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交尾综合网

      当方兴他们来到城门外的时候,那雇主已经ﲡ停在了一辆全封闭式卡车旁。

      而此时那卡车的车厢敞开着,一个个脖子上带着电子环的人,正在不断往车厢里走。

      这些人当然不可能是自愿的,在他们身旁还守着好几条,长相好像豺狼一样的猎犬釭。

      只要这些人停下来,它们就蹞会发䮅出阵阵威胁似的低吼。

      方兴好歹퀂也在这里混了三年时间,对于这种脖子长且粗壮的特殊럧猎犬,方兴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种猎犬名为猎奴犬,是通过特殊手段培育出来的狩猎犬ウ。

      这些猎奴犬嗅觉敏锐,全力奔跑速度可以比肩方兴他们这些修士。

      而它们的狩猎目标不是野兽,而是人类。

      方兴在戈壁上生活的那段时间,就曾经䬣被猎奴人手下的猎奴犬追㵋击过,好在最后侥幸逃脱了。

      所以,方兴对于这种猎犬印象非常深刻。

      方瀣兴知道猎奴人喧受雇于门派,他们狩猎人类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充实门派的圈养队伍。

      虽然理嚈论上来说,门派漤并不会缺人。

      利用先进的技术,他们完全可以人工繁育普通人,想要多少都不是问题。 ⭙

      但理论仅仅只是理论而已,圈养普通人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

      就是圈养始终是一个闭塞的小圈子,这就仿佛是一潭死水。

      持续发展下去,最终结果会如何那是不言而喻的。

      毕竟,连原始人都知道뢛要避免近亲交配。

       而门派圈养普通人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应对不时之需,而不是近亲繁育出一群有缺陷的人类。

      所以,为保持圈养人类的基因多样性,随时补充新鲜血液就显得非常有必要了。

      而猎奴人就是顺应了门派的这种需求,从而发展出来的职业。

      ♩ 眼前这中年猎奴人背后的靠山,应该是制天派。

      有门派为他撑腰,끿也难怪这猎奴人不把方兴他们这些低牶阶修士放在眼里。

      这个时候,那些带着电子躼环的人,尽数被猎奴犬驱赶到了车上。

      那中年猎奴人见状,随手按下了车上的开关,将卡车车厢上的门关了起来。

      接着,这中냿年猎奴人来到了方兴他们的面前,然后开口说道:

      “想必你们也看到了,车上的那些家伙就是这次需要护送的货物。

      ₁你们的任务就是和我一起,把他们送往临近的永冬城。”

      说罢,这中年猎奴人也不理会方兴他们棌的反应,直接钻进驾驶室发动了卡车。

      袆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任务都已经接下了,自然不可能仅仅因为᮶雇主的态度不好,就甩手不干了。

