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里沙

      瑟曦站在红堡临海的城楼上,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傻子阿多,居然把劳勃的一个銨私生子,接到红堡来了。这简휧直就是欺负到我脸上来了。”

      詹姆靠在栏杆上。

      챺⻞“瑟曦,那铁匠学徒是在៸首相卫队当兵,艾德和阿多,未必知道,那铁䡓匠学徒,就是劳勃的私生子。”

      瑟曦一脸错愕。

      “你把阿多和史塔克当傻子?”

      ګ 詹姆露出一抹嘲弄的微笑。

      “阿多本来就是傻子,至于史塔克嘛,也差不多。”

      瑟曦强压怒火。

      “这一定是傻子阿多的主意,这家伙从临冬城开始,就一直嘲弄我们。”薩

      詹姆说道:“你为何非要跟一个傻子较真?”

      땎瑟曦说道:“你要是真的把阿多当傻子,霖那你才뛄是无可救药的大傻瓜。”

      樧“你难道还看不出这里的危险吗?阿多为何处心积虑的寻找劳勃的私生子?他们看重的是私生子那一头黑发,那是拜拉席恩家族的特征。”

      “乔佛里婋,弥赛拉和托曼,都是金发鈸,ꖘ他们想利用私生子,夺走小乔的继承权,还要害死他们。”ຳ

      詹姆脸色一沉,“他们要是敢这么做,我就一剑砍死他们。”

      瑟曦冷笑一声。

      “你只会蛮干,你什么时候Ꞇ能动动脑子?”

      “十几年前,乔佛里还小밇,劳勃打算把艾林谷坒的一个私生女ﶕ,接到宫廷里来,我逼迫䁤他打消了这念头。”

      “如今,阿多居然大摇大摆,把劳勃的私生子,接到首相塔当卫兵。阿多迟早会向劳勃,揭发我们的事情,然后ফ乔佛里,弥赛拉和托曼,都会丢掉性命。”

      詹姆沉吟半晌。

      “不如我们杀掉那个铁匠学徒,这样一来,艾德和阿多,就没了证据。”

      瑟曦露出笑容。

      汥“你总算有点偱长进了,不过可惜,你学的还是䈴太慢。”

      “那个叫詹德利的,是劳勃的私生子,你杀了他,只是减少了阿多和艾德手里的证据。”

      詹姆说道:“那怎么办?”

      瑟曦甩了甩一头金发。

      “别忘了,风息堡还有一个艾德瑞克·风暴,艾林谷还有一个私生女,我听劳勃提起过,好像叫什么米娅·石东。”

      “这还是我知道的,我怀疑,劳勃在跳蚤窝,烟柳巷,还有好多私生子。”

      “劳勃在临冬城的时候,还㮝和那些侍女搞在一起,没准一年后,又遲有私生子在临冬城降生,那可是史塔克的地盘。

      낁 “你难道能把这些私生子,全部杀먠光?退一万步讲,即使你全部杀光,也抵不过劳勃四处留ⷼ种。”

      㧈 詹姆生气的握紧了拳头。

      “这౗样看来的话,咱们是永无宁日了。不如这样好了,等下次劳勃在王座厅,坐上铁王座上朝,我一剑刺死他。”

      ⵂ瑟曦∉冷笑道:“然后呢?你被你的誓言兄弟砍成碎片?”

      鿨詹姆生气道:“鵐既笈然我杀死了一个国王,为什么不能杀第二个?”

      瑟曦露出一抹艳阳般的笑容。

      “我们是要杀死劳勃,但是,得换种安全的方法。比武大会马上开始了,这是做掉劳勃的大好机会。”

       “等劳勃一死,接下来,就轮到傻子阿多和艾德。”

