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idan2

      东京都,警视厅总厅,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今天晚上的报警电话格外的多,一会是报警有可疑人员在封锁道路,一会又是报警有小偷组团作案闯进家里的,一会又是某条街道横七竖八倒了不少人,疑似黑帮火拼的。

      最奇葩的就是报警称动物园里狮子跑出来了的,而且报警人还不止一个。

      司野佑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出来,他刚结束和江琦骏的电话,现在脸上满是凝重担忧之色,喃喃自语着:“我干嘛多那句嘴,那这臭小子真跑去找风间家的那小姑娘了。”

      “阿骏这混蛋,这一次可千万别胡来啊。”

      司野佑有些烦躁地搓了搓本就乱得跟鸡窝一样的头发,然后看向躲在工位后面喝咖啡偷闲的下属,不耐地喝了一声:“山田。”

      那名年轻的警察冷不丁地被上司点名了一下,手都抖了一下,结果呛到了:“咳咳……部长,我、我在。”

      他觉得自己挺倒霉的,明明刚还在努力工作,就趁着这么一会的工夫想休息一下,结果还被上司看到了。

      司野佑这个时候可没心思在意下属偷没偷懒的事情,他雷厉风行地说道:“去把人都喊上,准备一下,跟我出去一趟。”

      “是!”

      山田下意识地答应下来,可旋即反应过来,为难地看向司野佑:“等一下,部长。我们的人……今天被分派出去了。”

      “啊?!”

      司野佑表情像是要吃人一样,咬着牙说道:“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和我说?”

      “因为事情很紧急……有匿名人报案说今天晚上东港那边有几艘走私船靠岸。”

      “走私不是海关的事么?关我们组对部什么事?”

      司野佑所在的部门全称是“组织犯罪对策部”,负责的是国际犯罪、暴力团体犯罪、枪支弹药管理之类的职权,但走私是海关的事,那就是两套体系班子了。

      山田有些尴尬:“因为事情很紧急,海关那边催促总厅借人手,而且部内不少人都挺想去的……”

      前不久查出的枪械走私案,让不少人尝到了甜头,现在看来是有不少人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也有这样的运气啊。

      司野佑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没人通知我?”

      “因为是总监答应的,他知道您要是知道了的话,肯定不同意借人,所以就……”

      山田手摆了摆,表情有点尴尬。

      那混账老头子!

      司野佑很是头疼地拧了拧眉心,现在把人手撤回来也不现实,要是因此导致海关那边行动失败了,他之后少不了要穿小鞋。

      “那其他部门呢?”

      “今天报警的人特别多,厅里大部分人都出警了,只剩一些后勤了……”

      如果说是巧合,那未免也太巧了。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看来极川会的那位也没闲着,行动起来了。

      “要不要向国安部借人……”司野佑内心犹豫了起来。

      他一直不太愿意向国安部借人,这一来是由于日本不同体制间存在隔阂,想要跨部门借人正常走流程的话其实手续很繁琐。二来,他不太愿意这份临门一脚的功劳,到最后被别人分一杯羹。

      上一次那几个被抓起来的韩国人就是被国安提走的,可是一点好处没落在他头上。

      可事关自己最看重的后辈,司野佑只能是咬牙做出了决定,分一杯羹就分一杯羹吧,只要能立刻借到人什么都好说!

      ……

      世田谷区的废弃工厂内。

      江琦骏站在靠窗的位置,这原本是应该有一个很大的窗户才对,只不过玻璃已经没了,只留下空荡荡的窗户口,冷风就顺着这口子呼啸着吹近来。

      他也不嫌冷,就站在窗户边上,暗中观察着外面。

      辉夜坐在房间里面,抱着膝盖蜷缩着身子,脑袋贴在膝盖上,侧着头静静地看着窗户边的江琦骏。

      江琦骏看了她一眼,目光正好对视上了:“你要是困的话,睡一小会也没什么,我会守着的。”

      辉夜苦笑道:“能在这个时候睡得着的人,这个世上不可能存在的吧?”

      “那要不你守着,我睡一会?”

      “……”

      辉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而他笑了笑,然后继续观察着外面。

      她往边上挪了挪位置,铺在屁股底下的外套挪出了一小块位置,拍了拍说道:“无聊的话,今天我可以破例陪你聊天。”

      “不用,没啥想聊的。”

      “……不,你想。”

      江琦骏反应过来,这是辉夜想要和他说说话的意思。

      他走到辉夜身边坐了下来,笑着说:“我觉得你有时候真的应该诚实一点。”

      “诚实一直是我的美德之一。”辉夜默不作声地挪了挪位置,肩膀触碰到江琦骏的臂膀,侧着脸也看不出她现在的表情,“只是表达的方式可能有些委婉,笨蛋反应不过来也正常。”

      “我觉得你在骂我,但是我现在没有证据。”江琦骏虚着眼,看着他和辉夜贴着的肩膀,“你不觉得咱俩挨得太近了么?”

      辉夜沉默了,一直到江琦骏用手肘碰了碰她,才缓缓说出一个字来:“冷。”

      不知为何,江琦骏感到腰间被她掐了一下。

      是刚刚的回击么?

      “所以呢,你想聊什么?”江琦骏问着她。

      辉夜抬着头像是思考了一下的样子,冷不丁地问道:“我屁股摸起来怎么样?”

      一上来聊这个么?

      江琦骏张了张嘴巴,愣是没能说出话来。

      “就是刚刚你扛着我跑的时候,有一只手不是一直放在我的屁股上么?”辉夜声音很是平静,“明明那个时候不是应该公主抱才对。”

      “不是,事从权急的说法你知道不?”

      “所以感想呢?”

      “手感一流!”

      江琦骏很诚实地回答了。

      “这样啊……”她点了点头,微笑着问道,“那有成为你最美好的回忆么?时不时会在梦中梦见的那种程度。”

      “那也没到那种程度!”

      江琦骏很是不满地说道:“我们在这个时候聊这个真的好么?”

      辉夜抱着膝盖,侧着头看向江琦骏,轻声说道:“江琦,我不想每一次你和我见面的时候,都是给你留下不那么美好的回忆。”

      “我倒是和你在一块的时候挺开心的,虽然麻烦事确实不少。”

      江琦骏的回答,让她微微抿着嘴,控制着面部神情的变化。

      只是微微弯起了月牙的双眼,眼神变得更柔和了。

      她向江琦骏伸出左手的小拇指:“说好的,等事情结束后,一起去动物园看熊猫,也会去游乐园坐摩天轮。”

      江琦骏看着她伸出的小拇指怔了一下,有注意到了她微红着脸挪开了视线。

      他露出笑容,伸出小拇指与她的小拇指轻轻勾在一起。

      “嗯,我很期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