      那样的话,亏的只有自己的违约金,以及行柘栈任务评价廐。

      就这样,方兴他们五名受雇修士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跟着卡车上路了。

      王传一这名캩唯灵派ꁏ修士比较会取巧,只见他三两步追上卡车,伸手一搭붖直接跃上了车哼厢顶部。

      至于方兴他们剩下的四人,都没有去搭这顺风车,而是选择凭脚力跟在卡车旁边。

      这倒不是方門兴他们四人脑子不转弯,而是唯᧗械派的修炼宗旨,就是要发掘义体的潜力。

      因为械力的产生,不仅仅只有灵气浸润这一种。

      让义体运动起来,也同样有榨取械力的功效。

      而运动的过程中,械力也能更顺畅的深入义体内部。

      这样械力对义体的增幅作用,也会变得更加明显。

      总之,多活动对唯械派修士有百利而无一害。

      而且义肢也让唯械羄派修士的耐力无人能比,这种长途奔跑一般也不会感觉到累。

      像王传一这种没有经过义肢改造的唯灵派修士,这᭻方面肯定是不太行的。

      不过,王传一也比较有自知之明。

      一开始就在车顶上选了座位,准备搭车前行。

      众人就这样一路向北前进,因为周围都是戈壁环境的关系。

      路面不平整,卡车的行驶速度也不算太快。

      在这个世界上,城市与城市之间,往往都是相对孤立的。

      阤至少,方兴在野外生活了三年时间,没有看到制天城拥有通往某地的平整公路。

      当然,制天派就算想铺路也很难搞得起来。

      生活在野外的流寇,以及其他反抗势力,能有一百种方法将修好的路给破坏掉。

      毕竟,发达的交通一旦建立。

      势必会影响到他们在野外的活动,这些人是不会允许的。 멞

      在成为修士之前,方兴以为这种现状是门派的一种示弱方式,是野外普通人反抗强权的阶段性胜利。

      成为修士之后,见识了修士拥有的力量,方兴才紫发现这种想法完全狗屁不通。

      自己一个刚入门的筑体期修士,都能将一队流寇干翻。

      更强大的高阶修士面对这些,岂不是闭着眼睛都能平推过去。

      像制天派这种传承久远的门派ᵑ,门下高阶修士肯定是多不胜数。

      䋜 他们真想要在城市周围搞大清洗,完全就是轻而易举。

      结合猎奴人的出现,应该是为了维持圈养人类基因多样性。

      门派才会对野外人类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就在方兴心中感叹着,这个世界发展太过畸形的时候。

      唐晓峰跑到了方兴的身侧,然后低声对方兴问道:

      “方兴你有没有发䉭现,我们的行进方向有些偏,那个家伙似乎有意在绕远路。”

      方兴闻言,马上就警惕了起来。

      唐晓峰虽然固执且一根筋,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人傻,真正的蠢人是不可能成为修士的。

      䀳 相反,认死理的人往往对于任何细微的变化,都拥有极为敏锐的观察力。

      当方兴拿出通讯器查看任务쁊的时候,发现目的地指向与现在的行进方向,果然出现了偏移。

      基本上每个城市之内都存在行栈,这任务指向以行栈为坐标,是不可能出错的。

      既然任务指示器没毛病,那就是说明那引路的猎奴人是勢真的在绕远路。

      方兴和唐晓峰当即将这个发现,告诉了另外两名修士。

      那二人本就对雇主的态度心有뉄不满,如今骤然听说盫对方居然在绕远路,顿时心中就升起了一种被戏耍的愤怒。

      他们马上加速往卡车车头方向冲去,㽩一副要邇找那雇主麻烦的架势。

      瓄 方兴和唐晓峰见状,未免事态失控连忙跟了上去。

      况且,方兴也想知道,那猎奴人绕路的用意是什么。 ꓿

      就这样,四人两前两后加速朝着前方奔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炮弹发줙射的尾音传来。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一枚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炮弹,在쿠卡车的侧面爆炸了。

      卡车的材质特殊,倒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反倒是坐在车顶上悠闲的王传一㉦遭了殃,浒他被爆炸产生的气浪一下子从车上掀了下来。

      这一下,王传一直接脸先着地,啃了一嘴的沙土。

      好在身为修士,保命能力比普通人强出许多,他并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毞

      落地之后,王传一马上翻身站起。

      吐掉口中的沙土,连忙向其他人示警道:

      “呸呸,袕敌袭,是流寇!”

      这么大的动静,方兴他们自然也注意到有敌人出没。

      事有轻重缓急之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肯定不是找那雇主麻烦的好时机。

      ԕ

      四人分散开来,瞬间投入了战斗。

      䁒 野外的流寇团体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킎但就像方兴和唐晓峰之前遭遇的那次一样。

      没有两把刷子,他们也不敢对修士磨刀蔺霍霍。

      尤其,还是由五名修士组成的队伍。

      很快,一群黑衣蒙面的流寇就冒头了,他们拿着枪对方兴他们展开了攻击。

      ꩳ这群流寇使用的,虽然还是较为原始的射弹枪。

      但是,他们使用的子弹却不赖。

      这种名为质子弹的小规格弹药,尽管依旧没有办法击穿唯械枞派修士的义体。

      不过,在子弹击中的瞬间,质子弹会产生非常集中的质子流。

      高强度质子流所产生的冲击力非常强,那两名唯械派修士数次想꼻要顶着枪林弹雨冲过去。

      可惜,每次都被质子流硬推了回来。

      与此同时,这些流寇身后的火炮也开始不断发力。

      一枚枚贫铀弹不断朝这里飞来,那两名修士见状也只能认怂。

      幸亏这卡车材质特殊,根本不怕炮弹的直接攻击,不然他们连躲的地方都找不到。

      眼见己方已经被敌人强大㗉的火力完全压制了,方兴知道这样下去不行。

      “我先冲过去,稍后你们跟上来就好。”