      万众瞩目的比武大会튐,终于拉开了大幕。

      这是劳勃国王,专门为庆祝艾瀘德公爵上任,举办的比輜武大会。

      比武大会的赛頙场设在君临的城墙外,黑水河河岸边上,早就已经搭满了帐ꄝ篷。

      这些帐篷属于来自七大王国各地的自由骑术手,雇佣骑士以及贵族。

      御前会议首相艾德公爵,派席尔大学士,财政大臣小指头,情报总ŕ管蹍瓦里斯,望法务大臣蓝礼,提利昂全部出现在最佳的观赛区。 虎

      劳勃国王和瑟曦王后,坐在高位上。

      珊莎和艾莉亚全部出现在观众席上,茉丹修女,珍妮·普尔陪伴在他们身旁,詹德利在一旁护卫。

      艾德公爵不喜欢比武大会,原本不打算派出手下参加,不过캜,在阿多的劝说下,艾德公爵改变了主意。

      首相塔有多位高手,将参加长枪比武,团体比武和射箭比武。

      奃 他们是密縉尔的索罗斯,盛夏群岛王子贾拉巴·梭尔,首相卫队队长乔里·凯索,以及阿多,还有戴斯蒙,韦尔·海华,哈尔温等几位卫队士兵。

      自从在临冬城反打败了詹姆,柏洛斯,马林三位御林铁卫后,阿多威名大盛,七大王国到处传唱着他的名字。

      阿多此前从ꊴ未参加过比武大会,君临的百姓,来自王国各⨶地的贵族,都期한待着阿多的表现。

      䪈 君临的平民称呼阿多为“北境巨人”,“歌谣里的骑士”,“弑君者梦魇”,不过阿多最响亮的外号,¬还是傻子。

      ﱺ 傻子并不是贬义,因为平民把阿多看作是歌谣里,守护琼琪的“傻子佛罗里安”一样伟大的骑士。

      阿多在长枪比武,团体比武和射箭三大项上᝾,全떶部报名,不过,想拿下冠军,难度不低。泻

      尤其是最受观众注目絶的长枪比武。

      御林긱铁卫里㋸的七位成员,都是长枪比武的高手겢,尤其是“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弑君者”詹姆,他们两人拿下多次比武倬大会冠军。

      ⿖詹姆走到阿多身边。

      “傻子阿多,我希望能在决赛遇到你,你可千万别提前被人淘汰了。我还指望着报仇呢!”

      阿多笑道:“弑君者塳,只怕这次你还会输给我ቌ。”

      詹姆旋身离开。

      “魔山”格雷果·克里冈,骑在一匹黑色战马上,好似巨人山一般,隆隆走过。

      陆格雷果长得比阿多还高,他是天生的杀戮机器。

      魔山的弟弟,“猎狗”桑铎·克里冈也是令人生畏的战士。

      “百花骑士”洛拉斯·提利尔一亮相,就爬引发了阵阵尖叫。

      他是高庭提利尔公爵켤的幼子,英气逼人,骁勇善战,是君临最近一次比武大会的冠军。

      那是为庆祝乔佛里命名日举办的뇼比뭇武大会,洛拉斯在决赛当中,爆冷击败了夺冠大热门詹姆,让许多押宝弑君者的赌徒,输得底숞朝天。

      洛拉斯·提利ႈ尔翻身下马,来䕕到蓝礼跟前,蓝礼跟他附耳说了什么,洛拉뿖斯开始笑了起来。

      㫘阿多走了过去。ᜀ

      “这难道茬就是传说当中的百花ᘰ骑士?”

      ﴾洛拉斯朝阿多微笑致意。 ୐

      “我是洛拉斯·提利尔,你一定是北境巨人阿多。”

      蓝礼笑道:“洛拉斯,阿多可是我的密友,我觉得你和他,一定会是最后的冠亚军。”

      洛䪌拉斯笑道:“㇛我只为冠军而战。” ङ

      蓝礼转向阿多。

      “阿多爵士,我觉得你的ẅ战马,不适合比武,我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一个马夫牵来了一匹雪白的㖡战马。

      “这是来自狭海对岸的战马,是多斯拉克人培育出来的,我可花费了不少钱。”

      “宝马配英雄,送给你了。”

      阿多牵过马来,打量一멱番。

      惗“这可真是稀罕物。”

      洛拉斯的眼里闪过一့抹嫉妒。

      쒢 扻 “蓝礼大人,我去风息堡的时候談,你都不舍得送给我战马,为何偏偏送给了阿多?”

      蓝礼说道:“你高庭ࢌ还缺战马?你大哥维拉斯,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宝马良驹了。”

      洛拉斯轻哼一声。

      Ӌ “我觉得阿多爵士,也不缺战马,他毕竟是马僮出身,从小在马棚长大良,对马最有研究了。”

      “你不肯送我战马䯗,我还不稀罕呢!等我打败了阿多,战马똥就是我的了。⦆”

      按照比武大会不成文的规矩,胜利者可以拿走失败者的盔甲,剑器和战马,当然,对方可以花钱赎回。

      蓝礼望着洛拉斯。 䃜

      “洛拉斯,不要耍小孩子性子。”

      䅵 洛拉斯气呼呼的走开了。

       蓝礼歉然道:“阿多爵士,你别跟洛拉斯计较,︖这孩子一直这样,他以前是我的侍从,我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他。”

      “这次把战马给了你,他就不开心了。꫌”

      阿多点꫞头。

      “我了解你们之间深厚欰的友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