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熟妇四十路五十路

      男生宿舍楼。

      伴随着一道从天而降的水ⲥ柱,王淼的漏身影随之显现。

      略뇹微伸了个懒腰,“啊啊哈~累死了,果然~就算有也叶泠泠的九心海棠治愈,这么高返强度的战斗下来,身体还是有点吃不消啊,正好趁现在还不用上课,先回去睡个觉再说。” 瓫

      说罢,王淼就朝宿舍走去。

      然而他刚走进宿舍,一堆人就迎了上来,将他团团윐围住。

      这突如起来的一幕,让王淼不由地眉头一皱,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然而一众人却没有理会他的提问,只是默默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自顾自地比对起来。

      好像是在找什么人?

      就在王淼有些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看到其中一盬人指着他,惊呼道:ߎ“就是他~”

      此话一出,王淼当即感觉十几双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找我干什么?”

      然而众人再次无视了他的问题,忽然王淼听到其中一位贵族学子发令道:“带走!”

      不等众人一拥而上,王淼就抢先一步掐住厁了那名发号施令的贵族学子,对众人威胁道:“住手!”

      见王淼擒齰住了那个贵族学子,众人的动作不由地一顿,只是对方看着他的眼神为什么这么ㆼ怪异呢?

      然而很快他就틠知道了原因,伴随着一声轻“哼”声,原本那个被他擒住的贵族学子产生了铄巨大的变化。

      只见他双臂上的肌肉骤然开始膨胀,胸口挺起,全身骨骼一阵噼里啪啦作响,原本合身的校服骤然撑起。

      不好,是力ℹ量型魂师。

      王淼下意识地想要收回手臂,但是对方显䔮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一手抓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有着궉如刀锋般锐利的爪子,正停在他的小腹上쨚。

      “别动,我不想伤害你,只是想请你乖乖㋘跟我们走一趟。”

      这时,王淼注意到,那个贵族学子额头竟然出现了四道黑㽭色纹路,三横一竖,正好组成一个王子。

      而他的ହ双手更是增大了两倍,棕黄色的뤠毛发覆盖了整个手掌,强大㤤的力量更版是将他的手臂捏的咔咔作响。

      与此同时,两黄一紫三道魂环不断地紾在他身上上下浮动着。

      三环魂尊,这家伙居然也是一名魂尊,而且还是一名拥有虎类武魂的强攻系战魂尊。

      该死的칒,大帨意了ᤊ!

      ㌍ 瞥了一眼那个贵族学子,王淼忍不住嘲츳讽道:“壓呵~这就是你们这些贵族请人的方式吗?”䙇

      那个贵族学子闻言一愣,随即嘲弄地看了一眼王淼,仿佛在说“你一个贱民而已,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了”?

      贵族学子的态度,无疑让王淼十分恼火,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只好强压着怒火再次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情?”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说罢,也不再理会王淼,对身后的人微微使了个眼色。

      “喂,等一下。”

      话还没说完,王淼就感觉脑后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随后眼前一黑,整个人彻底失去翭了攎知觉。

      —洺———————稊——————————————ូ——

      “喂,醒浂醒……”

      不知过了多久,王淼才在一阵拍打声中,缓缓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是一张满脸皱纹的陌生脸庞。

      “你是?啊~好疼!”

      正有些迷迷糊糊的王淼,忽然感觉脑后传来一阵疼痛,随后才想起了一切。

      “䠑对饯了,我是被人打晕了,话说这里是——”

      ꍾ 说着,王淼环顾了一圈四周,发现这是一个相当气派的房间,而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位ꩽ身穿执事服的老管家。

      “这里是亲王府,很抱歉叫醒您,但是主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还请您跟我来。”

      说完,老管家涄就对王淼做了虚引的动作。

      “亲王府?”

      王淼微微一№愣,随后一个熟悉的名字빟就੓映入了他的脑海。

      雪星亲王。

      鑖天斗帝国现任帝王雪䳬夜大帝的弟弟,也是吴老⯘师的哥哥。

      雪崩之所以敢在天斗皇家学院ঞ这么嚣张,也澀是因为有他在身塔后撑腰。

      果然,昨天才打了小的,今天老的就出♤来了。

      只希望看在吴老师的面子上,不要太为难我。

      푛 想通了这一切,王淼也不再迟疑,当即跟上了老管家的步伐。

      不知走了㚳多久,王淼才在老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装饰华丽的书房。

      只见一位身穿大黄袍的华服老者正在书桌上,埋头批改着文件。

      뤌 老管家ᠡ对其行了一礼,“主人,我把他带过来了。”

      “哦~”

      雪星亲王闻言放下播手中的文件,随后缓缓抬头,用审视地目光打量了一番王淼。

      “你~就是王淼?”

      ᮔ“正䆛是。”

      这时,一旁的老管家眉头微微一皱,大声嵱喝道:“大胆,见到亲王殿下,还不行礼?”

      王淼䣺本不想麢行礼,但是看在吴老师的面狎子上,才学着老管家的样子躬身行了一礼道:“哦~乡野草民,不知礼数,还请亲王殿下勿怪。”

      “你罶——”

      老管家正要发作,却被雪星亲王挥手阻止。

      “无妨~你先下ᮗ去ﳥ吧。”

      老管家还有些不忿,但碍于自家主詇人的命令,于是只好再次行了一礼。

      “是,那么~属下告退。”

      待到老管家离开后,雪星亲王才缓缓开口道:“怎么,你好像对本王好像不太服气?”

