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mu动漫在线全集1

      宗驷的娘——刘氏,年轻时长的很是标致,如今三十二辯三岁的年纪,虽已不似年轻小姑娘那般水灵青秀,但烟火风霜里走过,红尘阡陌中趟过,腰身虽不再如病柳婀娜,但丰腴起来的身子,却更显得맬凸凹有致㤊,别有一ฯ番成熟韵味。 膡

      宗驷娘十六岁嫁进⥦宗家时,那也是经过三媒六证,龙凤轿子抬进村的,当时可是风光之极,阔气的很哩!

      宗家的祖上也曾阔过的。

      事ᒀ情要从宗驷的爷爷说起,他爷爷年轻时是个义气血勇之人。当时适逢“升平辮之乱”,他爷爷不㏣想当一辈子农民,一辈子被栓在田间地头上。于是㓙便起了建功﹂立业之心,便瞒了父母,应了州府的募征㿐,去当了乡勇。

      也许是适逢其会,也许是命运使然,几年征战㶪下来,宗驷的爷爷竟活过了乱世,更以作战勇猛,得授了百夫长之职。

      十多年后,乱世平定。离家日久的宗百夫长见再无升官的机会,便起了辞官땶回乡之心。

      宗大百퇚夫长要衣锦还乡,那真是震惊乡野,都是世代的农民,谁见过战场上杀出来的百夫长?荼

      ὀ一时间十里八村闻风而动,乡᧖亲们摸肩擦踵着前来道贺,只为了能一睹百夫长的风采。

      衣锦还乡,本就是人生一大乐事。试想三十年河东륥,三十年河西,曾经的衣衫褴褛,此时的鲜衣怒马,那是何等的快哉;儿时的腻烦嫌恶,如今的笑脸相迎,那一副副与有荣焉的模样,怎能不让人快慰!

      只是当宗驷的爷爷,回到自家祖宅时,志得意满之心,却蒙上了一层阴霾。原来父母双亲,在他不迟而别后,便忧愤成疾,不久便相继故去。

      看着眼前的破瓦颓垣,臆ܨ想着那一声声惊䘧喜地呼唤,再无从响起,再看看现在的鲜衣苵怒马,乡㰲亲们的阿谀奉承,这是何等的讽刺。

      첼老宗虽感慨父母早亡,无法享受自己的荣誉,但又如之奈何,只得빛遣散了乡亲,独自住进了破败的祖宅。

      自此老琊宗便留在了小塘村,好在当了几年百夫长,手头有了᥅着钱,于是花了大价钱,置上了好大的一垧地,又购置了上好的木料,建起了一套ग三进的豪华宅院。

      嘲 戎马半生的老宗自此安顿了下来。宅子建好之后,便通过媒人介绍,娶了一房漂亮媳妇,想着也过一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ᴋ 可天之事,总有一些难洉遂人愿的。自己夫人的肚子就是不见起闩色,这可把老宗急坏了,又是请名医큝,又是烧香拜佛的,好듧一顿折腾,终于在六十高龄得了个大胖小子。

      这可把老宗高兴坏了,对自己儿子,那真是捧在手里拍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从小就娇生惯养着,好吃的、好玩的,不间断地供着,只要你说뉏,无论什么——给!

      如此得溺爱,怎能不出事!

      由于老宗的娇惯补,宗驷他૟爹在小小年纪便就养⅞成了一副跋扈的性格,到了十八九后,更ہ是整日的不务正业,净做些偷鸡摸狗荡检逾闲之事。流里流气的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让乡亲们大叹宗家后继无人,偌大的家业只怕终有一天会败得个精光。

      果不其然。在老宗头故去后,不出两年,那败家子便将偌大的田ࡍ地输给了村里兴办铜厂的赵厂主,家道自此中落。

      幸好,在老宗故去前,给他寻了一房媳妇,䬀不然只怕찤这败家子在输的精光后,只得重走老宗的老路,也去进城当上一回乡勇了。

      当时的宗家还算殷实,而儿媳张氏也算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女,虽然都说宗家的儿子纨绔跋扈,但不管怎么说,其家道还퇌是富足殷实的,张家也就同意焄了。

      䯳 婚后宗驷他爹也是有过收敛的,初时也会巡视下田地,算算收成。可好景不长,没过多少时日便又原䡜形毕露,又开始了的纵情声色恣意妄为起来。

      张氏本以为等有了儿子,绻夫君便会悔改,可哪曾想,就算公公故去,他成了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覺唯一豞的依靠,都不见其悔改。整日里依旧只顾行酒取乐,声色犬马,混不在意家中的张氏娘俩儿。

      在宗驷老爹大婚后的第四年,老百夫长故去的第二年,宗驷爹为自己放浪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他把㥞自家良田输给了赵厂主。

      在ẗ交接田契的那一刻,他似乎才想起,这块祖田是他老爹在战场上用命换回来的!

      可一切,为时已晚。

      输了낢祖田,值钱的家当更是已变卖精光,昔日里华丽的三进大宅,再也没有往日的风采。

      行乐时不知,荒唐㸲后才觉,家中已无余米度日。本想着借钱赊米,却不料昔日的义气兄弟,皆是闭门不见。閌

      宗驷他爹看着默默뵠垂泪的发妻,嗷嗷待哺的孩儿,终于幡然悔悟。

      可惜为时晚矣!

