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融化我韩剧在线看

      黎锦一㌭脸上有些动容,但她心里暗暗示意自己不能慌,她撒的一手য好慌,一般人看不出来,这肯ஏ定是炸自己的。

      别问骆苏羡怎么知道的,问就是他有今天所有记忆且丝毫没有断쳄片的可能性児。

      쉀 对于黎锦一说刚刚见过他这ц种事情,他㊯没有一点印象,他敢肯定二十分钟甚至ᆷ一个小时前他都有意识,且正在开车来馪黎锦一家的路上。

      所以她刚刚的话是什么鎦意思?

      “一一,你说清楚,二十分钟前,谁来过?”骆苏羡神情紧张起来,脸上的沉稳快要分崩殆尽。

      “是我刚刚没睡醒,做了个梦,梦见你来了。”黎锦一扯了个听起嬱来让人딱信服的理由,想要消除骆苏羡心中的顾虑。

      “是吗?”

      “当然!”

      骆苏羡是不相信的,᜿但他选择不在追问≝。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话再说,片刻后骆苏羡先开口:“一一,推妈妈下去的不是我。”

       “我现在不想和你讨论这个话题。”黎锦一面无表情,她不知道该不该算是他。

      虽然是没有证据去明说推妈妈下去的那个人不是骆苏羡,即使视频没有露脸,即使他有人格ﲤ分裂,都抹不开她怀疑他的这个事实。

      在쒔事情没搞清楚前,最好谁也别提起来;经过之前的事,她算是明白了,这个世界就是围绕着骆苏羡转的。现在等于他手中有笔,要让剧情怎样⽊走都是他一个想法的事情。

      “好,不提。”骆苏羡苦笑着回应,这件事他可以不提,真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不过骆苏羡奇怪的是另Ⓣ一件事情,黎锦一不说,他会查清楚的。

      从黎锦一家回来已经很晚了,骆苏羡在自己那昏暗的房间见到一个不速之客。

      “你来干什么?”骆苏羡看着很是随意坐在自己房间悠闲눪吃着东西的楚淇,不满的问道湀。

      “后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楚淇叉起一块音儿뇽牛肉靹反问。

      骆苏羡无语:“这儿是我家눦。”

      “踀这地当初还是我的。”楚惇淇理直气壮怼回去。

      骆苏羡:“……”你怎么不ឫ说这座山是你的。

      骆苏羡:“来干什么?”

      楚淇动了动眉毛:“你当初可是答应了我一件事。귮”橧

      “你说。”搞的他像不认账的。

      “帮我查个人⚣。”楚淇把放在桌上的照片拿到他面前゙:“查查他怎么死的。”

      “仇杀。”⏵骆苏羡瞟了一眼照片媑回答,这个人他认识ᙎ,当初的商业传奇,蒋森尧的哥哥蒋䊴森鸔与。

      楚淇停下刀叉:“谁杀的?”

      骆苏羡:“我怎么知–道。”

      楚淇:“所以我让你去查。”

      骆苏羡:“……”无语熎子。

      “还有,他的死因没有这么简Ԡ单,说不定帐你会查到很有趣的东西。”楚淇挑挑眉,想引起骆苏羡对这件ᡔ事的兴趣婓。

      只是他不知道骆苏羡除了对黎锦一有兴趣以外,对什么东西都兴致缺缺,不过凡是他都喜欢问垗清楚,有利于掌控大局。

      “ʤ你查Nj这个干什么?”

      “۳就엡想查,⼃有问题吗倴?”楚淇说这话的语샰气轻松,但他的神情却出卖了他。

      他眼神躲避,尽⁧管语气轻快,周身的气息还是带着浓浓的悲伤气息。

      他在悲伤什么?这Ɍ一点引起了骆苏羡的兴趣。

       由记得当初楚淇当初假死退䄿隐离开SW的时候,好像有点原因是关于爱情的,现在他让查这个叫蒋森与的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骆苏羡再次看向有些悲伤的他,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他开始上下打量起楚淇鋦来,特意多看了两眼他的某个不为人知的Љ部位,냭但这些情况楚淇都没看到。

      骆苏羡疑惑:“你为什么自己不去查。”按⬜道理他的人脉更广才对。

      斯斯文文的楚淇无语的朝他翻个白眼:“我不是已㠆经‘死’了吗?”

      噢,对的,楚大爷已经在一次交데易中“光荣”死亡了,事情过得太久他蝆都要忘记了。

      现在诈尸回来干什么,简直就是来给他添堵的:“່礼尚往来,你也⸉帮我查一件事。”

      “觍你是不是有病,我说И了讻我已经‘死’了,不方便出面。”楚大爷怒。

      ඣ 要壒是他能出面早就自己查了,还用㑀得着大老远的从锦城跑过来裪找他?脑子多少有点毛病吧。

      “你那么多得力干将借我用用就好,你不必露面。”骆苏羡毫不客气的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对上楚大爷“妖娆”的眼神,毫不畏惧。

      葔楚大爷:我怀疑你在架空我的势力,并且还有证据!

      骆㪞·心机男人·苏羡:你想多了,没有的事。

      휬好的,最终以骆苏羡帮楚淇查凶手,楚淇把自己手下借믘给骆苏羡用用为止,这件事暂时㘅告一段落。

      得到⍇楚淇帮助的骆苏羡第一件事就是去查那天宴会上和自己长的九分相像的人到底是谁,又是谁೪在背后陷害他。

      楚淇作为SW当初最厉⧝害的人之一,他的得力干将自然也是很厉害的存在。这次来的是楚淇的左膀펙楚闲,别看名字起的挺闲,楚闲熵这个人却䫁是在杀手榜上排朽第四的人。

      楚闲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查整个事情的经过,不出意外的什么都没查到。不过虽然他ࠉ没查到凶手是谁,却查到了可以证明骆苏羡清白的证据。

      当这个在骆苏羡面前播放出来的时候,骆苏羡一脸生无可恋。

      “你是不是真的很闲?”视频里是在案发时间段里骆苏羡的行踪。

      只见在黎妈妈被鹮推下楼嗗的前一䝵秒骆苏羡大摇大摆的走进三楼的卫生间,在黎妈妈被推下去后骆苏羡才出来,并且直接从后门出銜去了。

      整个时间段内他都没有接触到黎妈妈,所以他不存在有嫌疑。

      “这个能充分证明你的清白。”楚闲恭敬的回话,他没觉得这有什么,能证明自己没有杀人时间不就是他的目的,为什么还要纠结那么多?

      就像他们,看不惯谁直接杀了就是,干什么要追查到底,他只喜欢看结果。

      ⴳ “我要知道퇉的是凶手是谁。”他当然知道自己不是杀人凶手,他不仅有物证,更有人证,证明自己的清白륂也只是自己想不想콸的问题。 獗

      㵷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出那个对黎妈妈下手的人,他害怕还没렬有做出任何准备就被人偷袭,他害怕下一个被害的是黎锦一。

      不知榱道人家是谁就算了,连蒴人家的杀人动㥠机是ᛌ什么都没有弄明白,怎么防患于未然。

      “查不到了。”楚闲开口就封死了骆苏羡所有幻想,他追查了整整一个星ꎡ期都才追查到这么点儿东西,剩下他不킖知道的,别人也查不出来。

      说起这话,楚闲脸上适时露出点儿小傲娇的表情,不是他吹,是这方面他就是这么厉害,就是这么有自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