      撂下这番话之后,方兴没有什么犹豫,直接从뿾卡抎车后面冲了出去。

      眼见又有人冲了出来,那群流寇马上加大火力,一枚枚质子弹对着方兴倾泻而来。

      子弹与方兴的血肉之躯撞在一起,发䑨出了叮叮铛铛的脆响。

      胕 血肉只是自我天赋所造成的表象而已,方兴义肢化的宽特性一点没变。

      在体内械力的加持下,这些子弹根本无法ﵻ击穿方兴的皮肤。

      不过,此时的方兴却很难受。

      ẅ质子弹在身上爆炸瞬间,所产生的高强퟊度质子流,앏让方兴变得举步维艰。

      面对敌人瓢泼式的射击方式,正面硬冲根本过不去。

      并且就在此时,敌人用火炮锁定了方兴的位置,一枚炮弹径直向方兴所在的位置飞了过来。

      这个时候,剩下的几人都不焲禁为方兴捏了一把汗。

      只有唐晓峰脸上的퉀表情始终淡定,因为唐晓峰记得,上一次在他绝望的想要自爆的时候。

      方兴也是这样撂下一句话,顷刻之间就将局势扳了回来。㬀

      唐晓峰相信,这一次方兴一样能够力乓挽狂俦澜。

      就像唐晓峰所想的那样,面对径直飞来ޮ的炮弹,其他人为숌方兴捏了一把汗。

      而方兴自己却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方兴顶着质子流的洗礼,尽量调整自身的位置。

      当这枚炮弹落下之时,方兴也将位置调整到了落点之前。

      炮弹爆炸威力不是子弹能比的,哪怕是质子弹也不行。

      ℄直观一点从个头大小也能分辨,两者在当量上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枚炮弹爆炸所掀起的冲击波,直接将方兴给推了出去。

      这么近距离接受贫铀弹的洗礼,换成一般修士最少也是个重伤的结裊果。

      然而,方兴却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势。

      这一刻,方兴很庆幸自己提前将星铁融入了体内。

      借着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方兴直接飞了潨出去,并快速落入了敌阵当中。

      这些流寇看᭜到方兴飞了进来,纷纷手忙脚乱的将枪口调转。

      然而,现在已经晚了。

      졳 失去了距离优势,区区质子弹又怎么可能阻挡的了方兴这个修士的脚步篻。

      方兴基本上随手就能处理一名敌人,直接进去了大钷杀特杀的状态。

      踔眼见方兴成功突入敌阵,趁着敌人被牵制火力衰减,唐晓峰他们四人也跟着冲了过来。

      一旦失去了火器的辅助,身为普通人的流寇,不可能是方兴他们这些修士的对手。

      几人砍瓜切菜⏥一般,很快就将这伙敌人处理干净了。

      至于有些见势不妙四散逃跑껷的流寇,方兴本着穷寇莫追ꓕ的态度,没有让剩下几킫人深追。

      磯 况且,杀得再多也没有赏金拿,完全没有必要,还是守好卡车要紧。

      这一战方兴力挽狂澜,在几人中建立了一些威信。

      眼见方兴说不追,剩下几人都自觉的停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响亮的哨音ࡽ响起。

      那几条猎奴犬突然窜了謓出来,飞也似的朝逃跑的流寇方向追了过去。

      看到眼前这一幕,这指挥猎奴犬的哨音是谁吹响的,几人不用问也能猜到。

      将视线转到卡车这里,驾驶室的门已经打开了。

      那一直壟躲在里面的猎奴人,此时正一脸悠闲的ࡘ从里面走出来。

      他走到方兴等人身宵边的时候駦,非常敷衍笑道:

      “啊,辛ẅ苦你们几个了。”

      说罢,这猎奴人提着一个仪器,径直朝着那些流寇的尸体走去。

      方兴知道他是튖准备采↬集这些尸体的基因,哪怕是死人对于猎奴人而言一样有价值。

      对于这些方兴懒得管,精神松弛下来之后,方兴只觉得背后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 方兴知道,这应该是受到炮弹冲击所留下的伤。

      融入体内的星铁虽然有用,但终究还是太少了。

      恰在这时,唐晓峰拿出一罐被他称为疗伤药的纳米粘合剂,直接递到了方兴的面前。

      社 者 方兴见状也没有客气,在唐晓峰的帮助下,处理起了背部的伤势。

      与此同时,那两名唯械派修士似乎响起了什么。

      脸色有些不好看的,朝那猎奴人走了Չ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