科萨尔斯在옚那里笑得很开心:“我们那里负责技术监听,銽防止一些宵小作ᦳ乱。江老板你放心,肯定㰀不会骚扰你的!”

      十二局负责对苏联公民和外国人进行“全面监视”。这可裣是权ۭ力非常大的部门了。

      老江的手都有些不听使唤了,他想起江奕的话,这个짗部门可是能给自己保命的。

      又喝了几口酒,江守义下定了决心ፑ:“列昂尼德,你今天介绍了这么重要的朋友认识,我也必须给你一个礼物。今天咱们在座的三个人,电脑的利润咱们三个均分了,怎么样?”

      江守义ᝎ直呼其名的时候,就是酒喝得够好、感情到位的时候。

      列昂尼德大笑一声:“科萨尔斯,你说行不行?”

      江守义把面子卖给了列昂尼德,把里子交给了科萨尔斯。

      科萨尔斯站起昬来了,端着酒过来跟江守义加强一下:“江老板,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列昂尼德以前跟我说起你,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你放心,以戕后돘你的酒就是我的酒、我的酒就是你的酒。”

      老江心说你这是和大户뇸搞平均啊,你那点儿酒够喝几回的?

      ∟有༽意思的是,江守义和列昂尼德达成协议后没几天,莫林俒拉科夫找江奕见面。江奕隐隐感觉到应ꃂ该是和江守义那边的进展有뚰关。他没敢拖延,到了燕京抓上江正纯ႈ就走。

      莫林拉科夫这次到得有点儿早:“江奕,这次的事情比较重要,其他㼪人就不要参加了。훀”

      其쬡他人只有江正纯,他知趣地离开了。从壐今晚的聚会地点就知道,今晚又是敏感话题。

      “你颮的爸爸最近和KGB那边有联胞系?”莫林拉科夫迫不及待地就操着不ꅙ太熟练的华语讲开了。 ꒄ

      樑 江奕想了一下,倒也没什么好隐瞒地,人家的消息曣渠道更厉害:“他们最近热了点儿麻烦,估计是有人想收保护费。ᒑ我爸爸委托其他人介绍了KGB的一个官员,具体也不太清楚。”儯

      “他叫什么名字?”

      “我记不住,你们国家的名字那么长。”看来莫林拉科夫还不知道具体是和谁在쩷合作。

      “江奕,我并不是反对你们跟他们合作。我担心的是你爸爸以后可能会成为牺牲品。”

      莫林拉瞰科夫一句话说出口眡,把江奕吓䴟了一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