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8电影海鸥影院下载

      סּ话说张谦随道童至客房偏院,见院中ၨ有诸多道士,或诵念,或阅经,或对弈,或吹笙,或闲坐,或品茗。

      有年长者闭目养神,年少者三五聚集,有华贵者穿金戴玉,朴素際者补丁道袍,雅䇊致者雎白衣胜雪,有赤足坦胸者,有披发放浪者,不一而足。

      长廊下有债一桌,桌上几碟小菜,龂烫椕一壶酒,一道人独坐。

      此乾道面目清秀却披散头发,身着玉衣却不修边幅,一字巾偏露尾巴。

      见张谦至,举杯呼喊道:“道友何处来的?且饮一杯。”

      道童阻之,道:“师兄,我先将客人引进客璆房不鿧迟。”

      年轻道士赶来,道:“那有甚着急嘫,你去忙吧!擂” 

      打发了道童,握住张谦手腕:“饮酒去。”

      龵张谦见此人有趣,也不阻止。

      至席,韦理应道:“我乃春和观道士韦理应,家师乃ᖙ是此间住持王至平。道友哪座名山修行?㐫”

      说话间为张谦斟酒添箸。

      张谦道:“我不饮酒。”

      韦理应道:“那便吃茶シ。”

      他往杯中一点,浊酒瞬息间化为清茶。

      Τ 张谦赞道:“真妙术也。”

      韦理应得意道:“小术尔。”

      张谦道:“我自白水镇来的。”

      韦理应惊喜,问他:“你是挆陈师叔之徒?”

      괖 张谦道:“諭陈道长引我入道,未收我꿬为徒。”龲

      当下二人一番攀谈,得知陈至玄数年前与其师王至平论道,韦理应有幸旁听,后又得陈至玄指点。

      有此一层关系,二人熟络亲密起来。

      韦理应问道:“如ꭱ今道友⿶修为几何?”

      张谦道:“不知。”

      又道:“我数月前入道,已通鬼神,可行祈求之术,有金光咒护身,却不知是何等修为䉼。”

      韦理应道:“鬼神、祈禳之术关乎道缘劘,金光咒显威乃是内丹术中匆炼精化气之境。”

      其欣喜㠛,又饮一杯,道:“쾢你入道数月至此境,当是精气未泄,筑基于先天。可行祈求之术,乃是深受祖师喜爱,道缘深厚之象。”

      荇叹曰:“道友仙途可期啊!”

      张谦道:“我辈修道,只求静心顺意,仙途未来且푥随缘罢!”

      讠・韦理应感遇知己,大喜,道:“正当如此!”

      忽而念及师父ᝍ之执念,掩面叹息。张谦问之再三,其言道:

      “家师本是火居。百年前外魔作乱,为祸天地,师父一家人皆丧于外魔之手。自此受箓㰏,于春和쟹观中苦修。今日召集诸高人炼五方旗,是其果也筊。家师执念至此,恐难飞升……”

      言赩及此处,韦理应啜泣难以自抑,哐啷一声㷄掷杯在地,恨恨道:“我必承师志,尽诛外陲魔!”

      院中诸人皆惊。张谦不知何以安쵅慰,默默豑无语。

      于观中居二日,同韦栦理应览山看水,言法论道。

      览山看水,见峰如青剑水似赤练,言法论道,通晓霜阴阳大道无为。

       一个是转世身,世事洞明,一个是᫭赤子心,喜恶于表Ҝ。

      二人论道,互通有无,皆뉀受益匪浅。

      뺪张谦神气爽朗,杳杳冥冥之间有所感应,道:“我欲求命功法门,道友可有教我。”

      韦理应道:“正是此时也!”

      遂诵高上玉慅皇心印妙经曰:“上药三品,神珊与气精,恍恍惚惚……”

      张谦知᭷其传妙经真义,就地抱ꌼ元守中,感悟真经大道。

      韦理应连诵三遍,张谦如经中所言,七窍相通,窍窍光明,自然身轻,՚太和充盈。待转醒,心中已有计较。 〧

      韦理应道:“我⫏亦有所感悟,今日便到此뼛罢。” ౬

      言罢㐰,施遁法离去。

      拡 得授妙经,张谦亦于山中寻僻静处,静心修炼,不表。

      且说王至平王真人,矢原定开坛之期蓬莱栖霞췍观、昆仑三清宫、道盟三处未至,只得静待。

      塎真人炼⫷五方旗,当先行普天大醮,奉三歮千萂六百醮位,行七七四十九天,求各方祖师护佑판,方可事半功倍。

      然行大醮,퇫需四国皇렗帝下旨,此㓻道盟之吙职,上表需都功印㕴,此印存于栖霞观。

      ꤲ另有三清宫地位超然。此三处皆未至,则大醮难行。

      隔三日,一⏣坤道至此间,道:“我乃栖霞૧观任真人门下谭自清,奉法旨送都功印而来。”

      此坤道谹目现电光,身材修长,高束发,一字巾,水合服,英武俊美,无道者之温和,有护法之威严。

      见王至平,奉上都功印,

      道:“真人之举乃为天下苍生计,家师嘱我但凭真人吩咐。”

      ƣ ꜧ 遂居观中。

      又隔一日,十余道人结伴而至,乃是三清宫诸道人。

      道盟诸人十日后方至。

      数十人身着华服,佩金戴银,乘轿至观。

      王真人等待日久,又见道盟诸人神态睥睨,贪图享乐,无半点道人模样。不悦。

      道:ᘃ“我欲行大计,汝等耽搁时日,该当何罪。”

      道盟为首一人怒道:“王真人好生狂妄,我道盟统御四国道门녌,奉天子旨意行事,岂是汝能问罪?”

      此人道名郭忠玉,乃是道盟盟主首徒。

      真人大怒,蒲扇大的巴掌劈头打来,郭忠玉空有道法,无从施展,被拍下山去。

      王至平对余者道:“汝等葉亦去,再上山来见。”

      众人唯唯诺诺,复下山。

      陆衍息道:“此等좘败类走狗,自当教训一番。”

      又道:“老祖此举大快人心。”

      谭王至平道:“道盟初建之时,扬㕃正气,除奸恶,布道于民,此时俱成了阿谀奉承之辈,宦官走狗之徒,眼里只有权势金银,心中无半点道门翲训戒。”

      “若非如此,郭忠玉身为道盟首徒,岂会不合我一击惹之力。”

      陆衍息ㄑ叹道⪋:뙺“皇帝昏聩,奸佞当道,皆亡国之征,ᆢ你又何瓢必执念于这五方旗……”

      毷 王至平道:“我扫荡外魔,一ꋤ为消执念,得道心,二为天下苍生,单不为帝王将相。”

      撺 又道:“我酪需行功数年,功成之日即我飞升之期。四国百年,已有二国朝堂失政,黎民遭苦。汝接我司职,需显霹雳手段,震慑頩道盟,警示皇帝。”

      挩 二人计定多年,此时不过泐是王真人之感叹。ꠇ

      陆衍息应诺:“我自竭忠尽智,死而后已。”

      ニ 回说张谦得妙经真义,于山中清幽쎧之地静修月旬,不食不谷,乃采日月之精华,食天地之灵气。

      真顀气行于百脉四肢,布在五行脏腑。直修得檍神清鉜目明,骨散寒琼。心念轮转间,知触及炼气化神之境。

      欣喜之际,见一道人踏云赶来,那人道:“今哗日诸地道人皆至,道友快随我回观。”

      来者一身玉骨,披头散发,正是韦理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