      不太服气?

      废话,换你被人家打晕了送过来,会服气才怪?

      ꉌ话虽如此,王淼也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说,于是岔开话题道:“不敢,不知亲王殿下找我一个乡野草民,有何贵干?”

      쪼 궠 “有ェ何贵干?哼哼~”

      雪星亲王冷닸笑一声,随后面色不善地盯着王淼道:“本王听闻昨天有一大胆狂徒,居然敢行刺帝国四皇子雪崩殿下,幸亏诸位学子拼死袒护,这才将雪崩救下。

      你说~本王找你是有何贵干啊!”毥

      王淼闻言直接懵了,下意襥识地辩解道:“行刺,这从何说起,明明是~”

      然而雪星亲王却摆了摆手,“不用多说了,本王不想听你狡辩。此事雪崩是受害人,又有众多学子亲眼目睹,人证物证皆在,你无从抵枹赖。ꑹ”

      “你——”

      王淼一时气急,忍不住就想要破口大骂,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

      不是因为其他,而是뙌因为雪星亲王身上那骤然暴起的两黄两紫一黑五道魂环。

      他万万没想到,原著中名不见经传的雪星亲王,居然是一名五环魂옊王。

      至于对方身上的最佳魂环配置,王淼反而不惊讶,以皇室的力量,做不到这样才怪。

      强压着愤怒,王淼辑开口道:“不知亲王殿下如此行事,三位教委是否清楚?”

      然而雪星亲王闻言只是턔呵呵一笑,“那三个老家伙知道又能怎么样,要知道在这天斗皇家学院内,我们皇家说了才算!◕”

      见雪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王淼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对方是垲不打算善了了。

      于是开口问道:“既然如此,那不知鏪亲王殿下究竟想要如何?”

      雪星亲王眯了眯眼睛,“本来按ⶡ照《帝国法典》,你这种白衣轻王侯的行为,属于藐视皇权,当夷굋三族,以儆效尤。

      但念你毕竟是皇妹推荐入学的,因此本王可以网开一面,只是开除学籍,逐出学院,以示惩戒!”

      “开~开除学籍!”

      갵 王淼万万没想到对薲方居然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在这个贗封建时代,被天斗皇家魂师学院开除,不仅仅意味着社会性死亡,同时意味着断绝了政治前途。

      对于后者王淼倒是无所谓,但是对于前者王淼可不能置之不问了,毕竟这意味着只要在天斗帝国境内的任何一家正规学院,都不会再收他。

      包括像蓝霸学院,乃至武魂殿这种专收平民的学院。

      毕竟私下里先不论,但是明面上大家还都要在天斗帝国混的。

      当然像史莱克学院这种就无所谓,毕竟人家本身就不正规。

      “你~欺人太甚,我要见맘三位教委,见千语殿下!”

      王淼再也压抑不住自₶己,朝雪星亲王大媺声喊道。

      然而面对王鄞淼的怒吼,雪星亲王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然而这句话,却让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䉍뼳“闭嘴,再吵,本王就先让人废了你,到时候我倒要看看,那三个老家伙,会不会为了你这么个废人与本王翻脸?”

      看着乖乖闭上了嘴的王淼,雪星㷶亲王赞许地看了他一眼。

      “很好,看来你是个聪明人,记住,没了这身实力,你什么都不是!

      行了,还怵在这里干嘛,滚吧~”

      “好,我滚~”

      王淼强压着内心的怒火,一步一步地朝门外走去。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人愤怒到了极点,ꊾ脑袋反而会变得冷静。

      雪崩,你个混蛋,自己要装纨绔也就罢了,拿老子来当枪杆使。

      还有雪星,今日受的耻辱,将来老子定当百倍偿还。

      待王淼离去之后,雪星亲王忽然说道:“行了,出来吧!”

      챥 话音刚落,톂房间内的一侧书架缓缓打开,从密道中走出一道人影,赫時然正是雪崩。

      然而此刻雪星亲王的脸色却是旿沉了下来,“雪㰲崩,你可真会给叔叔找事,要知道那小子可是你皇姑推荐进来的,为此她还下了不少本钱,甚至还为其争取了一个预选队的名额。”

      ಧ 雪崩赔笑道:“叔叔,今天的事情真是多谢你了。

      我也知道这㟜样做,让你对皇姑那边不太好交代,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谁让皇姑最近有向我大哥那边靠拢的意思呢?更何况那小子还不知死活地去接触了独孤前辈,这是我们绝对无法忍受的。

      要是连独孤前辈也倒向了那边,那我们可就全完了,因此我才出此嫪下策。

      再加上我们也被把他怎么样啊,只是将他驱逐出了天斗城。

      就连开除学籍,也只是吓吓他而已,只要他明年去其他学院报名,肯定会駋反应过来的。

      况且就算三位教委那边问起来,我们也不过是说了他几句,是他自己太过玻璃心,受不了跑了,关我们什么事情?”

      是的,正蘺如雪崩所言,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戏,一场做给王淼看ዡ的戏而已。

      只不过一场看似闹剧的背后,隐藏的深意却无人能够得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