      那一日,宗驷老爹去丈人家借粮,将回时却赶上下雨,丈人好意将其留下,备ր上好酒好菜加以款待,只是宗家䃭风光不再,张家丈人亦是怒气灼心,虽面上未带着半点,可这歫酒却吃的食不知흯味如同嚼蜡。屋外冷雨萧瑟,屋内呐呐无言,怎的一个凄凉了得!

      待雨势渐歇,宗驷老爹便推脱妻儿在家,自己于心不安,便慌忙起身告辞。

      话说张氏等丈夫去娘家借米,可直至半肈夜都未见丈夫归来,待哄睡了孩子,便合身坐在床沿,眼望早已是漆黑一片的窗外,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慌乱。

      定了定神,张氏毅然起身ퟃ穿带好ᕇ衣服,又为孩子掖好了被角。迎着夜雨在村口张望起来。

      那夜,宗驷的찐老爹再也没有回来,他娘张氏找了半宿终于在村中的荷塘边见到了洒落的米,和他羶夫君的一只鞋댟。

      宗驷的老爹就这样结束了他放浪荒唐的一生。虽然最后有所悔改,但浪子回头,终究是回꺦天乏力。

      宗驷的縆爹死后,他娘张氏便一个人拉着宗驷过活。可终究是寡妇门前是非多,再加上张氏曾经崸也是十里八乡的美人,被人惦记也在所难免。倒是张氏紧守着妇道,从不与村里人有过多往来。

      র 只是他们孤儿寡母的,又无产无业,日子过得却越发艰难了。

      原本赢得了宗家田地的赵厂主想买下他们家那三进的院子的,但张氏舍不Ⓢ得卖,便就婉言䍛推脱了。只是赵厂主不肯作罢,一而再,婶再而蝗三地纠缠,直到最后放出狠话,要么张氏把宅子给了他;要么张氏跟了他,不然绝不让她好过。

      张氏哪里依得,想当初自己的死鬼丈夫就是个纨绔无赖,什么阵鞾势没见过?哪能是两句话就能吓倒的! ꗳ

      本想着高呼几声,引来四邻惊走这痴了心₽财狼,賽可没等呼声鎂出口,却听赵厂主在她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声,张氏原本羞怒交加的脸,登时变得惨白惨白的,身子止不雇住地颤抖着。퇵

      짔 赵厂主见此哈哈大笑,斜抱起쭍张氏,三步并作两步,撞开房门,鵥疾步奔向了内屋。

      自此张氏便从就了赵厂主。

      自张氏与赵厂主相好竹以后,日子倒是好过了些,但对赵厂主却越发得看不顺眼。一是,赵厂主握着她的把柄,半强迫于她,让她心里很是不舒服;二是,他年事已高,又有妻室,自己这没名没分的,什么时候是个头?每次与赵厂主欢暄好后,张氏的心튜里总忍不住泛起嘀咕。

      恰逢那日阳光正好,暖风习人,又赶上赵厂主虹进城办事,张氏闲来无事便倚门퉄而坐,思虑心事。恰巧这时一位俊俏的小哥货郎正迎面走来椟,温润地开口道:“这位大嫂子㏜可要针头线脑,顶针秀架?”

      张氏正暗自垂怜,忽见有人扰了自己心神,心中没来由地一阵羞怒,就如那羞人的龌蹉事被人窥窃了去般的羞恼,正要张口责骂,却猛见一张俊秀的俏脸,那心口的怒气霎时间竟消散的无影无踪。

      张氏下意识地抬手掩面,轻开檀口:“家里的针头线脑,我也好久没用軅了,要不小哥进来㹳一看可好?” 

      货郎微怔,正陦要推辞,却见张氏伸手搭在了他的大手上,轻触两下鲃,随即又极快地몥缩回袖中,随后转头就进了门内。

      䚤 货郎目光微闪,也跟着进了门,又一转身,把大门牢牢闩死。

      到底是少年情浓,二人不必多说,便做成了苟且之事。

       自此,每逢赵厂主不在,货郎便会过来与张氏幽会。日子长了虽然有些风言风语,但有赵厂主的前车之鉴,张氏也就不在意了,心腍安理得地享受起小情썬郎的温存来。

      这日,赵厂主本应该进城送货的,但不想东家却突然改了主意,延了日期,赵厂主不得不重又回小塘村。本来赵厂主的心情就不好䪋,以往一直是按期交货的,从没改过时间,但今次突然更改,也不知是好是坏?

      怀揣着七上八下的心,赵厂主进了宗家的院子,本想让张氏慰籍一下自己的心忧,可ꟍ哪뎪曾想,一推⋅门却看见张韭氏与货郎两人正衣不遮体地滚作一团。

      得见此幕,赵厂主气的꒠是火冒三丈,张氏一直是自己的禁脔,在这小塘⡩村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有人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他后院松土,真是好大的胆子!

      赵厂主的鳠妒火一下子直冲顶梁门,抓起货郎便是一顿拳打脚踢죬。随后便招呼乡里,以张氏讼败坏名节,祸乱乡里为由,决定樘以古法惩处,誓要将其沉塘示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