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房间h

      “团长,您回来了”

      386旅独立团驻地,孔捷刚下马,就有一个战士从草丛中蹦了出来,敬了个军礼。

      这是独立团安排的暗哨。

      明暗哨交织警戒,是最基本的军队战时警戒体系,谁都会,但想要玩得转那可,那就需要一点本事了,关于明暗哨安排和选择,很看指挥官的能力。

      “不要隐蔽在草丛中,这里太显眼了”

      孔捷看了一眼暗哨隐蔽的草丛。

      一个团的驻地,村子大路入口,几栋残破土墙之间,有且只有这一堆孤零零的草丛,而且草上的雪都被抖落了,任谁都能知道这里隐蔽的有暗哨。

      被发现的暗哨还叫暗哨?

      “挖个隐蔽式散兵坑,躲在土墙后面都行,都比呆在草丛中要好”

      指导了一下暗哨,孔捷将马匹交给一旁的警卫员,然后带着后面的一匹驮着四个弹药箱的骡子继续前进。

      “团长不是去新一团做客了么?新一团新团长是咱团长的老战友,怎么还牵着一匹骡子,带回四个弹药箱?而且这弹药箱比鬼子的还要好看”

      孔捷走后,明哨也从村口走了过来,几个士兵彼此之间讨论起来。

      去庆贺隔壁新团长上任,空着手去,结果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东西,这情况不对劲。而且,带回来的东西看上去挺高级的。那箱子是弹药箱的样子,但是好像涂了漆。

      “这哪里是去庆贺啊,这是去打秋风了吧”

      最终,战士们得到了统一的结论。

      ······

      夜间九点。

      “攀岩绳···”

      独立团驻地后方,山本特工队第一战斗小组的组长小泉纯二眯了眯眼睛,看向眼前的一面高达二十几米的崖壁,然后挥了挥手。

      他身后,三个鬼子走黑暗中走了上来,猛地向上抛出带着抓钩的攀岩绳。

      锵···

      沉闷的声音中,抓钩稳稳的抓住上方的岩石,三个鬼子拉了拉绳索,确认稳固之后,手抓紧绳索,脚蹬住崖壁,开始向上攀登。

      山本的特工队确实无愧特种精锐之名。

      攀岩期间,动作悄无声息。

      接近四十个鬼子,只花了三分钟就全体爬上了这道高二十多米多的岩壁。

      “前面是八路军一个团的防区,我们此时在他们的阵地后方,隐蔽迅速通过”

      战斗小组在岩壁上隐蔽集结,小泉纯二厉声道。

      “出发”一挥手,小泉纯二带头行进。

      一众鬼子隐蔽在阴影中,在独立团防御阵地的后方,沿着和阵地平行的方向前进。

      因为阵地后方是十几米高的悬崖,独立团从未想过会有敌人从这个方向进攻,所以也就疏于警戒,鬼子的特种小队一路长驱直入,直至阵地核心···

      此时鹅毛大雪依旧,风声呼啸不息,满地银装素裹,这天气让负责警戒的八路军苦不堪言,巡逻的士兵被冻得面色青紫,但雪天白茫茫大地也会也让隐蔽行动愈加困难,加上山本特工队事先准备不足,没有穿雪地衣,一身灰色的特制军服在雪地中显而易见。

      独立团一营营地后方,一个负责巡逻的士兵哈了一口热气暖暖被冻僵的手,突然,他眼前似乎闪过一道黑影,而且隐约间,在风雪呼啸声中,他听见了一阵嘈杂声。

      什么东西···

      这个巡逻的战士皱了皱眉头,提起枪向前走去,站在一面墙后,探过头去,他发现,十几米开外,几十个身影正沿着悬崖边沿向远处行进,靠着雪地的视野,他看见,这些人手里似乎扛着枪···

      枪!

      是敌人····巡逻战士猛然睁大了眼睛,举起手中的老套筒对着远处就是一枪。

      嘭····枪声响起,还有一道他的怒吼:“谁?”

