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虎性

      奉潇揣着已经卷硋了边的剑刃跑到防卫最多的地方,远远的躲在㠁一辆马车后面ﺜ看着那边,也并뢹不急着过ᇇ去。

      她刚刚脱力,现在过去根本不是那些盗匪的对手,恐怕过去就是送死。

      观察了一下周围,见周围的目标都是꘦最中间的那些马车,便闪身进了背后被遗弃的马车。

      Ⳕ 马车里面行囊混乱,根本来不及收拾,主人家就跑了,奉潇见衣饰都ᱎ颇为普通,马车又没有另矧外加固,肯定只是一些富裕一㬼点家室的孩子的行李。 ञ ⡟ 快手댙将身上早已经染Ꭳ血又在黄土路上滚了的衣服扒下,奉潇将这些行李中适合自己的衣服穿上,也웺幸好这辆马车的孩子身量和她差不了多少。

      盏 马车行李中的干粮和水被她狼吞虎咽了一些,等䢆恢复了一些体力啄才小心扒开布门一道小口。

      而此时防卫最严的付成那边,付Ǭ成听了付톰盛光叙述,明白计策成功,那铁箭的主人肯定已经被灼伤,不然如何킝会放弃付盛光这个明显是和他有关系的孩子。

      付成看着面前已经收拾쿐了狼狈的少年,目露赞赏:“盛光应对的不错,你能逃过也是运气,下次也应当更加小心才是。”

      付成说完,目光一转,道:“现在那铁箭的主人肯定派了人来打我们,虽然凶险了,不过也是机会,他那边护卫肯定少了。”

      “盛光知道,那?”

       付盛光想了想,觉得现在确实是时候杀了那个明显是盗匪高层的人,不过他们人马也并不多,怎么杀得想想。 换

      폄 千万⠟不能让那人警觉!

      人“对了,之前提计策的那个少年郎奉潇呢?”

      付成突然想到之前骑马在他身边的少年,便끡随意问了问。

      付盛光目光微垂,想了想,道:“那人在队伍一被冲散的时候不见了,侄儿当时没有在聲附近见他。”

      “各人命数,那奉潇心昏思灵巧,又小小䲲年纪有那等胆量,不死,如果入了修仙界想必也不平凡,不入놬,也可入Ә军队。”頋

      付成神色复杂,他确实看中那少年,也想招揽,不过此人想必也是会入ਥ修仙界的。

      鼨被付成摸如此赞赏的奉潇此时已经下了马车,她知道那防守最多的马车是谁的,不过她需要休息,好防着盗匪和那铁箭高手狗急跳墙,就必须需要一个安全点的地方。

      和马车护卫对打的盗匪实力还是有的,她硬碰硬肯঎定不行,那就……

      䓖宋三是宋家特意培养出来的护卫,修了内家气劲,护在马车周围本以为这些盗匪饧都是乌合之众,确实也턫是乌合之众,但蚁多咬死象,他内家功夫有,但也并不能抗狼和盗匪联手。

       ⅞ 在连杀数十盗匪和灰狼时他其实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不过他接受的都是死士教育,自然躡死ή也不愿离开马车一步的。

      “西娘皮的,你死定了!”

      此时和宋三对打的盗匪见此人动作有了停滞,心中一喜,手中砍刀和旁边岨的灰狼配合,连打在宋三已经卷了锋的剑上,见宋三连连后退,忍不住狞笑了一下,冲上去就要将人打死。

      宋三见这喽啰杼和灰狼同进同出,连此时他弱쫊势了也谨慎,根本不上当,便也举了剑,此时内力早没了,仅仅凭了体力他也䙘和ꌅ这盗匪㝒其实價相差无几。

      ﷅ 㞆剑刃连肸着以巧挑开喽啰手中㲅的砍刀,但那灰狼却也同时进攻,直接撞向他的腰腹,使得他不得不闪身避开,连盗匪的砍刀都来不及挡!

      睁大了眼,宋三勉力提起剑刃,全力荗的砍刀和勉力的剑相ᾱ较,直接出现了一个豁口,更是被砍刀的力道压向了他!

      灰狼正要跳起来个落井下石,却不想臀部一阵尖锐痛楚,紧接着仿佛듣肠穿肚烂的感觉直接叫它四肢无졝力倒在了地上。

      盗匪大吃一惊ᐻ,连忙抬起砍刀,刚带鎿着砍刀想转头想挥砍偷袭的人,却不想一把黄土直接扑面而来!

      啊——

      ㏳ 一声惨叫,盗匪怒睁的⌫眼被黄土直接怼上,惨叫之下想提醒队友,却不想惨叫哑然而止,眼睛都还没睁,便被奉潇手中卷了边的剑捅穿了喉咙。

      宋三握紧了手里刲有了豁口的剑,只觉玄幻的很,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叫他都反Ⴍ应不过来!

      不过见奉潇直接跑回向他,想将他拉起料,他也不矫情,顺艊着奉潇的姓力道站ﱼ了起来。

      “你小心,他们又要有人过来了!”

      奉潇将人拉起,转眼间一个护卫被扑倒在地,鎷附近又有许多盗匪过来,说헊完텤,兜着ꙫ一袋黄土尘,提着剑갲就冲麒向獳了不远处被扑倒的护卫。

      刚冲过来,奉潇知道那护卫肯定也有一狼ꭥ一盗匪配合,밀灰狼扑倒护卫,那肯定还有一个盗匪!

      她是弓着身体从护卫内部冲过去的,汁一路看到她偷袭的盗匪想提醒同伴,但她冲的特别快,直接冲到最近的一个豁护卫后边,仗着自己身量小,直接蹲着ᷰ一个弹跳就将兜里的黄土䱡全撒了出去。

      手㶚中的剑想也不想直接给压着护卫的灰狼来了个脖穿,灰뿈狼的毛有抵抗效果,她手里的剑是用了十分力的,导致她整缃个人都扑在灰狼身上,剑刃虽然干净利落的捅穿了狼脖子,攃但也彻底爆废了。

      奉潇也顾不得狼脖子里的剑了,急恧忙转头,见旁边的盗匪想要援助,却被护卫纠띎缠,便㊡直接将还倒在地上没有缓过神的护卫手里的剑抢过,腰间的匕首直接刺在瞎了乱挥刀的盗⡼匪手腕上。

      盗匪吃痛之下差点拿不住手上的砍刀,不过也知道拿不住肯定死,랚便想忍痛不管不顾朝着刺了他鷓手腕的方向挥刀。

      不过奉潇等ퟓ的ᤐ就是他受痛的那一顿,带着手궥里带了重量的剑,奉潇为防自己刺不进盗匪心口,便直接单膝跪地,剑直接往她目光紧盯的地方狠狠一刺。

      쌙 겤虽然她已经没了力气,뉺但顺着身体惯性也直接让剑入了盗匪心口半尺!

      盗匪心口被插了᝾剑,动作直接䒾僵住了,满身黄土的就要倒在地上。

      居奉潇见此,连忙放了手里的剑퀐,她可不想这尸体㮅上的砍刀렔将此릈时体力耗尽的她来个对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