      冰天雪地,手脚僵硬,他这一枪没有打中,子弹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但穿着特制保暖皮衣的鬼子特工队反应极快,领头的鬼子反手就是一个三点射,巡逻战士胸膛中弹,直接倒地····

      这一枪如同桶了马蜂窝,这个时间,独立团还没有休息睡觉,一营的反应极快,保持一个排的战士十几秒之后就扛着枪冲了上来,其他的战士也是迅速冲进营地扛起枪,同时,前沿阵地上的几挺机枪也掉过头,照着鬼子特工队扫出一条弹幕。

      “自由射杀”

      小泉纯二无视了独立团稀疏的机枪火力,他目光冰冷的扫视了一圈,双手手刀姿势切下,一左一右的手势配合着命令:

      “一队左侧,二队右侧,三队中间的房屋”

      小泉纯二不愧为特工队组长,一瞬间便根据地形确定好了战术。

      以中央坚固的砖墙房屋为支撑点,占领两组成斜射交叉火力。搭配特工队的全员自动火器,没有重火力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攻下。

      说话间,鬼子特工队已然流畅的发动了进攻·····

      夜色之下,经过近战、遭遇战、夜战训练的这些老鬼子们如鱼得水,二三十米的交战距离下,他们手中的自动火器完全是弹无虚发。

      哒哒哒的枪声中,第一波冲上来的警卫排几分钟便全军覆没,鬼子特工队如愿的占领了中央那唯一一栋三层砖墙屋,三个鬼子在屋顶墙角组织制高点火力压制,而且两翼的鬼子还开始向前推进···

      “敌人火力很弱,没有重火力,手榴弹的威力也很差,一二组沿着房屋向前推进,三组建立阵地··”

      小泉纯二看着手里缴获的一枚边区造,掂量几下,然后掰断木柄,打开内部,劣质的黄色炸药让他确信,这种手榴弹,哪怕再多也无法对他们占领的这座房屋造成威胁。

      有了这栋房屋,就相当于一栋坚固的掩体,他就利于不败之地了···

      “小原君,你去通知山本大佐这里的情况,告诉他,只要一个小时,我就能完全击溃这个团”坚固的砖石屋内,狂妄的小泉纯二举着冲锋枪一边射击,同时对着一旁的通讯兵说道。

      冲啊···

      此时,面对鬼子的猛烈火力,刚刚弄清楚情况的一营好不犹豫的发动了第二波进攻,足足两个排的兵力向鬼子的阵地发起了冲锋。同时,一营有限的几挺机枪组织起火力压制。

      “倒是还挺有勇气的”

      小泉纯二一个点射击毙了一个机枪手,嘴角冷笑道。

      ······

      团部。

      孔捷正在优哉游哉的打量着今天到手的好东西。

      八十枚德造大瘤子。

      “李云龙是哪里搞来这些好东西的?”

      感受着手中沉重而精美的手榴弹,孔捷惊叹不已。

      这德造大瘤子,更重,更大,装药更多,威力更强,外观犹如艺术品,甚至人家手榴弹弹壳上还有预制破片刻痕,这爆炸起来绝对是一大片飞出去。

      对比起来,自家的边区造看着就像土疙瘩,爆炸还可能只有两半。

      “哎,要是咱们能自己制造这种东西,还怕他娘的鬼子做什么?”

      将手里的手榴弹放好,孔捷骂骂咧咧。

      为啥八路军被鬼子撵着跑,总是被包围,总是要突围,不就是武器比不上人家吗?追究到底就是工业不如人家嘛。

      鬼子一个碉堡,只能用突击手带着手榴弹肉身来填。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枪响,就在他以为是谁的枪走火之时,后续又连续传来一阵阵密集的枪声,而且,是他从未听过的枪声类型。

      有敌人···

      而且,是阵地后方···

      敌人怎么进来的?

      想到这里,孔捷顿时面色大变,他提起手里的驳壳枪,冲向后方的阵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